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黑手套(5,6)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7-5-16 21: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舉辦奧運會, 市場價格, 公務員, 運動員, 華山路

(五)

顏芳緊緊地盯著單啟萬的臉,卻猜不透他的微笑里的含著什麼葯。不過,她一點也不擔心。這麼多年,還沒有她搞不定的書記。她又掏出一張紙條,遞過去。單啟萬接過來一看,短短的一行字:

華山路254號二棟甲單元1504房


她不等單啟萬問話,就直接說:「單書記,您可無論如何要幫忙喲。就剩這一套房子了,還沒有賣出去。如果您再不買下來,達灣地產公司就會向婦聯要債啦。」


單啟萬完全明白了!華山路,那是普安市數一數二的高檔住宅區。就是舉辦奧運會,也不可能在那裡建運動員村。


他決定以退為進,繼續微笑著看著顏芳,淡淡地說:「顏芳同志,你知道,我們公務員的收入情況的。華山路那個地方的房價,一平方米都快趕上我一年的工資了。我哪裡買得起喲。當然啦,我一定支持婦聯的工作,過會兒,我就給婦聯的錢書記打個電話過去,親自捐款半個月的工資給她們。不讓你為難。」


「哎呀,單書記啊,你看看,您也太小瞧我的能力了啊。」顏芳說著,就又一次抓住了單啟萬的手,「如果是市場價格,我哪裡還敢來找您啊。您這清官的聲譽,可是全國聞名啊。從您在海南開始仕途,這麼多年,您走過的哪個城市,不是都留下兩袖清風啊?坦白說吧,從您剛來上任啊,我就在想應該給您在普安落實一套房子,免得您一直住賓館。但是,您也知道,現在黨和國家領導人大力抓反腐,我們這些基層幹部,不要說貪污腐敗,就是原來偶爾能夠從開發商那裡獲得的小恩小惠,現在都不敢要了。這次啊,還真是一次機會。婦聯召開的這次全球婦女運動會,名義上是我們普安在中央的大領導牽頭的。實際上,資金都是婦聯自籌。運動員村呢,屬於達灣地產部分贊助,所以呢,給婦聯的,也就是一個建築成本價。而且啊,運動會開完了,婦聯也必須趕快還錢,不能欠債啊。現在落實到您這裡的這套房產呢,因為朝陽,而且直對凱湖,參與拍賣的人,都不喜歡這樣的方位。所以,婦聯只能賤賣啊。一千塊錢一平方!您要是不出手,婦聯就要發愁了。」


這是賄賂!


單啟萬心中暗暗一笑,不過還是讚歎顏芳的手法。來普安之前,他就確定要抓幾個大老鼠。不然,他這紀委書記,不是無功受祿?顏芳的問題,他早就聽說了。聽說她經常兜里揣著房產證,看到有用的關係,就給一張。現在,他是確確實實地經歷了。


但是,一套房子,就想收買他?他心中又是一聲冷笑。雖然說,他對顏芳沒有表現出特別的禮貌。不過,她也不是他要抓的老鼠。這當然與她的背景有關係。如果僅僅是現任的王市長,他倒是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目前在中央的前市長。唉!顏芳今天的表演,讓他確信,她是一隻大老鼠。但是投鼠忌器,他真的不太可能為了她去得罪目前在中央的前李市長。不僅僅是關係到李前市長的背景,他還沒有完全搞清楚。還有一個作為紀委抓案的重要的原則:一個案子是否必須做,不僅僅在於這個案子的價值,還在於處理這個案子將造成的損失。當然是背景越複雜的案子,一旦處理起來,造成的損失越大。如同他自己的老上司曾經勸過他的那樣:貪官固然可恨,但是目前這個制度下,不用貪官,也就沒有人可以用了。


所以說,顏芳在他這個紀委書記的任上,是安全的。那麼,他是不是順水推舟,就笑納她的這套房子呢?


(六)

單啟萬如果這就答應了這套房產,也就不可能做到普安市紀委書記這樣層級的官員了。雖然說,他的背景很硬,但是,背景僅僅是敲門磚。有人說官場如戰場,其實說的不對。戰場雖然危險,時時刻刻有生命危險,但是畢竟是涇渭分明。在單啟萬看來,官場就如同下水道,不僅什麼都有,而且都是經過這個系統的發酵,變質了。生活在這樣的體系中,最安全的地方,說不定哪天就會有一桶大便傾盆而落。這樣的系統里,只有老鼠蟑螂可以生存下去。你就是一隻松鼠,進來以後也得把大尾巴夾起來裝老鼠。


面對顏芳的誘惑,他當然是義無反顧地、義正辭嚴地拒絕:我們很熟嗎?哼,你想抱我的大腿,可不要讓我沾了一身騷。


所以,他立刻搬起臉,對顏芳說:「顏主任,你說的這些非常好,也屬於為我們市的婦女運動解憂,甚至是為全世界婦女運動解憂。」


場面話必須說,作為紀委書記,工作已經是得罪人的差事。所以,他很注意在平時待人接物的時候,做到不得罪人。


「不過呢,我如果接受了這套房子,在我看來就相當於是受賄啊。用幾乎是市場五十分之一的價格買下這樣的房子,無論我的目的如何,結果都是等同於職務犯罪。中央大領導上任以來,一再批示,要反腐反貪。我自己身為紀委書記,不要說貪腐,一點點與貪腐捕風作影的事情,都不能沾啊。你們這樣的做法,我可以理解。」


說到此處,他停頓下來,看顏芳的反應。從來了普安,他就聽說過這個女人很多的軼事。雖然這次相見,她的裝束比他想象的要樸素的多,但是他還是覺得這個女人不會那麼簡單。所以,他等待她的反應,才能夠決定自己的下一步。


顏芳聽到他這樣的說法,一點也不著急,認認真真聽完他所講的。然後,故意露出驚艷的表情,她的眼眶都濕潤了:「單書記,您今天這樣批評,我完全接受。」


「哪裡談得上批評喲,小顏。」


顏芳的反應出乎單的預料,一下子,讓他心裡緊繃著的繩鬆弛下來。因為顏芳的話顯然是應該法場忐忑的心情下,講出來的。但是她明亮而大的眼睛里充滿的淚水,卻讓他感到一絲真誠。


「單書記,也許您不是批評我,但是我把這當做批評。您知道嗎,這次運動會,剩下的房子一共10套,這是最後一套了。我也是實在想不到其他還有哪個領導沒有照顧到,才想到您。但是,您是第一個這樣坦白批評我的人。這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是說,其他領導都這樣買了房子?」單啟萬聽她這樣一說,心裡有點兒不痛快。他媽的,這不是頂風作案嗎?而且,如果其他九個人都拿了,就是中央查下來,他也屁事沒有啊。自己患得患失,一張嘴就把幾百萬的錢拒之門外了!他心裡有點懊惱,因為他作為紀委書記,實在太清楚了:貪腐這個事情,不在乎金額大小,在乎的是不是吃獨食。如果整個市委領導班子都有份,就不是什麼貪腐,而是福利了。


「是啊,」顏芳依然一臉無辜地看著他,「當然啦,我們的素質都沒有您這樣直接從中央下來的領導高,所以,首先怪我沒有這麼高的覺悟。金書記、王市長他們都被我說服了,而且,他們都以身作則,主動提高到兩千塊錢一平米,說是就算是捐款了。」


「喔喔,」顏芳提到金書記,相當於提醒了單啟萬。他暗暗罵自己一句:這麼點小恩小惠都抵禦不了。他來到普安以後,市委書記金品雪明面上幾乎把他當做一個寶,處處依賴他,讓他大查徹查貪污腐敗的小官員。但是實際上,每每到了需要市委書記層級出面的時候,金品雪從來不會出頭。他很清楚,這是在給他製造敵人,整個普安官僚集團都會把他當做敵人。而這一切的背後,都是因為一個彼此心知肚明的秘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 2017-5-17 02:37
哎吆這些都神馬人啊,妖魔簡直就是。。。一個比一個黑,一個比一個奸,一劍你也真是火眼金睛啊,把這些惡人都看透了吧,難怪你最近公眾號的文章都被封殺的乾乾淨淨呢,因為你寫的比郭爆料的還細節更真實,真是求之不得的好料!
官場就如同下水道=======這個比喻好! 就是嘛,這樣的陰暗烏黑骯髒的下水道里除了老鼠蟑螂怎麼可能還有乾乾淨淨的其他生物存在,所以所謂的反腐就是笑話,這個岐書記也是,人前冠冕堂皇的裝成包公再世 。。。。這個顏女士,呵呵,先把一號人物給拿下,包公的畫皮也就乘勢扯下,厲害厲害
回復 (●'◡'●) 2017-5-17 02:48
金品雪---雪近品,哈哈,這個人也是厲害的角色啊,讓他人出頭給他賣命得罪人,他自己藏掖的倒好,是不是害怕將來匪黨倒台以後遭清算留一手?而這還有什麼秘密 偶們絞盡腦汁怎麼也想不通是什麼,著急等你下集繼續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6 04: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