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恆一語驚人評價江澤民與六四 有名的機智回答

京港台:2017-7-8 10:39| 來源:多維 | 評論( 54 )  | 我來說幾句

江綿恆一語驚人評價江澤民與六四 有名的機智回答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江澤民被任命為中共總書記的消息傳到了美國。一個來自美聯社的記者想要知道當時在美留學的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對他父親的任命、他父親的政策和「天安門事件」的反應。江綿恆措手不及,作出了一個有名的機智回答:「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

  曾經預想任教大學

  1988年2月大年夜,當鄧小平精神健旺地步入上海展覽中心友誼廳時,人們都起立鼓掌。江澤民引人注目地站在鄧的身邊,表明了鄧對這位熱情的上海市委書記的信任。

  12個月後的1989年2月初,江澤民又與鄧小平一起慶祝了新年。鄧小平已經八十五六歲了,為了能目睹中國的發展,他辛勞了一生。他已經來日無多,希望能快些看到成果。在上海,江澤民似乎正在實現他的夢想。

  1988年下半年,李鵬總理決心凍結物價。新的樓房建設——特別是賓館和寫字樓——實際上被禁建。全國1萬多個項目被中止。

  現在也到了江澤民重新考慮自己的事業的時候了。1989年他將滿63歲。傳統上為退休的高級領導人準備的職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或全國政協副主席。江澤民想徹底改變一下。他想成為母校上海交通大學的教授。

  儘管江可以利用上海市委書記的職務來確保大學里謀得一個席位,但他更希望通過自己的學術成就來取得。他回憶起翻譯過有關電力問題的俄文著作,就和老朋友沈永言聯繫,希望恢復這項工作。

  「江給我打電話時,我感到很驚訝。」沈說,「他急於知道自己的手稿的下落。坦白地說,我想不起來手稿到哪兒去了。已經過去20多年了,還有10年是消磨在混亂的『文革』中。我告訴他我會找找看。」

  沈在書架和壁櫥中仔細查找,終於找到了這份如同出土文物一樣的被遺忘的手稿。但他已找不到俄文原稿;為了安全,他的妻子可能在「文革」中將原稿賣掉或燒掉了。

  「江大感欣慰。」沈說。「請幫我把手稿校對和編輯一下。」江懇求沈,「這本書對我很重要。」

  「我才完成手稿的一半。」沈永言說,「就聽到了這個令人吃驚的消息:我親愛的朋友,江澤民,成了共產黨的總書記。『好吧,』我想,『我們小小的出書計劃就此打住了。』」

   「我深感擔子很重」

  江澤民接到書記處的緊急通知,要他立即趕到北京。當他匆忙趕到機場時,發現等著他的是一架專機,但是在北京南苑機場接他的汽車卻是一輛普通的大眾桑塔納。直到此時,江才被告知鄧小平將在西山別墅見他。

  當鄧提出由他擔任總書記時,江大為驚訝。他表示了他對鄧的感謝和對黨的忠誠,保證他會做黨要他做的一切。「我擔心,」江說,「我擔當不起黨賦予的偉大使命。」

  江澤民對這一任命感覺很複雜。他是有抱負的,但並非野心勃勃。他在上海很愉快。當時,他向鄧解釋說,他沒有在中央工作的經驗是一個缺陷,在與那些已在中央工作數十年的同事打交道時更是如此。鄧回答道:「我們都支持你。我們將幫助你克服任何困難,你不必擔心。」當晚,江乘同一架飛機回到了上海。

  雖然許多人對任命江的決定感到吃驚,但這是一個很自然的選擇。據傳,鄧說:「如果我們推出的領導層看上去僵化、保守或者平庸,那麼在將來會有更多的麻煩……我們會永遠得不到安寧……我們必須讓民眾產生信任。」

  此外,鄧認為中國的新領導班子要具備幾項關鍵素質。最重要的一條是品質高尚。江在打擊腐敗的過程中積累了令人難忘的戰績,而且從沒有跡象顯示他與任何醜聞有聯繫。他的黨員履歷堪稱模範,並一直支持鄧對中國的改革構想。與之同等重要的,是有專業技術知識、政治經驗以及外交才能,可以透徹了解改革中的問題。他具有廣博的文化知識,掌握外語技能,並受過科學訓練——鄧稱江是一個「夠格的知識分子」——他向外部世界展示出了一個具有魅力的領袖形象。

  江主要的不利條件——沒有堅強的支持基礎——現在也變成了優勢。「我需要一個不搞小圈子的人。」鄧說道。

  沈永言記得江在剛剛被提升的那段日子裡經常在深夜給他打電話。「我們談了許多事情,沒什麼大事,經常談論他如何適應其新生活中日常事務的形式與挫折。他處於來自方方面面的重壓之下,有時晚飯之後,他就會感到寂寞。他是同我們一樣的人。他的家人還在上海。」

  江澤民是獨自一人,而且並不是真的高高在上。他在高層沒有支持他的關係網,在北京也沒有個人班底。他在軍隊沒有任何關係。他知道,實際上每一個人,從北京的內部圈子到國外研究中國的學者,都認為他是個過渡領導人,一個臨時看管職位的人,江後來評論說:「我感到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

  這個消息對家庭中的其他成員也是一個負擔。當時,江的長子,37歲的江綿恆,正在費城的德雷克塞爾大學電氣和計算機工程系讀研究生。

  6月24日,綿恆收到了系主任布魯斯。艾森斯坦的緊急信息,後者是一個優秀的工程師,後來成為電力學院的院長。他讓綿恆馬上去他的辦公室。

  「你聽說了北京的消息嗎?」艾森斯坦教授問。

  綿恆搖了搖頭:他還沒聽說。他的心急速跳動起來:有事發生了。

  「你父親是新任的共產黨總書記。」

  「總書記?」綿恆說,他的臉漲紅了。

  「我有兩件事要告訴你。」艾森斯坦教授說,「首先,聯邦調查局和地方警察局已和我們聯繫過,他們願意24小時保護你。我們不需要他們——我們會保護你。其次,我們會繼續把你當一個普通學生對待。」

  「這就是我需要的一切。」綿恆說。他的態度「贏得了所有同事的尊敬」。在他回到自己窄小的公寓的時候,電話已經在響了。一個來自美聯社的記者想要知道綿恆對他父親的任命、他父親的政策和「天安門事件」的反應。

  綿恆措手不及,作出了一個有名的機智回答:「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

    順利交班平穩過渡

  中國新一屆領導人的主要選舉工作於3月15日舉行。儘管結果早已確定,但仍有一定的懸念。在整整一代人離職之後,出現了政府高級領導層的徹底變更。伴隨著人民大會堂中的中國民樂,代表們一個接一個地投下他們的無記名選票。

  選舉工作進行得井然有序,結果很快揭曉。吳邦國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胡錦濤當選為國家主席,江澤民當選為中央軍委主席,曾慶紅當選為國家副主席。擔任國家主席10年任期已滿的江立即站起來與胡錦濤握手。他與胡輕聲地交談了幾句,近3000名代表一起鼓掌。

  選舉結束后,胡錦濤向台下三鞠躬,江澤民面帶微笑向人群揮手致意。在離開大會堂的時候,江邁著輕鬆自信的步伐走在胡錦濤、李鵬和朱鎔基的前面,表現出一如既往的活力和威嚴。

  第二天,備受歡迎的溫家寶被選為總理,得到了高達99%的選票。一天後,溫總理公布了由28個部委組成的國務院組成人員名單,這個團隊將在未來5年中管理中國政策。4個副總理中包括黃菊和主管經濟和工業的曾培炎。

  3月18日,人大舉行了最後一次會議。新當選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和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向全體人大代表發表了簡短的就職演說。胡承諾,他一定忠誠地履行憲法賦予的職責,「決不辜負各位代表和全國各族人民的重託」。

  有報道說,江會在此後的整個5年任期內保留他兩個平行的黨和國家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直到2007年黨的軍委主席才會到期,2008年國家的軍委主席才會屆滿。江向一些上海代表透露過他的想法。他解釋說,需要有人來「壓陣」。離任的國家主席說:「我向外國朋友解釋過這個概念。但無論翻譯怎麼譯,他們還是不明白『壓陣』這個詞的意思。最後我就乾脆挑明了。我說:」我留下來幫助胡錦濤。『「

  數月後,江對這次交接班進行了反思。他對幾個同事說:「歷史上,無論是哪個時代,哪個社會,領導層的變動幾乎總是伴隨著衝突、鬥爭和激烈的反抗,有時甚至更糟糕。現在,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國已經實現權力向新一代領導人的平穩過渡。我們中國人都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10: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