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談什麼崖山,談談烏坎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6-22 09: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劍劈華山|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7評論

談什麼崖山,談談烏坎

一劍飄塵


我在前天的一篇文章中批評了一種說法:」崖山之後無中國」。在我看來,這句話本身就充滿了大漢族主義的臭味。而且,讓整個民族為一個末路王室殉葬,也談不上勇敢。在我看來,倒是非常愚蠢。當然,我是在用現在的觀點評判宋朝人。但是,難道那些口口聲聲「崖山之後無中國」的,不是在用宋朝人的眼光辱罵現代人嗎?所以,半斤八兩。我在無限主義里就說過:不要糾纏在歷史中。我們應該用現代人的眼光,看現在這個世界,改造現實社會,讓它變得更好。


所以,現在就有一個比崖山要小兒科的事件:烏坎。事情的原委,大家應該都清楚了。從2011年開始,烏坎就已經成為中國民間和官府抗爭的一個標誌。那些天天叫嚷「崖山」的,恨不得自己也跳海給宋王朝送葬的,出來走兩步:聲援烏坎!


聲援烏坎,你不會被打斷脊樑。聲援烏坎,你不需要跳海。這種勇氣,應該比崖山需要的那種絕烈要少得多。但是,又有多少中國人會去呢?


所以,在我看來,那些動不動說中國人脊樑被打斷了,動不動說中國人的精神氣被抽走了。實際上,不過是在給自己的懦弱找借口。改變這個社會,其實並不需要「崖山」那樣的勇氣的。而且,就是崖山那種案子發生了,也未必能夠改變得了社會。宋朝,不還是滅亡了嗎?


改變社會,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少數抓住了權勢的人發動變革。這包括自上而下的改革,也包括自下而上的革命。但是,今天的中國顯然這兩點都很困難。自上而下的改革,變成了利益集團的盛宴。到了今天,整個演化成為血統論的權貴政治。自下而上的革命,目前也看不出來一點的苗頭。當然,也許有人在籌備,那當然也不會讓我們知道。所以,要改變這個社會,對於我們絕大多數人來說,只有一種:廣泛的抗爭!在一些具體的案件上,能夠有一場全民性的抗爭。這種抗爭的好處在於:人數眾多,多到國家機器無法懲罰到每個人頭上。所以,這種抗爭並不需要每個人具有太大的勇氣。只要有一點點的良知以及明白事理:沒有抗爭就不可能保障得了自己的利益。

烏坎在2011年的抗爭,可以說是典型的為了自己利益的抗爭。顯然,烏坎成功了。成功在於實行了村民自治。為什麼5年後,會再次發生這樣衝突?看起來,是因為土地糾紛沒有完全解決。實際上,是因為烏坎的成功是一個範例,一個村民團結可以抵抗暴政的範例。這讓烏坎必然成為這個政權的眼中釘。今年不抓捕林祖戀,明年也會抓捕。


所以,保衛烏坎,讓林祖戀早日獲釋,已經不僅僅是烏坎村民的鬥爭,而是全中國人的鬥爭。因為這就是人民和一個權貴政府之間的鬥爭。今天的林祖戀,就相當於是全中國普通人民的代表。這與是否貪污、是否受賄,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關係。我當然不相信林會貪污,但是,讓我確認林不會貪污的,恰恰是官府播放的他的認罪視頻。在現在這樣一個官府完全失去了公信力的情況下,這種視頻只能讓我們確信:那是官府的陷害。


不要羨慕崖山時代中國人的勇敢吧,為烏坎、為林祖戀發聲吧。這不需要你具有鋼筋鐵骨,具有視死如歸的勇氣。只要你還明辨事理、並且有一點良知,就可以做到。


2016062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8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6-6-22 09:46
意願是好的,但是時機並不成熟。大部分人還感受不到痛苦。只能等到遍地烽煙、處處揭竿而起才行,可能還要5-10年時間
回復 總裁判 2016-6-22 10:32
好文章。大漢族只是大而已,哪怕是有那麼點藏疆蒙回之傳統的勇氣勇敢就足以強盛,也不至於滅亡滅亡幾次了。
回復 總裁判 2016-6-22 10:34
法道濟: 意願是好的,但是時機並不成熟。大部分人還感受不到痛苦。只能等到遍地烽煙、處處揭竿而起才行,可能還要5-10年時間
等到吃人肉,父啖子,中國人定覺醒,這點信心還是有的。
回復 法道濟 2016-6-22 10:37
總裁判: 等到吃人肉,父啖子,中國人定覺醒,這點信心還是有的。
當然。只要有半分活路,誰會跟著趟這個渾水?這應該屬於習大的第四個自信
回復 happy2012lucky 2016-6-23 07:13
崖山之後無中華,梅山之後沒華夏,49之後沒百家!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6-23 12:00
強烈建議作者自己投身中國革命,以身心喚醒那些願意追隨你的人,學學孫中山,以美國人身份,拋棄美國閑適的生活和家人,性命置之度外在中國革命成功,成為國共兩黨之國父,他沒有慫恿別人斷頭流血,而只用文字聒噪,這種推別人互相革命的的人,也就一葉公而已,是假的,最讓人看不起。革命去吧,去行動,那怕到中國地盤上裝裝樣子也行吧別耍文字了!
回復 一劍飄塵 2016-6-24 02:24
鬍子太長了: 強烈建議作者自己投身中國革命,以身心喚醒那些願意追隨你的人,學學孫中山,以美國人身份,拋棄美國閑適的生活和家人,性命置之度外在中國革命成功,成為國共兩
呵呵,面對專制政府,每個人都是有限的。我能夠在自己有限的範圍內,力所能及做事,已經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他人。我從來沒有鼓動我的讀者做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相反,我一再提醒他們:在做事之前,衡量自己的承受力。你這樣鼓吹,才是在要求別人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改變這個世界,並不是需要所有人都革命,也不是需要所有人都反革命。革命與反革命,都是少數。絕大多數的人,是圍觀或者力所能及地幫助革命或者反革命。你那種灌了 shit的一分為二的大腦,當然明白不了我這樣的哲者的思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08: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