《男人裝》拍攝柳岩楊冪性感照背後秘密(組圖)

京港台:2017-8-16 23:13| 來源:貴圈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男人裝》拍攝柳岩楊冪性感照背後秘密(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划重點:

  1.第一次拍攝《男人裝》的柳岩曾為此連續失眠了幾天:她覺得自己沒低過96斤的體重太胖,並且在那之前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性感。

  2.你們在封面上看到的那些清涼造型並不是一步到位的。拍攝時,女明星衣服的布料是一套一套減少的,建立心理緩衝十分重要。

  3.「馬大姐」蔡明成就了《男人裝》最大的意外和反差。談及拍攝原因,蔡明老師表示「看了幾組別人拍過的照片,覺得也沒什麼啊」。

  4.海清登上《男人裝》封面的故事:有次她和老公逛街,老公看到路邊《男人裝》的廣告,無意中說了一句「你看看人家」。結果,霸氣的海清立馬還擊「這有什麼,我也能」。

  

  設計圖片

  在專業從事解讀性感的《男人裝》雜誌眼中,「性感」兩個字的定義到底意味著什麼?

  當我們帶著這個問題,直接殺向了這本銷量常年位居男性刊物榜首的雜誌編輯部時,在某種程度上算是中國公眾層面,最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男人裝》雜誌主編,明顯被問愣了。他一邊抱怨「一年被問很多遍,但依舊沒有標準答案」,一邊又和我們打著商量「你給我幾天時間想想,我給你一個答覆,至少性感肯定不是穿得越少越好」……在這個吸煙不止、說話不繞彎的男主編身上,我們看到了娛樂圈裡久違的真誠。

  同樣,我們也把這個問題拋給了上過《男人裝》封面的女明星們,比如柳岩、張小斐等。在她們的口中,「性感」反而被實實在在地關聯上「身體之美」、「女性力量」等具體名詞,這或許也代表著她們選擇登上《男人裝》的一份自我考量。

  是的,這一次我們對《男人裝》和女明星這對CP產生了興趣。「性感」是他們之間一條無法迴避的紐帶,這話題很帶感。

  拍攝前,柳岩興奮到幾晚都睡不著覺

  《男人裝》雜誌曾做過一次創刊13年的盤點。他們毫不猶豫地把「最愛看《男人裝》的男藝人」頭銜頒給了喜劇演員喬杉。原因是喬杉曾自掏腰包買了不下70本雜誌,並態度堅定地公開表態「柳岩」是讓其印象最深刻的封面女郎。這一觀感,也得到了我們問到的大部分直男朋友的認同。

  

  柳岩身上性感標籤的形成,離不開《男人裝》的助推

  於是,我們立馬找來這位《男人裝》的代表女星,要跟她好好聊一聊。

  採訪當天,柳岩剛出席完好友的新片發布會。她一回到酒店房間,就一屁股窩進沙發里,順勢蹬掉了超厚防水台的高跟鞋,和我們赤腳開聊。

  今日已能從容展示性感的柳岩,在談到第一次拍攝《男人裝》時,仍然表示很「焦慮」。焦慮的點有兩個:造型尺度和體重。「我基本沒低於96斤過,這個數字對女藝人來說還是太胖了」。在拍攝前,她連續失眠了好幾天,「又興奮又緊張,睡不著。主要是我以前從不覺得自己性感。」

  像柳岩這樣,因為要拍攝《男人裝》興奮、小激動到失眠的女明星十分常見。主演過《龍門客棧》的李倩在採訪中說,拍攝前幾天胸口一直有種「小鹿亂撞」的感覺,「為了拍片和採訪,我從前一天晚上就開始給自己灌酒。」

  

  《男人裝》鏡頭下的李倩,並不拘謹

  相比女明星的內心忐忑,「閱人無數」的《男人裝》編輯竟然也會在拍攝前陷入焦灼。一方面他們興奮地期待著和每一位女星擦出創作火花,另一方面則出於對拍攝方案的力求完美,這讓他們在籌備期間不停地在腦中預設各種細節。一位前後操刀過七八年封面拍攝的編輯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狀態:「每次開拍前都特別擔心會出什麼意外,擔心服裝、擔心模特、擔心檔期……」

  清涼造型不是一步到位,用溝通建立安全感

  當然,也不是所有女星都如此不安,喜劇演員張小斐就顯得相對淡定。她把這歸功於自己的經紀團隊和《男人裝》之間長達半年的溝通磨合,「開拍前經紀人就跟我再三強調,我們已經確定了具體的拍攝方案。」

  對此,《男人裝》補充道,每次拍攝前他們都會與藝人團隊就造型問題進行詳細溝通,「會問對方接受性感的尺度在哪裡。比如能不能露背、能不能穿泳衣,如果不行就換別的方案。」

  即便是當時還處於新人階段、毫無議價資本的柳岩,也還是在溝通時大膽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能只穿內衣或者泳衣,不要真空。」從後來的成片看,《男人裝》滿足了她——封面上的柳岩穿了一套黑色半袖形體服,相當保守。

  

  初登《男人裝》的柳岩,畫風還不夠性感

  她至今還清楚地記得2008年第一次拍攝時的場景。「首套衣服並不暴露,是李小龍式的一套連體衣,只展示了身體曲線。」隨著拍攝的進行,衣服的布料一套一套減少,裸露尺度循序漸進。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給彼此一個心理緩衝,大家得適應水溫。如果一下子掉進冰窟窿里,就凍死了」,《男人裝》解釋道。

  當天,她們從一大早開始拍攝,拍了整整一上午,沒有一張照片是能用的。說到這,柳岩坐直了身子,給我們展示她當時的狀態,「我就這樣」——她手掐腰、身體擺向一側;「或者這樣」——她抬起頭,又把胸部探出一點,「都是一堆故作性感的Pose。攝影師在對面抓狂,說這姑娘私下聊天時不是這樣的呀。」

  中午吃飯時,攝影師忍不住給柳岩做起心理疏導,不斷囑咐她「要放鬆」、「要自然」。下午的拍攝直接做了清場處理,只留經紀人在旁邊,不斷列舉她以往的糗事活躍氣氛,逗得她哈哈大笑。攝影師趁機按下快門,這才完成拍攝。

  後來,2014年和2015年,柳岩又分別拍攝了兩次《男人裝》封面。這時的她已經無需心理建設,明白「這不是無聊的人去意淫的那種照片。我懂得當你大方一點,努力地配合大家拍出想要的效果,比你忸忸怩怩地拍要效率高,人也顯得更加專業。」 

  

  14年再來《男人裝》,對比第一次,柳岩明顯放得更開

  於是,2014年在酒店房間的拍攝,柳岩快速給出了一堆自選動作,既性感又不造作。而到了2015年的「濕地之夏」主題拍攝時,她則更顯嫻熟,並主動提出「我想去拍戶外」的建議。在北京郊區的一處蘆葦塘邊,現場的拍攝條件十分艱苦,根本沒法搭建藝人的臨時更衣室。於是,你便看見:船在水上漂,柳岩坐在裡面穿著清涼的擺Pose;船繞到假山後面,一看沒人,她就在那直接換了下套服裝。

  蔡明成就了最大的意外和反差

  在大眾眼中,性感的柳岩登上《男人裝》顯得順理成章,但這本雜誌的封面並不僅僅展現單一的性感。清純女明星有之,喜劇女明星也有之。這其中,反差感最強烈的當屬蔡明。

  

  浴室里的蔡明,展示著成熟女星的婀娜身姿

  「女性在每個階段都有獨特的美。」當我們問到蔡明對上《男人裝》是什麼態度時?其經紀人武藝說:「我記得大家當時的意見還是很統一的,所以很快就促成了這件事。」

  整個過程並沒有呈現出我們事先猜測的「反覆勸說」的走向,蔡明本人也在後來接受《人物》雜誌採訪時表示「當時沒做功課,不太了解這本雜誌」。「看了幾組別人拍過的照片,覺得也沒什麼啊」,「其實大家都想多了,我穿的都是正兒八經的禮服……可能大家沒有看過我這種造型吧。」

  《男人裝》負責與蔡明團隊溝通的編輯,在現場目睹了整個拍攝過程:「蔡明老師的心態跟小女孩一樣,拍攝時她完全沒有那種忸怩的感覺。她雖然沒怎麼拍過相對性感的內容,但她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拍。有一組片是在浴室裡面,攝像師說『清場吧,我們倆拍就行了』。等我們都出去后,蔡明老師在裡面跳了一段舞,攝像師就抓拍她跳舞的律動。後來我們還剪了一段視頻,她的姿態和范兒特別足。」

  片子發出的當天,在網路上便迅速引爆。演員大鵬第一個給蔡明發來了消息:「姐,什麼情況?」另一位導演朋友還轉了一條某紙媒網路版的新聞鏈接給她,標題大意是《你們眼中的閑人馬大姐,其實不是那個樣子的》。蔡明的經紀人驚訝於傳播速度,詢問《男人裝》「怎麼回事?你們和紙媒是共享資源了么?」「我說沒有啊,就是上午發了,下午就自然發酵成這樣了」,編輯答道。

  這組照片也得到了喜劇後輩張小斐的高度認可,「蔡明老師有她獨到的性感,她在鏡頭前散發著自己的魅力和自信,並且很優雅。」

  海清為「氣」老公主動請戰上封面

  業內流傳,《男人裝》的銷量,幾乎等同於同類男性刊物第二至第十名的銷量總和。甚至在10年前,還有著「凡是上過《男人裝》的女明星,拍電視劇一集能加5萬塊」的說法。也正是因此,儘管他們從來不給女明星拍攝報酬,但是想合作的人依舊絡繹不絕。

  在其官網上,編輯部曾將戚薇評選為「最有勇氣女明星」。網上流傳的故事版本是:戚薇曾於2007年隻身闖入時尚大廈,並在前台成功「搭訕」一位鬍子拉碴、披頭散髮的男子:「請問《男人裝》編輯部在哪?」——這位兄弟正是當時《男人裝》的封面編輯。於是,你們就看到了後來那套經典的「刺青美背戚薇」。

  

  戚薇的這組刺青寫真,極富有藝術張力

  我們折服於故事中戚薇的勇敢,遂向她的經紀人詢問具體過程,卻發現這可能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並沒有跑到編輯部這件事,沒有那麼戲劇化」。經紀人口中的版本,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拍攝過程:「當時《男人裝》有組刺青的片子在找女藝人,要求皮膚好、皮膚白,所以就找到了戚薇。聽完概念,考慮到尺度問題我們開始是拒絕的。後來雜誌社又遞過來手繪草圖方案,非常專業、藝術張力很強,經過幾番溝通我們最終就同意了拍攝。」

  當然,在這本雜種里也不會缺少一線大咖上門「請戰」的故事。

  2010年左右,因電視台剛播完《蝸居》,海清火得一塌糊塗。有一天,雜誌編輯突然接到海清團隊的電話,想談一下上《男人裝》的事情。在後來的溝通中,編輯問海清為什麼要拍《男人裝》,她直爽地說:「我跟我老公去逛街,8號公館門口放了你們一大排的封面,我老公說你『看看人家』。我說『這有什麼,我也能』——然後我就來了。」

  

  《男人裝》試圖挖掘海清中性幹練以外的另一面

  至今,《男人裝》還清晰記得採訪海清時的一個細節:按照以往明星約採的流程,編輯通常是和藝人的經紀團隊聯繫,敲定細節后在採訪場地和明星見面,但海清卻是從頭到尾自己對接。採訪時,編輯不解地問她「怎麼這些都是你來做?」「這樣效率最高嘛」,海清答。爽快的個性也與《男人裝》不謀而合。

  性感VS真實?讓楊冪選擇後者

  在《男人裝》的自我定位里,「性感」被放在了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始終是「真實」。編輯有次跟拍法國女星蘇菲·瑪索,見她和現場攝影師提了一個要求「我臉上的褶子別修掉」,攝影師反問「為什麼啊?」「我現在是一個孩子的媽媽,我現在就這樣了」,蘇菲·瑪索回答。這一幕對話對《男人裝》觸動很大。

  「擺出來的pose大都不好看,我們認為自然、有情境感、故事感的呈現是最好的,不需要故意擰一個S」,《男人裝》說。

  楊冪在剛火的時候,也上過一次封面。在策劃初期,編輯就不想只簡單呈現一個漂漂亮亮的女明星,而是試圖挖掘更加真實的楊冪自己。之後,拍攝組把楊冪帶到自己朋友剛裝修好的私人大house里,並指導她快速進入情緒:「這個情景感可以假設成你媽媽不在家,你穿著她的鞋、她的衣服、畫口紅,你在家吃泡麵、滿地爬。不要搔首弄姿那些東西,就是一個小女孩在家玩,很私密很真實的感覺。」於是,楊冪的這組「狐狸未成年」,也成為《男人裝》當年的銷量冠軍。

  

  《狐狸未成年》中的楊冪,極具清純氣息

  「要從藝人的屬性去量體裁衣做拍攝方案,不要跟藝人索要她自身階段不具備的東西」,《男人裝》向我們總結了他們的拍攝秘籍。

  對這本雜誌來說,真實不僅呈現在照片中,還有近距離的明星採訪。喬杉說起自己愛看《男人裝》的原因,其中一點就是「文章里的明星都說人話」。為了達到這一目的,編輯們開發了一套採訪小技巧,「摳人家姑娘手心、踩腳、故意打翻水……就是要看她們瞬間的真實反映。藝人們平時包裹得太嚴實了,你想讓她們說人話不容易。她們背的一套一套的,足夠應付你十個八個記者。」

  拍完后,張小斐只給媽媽看了最保守的那張

  在那些上過《男人裝》的女明星的事後反饋中,父母成了她們不約而同最緊張的一環。圈內至今還流傳著女星陳好因媽媽不同意,付款將全套照片買回的段子。柳岩在第一次拍攝后,曾叮囑自己的哥哥和嫂子不要特意給爸媽看。直到一年後,媽媽來到北京,她才小心翼翼地拿給她,「(媽媽)看后還是有點不高興。」

  張小斐也有相似的遭遇。當時喜劇人潮流火熱,男人裝認為她或可一試。

  「啊?《男人裝》找我?我一直沒想過自己能跟視覺上的性感沾邊」,張小斐跟我們講述接到邀請時的當下反應,「我可能沒辦法接受特別大的尺度,如果他們能換種不一樣的拍攝方式,那我倒是可以拍。」最終,張小斐走上了《男人裝》。

  

  喜劇演員張小斐在《男人裝》 拍完后,張小斐的朋友圈分成了態度不同的兩個陣營:「一撥覺得很美,沒什麼問題;另一撥偏文藝的朋友,會問我為什麼要拍這樣的照片。」但最讓張小斐緊張的,是父母的反應。 「我家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家庭。還記得《還珠格格》第一部里,有場戲是五阿哥和小燕子滾下馬接吻。當時我在外地上學,就讓我爸在家給我錄下來。等我暑假回家一看,發現他把那段吻戲給漏過去了。包括一些電視劇里有些輕微接吻的鏡頭,他都不讓我看,導致我在他們面前一直是一個非常乖的形象。」如何讓父母接受,這是張小斐要攻克的難題。

  

  弔帶白裙,與其他女星相比,張小斐的拍攝尺度並不大

  片子出來后,《男人裝》第一時間發了一些樣片到張小斐的手機上,當時她媽媽正好坐在旁邊。「媽媽,我拍了一些照片」,張小斐趁機和媽媽主動交代。「我選了裡面最保守的一張給她看,就相當於你穿了一個弔帶的白色連衣裙那種。她說還行,挺好看的。我說這個雜誌叫《男人裝》,好多演員都拍,大家都穿得還挺少的。我媽說穿得少可不行。我說好好好,我知道了。然後,我就沒有再給她看別的照片。」

  後來,張小斐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男人裝》成片時,默默地屏蔽了媽媽和其他家人。

  雖然是對CP,但《男人裝》和女星的關係卻很微妙

  在做這個選題前,我們曾近距離採訪了一定數量的直男朋友,他們大多是《男人裝》的忠實讀者。在被問到最愛的封面女郎時,除柳岩以外,阿朵、范冰冰、張儷等女星也是被點名次數較高的。他們回憶起被打動的細節,從臉到胸、從腰到腿、從外貌到性格,個個如數家珍。

  

  柳岩、阿朵、范冰冰、張儷都曾經登上《男人裝》

  和讀者簡單直白的立場形成對比的,是女明星們的態度。柳岩給了我們最乾脆的表達:「我很喜歡《男人裝》,我很認可女性的身體之美。我想留一些有尺度的身體之美,等老了也可以回憶。」

  但也有些女明星玩起了「猶抱琵琶半遮面」,甚至開始主動地選擇遺忘。我們大約給十餘位女明星發去了採訪邀約,大多數人都婉言謝絕了。一部分人禮貌但堅定地說「這次就先不接受採訪了,謝謝」,至於具體的原因,三緘其口;另一部分人會以「過去時間很久了,不想再說」來婉拒。其中某位以長腿著稱的女明星,拒絕的原因是「形象轉型」,「你沒發現我們自己的微博都沒再發這些照片了嗎?」

  細細分析下這些理由,或許也正代表著她們對拍攝《男人裝》封面的態度。

  而在《男人裝》的拍攝經歷里,也有與女明星的陣痛時刻,比如劉詩詩。「我們那時為了讓劉詩詩上封面,跟她本人、團隊一次一次地溝通。他們擔心造型尺度太大,我們就儘力許諾她一些有安全感的東西,但有一些誤會仍是難免發生。」那期的拍攝過程還算順利,但最後因為封面照片兩旁擺放的其他文章標題,引發了對方團隊的不快。

  

  劉詩詩在《男人裝》的造型,顛覆了她一以貫之的清純形象

  「這種情況一度讓我們感到崩潰。後來我們意識到,為什麼《男人裝》很難跟女明星成為朋友,因為我們的合作是充滿對抗性的。我們在為讀者爭取更大的尺度,這勢必會牽扯到有人讓步的問題。它不像其他雜誌,我給你光打漂亮了,人穿好看了,妝畫美了,大家合作完了還能坐下來去喝個酒。」

  你可能並不熟悉這樣的《男人裝》

  最後,我們問起了《男人裝》封面的成片率如何?卻意外收穫了一些打動人的故事,這可能是你並不了解的《男人裝》另一面。

  「記得我們去沙漠拍片那次,一天就拍了兩萬多張,攝影師直接給熱暈過去了。工作人員就去掐他的人中,結果攝影師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我想吃義大利菜』。」

  在《男人裝》使用過的道具里,飛機、火車、大象、鱷魚……這些匪夷所思的物件比比皆是。有一次在鄧超的拍攝中,攝影師靈感突發地來了一句「這裡得有一頭豬,讓它翻白眼」。於是,編輯們便一窩蜂地跑去找豬,「豬廠里沒有,就跑到農村。人家說這豬不能借只能買,因為它不能再回欄了,一回欄就會影響其它豬。我們只好把它買下來帶到片場。結果那隻豬以為我們要殺它,在片場裡面玩命地叫……當時它實在是太髒了,我們就給它洗澡,一洗澡那隻豬更瘋了,不停地扭動。等好不容易洗完給它烘乾,它身上就發出了一種詭異的味道。鄧超說這個味兒實在受不了,整個現場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豬圈味……關鍵還要等它翻白眼,編輯們想盡各種方式挑逗它,這一等就等了好幾個小時。」拍攝完,這隻豬被編輯們領養了。

  

  蛇、豬、豹子都能成為《男人裝》拍攝的道具

  2008年汶川地震,《男人裝》滿載救災物資第一時間就奔到了前線,希望給災區獻上自己的一份力量。當從成都開往汶川的媒體車啟動時,車上有其他人問「你們是哪個媒體的?」「我們是《男人裝》的」,「《男人裝》來幹嗎?」現場編輯一時啞口,「後來我們反思,這是外界對我們認知的錯位……」

  之後,他們發了大概是《男人裝》史上最特別、也是最沒有銷量的一期封面:一個白衣天使,站在汶川的廢墟上微笑。當時他們在前線目睹了太多悲情,覺得「大家還得在災難中活下去」,希望這期封面能傳遞一種堅強的力量。他們跑到一所學校,找到最好看的女生,直接問她「你願不願意做一天白衣天使?」

  

  《男人裝》汶川地震那一期,用微笑傳遞堅強的力量

  「我們問自己,這個東西做不做?我們天天活色生香的,突然來這麼一下,肯定沒什麼銷量。但最終內部意見非常統一,就是要做!有些東西是有對錯的,大家奔著對去就行了,不要去想銷量不銷量這些東西……」

  後記:

  關於《男人裝》和女明星的故事,我們寫完了。 至於文章開始,我們提到的「性感的定義」一事,《男人裝》主編依舊沒有給出答案。約好的時間已過,我們打算任性一回——答案不要了。 對性感這件事的理解,本來就在每個人的心裡啊。比如張小斐說,「《愛樂之城》里,那個穿著乾乾淨淨白襯衣的男主角就性感到不行。」

  對《男人裝》怎麼詮釋「性感」這件事,也在每個讀者的心裡。豐乳肥臀的活色生香固然是,但卻不是唯一。我們只是覺得:有人專門在做這件事,擴寬性感的意義,真挺帶勁的!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08: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