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到底有多美?令薛蟠看一眼就酥軟倒地(圖)

京港台:2008-7-16 03:17| 來源:倍可親網訊

黛玉到底有多美?令薛蟠看一眼就酥軟倒地(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林黛玉有能讓「落花滿地鳥驚飛」的美貌,比傳統美女的沉魚落雁更富有情韻。曹雪芹在西施、飛燕等古代美女基礎上,賦予她「絳珠仙子」的神話,使她融古往今來之秀美,集仙界凡間之靈慧。
   
    首先看她的容貌體態。
   
林黛玉的體態是嬌弱、裊娜、風流、標緻的。在眾人眼中:「黛玉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王熙鳳說:「天下真有這樣標緻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在寶玉眼中則是「一個裊裊婷婷的女兒,便料定是林姑媽之女,忙來見禮。」(出自程甲本)在第五回對太虛幻境中秦可卿的描寫中,也間接提到黛玉的形容:「其鮮艷嫵媚,有似乎寶釵,風流裊娜,則又如黛玉。」小說第二十五回當寶玉和鳳姐遭魔法暗算而中邪,眾人亂作一團時,薛蟠卻被黛玉的美貌所吸引:「忽一眼瞥見了林黛玉風流婉轉,已酥倒在那裡。」


   
以上關於黛玉體態的描寫中,作者從各個角度展示給我們的是柔弱但又嬌美的形象。所謂「裊裊婷婷」、「風流裊娜」、「風流婉轉」該怎樣理解?在寶玉看到黛玉時,作者用了一句比喻,即「閑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嬌花」和「弱柳」給我們提供了具體的形象,同時後邊的兩個片語「照水」和「扶風」,則展現出黛玉的體態有水的滋潤、風的撫慰,也就是有一種靈動之美。
   
  就五官而言,林黛玉容貌俊美。她的眼睛是水汪汪的,脈脈含情又盈盈含露;眉毛彎彎的,像一縷輕煙,眉頭微微蹙起,帶動如煙雲繚繞的神情。小說第二十六回對林黛玉的容貌有一句概括:「原來這林黛玉秉絕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不期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鳥棲鴉一聞此聲,俱忒楞楞飛起遠避,不忍再聽。」又第三回,寶黛初見,寶玉眼中黛玉的眉眼「與眾各別:兩彎似蹙非蹙罥(程甲本: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列藏本: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寶玉看罷,因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 』」第二十六回對林黛玉容貌的評價雖然很高:「秉絕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但依然比較抽象,更為具體可感的還是第三回,寶黛初見時寶玉看到的黛玉。俗話說情人眼裡出西施,更何況寶玉看到的黛玉更勝於西施,即「病如西子勝三分」。這裡所謂勝西施三分的不單是「病」,更是美。
   
如何理解黛玉的眉毛?有的版本寫「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而程甲本(乾隆五十六年刊本)作「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罥」是掛的意思,「籠」是繞的意思,兩個動詞都很傳神,綜合考察,聯繫杜牧「煙籠寒水月籠紗」的詩句,我們不難想象到一縷輕煙繚繞於黛玉眉間。至於黛玉的眼睛,有的版本作「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而列藏本(前蘇聯列寧格勒藏抄本)作「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一「喜」一「泣」,看似矛盾,卻皆可統一於黛玉的多種神態。
   
另外,庚辰本對黛玉的眉眼作了比喻:「兩灣半蹙鵝眉,一雙多情杏眼」。寫美女的眉毛,用天鵝的「鵝」應屬於筆誤,蛾眉、娥眉都可以。早在《詩經?衛風?碩人》篇曾寫一位美女:「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裡的「蛾眉」指蠶蛾的觸鬚,彎曲而細長,如人的眉毛,以此比喻女子長而美的眉毛。後來直接用「蛾眉」代指美女或美貌,如辛棄疾詞「蛾眉曾有人妒」。「蛾」也可以寫成女字旁的「娥」,有美好的意思。把黛玉的眉毛寫成「兩彎半蹙蛾眉」,又彎、又細、又長;把黛玉的眼晴寫成「一雙多情杏眼」,「杏」是圓形的,若按杏的常規大小與人的眼晴相比是偏大的。這個版本用比喻告訴讀者,黛玉的眼睛又大又圓,且含情脈脈。

從不同階段的抄本對黛玉容貌描寫上存在的異文,我們更可以看出作者對林黛玉容貌的描摹是煞費苦心,反覆修改的。而每一版本的文字都是既生動又傳神的,我們不妨綜合考察。
   
    其次看她的氣質情態。
   
    林黛玉的氣質和情態可以說集仙女的神韻、西施的病容,以及淑女的氣派於一身。
   
仙女的神韻。林黛玉是一位「世外仙姝」。十二支《紅樓夢曲》中有一支《終身誤》是寫釵黛的,其中兩句是:「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林黛玉本是「絳珠仙子」,小說第一回「甄士隱夢幻識通靈」中,作者借甄士隱的夢境講述了絳珠仙子的「還淚」神話:
   
此事說來好笑,竟是千古未聞的罕事。只因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時有赤瑕宮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這絳珠草始得久延歲月。後來既受天地精華,復得雨露滋養,遂得脫卻草胎木質,得換人形,僅修成個女體,終日游於離恨天外,飢則食蜜青果為膳,渴則飲灌愁海水為湯。只因尚未酬報灌溉之德,故其五內便鬱結著一段纏綿不盡之意。恰近日這神瑛侍者凡心偶熾,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歷幻緣,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掛了號。警幻亦曾問及,灌溉之情未償,趁此倒可了結的。那絳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並無此水可還。他既下世為人,我也去下世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
   
     西施的病容。黛玉有病西施的外型美。俗話說,情人眼裡出西施,而黛玉在寶玉眼裡不僅像西施,更勝過西施。小說多次藉助寶玉的眼睛和詩句,寫到黛玉與西施的相似。第三回寶玉初見黛玉,覺得黛玉「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第三十七回寶玉《詠白海棠》,用這樣兩句分別寫寶釵和黛玉:「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為魂。」一句「捧心西子玉為魂」,生動地描繪了黛玉的情態。
   
不僅寶玉如此,在眾人眼裡黛玉也被看成西施。第六十五回興兒對二尤介紹黛玉說:「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這樣的天,還穿夾的,出來風兒一吹就倒了。我們這起沒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還有通過晴雯的長相,間接可以看出黛玉像西施。第七十四回王善保家的陷害晴雯:「太太不知道,一個寶玉屋裡的晴雯,那丫頭仗著他生的模樣兒比別人標緻些,又生了一張巧嘴,天天打扮的像個西施的樣子,在人跟前能說慣道,掐尖要強。」王夫人聽了忙問鳳姐道:「上次我們跟了老太太進園逛去,有一個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裡罵小丫頭。」因此,當王夫人提審晴雯時,冷笑著說:「好個美人!真像病西施了。」晴雯是黛玉的影身,說晴雯其實是從側面說黛玉。
   
黛玉本人是否喜歡西施的比附呢?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題五美吟」,林黛玉寫了五首詩,讚美古代的五位美女,分別是西施、虞姬、明妃、綠珠和紅拂,第一位便是西施:「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可見黛玉對西施的仰慕。《紅樓夢》中談到黛玉或晴雯像西施時,都沒有離開「病」字,「病如西子」、「捧心西子」、「多病西施」、「病西施」。西施,也稱西子,是春秋末年越國美女。《管子?小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相傳西施「捧心而顰」,心口疼時皺著眉頭的樣子增加了她的美麗,所以有「東施效顰」的笑談。寶玉稱黛玉為「顰顰」,小說對她與西施相似之處的描寫,意在強調其病態的美麗。

黛玉有人面桃花的病態美。從黛玉咳血來看,她的病大概是肺病,又因相思之病,午後發燒,呈現出一種艷若桃花的病態美。第三十四回「黛玉題帕」中有這一病容的描述:
   
    林黛玉還要往下寫時,覺得渾身火熱,面上作燒,走至鏡台揭起錦袱一照,只見腮上通紅,真合(原為「自羨」,此從程本)壓倒桃花,卻不知病由此萌,一時方上床睡去,猶拿著那帕子思索,不在話下。
   
     黛玉「壓倒桃花」般的腮紅,洋溢著「人面桃花相映紅」的詩意。細節中提到了「病」,提到了惹人思索的「帕子」。馮夢龍《山歌》中有一首可用來詮釋寶玉派晴雯送來的兩條半新不舊的帕子:「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拿了顛倒看,橫也絲來豎也絲,這般心事有誰知。」以「絲」與「思」的諧音雙關,告訴讀者黛玉的「病」正是由相思所起的。清代富察明義的《題紅樓夢》組詩中有一首也寫到黛玉的「病容」:「病容愈覺勝桃花,午汗潮回熱轉加。猶恐意中人看出,慰言今日較差些。」可見,當時人已看到黛玉病中的「情思」成分,以及她的病態之美。
   
    淑女的氣派。林黛玉是仕宦之家的掌上明珠,不僅知書而且達理。小說第三回借王熙鳳口說:「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這裡雖有恭維的成分,但黛玉的「氣派」 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很有可能與賈母相像。第七十四回王夫人曾讚歎黛玉母親:「你林妹妹的母親,未出閣時,是何等的嬌生慣養,是何等的金尊玉貴,那才像個千金小姐的體統。如今這幾個姊妹,不過比人家的丫頭略強些罷了。」王夫人連用兩個「何等」,賈敏的「嬌生慣養」、「金尊玉貴」呼之欲出,而這種「千金小姐的體統」在女兒黛玉身上是有所傳承的。
   
再看第三回黛玉在推讓座位時表現出的禮儀:「老嬤嬤們讓黛玉炕上坐,炕沿上卻有兩個錦褥對設,黛玉度其位次,便不上炕,只向東邊椅子上坐了。」黛玉仔細忖度,覺得按長幼尊卑自己是不能坐在炕上的主座上的。小說接著寫:「賈母正面榻上獨坐,兩邊四張空椅,熙鳳忙拉了黛玉在左邊第一張椅上坐了,黛玉十分推讓。」當她弄清楚王夫人、鳳姐都 「不在這裡吃飯」時才坐下。下邊的排序是:「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左邊為尊,黛玉是客,所以坐在了三姐妹之上座。黛玉對這些禮儀細節一絲不苟,足見其大家風範。
   
黛玉的書卷氣來自她以詩書為伴的高雅情趣。第二回寫黛玉從小就得到父母的悉心教養,以「假充養子之意,聊解膝下荒涼之嘆。」第十六回寫黛玉從江南回京,帶了許多書,而且給寶玉和姑娘們的禮物也是紙筆等文房四寶。寶玉把北靜王送的「鶺鴒香串」給她,黛玉並不珍視。兩類物品相比,反映了黛玉平素的愛好。第四十回賈母領著劉姥姥見識大觀園,在瀟湘館看到「書架上磊著滿滿的書」,把黛玉的閨房誤認為公子的書房,驚嘆「這那像個小姐的繡房,竟比那上等的書房還好。」不過,黛玉的居室像書房,並非只有金石筆墨的厚重,賈母用「銀紅的霞影紗」替黛玉糊窗子,茜紗窗使綠色的瀟湘館更加和諧柔美。黛玉的淑女氣質,來自她的書香氛圍,也來自她詩意盎然的精神生活。
   
林黛玉這位「世外仙姝」的花容月貌,其實是集中國古典詩詞於一身的。林黛玉的「還淚」,有宋詞中「寸寸柔腸,盈盈粉淚」的外在情態,更有唐詩中「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內在情韻。情人眼裡出西施,寶玉不止一次地把黛玉比作西子,小說中眾口一詞地認為黛玉的模樣像「多病西施」,寶玉為黛玉取字「顰顰」,寶釵也常叫她「顰兒」,其實都是在稱讚黛玉勝過西施的美妙情態。她的病,動情時也動容,經作者的精心安排,呈現出「人面桃花相映紅」的朱顏。從日常生活所表現出的禮儀以及高雅情趣可知,林黛玉是一位書卷氣十足的淑女,一舉一動都顯現出大家閨秀的氣派。
   
    文章摘自《紅樓女兒印象:紅樓十二釵評傳》

黛玉之美[組圖]


  文/泰山巔峰

  


  說實在的,很難用一個詞來形容黛玉的美。黛玉的美總體上來說是帶有一點病態的讓人憐惜的,讓人心疼的。她的氣質應該是冷艷孤傲的,但這些並不能把黛玉的美說全了。黛玉的美麗不是一句話所能說清楚的,我們先來看看曹雪芹給了黛玉怎樣的外貌,書中有幾處描繪黛玉。每次描繪都不一樣,但幾處的描繪加起來,黛玉的形象就變得生動、豐滿、立體了。

  


  「兩彎似蹙非蹙柳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 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

  這是書中第一次對黛玉的外貌做正面的描述。大家看看,曹雪芹實在是文字的高手,他描繪黛玉的眉目的時候,連續兩次用了「似」與「非」。「似蹙非蹙」,是也不是,不給你一個肯定的印象,有點讓你去想象的意思。「柳煙眉」,我到現在還不能判斷出柳煙眉到底是什麼樣的眉形。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柳葉眉,「柳」是一種輕柔搖擺的植物,「煙」則更無定形,兩者加起來,就更撲簌迷離,所以,我無從判斷她好看的眉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但可以肯定,她的眉是一種虛幻的美,不定性的美,想象空間很大的美。

  再看看她的眼睛:「似喜非喜含情目」,曹雪芹這裡依舊用了「似與非」,象,又不象,總之就是不給你一個很明確的印象,這樣的描繪才是和黛玉本身的人物特點和氣質特徵相匹配的。人世間的美是無法和黛玉聯繫在一起的,她的美應該是抽象的,存在於想象之中。一眼就能看穿的美那是普通的美,是俗氣的美,而黛玉的美是和這樣的美有著本質的區別的。我想這可能就是曹公沒有明確的描繪她的眉眼的真實用意吧。

  


  「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 」這幾句重點突出了黛玉的病態美,至於淚光點點是因為剛才和老太太見面的時候哭過, 「梨花一枝春帶雨」,更加讓黛玉的美顯得出塵脫俗。後面的「嬌喘微微」體現出了黛玉的柔弱,這幾句加起來,把一個惹人憐惜讓人心疼的形象表現了出來。

  


  「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這一句描繪了黛玉的動態美和靜態美。 「閑靜時如嬌花照水」,「花」絕大多數都是美麗的,曹公這裡又用了「嬌」字來形容花,這裡突出了黛玉的嬌弱。動的時候似弱柳扶風,天,這是怎樣的一個女子?無法言說。說不清楚,大美無言,能說的清楚的美也都是尋常脂粉,黛玉顯然不是。

  


  「黛玉坐在床上,一面抬手整理鬢髮,一面笑向寶玉道:"人家睡覺,你進來作什麼? " 寶玉見他星眼微餳,香腮帶赤,不覺神魂早盪,一歪身坐在椅子上」。這幾句話曹雪芹讓我們見識了黛玉的現實的美:整理鬢髮,該是怎樣一個撩人心魄的動作? 「此美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黛玉的這個整理頭髮的動作應該很隨意,但隨意中略帶些人間的煙火氣,使得她的美開始真實起來,真實的彷彿就在你的對面,那麼隨意的把垂在腮邊的頭髮理到耳朵後面------

  「星眼微餳,香腮帶赤」,目光迷離,滿麵粉色,天,這是動情之美----黛玉春困發的幽思,自言「每日家情思睡昏昏」,黛玉這小丫頭動了情,所謂的處在愛情中的女人最迷人是也。

  


  原來這林黛玉秉絕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不期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鳥棲鴉一聞此聲,俱忒楞楞飛起遠避,不忍再聽.真是:  花魂默默無情緒,鳥夢痴痴何處驚。因有一首詩道:

  顰兒才貌世應希,獨抱幽芳出綉閨,

  嗚咽一聲猶未了,落花滿地鳥驚飛。

  這段話更加明確的告訴我們,黛玉的美絕對不是尋常的美,不是那種用幾個詞就能夠形容的出的美,而是「秉絕代姿容,具希世俊美」,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美,那得靠我們去想象了,「絕代,希世」這兩個詞已經用到位了,那意思就是美的已經無法再美了,美到了極至。

  


  整部小說,正面描寫黛玉的不是很多,更多是通過黛玉的語言以及她的詩詞還有別人眼裡的黛玉來展示黛玉之美的。這裡我就不意義贅述了。黛玉的美是屬於那種絕少煙塵氣的脫俗孤高的美,自尊敏感多情,再加上才華冠絕,我們的黛玉於是就成了一種標誌:美麗的稀薄,美的不真實,美的有距離,美的意猶未盡,美的如鏡花水月。這種美是讓人欣賞和品味的,卻無法把玩。

  黛玉的美是一種藝術。

  黛玉的美讓人的心裡會有一種感覺——疼。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03: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