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完結篇:棉花的大學碎片系列(六):我考研的那些日子

作者:老棉花  於 2014-4-26 09: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3評論

完結篇:棉花的大學碎片系列(六):我考研的那些日子


(一)希望
棉花在前兩年以不掛紅燈為目標,好幾次都是低空飛過,一直到分了專業才有了起色,可為時已晚。要想留在成都,唯有考研。從做決定的那一刻起,棉花知道自己的第二個高三已開始了。確切的說,我是從九三年春天的時候就開始準備的,沒辦法,底子薄,只有笨鳥先飛了。當年暑假沒有問家(東子和一百也沒回,他們當時忙著去機房練他們的C語言)。到考研結束,大概有八九個月。

考研的日子是很辛苦的,這箇中滋味也只有經歷過的人和陪你一起經歷過的人才清楚。正因為如此,不管結果如何,經歷過的人都應該為自己的努力和付出驕傲。考研同時又是快樂的,因為它給了你希望,而且也是唯一的,靠自己可以成功的希望。

(二)準備
那時五教附樓101231是通宵教室(名為通宵,實際十二點關燈),考研的兄弟姐妹們都在這裡為著希望而奮鬥著。九0級考研的同學們應該都有印象,固定每天晚上坐在五教附樓231大階梯教室的最後一排的兩個兄弟,一人面前放著一個大號的雀巢瓶子,一個是棉花,一個是力學系的老葛。老葛也是胖子的太原老鄉,報考的是中科大的研究生。讀馬列的時候免不了要抽支煙休息一下,兄弟互相遞支煙閑聊一下也是經常的,也在此為當年飽受煙害的同學們道歉(哥真不是故意的)。

考研的複習全靠自己,沒有人告訴你該準備什麼也不會有人告訴你準備好了沒有,自己則更不會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沒白沒黑的多做一分是一分。棉花是幸運的,有老葛這樣一個兄弟一起交流複習心得。老葛如願考上了中科大,後來也到了美國,07年我們在灣區聚了一次

(三)雪夜
九三年的冬天成都下雪了,第一場雪不記得是哪一天,但棉花相信第一個知道的下雪的是當年考研的同學們(有點誇張了)。通宵教室的燈熄了,棉花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的,出門嚇了一跳,地上已輔了一層雪。我就騎著車,背著書包,不用擔心對面有沒有車,低著頭就一個人從北園騎車回南園。路上寂靜的只有自行車輪壓著積雪的聲音。本來滿腦子的高數政治,一下子全清空了,心裡的煩躁也消失了,只是騎著車,在路上慢慢拐著S,享受著這一份難得的清靜。也在哼著那首熟悉的"沉默是金",希望自己能夠得到書經的指引。那時那景只有這首歌的歌詞可以表達:

現已看得透不再自困
但覺有分數
不再像以往那般笨
抹淚痕輕快笑著行,。。。

(四)鼓勵
考試的日子是在學校放寒假之後,想起來棉花就生氣,這日子怎麼定的,本來這弦綳這麼長時間了,快到最後又要受這個打擊。你想啊,大傢伙都回去了,就你一個人在屋裡晃蕩,連個聊天的人都沒有,那你怎麼敖到考試。不管怎麼樣,兄弟們用不同的方式鼓勵著棉花。

四川娃兒含蓄些。同寢室的興哥和伍在回家的時候,留給棉花的紙條,讓棉花回到寢室后看的心暖暖的。太原兄弟就直接些。胖子和阿寶一起到大教室找到我和老葛。這哥倆也不客氣,進了教室,直接坐在旁邊說著"哥哥們馬上回太原了,兄弟們別太累了,考上考不上不在這兩天"。說實在的,還是自家兄弟,這話是說到我心坎里了,可看到大傢伙都在用功,說什麼也得努力陪著不是。可是這哥倆的聲音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讓教室里的其它同學看我們的眼神也就帶著那麼一點點的殺氣,氣氛也開始不太那麼融洽了。

(五)崩潰

第一天考政治和英語,第二天上午是高數。第一天考完,也許是備考的壓力太大,也許對高數期望值太高,棉花終於hold不住了。晚上失眠了,各種擔心一起湧來,知道要睡但越來越清醒,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當時真有那麼點子崩潰的感覺了。

阿壁住的是棉花的友好個人哲輝兄,他明天也要考試,不能去打擾他。我想起志昭還在,就抱起被子敲開志昭的門。那時的情景瀝瀝在目。
"你爪子了",志昭問,
"緊張睡不著覺,明天還考試",棉花說。
"緊張個鏟鏟,兄弟陪你聊會天,沒得事",志昭說。
棉花進了屋,和志昭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無法記得說了什麼,說來也怪,不一會就睡著了。第二天的考試很順利。

棉花是幸運的,我不敢想象如果那天自己失眠會是什麼結果,也很慶幸自己會主動去尋找幫助。以後的日子裡,有的時候自己抗不住了,去跟親人和朋友說一下,不會期望問題就會解決,但最起碼會讓自己跳出困擾,換個角度和心情再出發。


(六)成功
那一天知道自己考上以後,做的幾件事情至今難忘。騎車到電話室給娘打電話,以為娘會誇我兩句,可娘聽到消息后在電話里說的第一句話是,"兒啊, 可(此處念闊音)好了,總算不用再為你找工作發愁了"。從那以後,棉花漸漸開始有點明白孝順不只是端茶送飯,孝順還要讓爹娘為你少操點心。

晚上是和伍,胖子和我的一個發小一起吃的火煱。(當時興哥已經被華能選中,被弄到設計院去培訓英語,興哥和繼良應該是我們年級里第一批出國的,去的瑞典ABB)。喝得是伍從家裡順來的五糧液,加上心情,覺得那酒可真醇。從那天到大學畢業的那段日子是棉花四年裡最無憂無慮的時間。

按照地下黨的組織紀律,棉花是不可以在未經請示直接打電話聯繫自己的上級領導的,可確實是期盼已久的好消息,也第一次把電話打到了成都家裡。第一次見成都爸媽是在五月份,那一天是妻的生日,記得是在人民公園附近的滿庭芳。從那時起,棉花在成都也有家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小皮狗 2014-4-26 09:57
圓滿結局,為你高興!
回復 manjing 2014-4-27 02:11
我的中國同學中僅有一個考研,但終究還是沒用處,現在要再博幾年。
回復 tea2011 2015-1-1 09:53
為棉花高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07: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