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死辱母者案」律師:將起訴警方不作為 (組圖)

京港台:2017-3-25 19:17| 來源:北京時間

「刺死辱母者案」律師:將起訴警方不作為 (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露下體……在11名催債人長達一小時對自己及母親的凌辱之後,山東聊城市22歲的於歡摸出一把水果刀亂刺,致4人受傷。

  據南方周末報道,2017年2月17日,山東聊城市中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於歡無期徒刑。

  不過,「是故意殺人還是故意傷害」,「是否構成正當防衛」,「警方是否存在不作為」等圍繞案件的爭議並未因判決結果而就此停歇。

  於歡的上訴代理人、河北十力律師事務所律師殷清利告訴北京時間「此刻」(微信號:btimenow),已經在2月24日,趕在上訴期的最後一天提起上訴。此案一審中,自首沒有認定,對方涉黑的問題沒有認定,警方也存在涉嫌不作為的成分。此外,死者也有因自身因素耽誤救治的情節。

  殷清利表示,根據於歡及其姑姑的強烈要求,將來會準備先打一個行政官司,起訴當地派出所不作為的行為。在於歡案件的二審庭審中,也準備申請法院將涉及到的公安人員違法違紀行為移交相關監察部門處理。

  

  發生命案的地點位於山東聊城市源大工貿有限公司 圖據南方周末

  對話「辱母案」上訴律師殷清利

  此刻:於歡及其家人現在是什麼處境?

  殷清利:於歡在今年2月17日被判無期。上訴后,他現在還在看守所羈押,我正要趕過去會見。案發後,他的母親和姐姐到各地訴求,之後因為「私刻公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問題也被抓了。事發后,於歡的爸爸也跑了,現在也聯繫不上。我接這個案子,是他的姑姑找到的我。

  這個案子比較複雜,還涉及到資金的問題,冠縣工業園區也存在一定高利貸的情況。據於歡姑姑於秀榮所說,這個事兒不排除有人故意搞他,把他家人都弄進去,就沒辦在外面跑了,這個案子就壓下來了。

  此刻:你怎麼接上這個案子的?

  殷清利:一審是他們本地的另外一個律師,我是負責上訴的律師。今年2月份,我在聊城剛好有一個其他的案子勝訴。當時於歡的姑姑一個人無助了,就找到我,讓我幫忙。他們家裡現在很窮,也拿不出錢,加上案件有一定問題,我就免費給他們代理。

  我接到案子的時候,要是不在聊城,晚一天,就過了上訴期了。當時簡單了解案子之後,一看情況不上訴不行,當時我閱卷都來不及了,就憑一審判決書和了解的情況,連夜寫的上訴狀。

  當時上訴期限只有一天,無法正常閱卷。所以到二審正式閱卷以後,我會有正式的確定的辯護方案,初步辯護思路調整為無罪辯護,這與上訴狀有些變化。

  此刻:錯過起訴期,會有怎樣的影響?

  殷清利:一旦錯過上訴期,再審的成功率很低了。除非是初審法院自己更改或者上級法院提審。但是這種情況很難,因為錯過上訴,法院會理解為你同意了一審的審判結果。

  此刻:上訴狀是怎麼寫的?

  殷清利:當時,一審律師不讓複印材料。我那天晚上8點寫到凌晨3點,寫了一份上訴狀。上訴狀里有正當防衛的辯護。我為了穩妥起見,就以簡單正當防衛,加上退一步的防衛過當來寫的。

  這個一審中,於歡自首沒有認定,對方涉黑的問題沒有認定,警方有涉嫌不作為的成分。此外,案件中死亡的那個人,屬於自行治療,去很遠的醫院,沒有就近的醫院。去醫院又跟人發生衝突,耽誤了5-10分鐘時間。綜合各方原因,失血過多死亡不能全賴於歡的頭上。

  此刻:網上對於案件中「警方未阻止凌辱」討論很熱烈,警方有不妥地方嗎?

  殷清利:派出所民警來到現場,要有案件登記,要有流程,不能來了說兩句話就走。一審時迴避了這個問題,當時說是「公安要出去了解情況」。衝突的人都在裡面,你出去了解什麼?

  我們在二審時,會申請法院將本案涉及到的公安人員違法行為移交相關監察部門處理,我們會有一個移交的申請。

  另外,根據於歡及其姑姑的強烈要求,將來會先打一個行政官司,來起訴公安人員的不作為。另外我們建議,在啟動行政官司之前,會申請出警公安的執法信息公開。

  此刻:這個案子,主要是高利貸引發的,各方怎麼認定的這一點?

  殷清利:10%的月息已超出國家規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警察到現場並沒有對這個違法犯罪的情節進行干預,對凌辱也干預不夠,最終導致血案。一審法院也沒有提到高利貸的事,沒有提到超出部分的部分屬於非法所得(編者註:借款135萬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後,仍欠17萬款)。實際上,這些都是非法所得。

  我覺得最起碼應該把涉黑案的筆錄及證據調過來。我們也是這個涉黑案子的一部分。但是一審律師沒有提交調取申請,法院也沒有重視。二審中,我會申請調取他案的卷宗。

  從於秀榮提交的一審判決書來看,案件中參與當天的涉黑人員也清清楚楚說了,是如何凌辱當事人母親。他們承認,脫褲子,露下體,辱罵毆打等情節。

  此刻:二審勝訴的可能性有多大?

  殷清利:我覺得直接改判有希望,但案件涉及的問題很可能需要等待涉黑案。我認為70%-80%可能性是發還重審。此前於歡的家人也想通過民事賠償減輕刑罰,但是對方家屬提出要800多萬,就擱置了。

  現在已經判了無期了,到了這個點了,已經不能靠賠償去解決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18: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