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海起鬨的澳大利亞,總有一種"面對北方的焦慮"

京港台:2016-7-23 20:37| 來源: 鳳凰資訊

在南海起鬨的澳大利亞,總有一種"面對北方的焦慮"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近日,日本外務省宣布,日本、美國、澳大利亞的外長25日將舉行部長級戰略對話,並討論南海問題。

  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后,澳大利亞這個域外國家,也成為美日背後非常關鍵的「起鬨者」。

  美國和澳大利亞在太平洋有「統一戰線」?

  美國最近拉攏盟友的活動相當密集,先是副總統拜登16日-19日在澳大利亞大談南海,國務卿克里也將於本月26日至27日訪問菲律賓,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也將於7月25日開啟訪問日本的日程。

  

  7月19日,美國副總統拜登(左)與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右)會面

  7月19日,拜登在與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會面后指出,要加強兩國軍隊聯合訓練,以做好應對挑戰的「萬全準備」,並強調兩國是太平洋區域的「統一陣線」,美國和澳大利亞也共同表示將攜手確保維護「自由的國際秩序」和在南海海域的「航空與航海自由」。

  此前,兩國政府均表示,南海仲裁決定是最終的和擁有法律約束力的。

  這不禁令人想起一周前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的言論:「(中國)無視裁決將嚴重違反國際法,付出巨大聲譽成本」。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與中國外長王毅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回應道:

  對畢曉普外長這番話,我也有些吃驚。……澳大利亞方面是把國際法看得太輕了。中方尊重國際法,在我們看來,如果有任何國家「嚴重違反國際法」,後果不應該僅僅是「聲譽成本」。所以我們主張維護國際法的嚴肅性,所以我們堅決抵制任何違反國際法的東西。……特別是,不要把違反國際法的東西當成國際法,否則調門越高,在國際司法和國際關係實踐中造成的危害可能就越大。在這方面,我有四個字送給澳大利亞方面——「殷鑒不遠」。

  中方曾反覆表示:「澳大利亞不是南海當事國,應該恪守在南海主權領土爭議上不選邊站隊的承諾,不參與、不採取任何有損地區和平穩定和中澳關係的事。」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說美國插手南海是為了霸權,澳大利亞為虎作倀又是為什麼?

  先來看看基本面,澳大利亞有哪些利益。

  澳大利亞與南海爭端各方都有比較密切的關係:中國和一些東盟國家都是澳大利亞的重要經濟夥伴;中國更是澳大利亞第一大貿易夥伴,也是澳大利亞第一大出口市場。

  同時,日本韓國也是澳大利亞重要的貿易夥伴,所以澳大利亞與東北亞的貿易額相當可觀,而要維持這樣的貿易,最佳的路線自然是經過南海,所以很大程度上,澳大利亞的擔憂出於對貿易通道安全性的考慮。

  

  澳大利亞周邊海運示意圖。圖片來自每日郵報

  最實際的意義當然是在南海開採石油。據報道,2010年澳大利亞必和必拓集團就在南海爭議海域進行了開發規劃。

  對於航道和經濟利益的關切,馬來西亞、印度、俄羅斯等國家也有,基本上是插手域外大國的標配,那麼澳大利亞賣力起鬨的更深層邏輯在哪裡?

  焦慮於「來自北方的威脅」 曾派潛艇深入上海

  澳大利亞北鄰東南亞,認為北部門戶穩定對澳大利亞的安全至關重要。

  2010年,時任澳大利亞外長陸克文也明確表示南海問題關乎澳大利亞的利益。

  澳大利亞面積700多萬平方公里,人口卻只有不到2400萬,僅僅比北京市人口多一點點,因此他們認為自己很脆弱,總有一種可能被入侵的焦慮。

  二戰中,日軍侵佔東南亞。據稱1942年新加坡陷落是澳大利亞歷史上最具創傷性的事件,因為他們知道下一個被侵略的就是自己。

  

  1942年3月,澳大利亞北部城市達爾文遭到日機轟炸

  而當時日軍炸彈都已經丟到了澳洲北部的達爾文市,幸而中國抗戰牽制了日軍大部分力量,加上美軍在珊瑚海粉碎日本進攻,澳大利亞最終逃過一劫。

  對於這段歷史,時任部長的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在2014年說過:「二戰時,是中國拯救澳大利亞免於遭受日軍侵略,澳人應該更多地記住中國的功勞。」

  但在澳大利亞心中,一直存在「來自北方的威脅」的焦慮。作為一個想要融入亞洲的西方國家,澳大利亞對北面的亞洲鄰居充滿懷疑。加上冷戰的因素,澳大利亞的「迫害妄想」進一步加深。

  冷戰中澳大利亞與美國結盟,參與了美國主導的朝鮮、越南、海灣、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等,並協助美軍進行了大量針對社會主義國家的偵察監視行動,包括了在中國南海長達數十年的活動。

  最離譜的是,曾發生過澳潛艇深入上海、險些被漁網困住的事件。

  

  1992年,一艘澳大利亞潛艇受美軍指派,偷偷潛入中國上海港刺探情報,結果被漁網纏住,后僥倖脫逃。圖為涉事潛艇「奧賴恩」號

  在中越衝突、海南核潛艇基地建設、南海島嶼爭端一系列事件中,澳軍對華行動的重心移向了南海。澳大利亞海軍也在北部加強了部署和巡邏,澳北部和西部的超視距雷達站、電子監聽站、通信站等設施可為美國監控南海局勢以及美軍的有關行動提供信息、情報。

  亞太再平衡戰略出台之後,美國考慮到澳大利亞在其轉向亞太區、遏制中國戰略中的作用,擴大了在澳大利亞的軍事衛星控制設施,並在澳大利亞建立了第一個事實上的駐澳美軍基地,計劃部署2500名美軍陸戰隊員,B-52戰略轟炸機也頻繁訪問澳大利亞。

  由此,澳大利亞與日本共同成為美國亞太戰略的南北錨。這同樣被看作維護國家安全利益的行為。

  2013年發表的《國防白皮書》將澳大利亞國家安全利益分為四個層次,依次分為澳大利亞本土安全;南太平洋與東帝汶的安全;印一太地區的穩定,尤其是東南亞以及海洋環境;以及建立在規則基礎上的穩定的全球秩序。

  可以看出,作為中等大國,澳大利亞不僅希望保衛本土安全,還希望在地區秩序等問題上積極「作為」。

  澳大利亞國防部高官、澳《2015年國防白皮書》 起草委員會主任彼得·詹寧斯在2015年5月提出,澳大利應該做好準備向南海派出軍艦和戰機以阻止中國控制海上交通要道。

  而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凱文·安德魯在2015年6月1日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時公開聲稱,即使中國確定了防空識別區,澳大利亞的軍用飛機也將繼續在南海爭議地區飛行,因為這一地區是「我們長期以來作為運輸線或者通道的國際水域」。

  嚴格來說,這樣的言論擴大了澳大利亞安全的定義,在實踐中忽視了中國在南海的和平立場,反而成為南海不穩定的因素。

  澳大利亞的B面:中國是最大貿易夥伴 雙方安全合作漸升溫

  事情的另一個維度則是,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越來越密切。1972年澳大利亞總理違背美國指令與中國建交,隨後兩國經貿合作升溫,到2012年中國已經成為澳最大貿易夥伴。

  

  2015年6月17日,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與澳大利亞貿易與投資部長安德魯·羅布分別代表兩國政府正式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澳大利亞政府自由貿易協定》。時任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出席簽字儀式並致辭。

  2015年6月17日,《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簽訂,中澳雙方各有占出口貿易額85.4%的產品將在協定生效時立即實現零關稅。而中國在澳大利亞也有上千億基礎設施項目建設的商機。

  去年底,中國企業獲得澳大利亞北部港口達爾文99年的租賃權,根據協議,中國須在25年內投資2億多澳元(約1.45億美元)發展港口基礎設施。這些資金還將用於建設酒店和改造遊船碼頭,這個港口有一半的貨物運往中國,而建設滯后的達爾文將能吸引更多遊客,但是美國以「中國租用港口是要監聽美軍基地」為由強烈抱怨,險些將生意攪黃。

  今年5月,中國企業計劃收購一家澳大利亞養殖企業,該公司牧場面積約10.1萬平方公里,飼養著18.5萬頭牛,佔澳大利亞國土面積的1.3%,約等於一個浙江省。然而,關鍵時刻,澳洲官方最終以「違背國家安全利益」為由否決了該項收購。有消息稱,這與國家安全的考量有關。

  

  該澳大利亞養殖企業名下一處牧場安娜溪,有一半土地位於一武器試驗場範圍之內。

  從這兩個例子可以看出,「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正在博弈。

  據澳大利亞「新快網」去年6月報道,一項調查顯示,澳大利亞人對中國的情緒複雜,在有近8成的人認同中國是澳大利亞的經濟夥伴之餘,也有超過6成的人認為哪怕影響經濟關係也要抵禦中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威脅」,而且有7成人覺得中國獲批在房地產業的投資過多。這說明中國的軟實力還有待加強。

  雖然澳大利亞在南海動作頻頻,但很明顯,即使是與日本關係密切的前總理阿伯特也希望與中國有更多安全合作。

  2014年11月,習近平出訪澳大利亞,雙方全面提升全面戰略合作關係。表示中澳兩國將在軍事領域加強合作。隨後中國軍委主席范長龍與澳大利亞塔國防軍司令和國防部秘書會面,澳方表示:中澳兩軍合作是兩國關係重要組成部分,澳方願與中方一道,共同促進兩軍務實交流與合作。

  雖然昨天中馬澳三國決定中止搜尋馬航MH370班機,但在搜索的過程中,中澳均高度評價了對方軍隊做出的貢獻。

  而在2015年10月美「拉森」號驅逐艦駛入渚碧礁12海里範圍后,澳方雖然支持航行自由,但並未對此活動表示歡迎。相反,隨後兩艘澳軍戰艦與中國軍艦進行了聯合演習。

  談南海的外長和不談南海的總理

  在這樣的複雜結構中,澳大利亞的表態常常出現不一致,有時溫和,有時激進,有的人調門高,有的人調門低,側重有所不同。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曾經多次與中方交鋒,不管是最近這次的喊話,還是與中國外長王毅、國務委員楊潔篪會談,幾乎張口不離南海,這體現了澳大利亞外交的基本面向——防範中國,擔憂南海為中國所「控制」。他們將中國在南海的行動看作是中國外交政策走向的「試金石」,所以不停試探,不停攪局。

  今年2月在訪華之前,畢曉普就與中國外交部還有過一次隔空對戰。先是畢曉普表示澳大利亞承認菲律賓試圖通過仲裁解決這一問題的權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批評了澳大利亞支持菲律賓把南海爭端提交國際仲裁的立場。然而畢曉普又在日本隔空反擊,聲稱「澳大利亞敦促各方在不使用威脅和恫嚇手段的情況下和平解決爭端」,並且要求「中國方面澄清使用南海人造島礁的方式,包括是否允許其他國家使用這些島礁。」

  

  今年4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同來華進行正式訪問的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舉行第四輪中澳總理年度會晤。

  而去年9月上任的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則更加重視與中國的經濟聯繫,在今年4月的訪華之行有一千名商界高管的陪同,英國《金融時報》(FT)將之稱為「澳大利亞有史以來最大的貿易使團」。他在上海對商界領袖發表演講、盛讚中國經濟帶來的巨大機遇、出席力拓集團和中鋼集團合資項目的簽約儀式、提出採取更多貿易便利措施。

  特恩布爾全程沒有談南海問題。

  在兩個人身上,我們彷彿看到了兩個澳大利亞,事實上,這也正是澳大利亞利益的兩面。起鬨是擔心自己的安全,而緘默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澳大利亞關注南海,純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觀察中國的態度而已。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18: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