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國內老爸走失的65小時

作者:糖糕兒  於 2018-5-19 11: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子女教育

轉貼

作者:Jus(來自豆瓣)

  萬聖節晚上回到家,洛杉磯時間晚上11點,我突然接到我姐夫的四條微信。他說,Sorry,你就先當作沒看到過我的朋友圈吧。你媽媽不想讓你知道。我一頭霧水地打開朋友圈,看到他說,我爸從昨晚四點半出門后,至今未歸。我瞬間泣不成聲,手顫得拿不住手機。我立刻facetime了姐夫,他和我講了下情況。結束通話后,半夜我立刻就訂了第二天下午一點的飛機。接著,我就給我的老闆發郵件說明情況,交代下周我手上的工作。第二天早晨,去公司把相機和存儲卡放下,S送我去機場,當天洛杉磯早上大霧。在LAX7號航站樓的殘疾人椅子上,我們靠在一起,說不出話。和她告別之後,到登機口。登機后,坐在窗口,調整到飛行模式后,我慢慢地就開始痛哭。哭到最後把衣服蒙在頭上,大概一直哭到平飛,眼淚都哭幹了。中學的同學都幫忙轉發,我買了一小時的機上wifi,兩天了,還是沒找到人。下線后,我受不了。於是買了全程wifi,還是沒有消息。1030日到上海,打車回到家后,媽媽見到我眼眶濕了,但是忍住沒哭。後來我去找表哥表姐,他們在監控室里看監控錄像,但還是無果。後來我和他們分頭去貼尋人啟事。晚上真的很冷。而爸爸,沒吃沒喝,該多冷。為了不讓媽媽擔心,我之後也回家,凌晨兩點和媽媽一起睡下了。大概四點多我就醒了。我很想抹黑去找,但是媽媽讓我必須先吃早飯,天微亮了,才讓我出去。1031日早晨陽光明媚。我一個人沿著中山西路一直走,貼尋人啟事,覺得上海路真的很寬敞,人很多,如果有人摔倒,為什麼會發現不了呢。我然後走到新虹橋公園,感覺真心建設的不錯,很多老人在晨練,一起拍屁股。公園也是,沒什麼陰暗的角落。後來在一個公園,有個大叔看到我手上一堆傳單,對我吼,不要貼啊。我一路走到虹橋那個大的花雕塑的地方,然後坐上了一個公交車,去了仙霞的一個稍偏,但還是很多人的地方。找了個複印店又複印了100張尋人啟事。但最後媽媽叫我回家,和她一起去田林派出所,想問問看能不能調用小區隔壁商務樓的攝像頭。在路上,看到有個姑娘看到我昨晚貼的尋人啟事,還停下腳步看了看,有點感動。到了派出所,警察說,必須我們自己去核寫字樓交涉。還叫我把戶口本帶來,明天抽個血,留下DNA,言下之意,萬一找到屍體的話,可以有個比對。我們離開派出所,回家的路上我還是一直在往共享單車貼尋人啟事。快走到橋的時候,媽媽打了個兩次都沒接的電話。找到了。是閔行區報春路派出所的人打來電話。媽媽問,他現在精神狀態還好嗎。對方說,還好啊,就是他自己說出家裡地址和名字的。陽光面對著我們照,很晃眼,一下子淚流滿面。(兩個月後打這幾句話的時候,在咖啡店,也是一下子哭了。)我們一路快步走回家。大娘娘正好來,看到我一把抱住我哭,說自己睡覺也不敢蓋被子,因為想到自己弟弟還在受涼。她抱的我很緊很重,我都快站不穩。阿姨看到我們,還不知道情況,告訴她之後,她也一下子哭著抱住我。媽媽匆匆上樓去拿了身份證,我們馬上去打了車。到了報春路505號,莘光派出所。到了以後,那個辦事人員一直在打電話。終於打完后,他叫來另外一個人。那個小夥子說,他們發現我爸的時候,他倒在地上,聯防隊的人以為是個酒鬼。後來問他家裡地址什麼的,也都說出來了。他帶我們進了門,到了一個審訊室一樣的房間。打開門,看到他坐在一個受訊椅上,他看到我的那刻,警察把銬住他手臂的東西拿開,他一下子哭,臉轉到左邊,哭。我抱住他。看到他外套衣服都穿反了,指甲縫很黑很臟,手指開裂。哭的時候人都縮起來。我們哭完走出去,看到大家后,他又哭,感覺很害怕,很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現在的樣子。我們陪著他在椅子上坐下,表姐一直在哄他,小姑父也在旁邊。好姑父買來了麵包巧克力,表哥買來了綠豆粥。我們哄著他,一點點喂他吃。但他仍然不斷地在掉眼淚。像個孩子一樣,那麼委屈,像個受傷的小動物。他嘴唇顫抖,哭著說,我晚上自己就撐在那裡,也沒有人來幫一幫。等他情緒稍微穩定一些了后,我們坐上好姑父開著我爸的車,回家。習大訪上海,高架非常堵車。我們到家后,進門見到大家, 他又是哭和難受。坐下來吃了點香蕉,媽媽陪著他洗澡,然後我陪在他旁邊睡覺。我睡在被子外面,感覺挺冷的,我就想到他連續三晚在外面著涼,該是怎麼樣的感覺。先是看了會兒他,等他打呼嚕以後,我看了會兒手機,也睡下去了。七點多醒,看到媽媽微信說外婆自己大老遠坐地鐵過來了,我一下子跳起來,但發現她已經走了——很愧疚。111日爸爸早上起床,一看到我的臉就哭。我們在家吃了早飯,去買菜,去外婆家,他走路的時候感覺腿痛。也經常摸摸胃,覺得不舒服。後來去外公外婆家,看到他們,爸爸哭了。晚上爸爸趁媽媽不在的時候,坐在床上,對我說,他們(指親戚們)吃完飯都走了,就留他一個人,他才走丟的。他說自己太笨了。受到太大的刺激,爸爸產生了強烈的絕望和孤獨感,導致他產生了虛假記憶。害怕失去家人,害怕一個人。112日,吃完早餐我和他一起看《大宅門》,他看著看著就哭了。他說,我不能說,我真的不能說。但我慢慢疏導他。他於是講,他還是堅信,家裡人都一起去單位聚餐,大家坐著車子一個一個離開了,就留他一個人。我說,那你可以回家呀,問別人宜山路中山西路在哪裡。他不回答。然後他說,他們還要唱歌的。本來我想說服他沒有這件事,後來我就裝傻,假裝搞不清楚事件細節,所以他可以對我說,哎呀你笨,真是小孩,其實是這樣這樣的。他就有了信任,以為我相信這件事是真的,然後告訴我他內心的感受。Beth後來印證了這樣的做法——先完全相信他說的話,然後找到他的感情需求是什麼。後來他又去睡覺了。在廚房,我和媽媽聊,說著說著媽媽就泣不成聲,但哭的同時還在燒蘿蔔,炒菜。她說,最苦的人是她。她以後就要一直拖著一個人,她已經很久沒有去做臉部護理了。又不能反鎖他在家裡,萬一他跳樓了呢。我做的不好的話,爸爸家裡人都一致對外,有問題的時候一定會怪我的。而她需要照顧外公外婆,阿姨又沒有太大的能力,所以一切都靠她。萬一她生病感冒了,該怎麼辦啊。她說,我不經常哭,哭了以後我的心臟跳得很快,很難受,要很久才能緩過來。我很堅強。之前她外婆葬禮的時候,她一滴眼淚都沒有流過,操作完成了所有的事務和流程。她說,每天對著一個「傻子」真的很痛苦。我以前都不會下去和別人聊天的。我也是有一些層次和追求的人,但現在沒辦法,一天總要和別人說說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勸她。我只能說,你首先是一個獨立的人。不要有太重的道德負罪感,家裡人總會閑言閑語,但你不可能為了他放棄你自己的生活(事實證明,是有人通情理的——大娘娘就說,就算出了問題也不能怪蔣以敏,因為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一直看著爸爸)。這次出事也有好處,就是大家都知道了這個問題,會多關心一些。不要害怕being vulnerable,示弱求助,沒什麼。大娘娘說,這是家人應該做的。「中國人常常會想不開 覺得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心理負擔很重 要顧忌老的小的 連外人都要顧忌 我覺得你媽可以過得更自我一點 哪怕是當作請baby sitter一樣 請人在家裡看著你爸他就可以出去了」 S說我對媽媽說,你真的是很偉大的媽媽。(就像S說的,在我爸走失的第一晚上,她寧願一個人開著燈害怕擔心,也不告訴我。)那麼多年來,我在國外留學,你都是報喜不報憂。這才得以讓我那麼自由地去追逐我想要的東西,在法國和美國學習,生活,戀愛。和爸媽視頻的次數並不多,而且也不怎麼聽到壞消息,所以我就以為沒什麼問題,慢慢都忘了這事情的嚴重性,直到周日。我哽咽快哭了。我媽說,你不要哭了,這樣我會難受的。我就收住了眼淚。後來傍晚時分大娘娘他們帶著小侄子來了。她和我談心,說不能讓你媽一個人撐著,真的要崩潰的。她說,你可以犧牲下,回國,幫幫爸爸媽媽。她以前不敢和我開口說這件事。但是爸爸經常一個人拿著手機看我的照片,媽媽來了還要面子,立刻關起來;他也最聽我的話(我媽昨天說,你多勸勸你爸,爸媽總是最聽小孩子的話。就像外公外婆,彼此爭執,但是我說什麼,他們都聽)。所以回來發展下,今年後情況穩定了再說。她說,要培養我爸24小時帶定位手環,萬一晚上突然起床出門了呢。最好在鞋子里放追蹤器,而且只有這一雙鞋子,所以他只會穿這一雙。都是真心實意的好建議。而且,最珍貴的是,她提出媽媽的困難和難處,體諒她,也想要幫助她。以前嫌棄大娘娘聲音大,啰嗦,現在真的覺得,太暖心,太中聽了。我真的是個很自私,不懂情理的小孩。113日早上和爸爸出去散步。我說,我們走到徐家匯吧。他說,走那麼遠幹嗎。然後拉著我沿著中山西路,往萬體館走了。走到華亭賓館前,就要求折返。他先走了條支路,走到凱旋路,但是走了一半說,不對還是走回去,免得找不到家了。我們回家以後,我在弄定位器。後來爸爸說要去正在裝修的家裡看看,我跟著出去看,發現他居然按電梯要下樓了。我說你去哪裡,他說去小區里走走。我後來在樓上看他下小區,左看看前看看,一下子特別緊張,跑下樓。門衛的阿姨阿婆說,你爸往左邊走了。我看到他以後,就跑到宜山路的門,怕他往那裡走出去。後來走回去,發現他正好剛回來要上去。我就拿了個快遞,假裝沒事發生。老爸也沒發現。我真的一下子非常痛苦。下午終於第一次和朋友見面。Jerry下課後來找我,他說,你是永遠思考不清楚的,其實你只是需要做一個決定,然後別的一切,都在這個基礎上去想。他說,我支持你做的任何決定。就像高三我最絕望的時候,他的一通電話給了我很大的鼓勵。這次也一樣。和Cain見面,我們都非常喪。她說了生活賺錢戀愛的艱辛不易。我深以為然。曾經純粹的,非常純粹的快樂,都已經沒有了。就像回LA前和易易的消息——長大就要接受命運的安排,在你的格局裡,盡量好好生活。114日去奶奶家,飯店裡吃飯有人打架,又是一種熟悉的中國吵吵鬧鬧的感覺。晚上,小姑父特地出去給我買了大閘蟹吃。後來和家人告別的時候,第一次和親戚們抱了抱。和大姑父抱完,他開玩笑說,你們這種美國人擁抱我們不習慣的。最後,他握了握我的手,說,「夢夢,你放心去吧。」在飯局裡,大姑父聲音很大很吵。很多家人,我以前也都是不以為然。但這次事情后,我真的徹底改變了想法——他們真的是很好的人。我以前也是對路人,不以為然,但是這次,環衛工人,掃垃圾的,任何一個人,都是我們需要尋求幫助線索的對象。與人為善,廣結善緣,不論對方是什麼樣的人,都太重要了。我很喜歡日韓的家庭劇,看了《請回答1988》,看了是枝裕和,看了《0.5毫米》 《東京家族》……尤其是看了1988,真心覺得家庭人情味的美好。亂七八糟,吵吵鬧鬧,但是,是自己唯一的家和牽絆。我亞洲的origin,讓我比較難relate西方描述家庭的感覺。看完《比海更深》我的短評是——「家,說多了都是眼淚,可為什麼當初只想要離開。」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19: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