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倍可親 返回首頁

玉米穗的個人空間 https://big5.backchina.com/u/358289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doodle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留言 登錄 | 註冊


麥琪兒 2019-8-6 02:46
Very good story...
麥琪兒 2019-7-29 07:00
讀了你一路的重慶遊記了,描敘生動,把國人的各種「吃相」顯示一番。還提到崇明,哈哈,上海人當它一盤菜了。我五月也去了一下,「享受」了一下朋友所說的氧吧。。。國人見樹不多,所以每逢樹林就驚嘆不已,可以理解。 崇明當年都是林場,現在的東台國家森林公園的樹都是當年知青種的,當時有十來個知青農場呢!謝謝你的隨筆文章!
麥琪兒 2019-6-19 04:35
非常欣賞你寫的回國遊記,期盼閱讀你一路去重慶的感想。
麥琪兒 2019-6-13 07:01
玉米穗: 謝謝誇獎!很高興,呵呵。第四宿舍和國權路那裡現在面目全非了,只在記憶里了。問好!
剛從復旦那裡回來。回上海還是蠻開心的,特別是坐地鐵,方便。以前的55路公交車現在還有,我那天還去坐了一次去外灘,慢一點,還是舒服的。小時候的三路電車,還好像在眼前。
麥琪兒 2019-4-29 04:11
你好! 你的老地方老故事寫得太好了,那些背景街口我都熟悉,許多人的名字我也知曉。國權路上的那些店,兒時幾分錢買零食的糾結, 哈哈,你寫得文字簡潔流利,還帶著幽默。謝謝!
我以前住第四。
chenyidong 2019-3-13 22:34
嗨嗨
chenyidong 2019-3-13 22:34
  
何以靜待 2019-3-12 22:59
南沙2 2018-12-26 03:20
節日快樂
麥琪兒 2018-5-2 04:04
你好! 讀了你寫的好多復旦往事,很感親切。我也是在那裡長大的,可能年紀要比你大了。我家以前也住第四。
Duffy 2016-4-14 10:54
玉米穗,您好:

您在《另類元帥葉劍英的另類歷史功績 ( 上) 》一文中提到的那樁紅軍史上最大的謎團公案,由於無任何證據,當時就廣受質疑,隨著當事人已全部離世,現在,除了專門研究軍史的人,還有個別當年紅四方面軍的指戰員家屬之外,也已經很少有人持續關心此段公案了,現在中國人中大概也很少有人知道曾有過這麼一段謎團公案。

我哥哥曾經有幸參與過中央軍委通信兵史的研究編寫工作。據他臨終前告訴我的一件事:1966年文革初期,在一次有關軍隊支左的會議上,毛澤東在會前講話中,又提到這封電報,並且問:「王錚同志來了沒有,他是紅軍時期中央軍委機要通信最高負責人,他應該能夠證實這件事。」作為當時軍委通信兵部主任兼電子工業部部長的王錚站起來說:從延安時期批判張國燾起,中央對這一問題經過多次調查,我一貫表示,我以一個老共產黨員的身份保證,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封電報,按照軍委機要通信保密規則,所有中央軍委機要通信在收發之後都必須嚴格記錄存檔,否則以軍法處置。我和中央委派的其他人都為此領導過對軍委機要通信的檔案查閱,沒有發現任何有關這封電報的相關檔案或記錄。我親自詢問過當時紅四方面軍專門負責與中央軍委機要通信的原紅五軍團報務主任荊振昌同志,他也說從來沒有見過這封電報,也沒有任何相關檔案和記錄。因此無論從發報到收報,都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這封電報的存在。王錚同志的直言,使當時會場氣氛非常尷尬,沉默好一陣子,才有人把話題岔開。

從此,王錚被扣上一貫反對毛主席的罪名,受到殘酷迫害和打擊,甚至由造反派策劃了一個綁架王錚和製造畏罪自殺假象的陰謀,最後只是因為陰謀敗露,王錚才算逃過這一死劫。

王錚在會上提到的荊振昌同志,就是我的父親,他因長期患病,早已於1981年去世。

我之所以沒有把這段話寫在您的文章評論中,只是不想把過多的個人隱私,暴露在大眾媒體面前。請見諒。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3-2013 Backchina.com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