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尹勝:2018年的反思

作者:尹勝  於 2019-2-14 11: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論|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感覺很久沒有寫文章了,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其實仔細想想也就一年多時間。一年多時間,對於一個熱愛思考與寫作的人來說,這是及其漫長和艱難的,也有很多的關心我的讀者,總是通過我的twitterFacebook、微信等問我為什麼不寫文章?為什麼不錄視頻?我幾乎都保持沉默,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無法告訴他們我糟糕的現狀,我逃離大陸之後就面臨著身份、生存,並且我有著嚴重的頸椎病,還要承擔在大陸的三個孩子的撫養。這一切幾乎讓我陷入絕境,而我的寫作和YouTube的視頻幾乎都是義務勞動,沒有任何收入。YouTube雖然有點微薄的廣告費,一個月僅止幾十美金,儘管也有那麼幾個熱心的讀者通過paypal給我一點贊助,但對我要承擔的生活壓力那只是杯水車薪。

 

整個2018年我幾乎都是在卡車上度過的,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幾乎跑遍大半個美國。對於一些理想主義者來說,他們會想這多好啊,又掙錢還可以旅遊,對於這樣人我都不予理睬,這是多麼無知,一個時刻煎熬在病痛中的人,每天都凌晨兩點起來開車,連續十二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居然被他們說成羨慕的旅遊!這一年來,我除了開卡車,每周休息兩天除了吃飯上廁所,我幾乎都是躺在床上的,然而還沒等身體恢復過來,又要繼續下一趟行程。毫不誇張的說,每天我都是在煎熬中度過的,不,是每時每刻。到去年底,也就是201811月,我的身體徹底累垮了,一天早晨我起床漱口,突然眼前一黑,一頭就栽到地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爬起來,咬著牙才爬回床上。後來通過幾個朋友的幫助才找到一個願意免費幫檢查的醫院,確診為腦梗塞,從此我的開卡車的工作也就此結束了,所以又回到了每天都為生存發愁的境況。值得慶幸的是我病倒時恰逢休息,如果是正在開車,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其實對於我來說,我並不留念生命,當我決定離開中國那天起,翻山越嶺的偷渡出境,我就已經有了充分放棄生命的心理準備,而我慶幸的是,沒有因為我自己的原因給別人帶去災難。想想,幾十噸的大卡車,並且車上還有一個搭檔,要是我突然栽倒......

 

這幾個月,都是靠朋友接濟生活,眼看到了報稅時間,而工作的錢早已花光分文未剩,並且至今還欠著朋友差不多兩萬美金的債,而這一切,我都不知道對誰說。說了有意義嗎?也不過是給人平添煩惱罷了,所以就都在壓心頭,日復一日。在朋友的接濟下,這段時間又開始錄視頻,剩餘的時間就想寫點東西。想起我那本研究中國社會的書,寫了五分之一不到,就擱在那裡,這種艱深的東西,我目前根本沒有心力去繼續寫下去了,於是,索性就坐在電腦前隨便的敲敲打打,記些流水賬吧。

 

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在中國大陸僅僅只是因為寫了點文章就被共產黨給訂了個「危害國家安全罪」,被邊控,被調查、被跟蹤,被搞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那段日子,我時刻生活在恐懼中,最後導致我的家人與我反目,最終家庭破裂,在極度的絕望中,才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出境,百般波折才到達美國的。當時在中國,我的經濟情況說起來還是不錯的,在很多眼中算是有錢人那一類,開著好車,住著大房子,而來到美國我一貧如洗,整天為了生存累得人都快散架了。儘管這樣,我從來沒有後悔過什麼,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雖然很難,但我都接受,只是因為身體的健康情況這是我始料未及的。很多朋友說讓我去福利局申請福利,比如救濟和醫療白卡,但也有人反覆的告誡我說川普上台,現在身份很難獲得,如果拿了白卡和救濟,可能身份就很難通過。我逃到美國來,除了想擺脫中共的恐怖,同時也希望給孩子們找條活路,在我看中國的未來活著可能都是奢侈的,雖然很多人並不認同我的觀點,但我通過論證和觀察,我是確信的,經過這些年對我前幾年寫那些文章的驗證,我更加確信。由於過於看中身份,又不懂英文,對美國的政策和法律一無所知,害怕影響到身份,為了有一天能能夠見到我可愛的孩子們,所以就一直這麼熬著。其實,我怕也不知道我能熬到哪一天,時時刻刻總感受到這種絕望的壓力與悲觀。

 

我很多時候總是會想,這可能就是我的命運,比如蘇格拉底,比如梵高,其實在很多世俗人的眼中,他們是可以活下去的,然而他們為什麼活不下去?絕大部分的人是無法理解的,但我理解,因為這是他們的命運,只因為他們選擇了一條不被現實世俗社會所理解的路,太過於純粹,太過於執著,所以世人是註定無法理解的。然而,他們的堅持放在歷史中來看,都無疑是具有重大意義的,並且有著巨大的價值。只可惜,這種價值只是存在於歷史之中,對於他們自身是毫無意義的,這或許就是他們的偉大之處吧,成就真善美的文明本身就是需要付出的,只可惜,他們的用生命付出換來的只是世俗人們的談資,以及被反覆拷貝的一張張明信片。我這樣說並非是我厭世,你看看多少知道梵高的人,而他們有幾個人懂得梵高的美呢?湊熱鬧而已。當然,我提到蘇格拉底和梵高這樣的人,這是關於美和真理正義深刻的東西,這對於漢語文化這個語境的人來說,那更是一種極致的幽默了。這個群體的人,膚淺而麻木,惡俗而愚蠢,這麼說並不是等於把西方人區別開來,只是中文語境的更甚而已。就一點點的區別,然而體現在社會和歷史中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問題是這些群人並不承認,就算有人認同也有很多不願意承認。我總是想,當時我逃離大陸之前,我的親人詰問我,你為什麼要寫那些文章,要說那些話,過好自己的日子不好嗎?我問他們,我說得是不是對的?他們就說就算你是對的,那又怎麼樣?你能改變現實嗎?我頓時無語,因為我無法和他們去爭辯,對於事物的改變,首先是認識,然後才去改變。問題是社會是集體意志,要絕大多數有這樣的認識,大多數形成社會力量才能去改變,這個社會不是我尹勝一個人的社會,我一個人也改變不了。其實他們也不會去思考,甚至也懶得聽,聽了也未必懂,所以只能冷冷的看著他們,並且覺得極其陌生。

 

我的思想觀念實在太不合時宜了,我從中國的現實社會出發,反思到人,然後反思到文化,反思到歷史傳統,反思到信仰,招來的不僅僅只是中共共產黨對我的迫害,我甚至認為我的親人和朋友對我的迫害更深更隱秘更加的痛徹心扉,共產黨用的是威脅、暴力恐嚇、邊控,而我的親人用的是麻木、冷漠和逃避,對於一個人,你很難說清這兩種傷害哪一種更加邪惡。我反漢語文化,反佛教,這只是表面的表達,事實上我什麼也沒有反,如果非要說反,那我反漢語文化,反華,反佛教,這只是我追求真理和正義的途徑,追索先文明的方式而已,根本上來說反對這一切並不是我的追求。只可惜,就連漢語語境中的基督徒,也是一樣的令我感到極其的厭惡和噁心。雖然,我這一切都是自己的思想,按孟德斯鳩的理論「語言是不構成犯罪的」,犯罪必須要構成罪體,就是有侵犯具體個人的權利,但這個語境中的人根本不懂得這麼文明的觀念,甚至生活在歐美的華人,他們連言論自由的權利界限都是不能理解的,更談不上尊重。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講,我針對的不僅僅只是共產黨,同時是整個中文語境,甚至是東亞佛教地區。

 

我認同劉曉波的話,「我沒有敵人」,但他們把我當敵人。就拿我YouTube「深度思享」這個視頻頻道來說吧,這個頻道本事明鏡新聞和我合作的,與我合作我也不知道他們出於什麼目的,但沒有合作多久就單方面解除了合約,最後就把這個頻道歸還給我個人。頻道開播不到一個月就被封了兩次,這兩次都明鏡給申訴回來的。到目前為止,我的這個視頻頻道收到投訴50多萬,由於18年比較忙,什麼視頻也沒發,最近發了幾期到中美貿易爭端和台灣問題,現在居然很多廣告都不讓我插播了。很多人說是共產黨乾的,我不這麼看,其實,在剛開始和明鏡合作被封那兩次可能共產黨的水軍靠投訴黑了我,但那個時候才30多萬的投訴,經過兩年逐步有50多萬的投訴,這是連續間斷的,而不是集中大批的。從回復罵我的人來看,投訴我的絕大部分都是個體,有大陸的、台灣的、也有散在歐美和其他國度的,有熱愛儒釋道傳統文化的、也有佛教徒。在twitter里,我就多次收到威脅簡訊,揚言要殺我,還有一個號稱民主人士的,好像在三藩市多次說要收拾我。中國這些民運人士真是愚蠢到家,言論自由是民主體制的基本要素,他們連這點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居然還要嚷嚷中國要民主,這著實很滑稽很荒唐。仔細想想,把華人算作人這的確需要點勇氣,否則哪敢這麼無恥呢?!

 

後來我也在想,其實我的悲觀都來自於我的期待,期待不成就為悲觀,這是一種不理性。因為自己出生在這個群體,那裡有著自己的過去和親人,總希望那裡能變好,這依然是狹隘和經驗的認知。事實上呢?對於一個人的生命長度來說,這是絕無可能的。並且根據我的推論,那個地方不知道要遭受多少次的苦難,有多少的生命悲劇才能導致它的滅亡。是的,我的觀點,要那片土地進入現代文明就必須消滅中國和中華這樣的文化概念,其實沒有中國了也就沒有中國人了,但是沒有中國人但依舊還有人,只是這些人不會覺得自己是個中國人,而是自認為是個自由人,有信仰和道德;沒有中國文化,也就不存在華人了。我不明白,做個人不好嗎?為什麼非要做中國人和華人呢?奇怪。事實上,在我看來對於那塊土地上人們的毒害有三種東西,一是中共,二是中華文化,三是佛教。三者中共還是最輕的,佛教對人的毒害是最深的,漢語文化居其二。我估計,很多人看這篇文章看到這裡就會對我破口大罵,我知道,大部分華人和佛教徒都會這樣,當然也有特別虛偽的所謂大度的人會想,不和我這種無知的人計較,事實上誰無知呢?當然是你們這些中國人、華人、佛教徒無知了。否則你們跑美國來瘋了嗎?呆在你們的文化本土難道不好嗎?你要說中共不好,你們應該打倒他們啊,可惜,幾千萬黨員就是你們同胞,也是愚蠢的儒釋道塑造出出來傻*玩意!你怎麼沒見歐美的人跑到中國去還嚷嚷愛祖國,吹噓自己的文化如何了得?!這些人的無知和愚蠢真是觸目驚心!

 

我剛出來的那會,我還想搞一個「文明促進會」,希望建立網站給中文語境提供一個自由思想的平台,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大家可以在這裡發表任何觀點,都不能針對某個人進行人身攻擊。大家討論一下中國到底有沒有問題?如果有問題,那問題處在什麼地方?怎麼去解決它?說到底目的就是如何讓這塊土地進入人類現代文明。後來因為生存的原因,個人也沒有這經濟能力去實現,和周邊的熟人聊過幾句,也得不到支持也就擱置了。這個是非常有意義的,福澤諭吉當年就說「體制的改變首先是人心的改變」,一個體制是集體意志,形成這個集體意志的恰恰是文化,事關這個社會裡的每一個生命個體,但是哲學家的思想放到世俗人的眼裡就毫無價值,這個社會是沒有貴族的,更沒有人願意為公義去付出,你看海外的民運,整天就知道喊口號,搞些假庇護騙錢,要思想沒思想,要勇氣沒勇氣,要人格沒人格,就這群人不要說在中國,就在美國把他們集中在一個州,都將是是一片混亂。

 

昨天文章寫到這裡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鐘,腰酸背痛,於是就草草睡了,今天接著寫。寫這樣的東西,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中心思想之類的東西,就是基於事實,說些自己心裡想說的話,回頭一看,像遺書似的。也許吧,作為一個寫作者,如果對歷史負責的話,每次寫作我想都應該當著遺書來寫,這樣你就不會陷入自身現實的約束,儘可能的超越自身的狹隘,更貼近客觀本身。事實上,絕對真理是我們永遠無法得到的,就像我們永遠不可能變成神一樣,但我們又永遠不能脫離對真理的追求和信仰,只能努力的去接近。想到這裡,也就是接近真理的這個話題,其實接近真理的同時,我們也在延伸真理,因為真理是永恆與無限的。這就好比我們人的目前局限距離是1000米,當我們在無限的時空中往前走了1000米,我們的眼前依然還能看到前面的1000米,這個過程是無限而永恆。這就是法則,細想挺無聊的,而地球的自轉和太陽的公轉不也是如此的嗎,雖然是是循環往複,但我們有限的歷史時空卻又是單向向前的,不能違背。

 

我平時沒什麼應酬,除了工作,都是深居簡出。一天除了吃飯的時間,別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在思考、寫作、錄視頻、編輯視頻、發布視頻,偶爾會想想孩子和未來的生活怎麼辦。這段時間每天都要和遠方朋友打打電話。娛樂生活就是看看YouTube里的視頻,也玩一點手機小遊戲娛樂一下。對於很多人來說,我的生活是毫無趣味的,但我很享受這樣的時光,完全沉靜在自己世界里。如果不是養孩子,以及現實衣食住行的必要,我幾乎是不需要花錢的。說到錢這事,我是非常苦惱的,總有朋友建議我去做這樣那樣的生意,他們說你這麼聰明,有文化,一定行。其實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除了寫寫畫畫,我毫無別的能力。或許我可能也行吧,但是我的現實種種,我只能這樣,毫無辦法。這也是別人無法理解的,這又說到梵高,他不是也可以出去打工,撿麥子嗎?為什麼就生活不下去了呢?我實在不願意這樣拿梵高的事情打比方,因為對於很多中國人他們心理只有權威和經典,他們會說你算什麼東西,你怎麼能和梵高比。事實上,他們並不懂梵高,也不懂藝術和哲學,但他們心裡有的僅指是對權威和經典的盲目崇拜,這本身就是愚蠢和無知的。但作為一個人來說,你拿這種愚蠢和無知是毫無辦法的,所以,我之只能自說自話,把文章寫給懂的人去讀,把觀點談給懂的人去認同,只能如此。

 

事實上,我對現實沒有任何要求,什麼房子、車子、女人、穿戴,這些似乎都不對我構成任何吸引力,我要的僅僅只是活著,生存,僅此而已,這樣我就可以繼續思考和寫作,不斷的去接近真理。其實只需要活著這不是過分的要求,但是現實卻是如此的艱難,我估計托馬斯潘恩當年走出美國國會租住到一個鄉村裡的境遇和我也差不多吧!

 

社會發展與分工合作是分不開的,而整個中文語境里,幾乎純粹的東西都活不下去,人們都追逐強權和利益,事實上,純粹的東西往往又是智慧的,更接近真理的,與愚昧的強權又是敵對的,這完全是個背離了正常認知的社會,只因為其信仰和文化的錯誤。我一批傳統文化,很多國人都喜歡拿上下五千年來辯解,我在我的文章中也說過,時間長短並不能說明一種東西的好壞,你要說時間,蟑螂可能比人類存在的時間更長。這個族群的人們對自己的權利沒有認識,對權利沒有認識那自然就談不上擁有人權,連人是什麼都搞不明白,都不做好的族群怎麼配獲得人權?!講權利也是講責任的,也就是得到就要付出,這群人偏偏只想得到不想付出,而結果恰恰就是得到的很少,付出往往是慘重的,

 

我逃出中國,還有一個希望那就是能完成我的一本著作,這本書就是一本哲學書,分為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提出中國社會問題,第二個人部分是研究中國社會問題形成的根源,第三個部分是提出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在我的觀念中,中國古往今來沒有一個能稱得上哲學家的人,中國也不存在哲學,什麼東方哲學、中國哲學都是一些民族主義製造出來粉飾自我的東西,根本意義上就是沒有,到至今,我個人認為除了我能從純粹哲學的角度去解析這些,沒有第二個人。我這麼說,似乎有點自負,但我無數的反省,我就真這麼認為的,是否是自負,那就留給歷史去評價吧。

 

這文章也寫了整整兩天了,想說的太多了,還是算了吧,到此結束,最後想說的還是我的這本書的事情,我是多麼希望能得到人們的支持,我對生活沒有任何期待,就是能活下去就夠了,能完成這本書,此生無憾。我雖然不報太大的希望,但我還是要做最後的努力,所以我在文章後面公布我的paypal,以及我的聯繫方式,希望得到有能力的人的支持,無論有沒有吧,我都對關注的人給與衷心的感謝!至於那些不認同我觀點,只是為了罵我的人呢,你不認同,你不喜歡,這是你的權利,我要帖子下面罵我是不看回復的,你要發郵件或在twitter私信里罵我,對不起,我只能拉黑。何必呢?如果你不靠罵我生活的話,你不嫌累嗎?

 

 

1、我近期主要i言論發表破平台在youtube:尹勝深度思享,歡迎關注、轉發、贊助

2、我的郵箱yinsheng74@gmail.com

3、我的Twitter賬號:@yinsheng74

4、我的paypal:https://www.paypal.me/SHENG699


中國社會巨變,中共會發動對外戰爭來轉移國內矛盾嗎?



1

高興

感動
3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ZPEB_Linux 2019-2-14 17:15
「從回復罵我的人來看,投訴我的絕大部分都是個體,有大陸的、台灣的、也有散在歐美和其他國度的,有熱愛儒釋道傳統文化的、也有佛教徒。」
你自己都意識到了,還沒點自知之明?中國不需要你這種人。
回復 ZPEB_Linux 2019-2-14 17:17
你要記住,你活著就是給別人當槍使的,除此之外你沒有一點利用價值!
回復 慈林 2019-2-14 20:31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在美國還是要面對現實,學點英語,做份力所能及的工作,起碼能自立。業餘再寫寫文章。你是一個有才華有思想的人,但生活是首位,祝你順利。
回復 金復新1 2019-2-14 23:47
慈林: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在美國還是要面對現實,學點英語,做份力所能及的工作,起碼能自立。業餘再寫寫文章。你是一個有才華有思想的人,但生活是首位,祝你順
樓主,在你發表這篇博文前幾個小時,我也在這裡發表了一篇博客,裡面提到了你,不知你有興趣來評論下嗎?
回復 【小蟲攝影】 2019-2-15 03:14
健康第一,做力所能及的工作。
回復 尹勝 2019-2-15 05:39
金復新1: 樓主,在你發表這篇博文前幾個小時,我也在這裡發表了一篇博客,裡面提到了你,不知你有興趣來評論下嗎?
看了,很好,謝謝,加油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06: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