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大陸生遭遇尷尬:普通話點餐 牛排小一圈(圖)

京港台:2014-4-23 23:16| 來源:網易教育

在港大陸生遭遇尷尬:普通話點餐 牛排小一圈(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自信缺失的情況下,通過各種途徑尋找存在感算是一種社會化的本能,而對於大陸的這種「警覺」,正成為一部分香港年輕人社會心態中的膝跳反射。

  本文選自《留學》雜誌,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開學不久,一名香港城市大學的內地新生在新浪微博上開通了名為「城大福利社」的微博,提供了很多便於內地新生快速適應的資源和信息。由於微博頭像使用了城大校徽,在香港本地論壇上出現了類似「內地學生假冒校方」的討伐帖;該生本科期間擔任過校黨支部幹部的歷史也被論壇的朋友曬了出來,引起論壇內各種討伐。這名內地新生很快註銷了微博賬號,他說「我會學習適應這樣的政治氛圍」。

  

  香港留學的衝突與交融 后回歸時代的港人恐懼

  普通話點餐,牛排小一圈

  在香港的德民街,有家賣車仔面的小店生意很火。26港幣(約合人民幣20元出頭)的價格,分量和味道卻都難得的實惠。從樓房二層支出來的店鋪牌子已經有點掉漆,這家店顯然已經有些年頭。

  店員是幾名香港本地的中年女子,工作風格也是典型的香港范兒:顧客要是對想吃什麼稍有猶豫,負責煮麵的店員就會用鐵勺子敲敲鍋沿,對著你翻翻白眼,不耐煩地吐出:快點!

  我差不多每周都都會光顧一次,並且一直嘗試用自己蹩腳的粵語和她們交流,慶幸的是也還從未出現比較大的溝通障礙。不過就在最近的一次,我犯懶了。

  「一碗米線,加青椒蝦滑、墨魚丸和雞翅。」我用普通話點了次餐。

  「食乜?,細佬(小夥子,來點兒什麼)?」店員似乎沒聽清楚,於是我又用普通話重複了一遍。

  她一臉困惑,忙向旁邊的另一名店員急聲說道:「來來來,聽唔明普通話(聽不懂普通話)!」

  另一名店員的普通話也不算好,不過交流還是沒問題的。買賣總算做成后,這名店員對著之前不懂普通話的店員大聲說道:「帶你去大陸玩玩你就聽得明?!」

  她似乎有點得意。不過在將米線端給我之前,這名能懂普通話的店員,用鑷子將碗里的三個雞翅夾了一個出來—在這之前,雞翅都是三個。

  「得啦細佬!」她將米線端到我面前,立馬繼續招呼下一個客人。這次,她用的是廣東話。她並非孤例,來到香港半年,我遇見過不少像這名店員這樣,將顧客以普通話與廣東話區別開對待的香港人——有的餐館更誇張,他們會在點餐單上寫明「說普通話」,然後端上來的牛排就會比平時小上一圈。

  講廣東話符合香港核心價值?

  香港人似乎對普通話有一種很生硬的警覺感,越是在市井的街區,這種警覺就愈加明顯。然而關於普通話與廣東話最有話題性的一次衝突,卻發生在香港的大學校園內。2013年10月,香港《蘋果日報》的報道稱,香港城市大學中文文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課程在授課過程中出事了:內地學生在明確知道相關課程授課語言為粵語的情況下,在課堂上要求老師用普通話進行授課;同時上課的香港本地學生對此不滿,引發了雙方的言語衝突。

  我正好也是從內地來到香港城市大學進修研究生課程的一員,所以關於這則新聞被誇大了多少,有更接近事實的判斷。更準確的消息是,當時正值城市大學校董會選舉,一名香港本地候選人(同時也是在讀研究生)通過本地網路論壇和媒體散布了這條消息,希望以此獲得更多來自香港本地學生的選票,他的競選口號之一便是「恢復香港核心價值」—儘管如此,所有的這些努力並沒有讓他在競選中獲得成功。

  我見過這位候選人一次。當時正值校董競選的衝刺階段,那天晚上的最後一門課下課後,他等在教室門口,用廣東話和不太熟練的普通話交替著向陸續走出教室的同學們講述自己的競選綱領。下課的同學們三三兩兩,應付地回應著他,或者乾脆加快腳步未予理會。人群在他左右兩側分流,一時間他不知道該具體去勸服誰,但口中還是機械地念著自己的競選口號,用的是他的母語廣東話。人群很快散去,他停了下來,無奈地垂了垂手。

  當天晚上,我看了下他的Facebook主頁。在頁面上,他不停陳述著城市大學研究生會(主要成員是內地學生)的「腐敗」、「不作為」和「濫用公共經費」,言辭激烈而絕對。他建立了一個名為「光復城大研究生會」的Facebook社區。不過,這些所有的內容只收穫了三條評論。

  后回歸時代的港人恐懼

  事實上,對內地持有群體情緒的香港年輕人不算少,甚至有部分直稱自己為「激進右翼青年」。在「佔領中環」的運動中,他們是主要力量。那種對於大陸的「生硬的警覺感」,在他們身上體現得也最明顯—他們幾乎反對一切與內地有關的人與物,他們會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並轉發「普通話讓人智力下降」的論斷;他們會穿上同樣顏色的T恤衫,在小巴和地鐵里匯向中環。

  香港人將「獅子山精神」視為香港的文化內核,即「不管發生什麼,努力就定有收穫」的「敢做(can-do)」精神。香港在英國管轄時期建立了完善的商業社會秩序,英式的「重商主義」定義了香港的社會邏輯,而財富的積累代表了更好的機會與更多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香港社會在這樣的模式運行下,形成了一種自信的社會心態。

  但從地理概念上講,香港的體量太小,因此香港社會註定需要在不斷的調整中去被動地應對周遭的變化,並從中尋找可能的機遇。這也不難解釋類似於李克勤的《紅日》以及Beyond的《海闊天空》為何能夠在上世紀90年代香港文化產業巔峰時期成為招牌產品—他們唱的就是香港,帶著驕傲。

  很難釐定香港的社會心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一點一點轉變成現在的樣子,度量「獅子山」精神如今在多大的程度上引領著香港也絕非易事。在學校的個人發展課程上,主講《衝突管理》的老師在講述她的親身經歷時,給了我一些啟發。這位老師是一名中年女性,香港人,她說:「念高中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香港未來會回歸。但後來內地政府在一些事件的處理方式上,讓我們感到震驚,同時也感到悲傷與憤怒。當然,最深層的是一種恐懼。那實在不是處理衝突的最佳方式。」

  被警覺的大陸人民很包容

  中國大陸經濟的增長以及上海自由貿易區的建立,對於依靠金融與貿易的香港來說,在巨變面前再次調整是唯一之選。這次調整更關鍵的或許是心態的調整,當然這並非易事。在許多香港企業的招聘條件中,「會說流利的普通話」和「願意在內地長期工作」成為了越來越重要的指標,而香港的年輕人因此承受著巨變引發的最主要的衝擊:他們面臨著更激烈的競爭,卻不一定握有本就越來越微弱的比較性優勢。在一次經濟學家論壇上,惠譽的一名代表便表示,香港可能會大陸化,也可能會更加國際化,但屬於香港本地的部分,恐怕會越來越少。

  自信缺失的情況下,通過各種途徑尋找存在感算是一種社會化的本能,而對於大陸的這種「警覺」,正成為一部分香港年輕人社會心態中的膝跳反射。

  大陸年輕人對於這種情況,展現出的則是寬容與主動。開學不久,一名城市大學的內地新生在新浪微博上開通了名為「城大福利社」的微博,提供許多租房以及學校公共資源等信息,便於內地新生快速適應。由於微博頭像使用了城大校徽,在香港本地論壇上出現了類似「內地學生假冒校方」的帖子,該生本科期間擔任過校黨支部幹部的歷史也被論壇的朋友曬了出來,引起論壇內各種討伐。這名內地新生很快註銷了微博賬號,他說「我會學習適應這樣的政治氛圍」。平均主義分配資源,這並不符合現今世界的叢林法則。我很好奇那名校董競選的本地候選人在得知自己落選時,會有怎樣的反應。有一點很確定,他會繼續抗爭,即使微小到像米線中的那一個雞翅,也終究是他的一次勝利。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00: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