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被毛澤東賞識 張春橋人格中可貴的一面(圖)

京港台:2008-7-20 02:34| 來源:倍可親網訊

史海:被毛澤東賞識 張春橋人格中可貴的一面(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國前副總理張春橋去世19天後,中國官方才以一篇簡短得不能再簡短的新華社「通稿」對外公布了他的死訊。消息仍稱其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並用了「病亡」一詞。美國之音認為,推遲宣布張的死訊可能是由於「中國政府或許依然拿不準如何評價他的歷史作用」。

  同樣,本文無意也無力涉及張春橋的歷史作用問題,原因是作為一個曾經沉浮於中國高層政治漩渦中的歷史人物,張春橋不僅有被毛澤東賞識的過人才華和能力,更有其複雜的思維方式、性格特徵和政治理念。儘管張春橋是所謂的「四人幫」中的一員大將,但有一點不能否認,那就是:他在自己的政治生命被宣告死亡時所表現出來的那種不背叛自己、不出賣他人的人格和品質是我們很多人都不具備的。

  當然,張春橋於彼時彼地所表現出的這種人格和品質更多地不是依靠其個人品德、素質、修養及性格,而主要是依靠其政治理念支撐的。深諳中共黨史的學者高文謙在其《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揭示了張春橋的政治理念的形成脈絡與根源。他寫道:「張春橋(於1975年3月——本文筆者加註)發表了《論對資產階級的全面專政》一文,闡發了毛澤東關於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思想,鼓吹『破除資產階級法權』、『打土圍子』、掃除『資產風』、『在一切領域、在革命發展的一切階段始終堅持對資產階級全面專政』。應該說,毛並沒有看錯人,他在四屆人大組閣之爭中,頂住眾人的壓力,堅持不讓查張的歷史問題,是有政治眼光的。而張春橋也沒有辜負毛保他的一片苦心。這篇被稱為『張春橋思想』的文章,確實深得毛晚年思想的真傳。」

  

  眾所周知,毛澤東死後,鄧系人馬大翻身,並策劃、導演了所謂的「審判江青及林彪反革命集團」的政治鬧劇,以期從側面對毛進行政治清算。《晚年周恩來》一書披露了張春橋受審時的一些內幕:「據知情人說,當年在審判張春橋時,審判人員怕他在法庭上胡說亂道,曾事先問他什麼話要講。張表示除非如實進行報道,否則他不準備講。後來在審判人員的一再追問下,張春橋說了這樣一番話:毛主席發動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雖然失敗了,但它的精神和原則是永存的。如果執政的共產黨不認真解決蛻化變質的問題,成為特權階級,脫離廣大人民群眾,高高在上,當官做老爺,那麼人民群眾遲早會按照毛主席的教導,再一次起來革命,打倒黨內的資產階級。」(遺憾的是,如今的中國社會現實已不幸被張春橋言中了一半,而只剩下另一半了……)

  張春橋在「法庭」上以一言不發的方式對抗「審判」的情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三國演義》中那位信奉「烈女嫁一夫,忠臣事一主」的老將軍黃忠。長沙一戰失利后,黃忠終日閉門謝客。關雲長數度登門求見,均被拒之門外。其家人稱黃忠說自己「愧對蒼天,羞做降將」。黃忠越是如此,關雲長就越是對這位神勇且忠義並故意將箭射在自己盔纓上的老將軍心生欽佩和敬重。與此相反,那個「食其祿而殺其主,居其土而獻其地」的魏延險些被怒不可遏的諸葛亮令刀斧手推下去斬了。此外,據說過去生活在太平洋某島嶼上的一個土著部落對待貿然闖入其領地的陌生人以截然不同的兩種方式:對那些被擒后仍面不改色、視死如歸的陌生人,馬上將其由俘虜轉而敬為上賓;相反,對那些被捉后便魂飛魄散、哀號求饒的陌生人,二話不說,一刀了之!

  當然,這裡絕不是在為張春橋唱輓歌,更不是讚賞他對毛澤東及其思想的心領神會與赤膽忠心。只是與時下人格分裂、道德淪喪、敵我陣營瞬息萬變、所有原則都可以拿到利益市場中去標價交易等等污七八糟的東西充斥中國的現狀相比,張春橋的這種人格和品質實在是越發顯得難能可貴、彌足珍貴…

  生平簡介:

  

  張春橋(1917-2005 ) 山東巨野人。1931年入濟正誼中學(今濟十七中),1933年參加「華蒂社」並開始發表小說、散文等文藝作品,1935年到上海,先後以「狄克」、「何聞」、「子漁」、「李懷之」、「蒲西」、「安得」、「路賓」、「何澤」、「龍山」、「子執」、「吳松」、「齊索」等筆名發表文章,抗戰後回濟南,1938 年去延安,參加中國共產黨,曾在《晉察冀日報》、《新石門日報》任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曾任《解放日報》社社長,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和市委候補書記等職。

  1958年發表《破除資產階級法權思想》。

  1976年發表《中國人要反對洋奴哲學》。

  文化大革命期間,歷任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市革委會主任,南京軍區第一政委,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國務院副總理等職。是中共第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委。 1977年7月,中國共產黨十屆三中全會決定,永遠開除其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1980年11月20日至1981年1月5日期間,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的公開審判。

  1981年1月25日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1983年1月25日減為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1997年12月減為有期徒刑18年,剝奪政治權利10年。

  1998年1月保外就醫。

  2005年4月21日病亡。

  作者:谷粱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0 06: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