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殺人案」細節還原 證人證詞曝光(圖)

京港台:2017-3-26 23:07| 來源:多維

「辱母殺人案」細節還原 證人證詞曝光(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事發山東聊城的「刺死辱母者」案引發輿論高度關注,而於歡是否構成正當防衛或成最大的爭議點。日前,該案的一審判決書,以及證人證詞被曝光。「辱母殺人案」的細節被一步步還原。

  據山東省聊城中院經審理查明:一審認定:討債者對母子倆有侮辱言行。

  判決書顯示, 2014年7月,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位於冠縣工業園區)負責人蘇銀霞向趙榮榮借款100萬元(1元人民幣約合0.143美元),雙方口頭約定月息10%。2016年4月14日16時許,趙榮榮以欠款未還清為由,糾集郭彥剛、程學賀、嚴建軍十餘人先後到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催要欠款,同日20時左右杜志浩駕車來到該公司,並在該公司辦公樓大門外抱廈台上與其他人一起燒烤飲酒,約21時50分,杜志浩等多人來到蘇銀霞和蘇銀霞之子於歡所在的辦公樓一樓接待室內催要欠款,並對二人有侮辱言行。

  當日22時10分許,冠縣公安局經濟開發區派出所民警接警後到達接待室,詢問情況后,到院內進一步了解情況,於歡欲離開接待室被阻止,與杜志浩、郭彥剛、程學賀、嚴建軍等人發生衝突,於歡持尖刀將杜志浩、程學賀、嚴建軍、郭彥剛捅傷,處警民警聞訊后返回接待室,令於歡交出尖刀,將其控制。

  杜志浩、嚴建軍、郭彥剛、程學賀被送往醫院搶救,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於次日2時許死亡,嚴建軍、郭彥剛傷情構成重傷二級,程學賀傷情構成輕傷二級。

  據多名證人披露,「辱母」情節的確存在。

  據判決書引用的同去要債的張書森證言,「要賬的過程中,看見杜志浩把自己的褲子和內褲脫到大腿根,把自己的陰莖露出來對著欠賬的女的,把欠賬男孩的鞋脫下來,並在欠賬母子面前晃了一會,對著欠賬女子說的話很難聽,還扇過欠賬男孩一巴掌。」

  

  法律如何回應倫理困局,成為中共司法改革的重要關注點(圖源:VCG)

  從廠子門崗攝向辦公樓的監控,從辦公樓攝向大門口方向的監控、辦公樓內的監控顯示:4月14日16時許多人陸續開車來到源大工貿有限公司,至19時許,有人開車拉來了啤酒、燒烤爐子等,之後聚在辦公樓門口(吃飯),直至21時50分許,在門口的人都進到辦公樓內。22時13分一輛警車到達,民警下車後進入辦公樓。

  視聽證據顯示,4分鐘后的22時17分許,部分人員送民警出來辦公樓,有人回去。22時21分許,民警快速返回辦公樓,進入接待室后要錢一方受傷的、沒受傷的陸續跑出接待室,乘三輛車快速駛出公司。

  這個關鍵的4分鐘,是於歡捅刺杜志浩等人的時間。

  據判決書中於歡供認,他捅刺杜志浩、嚴建軍、郭彥剛、程學賀,系被控制在接待室遭到對方毆打后所為,且對方有侮辱言行。

  據於歡一審辯護律師田明介紹,「於歡跟我說,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他的情緒完全崩潰了。他的母親遭受了那樣的羞辱,正常人都會想要干仗,後來警察過來又走了,他們(杜志浩)認為不該報警,又變本加厲謾罵、毆打,說『我治死你』這樣的話,於歡在沒有得到保護的情況下,完全有理由相信對方會剝奪他的生命,所以他拿起水果刀捅了。」

  判決書引用證人劉付昌證言稱,「派出所民警進了辦公樓裡面一段時間后出來,正說著話,就聽見辦公室里有人咋呼,我跑到辦公樓裡面,看見接待室裡面那伙要賬的人圍著於歡,有人拿著椅子朝於歡杵,於歡一直往後往南退,退到一個桌子跟前,我發現於歡手裡多了一個發亮的水果刀朝圍著他的那幾個人揮舞。」

  根據視聽證據,警方在案發房屋的時間只有三四分鐘。一個關鍵問題是,警察是否有瀆職的行為,為什麼進屋后離開,而且沒有帶走當事雙方?

  一審辯護律師田明稱,「警方沒有走,整個過程都沒走,只是離開那個房間,走到屋外,當時於歡和他的母親的手機都被收走了,警方可能是到外面去尋找報警的人,看是誰報的警,到底看到什麼情況了,而於歡則很可能基於錯誤認識,認為警察走了,他很激動要出去,而這目的又沒有實現,所以他認為自己沒有得到保護。」

  判決書中,一名叫劉付昌的證人證言:「我發現在蘇總和於歡坐的沙發前面,有一個人面對她們兩個,把褲子脫到臀部下面。我就拿著手機報警。」至於報警時他是否向警方描述過侮辱情節,判決書沒有提及。

  田明介紹,杜志浩言語侮辱蘇銀霞以及脫褲子露生殖器的過程,在警察到來之前,已經完成。田明說:「於歡在筆錄中沒有表明他告訴警察這個情況了。」

  據卷宗材料顯示,涉案雙方只就雙方是否有動手行為向警察描述。旋即警察即離開案發房屋,於歡母子走出房屋,被對方攔下。

  蘇銀霞工廠工人馬金棟在判決書中作證於歡母子被侮辱過程。「警察過來后,執法儀的攝像頭是開著的,蘇銀霞告訴警察,杜志浩怎麼怎麼侮辱她了,脫褲子露出生殖器對著她。但是,很快警察就要離開。我、做飯的張立平等,就攔著警察不讓走。我說出人命不好處理。於歡母子想跟著警察出來,但被討債的攔著,沒出成,警察還是走出屋了。」

  判決書中作證的劉付昌表示:當時是他報的案,他報案說,有人受到了威脅,他沒有講具體的情況,警察十多分鐘就過來了,警察進屋后,說了「咋回事,有人打架嗎?」然後討債的人說,「沒打架」,警察還問,「誰報的案?」他沒有說,「我不敢說,黑社會啊,怕報復。之前他們搶了於秀榮手機,還踩了她一腳」。劉付昌說,然後警察就要走,於秀榮、馬金棟等人就攔著,警察還是出門,「警察離開后就上車,車都發動了,他們還是攔住,僵持在那,然後屋裡這邊就出事了。」

  對於該案,聊城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認為,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於歡刑事責任,因被害人一方對本案的發生具有過錯,可以酌情對於歡從輕處罰,建議對其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

  判決書顯示,辯護人楊少彬對公訴機關起訴的罪名沒有異議,提出被告人於歡有正當防衛情節、被害人對本案的發生具有嚴重過錯、被告人於歡系坦白的意見。辯護人田明提出被告人於歡系防衛過當、認罪態度較好、如實坦白犯罪事實,應當依法減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的意見。

  對於辯護人提出的於歡有正當防衛情節,系防衛過當,要求減輕處罰的意見,聊城中院審理認為,於歡持尖刀捅刺多名被害人腹背部,雖然當時其人身自由權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對方辱罵和侮辱,但對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被告人於歡和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利被侵犯的現實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所以於歡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當防衛意義的不法侵害前提,所以辯護人此意見不採納。

  法院認為,結合於歡案發當日下午起,一直受到被害人方要賬糾纏,當公安人員到達現場后急於離開接待室的心態綜合分析,於歡具有傷害對方的故意。但系在被害人一方糾集多人,採取影響企業正常經營秩序,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侮辱謾罵他人的不當方式討債引發,被害人具有過錯,且被告人於歡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可從輕處罰。

  2017年2月17日,山東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於歡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17年3月26日,山東高法發布《關於於歡故意傷害一案的情況通報》的通報,表示已受理該案件,「將依法定程序予以審理」。

  3月26日,中國最高檢察機關——最高檢表示,已派員赴山東閱卷並聽取山東省檢察機關彙報,正在對案件事實、證據進行全面審查。

  3月26日,據山東省公安廳官方微博消息「辱母殺人案」案一事,山東省公安廳2上午已派出工作組,赴當地對民警處警和案件辦理情況進行核查。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8 20: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