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王先生想到在紐約時的鄰居陳小姐

作者:bobzhou  於 2022-6-30 07: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兩性話題


王先生說起他在紐約讀書時的事情。

王先生在哥大讀書,就在哥大附近租了個房間。

這個七層樓的大樓外表是已經破破爛爛,裡面大多數的居民都是一套房裡租一個房間,因為近哥大,所以很多留學生住在這裡。

王先生是朋友介紹了一個朋友,這朋友住在這裡,幫王先生租了他隔壁的一個房間。

這裡的房租還是一般留學生靠打工能夠維持的。王先生每月房租僅僅二百美元。

一套房裡有五個房間,其中二個是起居室隔出來的,一個衛生,廚房公用。房東同意租客在廚房做飯,房客自己相互安排好使用的時間。

王先生搬了進去,幫他租房的朋友,鄭先生住在對面的房間。王先生並排的房間有租客,但是租客把門鎖著,一個月不見人影。

過一個月,一天早晨,一位漂亮的小姐來了,中國人,她就是王先生的隔壁鄰居。

小姐的打扮,一看就是中國的留學生,寬大的T恤衫,下面是牛仔短褲,赤腳拖鞋。

小姐姓陳,大概一米六五,三圍標準,瓜子臉,長波浪的頭髮,對王先生來說,很有吸引力。

陳小姐平時在家,低胸T恤衫里沒有奶罩,下面三角褲,赤腳走來走去,王先生是看得眼花繚亂。

王先生與她在廚房的談話,王先生知道了陳小姐是從中國南方一個城市來的留學生,不過陳小姐坦言所謂讀書只是為個身份作為幌子。

陳小姐住進來后,與另外幾個租客的關係好像不大融洽,尤其是有太太住在一起的租客,同在廚房也互不開口交談。

過了幾天,終於有人給王先生講了這位陳小姐的底細。

陳小姐一個月不在,人在哪裡呢,原來陳小姐在外面打胎。陳小姐與一個有老婆的台灣商人勾搭上了,有孕了,台灣商人出錢讓陳小姐打胎,陳小姐胎打了,舒舒服服修養了一個月,當然也拿到一點錢。

不過,看來這錢並不多。陳小姐過了二、三個月就不能夠安安逸逸的在家逍遙了。

王先生看到,每天都有陳小姐的朋友進進出出了。

陳小姐的朋友有中國人,也有美國人,還有中東不知道什麼國家的人。

朋友來了,陳小姐關起房門,但是裡面哼哼哈哈的聲音是關不著的,租客都知道陳小姐在幹什麼勾當。

當然沒有人會去管這閑事,從法律看,連房東也不能夠干涉,但是大家可以測目而視。

陳小姐很明白,周圍的房客對她的作為會有什麼反應。陳小姐是聰明人,還是挑穿了,用女人的潑辣收服眾人。

一天,陳小姐約會一個中國年輕人,看到這個年輕人來時偷偷摸摸的樣子,幾個租客就故意在廚房門口堵著通道,看這年輕人怎麼出來。

過了好長時間,這個年輕人不敢在眾人面前露面。這時陳小姐只有拿出自己潑辣的勁頭來對付了。只看見陳小姐拉開房門,她身上一絲不掛,將一隻避孕套扔了出來,口裡說,你們要干也可以。眾人是吃驚得啞口無言了。這個嫖客就灰溜溜的走了。

從這以後,陳小姐是破罐子破摔,有時候在廚房就打手機聯繫嫖客,公開與嫖客講價錢,不管周圍的租客有什麼感想。

王先生對陳小姐的潑辣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一天,有人敲門,王先生去開門,門口是一個中東的男人,說是與陳小姐有約。王先生給這男人指了陳小姐的房間,這男人敲房門,裡面的陳小姐居然不開門,對外面說,說好二點開始你怎麼早來了。這男人說,還有五分鐘就是二點了。陳小姐在裡面說,你要進來就要二百元。男人說,不是說好一百元嗎。陳小姐說你要準時,現在你去等在門外,到二點再進來就一百元。這男人只有乖乖的等在門口了。

說陳小姐的潑辣,王先生倒是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體會。

一天吃晚飯的時候,王先生在房間看書做作業,還沒有去做晚飯,王先生的房門沒有關,陳小姐在廚房燒了二隻菜,看王先生沒有做飯的動靜,就拿了二隻菜走進王先生房間,說我們一起吃吧。說不清楚王先生是不好意思吃別人的,還是不想和陳小姐搞在一起,王先生說,你回房間自便吧,我還要看書。

陳小姐是下不了台了,看陳小姐臉色變了,王先生想,這一下陳小姐要潑辣發作了。

但是,陳小姐臉色是變了,沒有潑辣勁,只有一臉的哀怨之情,喃喃的說,我明白,我不打擾你了。

為這事情,事後王先生感到自己有點過分。一個星期天傍晚在廚房,陳小姐說起要去買點水果,王先生就說我們一起去。

二個人一路走去買水果,這是王先生與陳小姐最密切的一次接觸。

王先生記得陳小姐在路上說了,女人和男人是一樣的要為生活奔波,而且為生活奔波的女人比男人更艱難。

王先生也真爽的問陳小姐與房東的事情。房東中國人李先生,原來是做管子工的,積蓄了錢買了這套房子,收房租。他人在費城,每個月來紐約收房租。王先生注意到,過去李先生是收了房租當天就回去,後來晚上不走了,住在陳小姐房間里。

陳小姐也真真爽爽的回答王先生,說房東住在她房間里,她提出住一次免一個月的房租,房東說住二次免一個月,她同意了。

陳小姐說,這事是讓房東沾便宜了,房租一百六,而陳小姐賣,每一次都是一百起板。陳小姐是沒有辦法,因為她知道鄰居的看法,怕房東趕她出去。

路上,王先生看著從來不化妝,一直是清水素臉的陳小姐,想到他曾經打工給中國餐館做送外賣時,給一些干這勾當的女人送飯上門,那一個不是化妝得五顏六色,王先生對陳小姐有了新的看法。

王先生在哥大隻讀了一年就轉到新澤西的一個大學去了。與陳小姐的鄰居關係也就是一年結束了。王先生走了,陳小姐還住在那地方。

陳小姐後來怎麼樣,王先生問過鄭先生,鄭先生說,你搬走後不久陳小姐也搬出去了,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王先生說,這麼多年我有時想到陳小姐,我一直為她祈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0 10: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