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林彪曾為了謀害毛主席竟準備了八種方案

京港台:2008-7-11 23:53| 來源: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

史海:林彪曾為了謀害毛主席竟準備了八種方案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據陳勵耘交代:8日晚上他有事,就是因為於新野到了杭州。於新野是8日先坐飛機到上海,然後趕到杭州找陳勵耘布置任務的。但於新野有一些疑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他追問陳勵耘毛主席到底在杭州講了些什麼話,陳就把毛主席同他們談話的內容做了報告。當時,於新野告訴陳勵耘,要在杭州、上海、南京之間謀害毛主席。據我們後來了解到的情況,陳勵耘在接待於新野的房子里掛著一張毛主席像,陳勵耘一看到毛主席像就發愁。林彪反革命集團陰謀發動武裝政變、殺害毛主席的手段之殘忍,是駭人聽聞的。

  從後來「聯合艦隊」成員的供述和我們調查得到的材料看,他們準備謀害毛主席的辦法有八種之多:

  第一種辦法,如果毛主席的專列停在上海虹橋機場專用線上,就由負責南線指揮的江騰蛟指揮炸專用線旁邊飛機場的油庫,或者讓油庫燃燒。據王維國交代,這時就由王維國以救火的名義帶著「教導隊」衝上火車,趁混亂的時候,先把汪東興殺死,然後殺害或綁架毛主席。

  第二種辦法,是準備在第一種辦法失敗后採用的,就是在毛主席的專列通過碩放鐵路橋時,炸掉鐵路橋和專列,製造第二個「皇姑屯事件」。然後他們再宣布是壞人搞的。碩放橋在蘇州到無錫之間,他們已經到那裡看了地形,連炸藥怎麼安放,都測量和設計好了。

  第三種辦法,如果碩放炸橋不成,就用火焰噴射器在路上打火車。周宇馳講,火焰噴射器可以燒透幾寸厚的鋼板。朝火車噴射,很快就會車毀人亡。王維國、周宇馳等人也到鐵路沿線看過地形。他們準備從外地調來火焰噴射器部隊,由於我們行動提前,這支部隊沒有來得及調來。

     第四種辦法,是用四火箭筒和一百毫米高射炮平射打毛主席乘坐的火車。四火箭筒是打坦克的,高射炮是打飛機的,這兩種武器的穿透力都很強,對付火車不成問題。

  第五種辦法,是由王維國利用毛主席接見的機會,開槍殺害毛主席。

  第六種辦法,是利用中央開會的機會,對毛主席下毒手。

  第七種辦法,是策劃用飛機上的機關炮、警衛營的步槍、機關槍打毛主席乘坐的專列,把車打停以後,欺騙戰士說上火車去抓兇手,看著哪個活著就把他幹掉。

  第八種辦法,是要陳勵耘在杭州用改裝的伊爾—10飛機來轟炸毛主席的專列,由陳勵耘負責在飛機上裝炸彈。

  據陳勵耘後來供述:於新野找他布置任務時,他曾提出杭州沒有可靠的飛行員,於新野答應回去向領導上彙報,派一個飛行員來。他們準備派誰呢?派魯珉。魯珉當時是空軍司令部的作戰部部長。陳勵耘說:「那就好。那就干!」陳勵耘還說,用飛機轟炸專列的辦法是可靠的。

 9月9日,於新野在上海當著王維國的面說:「我們這次用飛機轟 炸,除飛機上有的武器外,還要再加配高射機關槍,這個機關槍可以掃射火車上跑下來的人。」從這幾種辦法可以看出,林彪一夥謀害毛主席的手林彪反革命集團為謀害毛主席準備使用的伊爾—10強擊機段是何等陰險毒辣!當於新野同王維國一起策劃時,王維國又提出,如果毛主席到上海下車住在顧家花園怎麼辦?於新野說,他看了地形,如果毛主席住在顧家花園,可 以把王維國的「教導隊」帶上去,在毛主席住地附近埋伏好,用機槍把前後路堵死,先把警衛部隊消滅,再衝進去就可以解決問題了。王維國還向於新野表態說:「首長(指林彪)的命令,我一定執行。」於新野、王維國都認為,在上海動手,地形比杭州要好,對他們更有利。

9日下午,於新野從上海坐飛機回北京前,王維國同他一起又看過一次地形,他們決定就在上海謀害毛主席。於新野飛回北京,就到西郊機場向林立果做了彙報。林立果在西郊機場的平房和西郊機場旁邊的空軍學院里都有辦公室,那裡是他的據點。林立果馬上將謀害毛主席的陰謀活動的進展情況報告給在北戴河的林彪和葉群。這時,林立果和周宇馳對江騰蛟說:北線由王飛指揮,南線由你指揮,你要趕快回南方去。王飛當時是空軍司令部的副參謀長,是「聯合艦隊」的骨幹成員。他們計劃在北線實施的行動,是要把在京的周總理、朱德、葉帥、聶帥、徐帥、劉帥等人都害死,也包括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飛等人把釣魚台、中南海的地形都看了。周總理當時就住在中南海里。他們打算用坦克沖中南海。王飛說,北京上空是禁飛的,用坦克可以把中南海的牆撞開。在他們密謀的過程中,還有人提議可否用導彈車拉著導彈打中南海。他們說來說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方案。林彪知道搞政變的行動已經全面展開了,他有帶兵的經驗,怕單靠「聯合艦隊」這幾個人沒有把握,怕他們經驗不夠。林彪要指揮一個大「艦隊」。他通過葉群把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都調動起來了。那幾天,他們的電話聯繫十分頻繁,常常是兩三部電話機同時講話,一講就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

  據調查:9月10日,黃永勝同葉群通電話5次。其中有兩次通話時間竟分別達90分鐘和135分鐘。同日,林彪還給黃永勝寫信,信上說:「永勝同志:很惦念你,望任何時候都要樂觀,保護身體,有事時可與王飛同志面洽。」他們稱毛主席為「B—52」。葉群在給吳法憲電話中問:B—52的情況現在怎麼樣了?吳法憲向她報告了毛主席在杭州同陳勵耘等人談話的內容。現在想來,那時的形勢是極其危險的。但毛主席並沒有把他知道的危急情況全部告訴我,他老人家沒有作聲,他沉著地待機而動。當時,我也發現有些現象不正常。杭州我們不能再呆下去了,便轉往上海。由於我們行動非常快,使得陳勵耘和王維國等人措手不及。

  10日15點35分,我們從杭州發車,18點10分就到了上海。這次隨毛主席外出,我帶上中央警衛團幹部隊100人,前衛、後衛車都上了部隊。專列一到上海,我就把上海當地的警衛部隊全撤到外圍去了,在毛主席的主車周圍全換上中央警衛團的部隊,以防不測。在離我們的專列150米遠的地方是虹橋機場的一個油庫,要是油庫著火了,我們的火車跑都跑不掉,所以我特別派了兩個哨兵在那裡守衛。10日晚上,毛主席同上海市革委會負責人王洪文見面,但沒有談幾句話。王洪文住在車下的房子里,他還要我也搬到車下來住。我因為考慮專列的安全就謝絕了。第二天上午,許世友來了。

  毛主席與許世友、王洪文和我,談了兩個小時的話。毛主席說:犯點錯誤是不要緊的,有的屬於認識問題,現在有的同志有些認識不到嘛,那就等待,而且要耐心地等待嘛。毛主席又說:要爭取主動,有了錯誤,不認識,不改正,在那裡頂著不好,這會加深錯誤,包袱越背越重,甩掉包袱,輕裝上陣,人就舒服了。他還指出:有人在搞陰謀詭計,不搞光明正大;不搞團結,在搞分裂。許世友表示,廬山會議的問題,按毛主席的指示辦。談到中午,毛主席說:「吃中午飯啦!今天,我就不請你們在車上吃飯了。王洪文,你請許世友到錦江飯店去吃飯,喝幾杯酒。」許世友熱情地說:「汪主任,你也去。」我說:「我不去了,謝謝。」毛主席當著他們的面對我說:「汪主任,你把他們送走以後,再回來一下。」我送許世友、王洪文下車時,看到王維國也來了。他一直在休息室里等著毛主席召見。我送走許世友、王洪文、王維國等人後,馬上回到車上去見毛主席。毛主席問:「他們走了沒有?」我說:「走了。」毛主席馬上說:「我們走。你立即發前衛車。」我說:「不通知他們了吧?」毛主席說:「不通知。誰都不通知。」

我們執行毛主席的命令,立即發了前衛車。13點12分,我們的車也走了。專列開動時,車站的警衛人員馬上報告了在錦江飯店吃飯的王洪文。王洪文小聲告訴許世友說:「毛主席的車走了。」許世友很驚訝地說:「哎呀!怎麼走了?」王洪文對許世友說:「既然走了,我們還是吃飯吧。」王洪文、許世友、王維國等人吃了兩個多小時的中午飯。吃完飯已經是下午了。

  許世友便乘一架伊爾—14飛機趕回南京,然後到車站接我們。我們專列18點35分抵達南京站,停車15分鐘。許世友在南京站迎接,毛主席說:「不見,什麼人都不見了,我要休息。」我下車見了許世友,跟他說:「毛主席昨天晚上沒睡,現在休息了。毛主席還說,到這裡就不下車了。」許世友說:「好!」他接著問我:「路上要不要我打電話?」我說:「不用了,我們打過了。」許世友又問:「蚌埠停不停?」我說:「還沒最後定。一般的情況,這個站是要停的,但主席沒定。」專列從南京開出后,到蚌埠車站是21點45分,停車5分鐘。12日零點10分到徐州,停車10分鐘。到兗州時是2點45分,沒有停車。到濟南時是5點,停車50分鐘。在濟南車站,我打電話給中辦值班室,要他們通知紀登奎、李德生、吳德、吳忠到丰台站,毛主席要找他們談話。專列到德州時是7點40分,停車20分鐘。11點15分到天津西站,停車15分鐘。12日中午13點10分,專列抵達丰台站停車。毛主席與李德生、紀登奎、吳德、吳忠和我談了話,一直講到下午3點多鐘才結束。過去,毛主席從來沒有白天到北京站下車的,這次是個例外。15點36分,專列由丰台站開出,16點5分到北京站。毛主席下火車后坐汽車回到了中南海。從杭州動身到這時,毛主席已經3天沒有休息好。到了中南海,我對毛主席說:「您睡吧。」毛主席關心地對我說:「你也睡一睡吧。」我說:「我也回去睡一睡。」

回來后,我打電話給周總理。周總理還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感到詫異。他問:「你們怎麼不聲不響地就回來了,連我都不知道。路上怎麼沒有停?原來的計劃不是這樣的呀。」我回答周總理說:「計劃改了。」我還說,電話上不好細說,以後當面彙報。這時,林立果等人正在加緊策劃和實施謀害毛主席,突然接到王維國從上海打來的電話,報告毛主席的專列已經離開上海。這幫傢伙被嚇壞了,林立果連聲說:「糟糕!糟糕!」

  當林立果又探聽到毛主席確實於9月12日下午回到中南海的消息后,深感謀害毛主席的陰謀已經破產,他在驚恐之餘,給在北戴河的葉群打電話,說情況緊急,兩個小時以後飛往北戴河,並說,他走後北京由周宇馳指揮。林立果還對周宇馳等人說,現在情況變了,我們要立即轉移,趕緊研究一個轉移的行動計劃。他們要轉移到哪裡去呢?他們要實施早在《「571工程」紀要》中密謀的方案,即謀害毛主席不成,就轉移到廣州去另立中央政府,分裂國家。這就是審判林彪反革命集團時所說的「兩謀」:一個是陰謀殺害毛主席;另一個是陰謀帶領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和邱會作南逃廣州,另立中央政府,分裂國家。

  ①據李偉信(林彪死黨,直接參與研究制定反革命政變綱領《「571工程」紀要》的成員之一。

文章摘自《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8: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