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王岐山神隱 常小兵收官2015?(圖)

京港台:2015-12-29 04:28| 來源:流火撰寫

「閻王」王岐山神隱 常小兵收官2015?(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閻王」王岐山已經將近兩個月沒有在媒體上現身了,他上一次單獨「出鏡」還是11月2日在北京會見基辛格,此後只是在紀念胡耀邦的座談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露過臉。而根據以往的經驗,王岐山「持續隱身」的階段就是有大老虎要落馬的節奏。「北京首虎」呂錫文、「上海首虎」艾寶俊、原證監會副主席姚剛在11月都印證了這個規律。

  「閻王」目前依舊隱身,落馬名單上也多了周波、張劍飛等人。就在人們都在猜測誰會是下一隻大老虎,而且普遍把眼光盯在金融領域的時候,深諳用兵之道的中紀委將寶劍揮向了電信行業。12月27日下午5時,中紀委網站發布公告:中國聯合網路通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聯通」)原黨組書記、董事長,現中國電信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常小兵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事情在26日晚上就已經起了端倪。中國電信原定在12月28日召開年度工作會議,可到了26日晚上,即將赴京參會的省級高管紛紛接到會議延期通知。隨後,一張疑似常小兵辦公室被貼上封條的照片出現在微博上,其被雙規的消息隨即流傳,並在不到24小時的時間裡得到了證實。

  常小兵就此成為第一位倒在任上的運營商一把手。大多數媒體都認為,中紀委的表述中罕見的將原職務放在前面,說明常小兵的問題出在中國聯通任職期間。新華社旗下的一家財經媒體稱,常小兵被調查,排在前面的案由,一是他在香港、北京的兩處房產,二是其親戚在廣東的關聯公司從聯通獲利。

  常小兵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剛剛結束的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常小兵和馬雲走在一起有說有笑,還十分風趣地說,如今馬雲風頭很盛,我們應該避開,給媒體讓點位置。而現在,常小兵成了絕對主角,只不過是「黑色系」的。

  常小兵的落馬在2015年末又掀起一陣輿論風暴

  落馬是怎樣釀成的

  細究起來,常小兵落馬的徵兆可以追溯到一年前,那時他的身份還是中國聯通董事長。2014年11月27日至12月27日,中央第八巡視組對中國聯通進行巡視,聯通潛在的問題被規模性發掘。有聯通人士戲稱,巡視組入駐后,「舉報信塞爆了舉報箱」。巡視期間,聯通網路建設部總經理張智江,信息化和電子商務事業部原總經理宗新華即告落馬。張、宗二人都是常小兵一手提拔的幹將。

  2015年1月,常小兵在中國聯通2015年工作會議上首次表態,稱執紀問責要「動真碰硬,形成高壓態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說對張智江、宗新華身上的問題「感到痛心」。

  2月5日,中央巡視組向中國聯通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意見,指出聯通存在諸多問題:有的領導和關鍵崗位人員利用職權與承包商、供應商內外勾結,搞權錢、權色交易;縱容支持親屬、老鄉或其他關係人在自己管轄範圍內承攬項目或開辦關聯企業謀利;幹部帶病提拔、選人用人不公;投資建設、物資採購領域違規問題嚴重。在大陸官媒播發的報道中,畫面上的常小兵「面色凝重」。

  巡視組撤離后,中國聯通內部「問責」名單隨即曝光,多達22人因「違規違紀」與「失職瀆職」問題被內部通報。這裡面上有黨委書記、下有基層員工,所涉問題涵蓋公務用車、工程建設、項目招標等多方面內容。但當時就有媒體發問:問責名單上的人員都是「關鍵崗位人員」,是「具體幹事的」,領導責任誰來負?還有觀察人士斷言,「看著吧,聯通這事兒沒完」。

  讓常小兵「面色凝重」的還不止於此。就在1月份,大陸一家頗具影響力的媒體得到了一份實名舉報信,舉報常小兵在處置資產的問題上「致使八億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美元)國有資產流失」,還夥同兩家私企「逃稅三億兩千萬元」。舉報人後來表示,這個舉報是經過與行業業內人士深入溝通取證而來,但當時舉報之後也沒收到有關部門任何反饋,逐漸不了了之。

  時間來到8月24日,中組部宣布一系列人事調整,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與中國電信董事長王曉初職務對調。當時有陸媒報道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王曉初在中國電信總部大樓揮淚告別,而前往電信大樓任職的常小兵則明顯要淡定許多。有評論者認為,常小兵曾在2000年至2004年在中國電信任副總,這次調動是「回歸」;也有人猜測,對調換崗或意在「調虎離山」,以便對其中人員深入調查。如今看來,后一種說法一語成讖。

  有媒體追溯,199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成立信息產業部,首任部長吳基傳大膽提拔了一批地市級少壯派高管,這批名單包括常小兵,以及原中國移動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張春江、原信息產業部總工程師蘇金生等。張、蘇二人已在2011年被查處並判刑,常小兵讓這批人中的「落馬者」增加到三人。

  而現在人們最關心的是,常小兵的落馬會不會掀起中國電信領域的一場反腐風暴。有媒體引援中國聯通人士的話說,「拔出蘿蔔帶出泥」,未來「可能有更多聯通高管落馬」。在百度上,「常小兵、後台」已經成為熱搜詞。12月28日,有消息稱又有三名聯通高管失聯,但截止發稿前,這一消息未能得到證實。

  分裂的描述

  中紀委展開「打虎行動」以來,每每有高官落馬,網路上都會掀起一陣輿論狂歡,這一次集中體現在不同媒體對常小兵個人的素描上。有媒體這樣說:「在內部人士看來,常小兵是一個威嚴,不苟言笑的人。」但另一些媒體的說法是:「熟悉常小兵的人都知道,他思維活躍、談吐幽默,更重要的是有一說一,讓人對他的坦率和務實印象深刻。」

  在工作上,有媒體把常小兵說成是「低調的改革派」,把中國聯通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從當年大陸盈利能力最差的運營商一躍成為能對「老大」中國移動產生威脅的強勁對手。但也有媒體表示「常小兵在管理上較為薄弱」,在用人上「很看重下屬對他的忠誠度」,甚至有「軍閥作風」。還有內部人士爆料稱,因為常小兵曾經長期在江蘇任職,因此「江蘇幫」在聯通內部頗受重視。

  不過,包括西方媒體在內的輿論有一個共識,就是「大型國有企業尤其是央企的掌門人很少被歸類企業家,他們更像企業政治家或官員」。

  擁有這種身份的人很容易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特別是自己「沒事找事」的時候。3月全國兩會期間,常小兵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現在薪水為稅後每月8,000元人民幣。此語激怒了眾多網友:「我每月給你1萬元,董事長讓我來當吧!」當時有知情人士駁斥常小兵「偷換概念,避重就輕」,稱8,000元只是「基本工資」,國企高管還有「績效工資」和「考核薪酬」。根據中國聯通2014年財報披露,常小兵當年的薪酬為人民幣107.5萬元,這還沒算上股票收益。2014年,常小兵兩次減持聯通港股,套現800多萬港元(1元港幣約合0.129美元)。常小兵曾就此對外界說,減持的絕大部分期權到2015年初即將到期,過期不行權,將自動作廢。

  在12月的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常小兵還在中國電信的展台上,對前來視察的習近平進行講解。當時有一種論調認為「常小兵沒事」,對此,《北京日報》旗下官方微信帳號「長安街知事」28日刊文回擊這種「奇談怪論」:「工作歸工作,並不代表個人就是『乾淨、忠誠、敢擔當』的好乾部」。

  合併的契機?

  在對常小兵個人的一片「消費」聲中,也有聲音關注到了更現實的問題:常小兵落馬會不會影響到一直以來盛傳的聯通、電信的合併?這種說法倒並非生拉硬拽,因為常小兵與兩家央企都聯繫緊密:他曾在中國電信擔任副總四年,現在又在中國電信任上落馬;更關鍵的是他「執掌中國聯通11年」,「聯通今天的成就和包袱都和常小兵分不開,整個聯通都深深打上了常小兵的烙印」。

  而兩家合併的傳言,雖然官方一再闢謠稱是子虛烏有,但半年多來的一些列動作都像是奔著合併而去。先是兩家互換掌門,之後宣布4G網路基站共享,近期還共同發布了《六模全網通終端白皮書》,要聯合定製終端。這些似乎都在往合併的方向邁進。有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移動在4G遙遙領先的局面無人可改,用戶、基站等規模都超越了兩家的總和,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重組並非不可能。

  對此,有大陸媒體刊文表達了不同意見:「反腐是由中紀委操刀,電信聯通是否合併則由國務院主導,所以兩者其實是完全獨立的兩件事,彼此沒有直接因果。」同時,多位行業資深人士都認為,電信聯通會否合併,關鍵還是需要看「決策層是否有意推動」,常小兵案的影響「相對有限」。

  但也有媒體指出了可能存在的情況:「如果高層有意促成電信聯通合併,則常小兵出事後的管理真空,確實會為合併創造了一個最佳契機——前提是推動方在這個契機時間內,完成合併工作的準備倒計時。」「如果中國電信任命新的掌舵人,並完成新的班子調配,則至少在未來3~5年內,電信聯通的合併可能性將大大降低。」

  巧合的是,《人民日報》在12月28日發表了關於國企重組問題的文章,直接提到「如果聯通、移動、電信三家如南北車那樣合併,『提速降費』是不是會隨著壟斷成為泡影」的擔憂,並由專家發表了這樣的觀點:「國企整合要做到『內外有別、統分結合』,如果主要業務面對國內市場,就不宜強強聯合只剩一家,從而喪失競爭性。」

  這幾乎是對聯通、電信的合併說「No」。

  又見「江家」

  相比於合併這種相對「高冷」的話題,一些素來以陰謀論見長的西方媒體則拿出了更吸引眼球的標題:「中共打虎逼近江綿恆」。

  這些西方媒體認為,「中國電信行業長期以來受江澤民家族控制」,「江綿恆憑藉其父江澤民的權勢,在短短几年時間內建立起龐大電信王國」,其中就包括中國聯通。常小兵在執掌中國聯通之前,曾任信息產業部電信管理局局長,與曾任信息產業部部長、「江澤民親信」王旭東有不少交集。而提拔常小兵的首任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也被這些西方媒體視為「江澤民的人」。報道還聯繫了此前「江澤民被軟禁」的傳聞,認為「常小兵落馬顯示對江澤民家族的調查已經逼近江綿恆」。

  但顯然,這些說法存在不少需要解釋的地方:常小兵在信息產業部電信管理局局長的位子上只待了兩個月,2000年4月就去了中國電信當副總,而王旭東則是2003年才開始擔任信息產業部部長。而吳基傳是否屬於「江派」,不同的觀察者也有不同的意見。

  法新社則有不同的視角,其在報道中指出中共營造的高壓反腐態勢,以及接二連三落馬的國企高管,讓其他高管們「不敢越雷池半步,嚴格遵守政府制定的方針路線,這就減少了國有企業體制改革的阻力,有利於經濟發展」。言語中似乎在暗示常小兵的落馬能對既得利益集團起到震懾作用。

  這種說法確有實際意義,但問題是,如果國企改革的目標是「去壟斷、去腐敗風險、強化外部監督、回歸公平正義」,那麼法新社所說「不敢——減少阻力——越發不敢」就有陷入循環邏輯的嫌疑,畢竟反腐不能代替制度建設。

  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有一點得到了大部分媒體的認同:常小兵應該是2015年的「收官大老虎」,畢竟離2016年元旦只有三天的時間了。可《人民日報》12月28日的一篇文章卻說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因為「中紀委反腐歷來是沒有節假日、沒有休止符的,打虎也從不循常規」,並舉例說2013年的「收官大老虎」李崇喜就是在12月29日公布的,「距新年就差2天」。

  不管這話里是不是藏有深意,都足夠讓人充滿想象——特別是「閻王」的隱身狀態仍然沒有打破。何況就是跨年了又如何,別忘了,2015年的「年度首虎」,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被調查的消息就是2015年1月4日被中紀委披露的——那時元旦小長假才剛剛結束。

  那麼,2016年呢?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中國政壇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5 14: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