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卡斯特羅:一個時代的最後神話

京港台:2016-11-27 02:24| 來源:多維

「不死」者卡斯特羅:一個時代的最後神話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菲德爾-卡斯特羅是當代世界政壇上最具傳奇色彩的領袖人物,半個多世紀以來,他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特立獨行、叱吒風雲,被西方稱為「一個時代的最後神話」。圍繞古巴巨人卡斯特羅身上的光環實在太多,也有很多經歷令人稱奇。這其中流傳最為廣泛的就是老卡斯特羅先後曾逃過了美國中情局實施的638次暗殺。卡斯特羅曾幽默地說:今天我還活著,這完全是由於美國中情局的過錯。這個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差點把世界拖入核戰爭的人有著怎樣的經歷呢?他給古巴和世界又帶來了些什麼呢?本文摘自搜狐歷史,作者曹劍。

  

  古巴前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圖源:Reuters/VCG)

  2015年,一些外國媒體爆料稱老卡斯特羅因病去世,這一消息也在社交網路上傳得沸沸揚揚。自從2006年7月31號,老卡斯特羅卸下職務以來,這些所謂卡斯特羅「因健康狀況惡化而去世」的謠言就從未中斷過。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古巴方面對此予以了否認。

  現年88歲的古巴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目前在哈瓦那的家中過著隱退的生活,有家人的陪伴有醫生的照料,偶爾為古巴官方報紙寫寫專欄文章,但其健康狀況到底怎麼樣,我們不得而知。根據記者的經驗,即使是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探望菲德爾這樣的重要活動,中國最權威的媒體記者也不允許到現場,所有關於菲德爾的現場活動資料,僅由其官方的攝影師也就是他的兒子亞歷克斯·卡斯特羅來提供,而提供的僅僅是照片,因此一般的記者很難親眼見到菲德爾本人其健康狀況到底如何,也只能等待古巴官方的通告。

  實際上,古巴巨人卡斯特羅一向以命大著稱,他曾多次遭到美國中情局的暗殺,從雪茄炸彈到美人計,不管對方如何機關算盡,他總能死裡逃生。據報道,卡斯特羅曾幽默地說:今天我還活著,這完全是由於美國中情局的過錯。他的貼身保鏢法比安·埃斯卡蘭特曾經寫過一本書專門計算過,老卡斯特羅先後曾逃過了美國中情局實施的638次暗殺。書中甚至對卡斯特羅執政期間,每一任美國總統對卡斯特羅展開的暗殺次數進行了統計,其中艾森豪威爾政府38次,肯尼迪政府42次,約翰遜政府72次,尼克松政府172次,卡特政府74次,里根政府197次,老布希政府16次,柯林頓政府21次,小布希政府6次。古巴首都哈瓦那有一個博物館,曾專門展出過國內外敵對分子是怎樣妄圖暗殺古巴前領導人的。卡斯特羅本人就曾說過,他在各國領導人中是遭受暗殺威脅次數最多的一個,可以拿「冠軍」。

  性烈如火:大學時代每天都帶著手槍 

  菲德爾·亞歷杭德羅·卡斯特羅·魯斯(Fidel Alejandro Castro Ruz ),1926年8月13日出生於生於古巴東方省(現奧爾金省)的比蘭鎮,父親是一個種植園主。卡斯特羅的父親十六七歲時,在西班牙被徵兵服役,20歲左右來到古巴並從此定居了下來。他不大和其他富人交往,腰裡總是別著一把柯爾特手槍。受父親影響,卡斯特羅自幼就喜歡舞刀弄槍,後來的生活都和武器結下不解之緣。在大學時代,他幾乎每天身上都帶著手槍。即使後來當了國家首腦,也總是穿著綠軍裝,腳蹬戰鬥靴。

  卡斯特羅從小就充滿正義感,13歲時為了反對身為甘蔗種植園主的父親虐待僱農,他曾鼓動和組織工人們罷工,為此挨過父親一頓鞭子。在學校里,他為窮苦學生沒肉吃打抱不平,組織學生為爭取平等的伙食待遇進行抗議,學校為此開除了他的學籍。據他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回憶:「他性如烈火。不把最有勢力、最強壯的人放在眼裡,如果他被打敗了,就第二天再打,絕不罷休。」青少年時代的卡斯特羅閱讀了大量人物傳記,古巴民族獨立先驅者何塞馬蒂、拉丁美洲的解放者玻利瓦爾和聖馬丁,都是他最崇拜的英雄人物。

  1950年畢業於哈瓦那大學法律專業,獲法學博士學位,曾做過律師。1949年,卡斯特羅加入古巴人民黨。1953年7月26日,卡斯特羅領導發動反對巴蒂斯塔獨裁政權的武裝起義,攻打蒙卡達兵營,失敗后被捕,在法庭上發表了著名的自我辯護詞《歷史將宣判我無罪》。在這篇氣勢磅礴的辯護詞中,他控訴了巴蒂斯塔政權殘暴的獨裁統治,明確古巴革命的主要方針,使自己由被告變成了原告,這篇演講也成為傳頌一時的名篇。1955年5月7日宣布大赦,獲釋后的卡斯特羅流亡到墨西哥,在那裡成立了以7月26日起義命名的政黨「七二六運動」。

  卡斯特羅1956年回到古巴,在馬埃斯特臘山區創建起義軍和根據地。1959年1月,他率領起義軍推翻巴蒂斯塔獨裁政權,成立革命政府,出任政府總理(后改稱部長會議主席)和武裝部隊總司令。1961年,卡斯特羅正式宣布確立社會主義道路。1962年起,卡斯特羅擔任古巴社會主義革命統一黨第一書記。1965年該黨改名為古巴共產黨后,他擔任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卡斯特羅1976年起任國務委員會主席。2006年7月27日,卡斯特羅因腸胃出血接受手術,當月31日把權力暫時移交給他的弟弟、古巴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勞爾·卡斯特羅。2008年2月19日,卡斯特羅宣布,他「不尋求也不接受」再次擔任國務委員會主席和革命武裝部隊總司令兩項職務 。2011年4月,卡斯特羅在政府網站上撰文說,他不再擔任古巴共產黨的領導職務。40多年來,卡斯特羅領導古巴人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鬥爭,克服了美國長期經濟封鎖造成的嚴重困難,經受了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帶來的巨大衝擊,捍衛了國家的獨立主權,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

  古巴版「大躍進」:取締私企、大煉蔗糖 

  卡斯特羅在古巴推行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改革,逐步實行各領域國有化。在物質供給問題上,卡斯特羅認為人民群眾的消費水平在迅猛增長,因此他在全國設立連鎖的「人民商店」,全部實行國營管理,並實行定量供應制,但主要的進貨渠道是社會主義國家。廢除了私有制,這已經是典型的社會主義經濟模式。

  從上世紀60年代初期起,卡施特羅就積極探索和嘗試在古巴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道路和方法,試圖創造出具有古巴特色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新路子,但是古巴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事業並不是一帆風順的。

  上世紀60年代後期70年代初,在古巴也有一場類似「大躍進」的運動,集中計劃結合義務勞動,主導了古巴的經濟政策。1968年1月28日晚,古巴全國人民都集中在電視機和收音機面前收聽卡斯特羅的重要講話,他宣布在黨內揪出了一個以中央委員埃斯卡蘭特為首的高級幹部反黨集團。埃斯卡蘭特一夥的罪名是主張物質刺激,反對卡斯特羅所主張的「道德動力」;污衊格瓦拉是托洛茨基分子和冒險家,說他要為古巴的經濟困難負責;攻擊卡斯特羅盲目自大;以及預言古巴來年的一千萬噸糖的計劃會破產,等等。結果,這個小集團的多數人被判處了徒刑。

  1968年3月13日,卡斯特羅在哈瓦那大學發表了向全國實況轉播的講話,宣布革命的下一個目標是向小販宣戰。他先公布了一個關於街頭小販的調查報告,結論是絕大多數的小販都是反社會、反道德的,他們要為古巴的經濟困難和多數人生活物資的匱乏負責。小販們的罪惡是:不參加革命組織,不參加義務勞動,利用攤販非法贏利等等。當演講還在進行,古巴的「保衛革命委員會」和民兵就緊急行動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私人小店和街頭攤販,沒收他們的財產。在這場打擊和取締私人商業的運動中,一共有57000多個私人產業被沒收。

  「革命攻勢」的主要戰線是最大規模地動員城市居民下鄉勞動。1967年春,卡斯特羅說,哈瓦那喝咖啡的人在全國佔了一多半,而他們自己並不生產咖啡,這很不公平。他因此提出了一個口號:「你要喝咖啡,就必須自己去種!」

  「革命攻勢」的主要戰役,是卡斯特羅提出的一千萬噸糖的奮鬥目標。蔗糖是古巴唯一能換取外匯、維持國內經濟的大宗出口產品。1969年是古巴革命十周年,卡斯特羅兩年前就提出要在這一年內達到一千萬噸產量。他把這一年命名為「決定性奮進的一年」,把整個古巴的人力和物力資源動員到了極限,統統投入甘蔗地。此外,他還宣布將1969年和1970年的頭7個月並在一起算作一年,這是為了一千萬噸糖而戰鬥,而且取消1969年所有假日,把年底的聖誕和新年假日延至翌年的7月份,和一千萬噸糖的勝利一起慶祝。1970年7月24日,甘蔗收穫期的結束,政府宣布產量是850萬噸。7月26日,卡斯特羅在講話中承認一千萬噸糖的戰鬥失敗。

  「革命攻勢」運動使古巴國家經濟狀況急劇惡化。70年代初,這種政策和做法,被認為是犯了理想主義的錯誤而終止實行。卡斯特羅在「七·二六」的講話中承認,領導人已經讓古巴人民付出了太大的代價。

  對休克政策說不 經濟最困難時期醫生數量卻翻倍 

  80年代後期,卡斯特羅在糾偏運動中多次強調不能照抄蘇聯的模式和經驗,應該尋找自己的路,這一時期古巴的經濟由於種種原因沒有得到發展,但是糾偏運動保證了古巴的社會主義道路。前蘇聯的援助曾幫助古巴實踐「完美社會主義」的理念,但到1991年蘇聯解體,卡斯特羅只來得及完成一個半成品。很多人記得那之後的一段日子——即使國家憑本供應的大米、黑豆也會短缺,至於肉和蛋,更是幾個月都難見到……

  對於古巴是如何挺過蘇聯解體之後最艱難的幾年,卡斯特羅也有自己的思考:確實,所有人都以為社會主義陣營和蘇聯解體后,古巴堅持不下去了。人們不禁要問,面對有史以來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對我們實行的雙重封鎖(美國和葉利欽執政時期的初期俄羅斯對古巴的施壓——作者注。)和發動的政治、經濟戰爭,在沒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幫助,沒有貸款的情況下,我們實現了這一壯舉。前不久在哈瓦那舉行的一次首腦會議上,我還不無諷刺地對來賓說,正是因為我們未有幸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我們才能堅持了下來。有一個時期,我們的貨幣大幅度貶值,預算赤字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35%。我注意到有些精明的來訪者都快嚇暈了。1994年150比索僅兌換1美元。儘管如此,我們沒有關閉一個醫療中心、一所學校、一個幼兒園和一個體育中心,沒有一個人因失去工作和社會保障而流落街頭,這時我們國內的燃料和原料還極為緊缺。我們沒有採取西方金融組織建議的令人厭惡的休克政策。

  我們把僅有的少量東西以最公平的方式進行分配,消除了國內的悲觀情緒。在最困難的那幾年,古巴醫生的數量增長了一倍,教育水平提高了,古巴比索增值7倍,1994年到1998年,從150比索兌換1美元變成20比索兌換1美元,並維持至今。沒有1美元資金外流,我們獲得了應付嚴重困難的方法,提高了政府的工作效率。雖然我們還沒有恢復到歐洲社會主義陣營發生災難前的生產水平和消費水平,但我們在穩步地提高教育、衛生、社會保障水平,有些方面甚至已經超越了以前的水平。這是顯而易見的。實現這項壯舉的偉大英雄是人民。他們滿懷信心,為此做出了很大的犧牲。這是正義取得的成績,也是革命30多年來傳播的思想結出的碩果。沒有團結、沒有社會主義就不會有這個真正的奇迹。

  是否應該恢復「農民自由市場式」的小商店和攤販,讓他們漫天要價?這個問題卡斯特羅猶豫、反覆了近十年。終於,在他率領起義者攻打「蒙卡達兵營」40周年時,他宣布改革,「暫時放棄純粹的、理想的、完美的社會主義」。而他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的解釋是:「當古巴黨和政府面臨革命崩潰的抉擇時,與其自我滅亡,不如冒險搞改革。」

  把核武器搬到美國家門口 可致800萬人喪命 

  美國總統奧巴馬與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勞爾·卡斯特羅今年12月17日分別發表講話,宣布將就恢復兩國外交關係展開磋商。這標誌著美古關係正常化進程正式開啟。

  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后,美國政府一直對古巴採取敵視態度。由於推行社會主義改革,古巴和卡斯特羅成為美國的「眼中釘」。1961年美國和古巴斷絕了外交關係,並開始對古巴實行長期的經濟、金融封鎖和貿易禁運。1961年4月17日黎明時分,在肯尼迪政府的支持下,美國中央情報局實施了一項代號為「貓鼬行動」的推翻卡斯特羅計劃,1400名古巴流亡分子組成的美國雇傭軍「古巴旅」從美國邁阿密的中情局秘密訓練基地出發,跨海來到古巴南海岸豬灣,實施了登陸行動,試圖在古巴製造內亂,推翻卡斯特羅政府。這就是震驚世界的「豬灣事件」。然而,這一事件以流亡分子的慘敗而結束。在這一事件中,共有114名流亡分子被古巴軍隊擊斃,1189人被俘。這些人在古巴監獄里生活了18個月,後來美國同意用價值530萬美元的糧食和藥品把他們換回美國。

  豬灣事件之後,美國對古巴實行全面禁運。卡斯特羅深知自己勢單力薄,便於1962年7月派遣自己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率領的代表團前往蘇聯請求幫助。蘇聯也決心將古巴作為伸向西方深處的橋頭堡。蘇聯決定在古巴部署中程導彈,提供伊爾28噴氣轟炸機,7月開始,蘇聯將幾十枚導彈和幾十架飛機拆開裝到集裝箱里運往古巴。同時,3500名軍事技術人員也陸續乘船前往。每一枚導彈都攜帶一個威力比在廣島的原子彈大20或30倍的核彈頭。

  隨後,美軍U2偵察機對古巴西部的島嶼進行了拍照。獲得的新證據令人不寒而慄。據美國情報委員會估計,蘇聯用這些武器可以向美國本土一次集中發射40枚彈頭,幾分鐘之內800萬美國人就會喪命。10月22日,美國總統肯尼迪發表了他的演說,發出了對古巴和蘇聯的戰爭威脅。核戰爭已是迫在眉睫,赫魯曉夫妥協了,他在一封發給美國國務院的長信中第一次承認在古巴有蘇聯導彈,他說,他建議不再往古巴運送武器;只要肯尼迪答應不進攻古巴,可以把古巴境內的武器撤除或毀掉。蘇聯人事先沒有徵求過卡斯特羅的意見。卡斯特羅因而宣稱他被出賣了。雖然事件最後以蘇聯的退讓結束,但卻把古巴和卡斯特羅都卷進了反美鬥爭的第一線。

  為紀念毛澤東誕辰100周年 用中文高唱《東方紅》 

  菲德爾-卡斯特羅作為帶領古巴走進社會主義國家行列的領導人,同中國領導人有著非常深厚的情誼。他同毛澤東雖一生無緣相見,卻神交已久,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隨著中國和蘇聯的公開分裂,中國和古巴之間也出現了裂痕,雙方一些官員也都說了不少過頭話。菲德爾·卡斯特羅曾在自傳中說,他很希望能認識到毛澤東,「但當時不可能,因為很快就出現了那些由中蘇衝突帶來的問題和分歧」。儘管如此,菲德爾仍認為,應該將毛澤東納入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政治戰略家、偉大的軍事首領之列。

  1993年12月26日晚,古巴領導人還隆重召開集會,紀念毛澤東誕辰100周年。據被邀請的時任中國駐古巴大使徐貽聰回憶,卡斯特羅兄弟都親臨參加並發表長篇演講,高度評價毛澤東對中國和古巴的影響和貢獻。勞爾還特地要求徐貽聰帶上《東方紅》磁帶,而晚會的高潮,就是全體參會人員一起高唱《東方紅》。徐貽聰回憶說,儘管菲德爾等人的中文發音不十分標準,但他們仍跟著曲調唱完了整支歌曲。

  對於鄧小平作為「改革者」的形象,菲德爾一直表示欽敬,他曾在自傳中說,他並沒有見過鄧小平,「我很希望我曾能認識」。

  險遭女友刺殺 惟一女兒去美國生活 

  卡斯特羅身材魁梧,身高近1.90米,棕色的頭髮,棕色的眼睛,一把大鬍子,喜歡穿橄欖綠工作裝。他曾說,他不刮鬍子一年可節省90個小時,而穿綠軍裝「感到十分自在,無須天天打領帶」。他精力過人,有時一天工作18到20個小時。他對朋友說,他一天只要休息兩三個小時就能正常進行工作。這位傳奇人物不飲酒,正式宴席上只飲一點「甜酒」,飲食也特別簡單。他喜歡讀政治和歷史書,讀報紙非常仔細。他還是個電影迷,古巴電影業也因而發達起來,每年可產12部故事片。他善於演講,講話富於煽動性,不用講稿一連可講五六個小時,整理出來就是一篇語言生動、邏輯性很強的文章。他的英語閱讀能力很強,但口語較差。他辦事果斷,甚至有點神經質。他平易近人,有時同街上的一些商販或路人聊天聊得很久。他喜歡古典音樂,愛好壘球、排球、游泳和潛水等體育運動。

  卡斯特羅的感情歷史由兩段婚姻和三段浪漫愛情組成。1954年卡斯特羅在獄中時與妻子米爾塔產生嚴重的政治分歧,后被迫離婚。卡斯特羅當時十分絕望,在給姐姐的信中,他說,「不必挂念,你知道我有鐵的意志,至死也會名副其實。」之後的革命生涯中卡斯特羅經歷了數段浪漫愛情:一位已婚女醫生,與其育有一女;一個德國女友,后被美國中央情報局派回古巴刺殺卡斯特羅,「我下不了手,把中央情報局給的毒藥扔進浴盆,在最後一次纏綿之後,我走了。」一個幕僚情人,輔佐卡斯特羅21年。卡斯特羅第二次婚姻是和他現任妻子,一位普通的女老師。古巴政府和媒體從未曝光過她的照片。

  卡斯特羅一生擁有七子一女。惟一的女兒阿麗娜1993年離開古巴前往美國,在邁阿密電台做主持。也有很多古巴人和卡斯特羅的女兒一樣,選擇去美國生活。卡斯特羅沒有感到尷尬,也沒有迫害那些沒有成功逃到美國的人。他仍然在公眾場合罵著「美國佬」,甚至取笑布希是「蠢貨」。

  每個人對卡斯特羅都有著不同的理解:

  「對我來說,他就是神。」——阿根廷退役球星馬拉多納說,曾經幫他戒毒的卡斯特羅在他心目中是「朋友、父親」一般的偉人。

  「一個保持簡樸的生活習慣,熱愛幻想,受過正式的傳統文化熏陶,措辭謹慎,語調溫柔,腦海中充斥著各種想法的人。」——與卡斯特羅關係密切的哥倫比亞作家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百年孤獨》作者)談自己所認識的菲德爾。

  「菲德爾,當然是他。他的制服很完美,靴子被擦得一塵不染,他的鬍鬚也很雅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曾說,卡斯特羅是自己心中「最時髦的領導人」。

  「卡斯特羅是古巴革命的心臟和靈魂,他的弟弟是革命的拳頭。」——美國《時代》周刊這樣評價卡斯特羅兄弟。

  1953年7月26日,卡斯特羅發動起義失敗被捕后,他在法庭上發表了著名的自我辯護詞《歷史將宣判我無罪》,批評當時的古巴政府遏制人民權利和言論自由:「我知道我會沉默多年;我知道現政權將用盡一切手段掩蓋事實真相。」他期待古巴有憲法、法律和自由,當政府不能使人民滿意時,人民有權更換它;最後他說:「判決我吧,無關緊要,歷史將宣告我無罪。」卡斯特羅一生最重要的光榮和尊敬就在那時建立起來。當時飽受痛苦的古巴人迷上了這個年輕人澎湃的政治熱情和描繪出的理想世界。1992年,烏拉圭一家媒體採訪卡斯特羅時重提舊話,問他是否還認為歷史將宣判他無罪。卡斯特羅說:也許,也許需要1000年,但歷史終將宣布我無罪。「我只不過歷史上的一聲嘆息,我永遠記得『塵歸塵,土歸土』,將來不會有多少人記得我。」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11: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