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年,從零英語到澳洲醫牌 十:心驚肉跳的住院醫

作者:蘇牧閑筆  於 2015-8-1 06: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六年,從零英語到澳洲醫牌|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74評論

關鍵詞:英語, 澳洲

十:心驚肉跳的住院醫

我倆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地區級醫院。本來,那家省城醫院的院長已經給了我一個實習醫生(Intern)的位子,叫我年後就正式上班。但,恰巧兩三天後,這家地區醫院的人事經理也打來電話詢問我倆的情況。他和我聊了幾句,就直接說,你的英語好像不太好,我和你交流有點兒困難,你有推薦人嗎?我說,沒有。只有那家省城醫院的院長知道一些我的情況,我給他們做過三個月的義工。他說,好吧。我問問。

隔了兩天,那個經理又打來電話。他說,好像那個院長對你的印象不錯,說你應該可以應付,那你就來吧。也讓你妻子一起來吧。我給你們兩個第三年住院醫的位子。

我倆喜出望外。終於有工作了,可以當醫生了。而且,萬萬沒想到的是一下子還得到了兩個位子,且不用從Intern做起,那工資是即刻就漲了一大截,看來,欠債幾個月就可以還清了。那一天是聖誕節的平安夜,我倆激動得不行,在一房一廳的家裡實在呆不住,就帶著兒子在大商場里逛了一天,讓兒子各色各樣冰激凌隨便點。我們仨,買東西,吃飯,看電影。再買東西,再吃飯,再看電影。過了午夜才回家。

地區醫院所在地是一個不大的小城,人口五六萬,離省城幾百公里。我們到達時,正是剛開年,很多人還在假期中,城內就愈發顯得空蕩。我們開車在城中心轉了二十幾分鐘就轉完了,沒找到一家開門的中餐館就回家了。

第一個清晨,是被青蛙叫醒的,還有知了。我倆洗漱完畢,就西裝革履,領帶黑裙地上班了。見過院長后,我被分配到急診,而妻子去了小兒科。

上班的第一天,我就露餡了。病人聽不懂我講什麼,病人講的話,我有時也聽不懂。我感覺壓力很大。中午的時候,急診主任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感覺怎麼樣?我坦承地說,有些地方我聽不懂。他笑了。他說,已經有病人投訴了,說這是什麼醫生,竟連話兒都聽不懂。我很窘,不知道說什麼好。他說,別擔心。其實,我也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我看你寫的病例,我知道你干過,你的臨床思維在那兒吶。這樣吧,我讓阿曼達跟著你。

傍晚回家后,我和老婆一說。老婆就撲哧一聲笑了。她說,中午吃飯的時候,我還想呢,就你那口語,出急診,不是人家又找個小護士跟著你吧? 像你剛去廣州時那樣。看來,你還真有這命。我梗了一下脖子,斜了她一眼。她接著笑,嗯!感覺不錯,還挺美!

阿曼達是一個胖胖的,五官長得挺好看的小護士,好像剛工作兩年。她就從那個下午起,天天跟著我看病人。病人在時,她必要時做翻譯,我做操作時,她打下手,沒病人時,就說說話,糾正我的發音。可她畢竟本職是護士,也有一些職責,有時就跑去干別的了。這樣,她大概陪了我兩個星期,她就跟主任說,他畢業了,可以獨立工作了。有必要時,再找她。

我心裡還是發虛。儘管比頭幾天好多了,但還是心裡沒底。面對面地看病人,我不是太怕了,畢竟有以前的底子,路子也熟了,該問的問題,連比帶划,不大用寫在紙上,也能溝通。但,打電話,就不行了。每次打電話之前,我都要先把想說的,想問的,先在心裡過兩遍,再沒把握,就悄悄地寫在一張紙上,然後翻來覆去地把主語,謂語,名詞,動詞擺布幾遍,想清楚了,再拿起電話。接電話,就更不行了。幾次都是人家嘰里呱啦一大通,我卻反覆說,不好意思,您可以再說一遍嗎?有時,我就讓對方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拼出來,搞得雙方都累,我緊張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誰知道哪句話沒聽明白就關係到人命。所以,頭兩個月,我一聽電話響,就本能地想躲,不由自主地滑動椅子。

但,有些事兒還是躲不過。記得有一次,我看一個七十幾歲的老人。我一條一條地問,他眯著眼,一句一句地答。我讓他起來躺下查完了體檢,就問他,您還有什麼問題嗎?他抿著嘴笑,他說,你很不錯,很細心。只是下次,你能說英語嗎?我當時大窘。

就這樣,磕磕絆絆過了四個多月,我覺得好多了,有信心應付了。主任就派我下到一個五十公里之外有不到三千人的小鎮上,獨立值班,一個人在鎮醫院裡頂了兩三個星期。白天還好,急診病人不多,有事兒,也可以立即打電話回醫院求救。但一到晚上,尤其夜裡,我就有點兒緊張。我想給人留下一個能獨立工作的好印象,也不大好意思後半夜裡,動不動就把上級醫生吵醒,但又害怕萬一自行冒險,診治不當,出什麼大事兒,可就白瞎了過去這幾年的奮鬥了。老婆跟我說,你也別想太多了。太緊張,反倒不好,小心點兒就是了。你的業務能力,我相信沒問題,只是你自信心還不足。咱倆從現在開始,全天把手機都開著,萬一誰有事兒,可以立即相互商量,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也算上天保佑,運氣不錯,三個星期里,我倆在業務上只通了三四次話,就平穩過去了。回來后,主任很高興。他說,很不錯。沒老是打電話回來求救,病人也沒有抱怨,挺好。他問我,你還有問題嗎?有什麼要求嗎?我說,我想輪科。其它專業,我懂得太少了。

後來,我就去了骨科,外科,麻醉科,兒科,內科,還有最累人的婦產科。

我去婦產科時,正好碰到一個醫生休產假,一個休年假,科里只剩下了兩個主任,一個主治和我。人手不夠,主任就讓我和主治輪班,每兩天一個Oncall, 隨叫隨到。那段時間,我經常半夜兩三點鐘被呼叫機叫醒,睡眼朦朧地穿過馬路到醫院去。有時,是病房裡有事兒。有時,是產房裡叫去幫助接生。也時常被叫去急診會診,還有時又要去手術室幫忙做剖腹產。那幾個月,我學得很多,一下子補上了一塊空白。我在大學時,最討厭婦產科。跟著查房時,屬於那種門框醫生,到了病房,就靠在門框上不願意進去。這次婦產科那麼忙,曾經十幾次連續干三十幾個小時不睡覺,樓上樓下跑來跑去把鞋底都給跑斷了,也算是對我的一種報應吧。人,瘦了好幾斤,但,我的精神是很愉快的,身體累但心裡喜悅,看著自己每天在成長。

成長的,不僅有醫術,還有文化。

有一次,我出門診。一個四十三歲的女人笑嘻嘻地就進來了。關上門,我問她,今天有什麼事?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她說,我想驗一驗尿,看我是不是懷孕了。我說好啊。驗完尿,我和她說,恭喜你啊!你有了。她頓時眼淚就出來了。我說,看你高興的,不容易是吧?。她就更大哭起來。我心想,她肯定是試了很長時間,在這個歲數終於懷孕了,樂極而泣,就又說了幾句恭喜的話兒。一會兒,她平靜下來,擦著眼淚問我,我該怎麼跟我丈夫說。我說,什麼意思?你就跟他直說,你終於懷孕了。她搖搖頭,眼淚又出來了,咬著嘴唇,最後她說,我老公就在門外等著,可他前幾個月一直沒在家。

我一聽,瞪大了眼睛。

這件事兒改變了我日後的一系列問診,尤其產前檢查問診。每次病人來驗是否懷孕,我都會在一開始就問她,這是早就計劃好的嗎?

在婦產科時,還有一件事讓我印象很深。

有一天深夜,急診打來電話,讓我立即過去一下。我到了以後,發現病人是一對二十歲左右的小夫妻。妻子懷孕了,二十八周,急診醫生說,他聽不到胎音。我就問,發生什麼了?醫生說,他們昨天撞了車。車壞了,人沒事兒。我拿過胎心儀來,聽了一會兒,我也聽不到。我再仔細聽,還是聽不到,同時我聽到小丈夫跟旁邊的護士說,這是一對雙胞胎,一兒一女,我就急了,立即給主任打電話。主任一聽,就說,我現在進來。主任一來,用胎心儀也聽不到,就調來超聲波再測,可還是沒有。主任一翻病例,發現小夫妻在撞車后立即來過,一個孟加拉醫生檢查過身體,說沒事兒,就放他們走了,也沒聽胎心。主任當時大發雷霆,把病例往檯面上一摔,臉鐵青地就走了。

年終,住院醫師評估時,那個醫生的婦產科評語只有兩個字,No Safe! 。也因此,他被醫院解聘了。

那一年,是我從醫以來最累的一年,從早到晚,不分晝夜地干,每天都是手在動,腿在跑,腦子更在跑。回到家,一倒在床上就能睡著,累得快虛脫了,但也我成長最快的一年,為日後進步奠定了基礎。

這家醫院對我倆很好。住了一兩個星期前後有草地的平房后,就讓我們免費住進了一個十套連排的鎮屋。鎮屋是三層樓房,一樓雙車庫,二樓客廳,廚房和洗衣間,三樓是三間卧室,兩個洗手間。二樓三樓都有晾台,正對著海邊。那是真正的海邊,從家門口走到水邊只有二三十步而已。落日餘暉中,手握酒瓶,看著小船滑過,魚線忽拋忽緊,扯彎了桿頭,甚是愜意。

我的鄰居很喜歡釣魚,天天就坐在礁石上,一隻草帽,一隻桿,一隻啤酒,一隻煙。他經常送來一些海魚給我們,讓我們有空也去釣。

急診科輪完后,我覺得可以了,就周末也學著釣魚。第一次釣魚,我是帶著兒子去的。我們倆都把線拋出去了,一近一遠。一會兒,兒子叫了起來,說,有小魚咬我。我扭頭一看,可不是嗎?桿頭都彎得很厲害了,兒子雙手攥著。我趕緊跑過去幫忙。我接過魚桿,試圖猛收魚線,可拉扯了兩下就再也拉不動了。我這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魚兒在水裡的力量是那麼大。對持了十幾分鐘,我有點兒急了,一看水挺淺,就挽起褲腿,下水去撈。水沒了我腰,我七扭八轉,終於把它拉了出來,原來是一條三四斤重的扁頭魚。我高興地把魚兒往桶里一放,摸摸兒子的頭,說你小子運氣不錯,第一桿就釣到一條大魚,比我強。

回到我的位置上,魚線還是軟綿綿的,毫無動靜。我一摸兜,想給老婆打個電話報喜,猛地發現,我的手機被海水淹了,再也不能用了。日後,這成了她沒事兒扁我的一個話柄。有時候去菜市場買魚,她會撇我一眼,嘆口氣說,這魚可真貴啊!。然後,一笑,她躲。

但,我也有報復她的地方。

海邊多蟹,有的蟹巨大。蟹很笨且貪,一抓到魚食就不願意放手,所以很容易釣,有時也能感覺得到它在水裡下用鉗子一拉一拉的。有一次,老婆和我,還有兒子坐在礁石上釣魚。老婆手氣好,一會兒就說,有魚兒咬鉤了。過了一會兒,她叫我過去,說她怎麼也拉不動了,這魚兒也太狡猾,肯定躲在那塊礁石後面了。我接過手來一拉一放,幾個來回,我知道這是一隻狡猾的螃蟹。我就一點點,一點點地時松時緊地收線,老婆在旁邊說,這可得說好了,這是你拉上來的,卻是我釣上來的。我說,行。正說著,螃蟹露出了水面,我大吃一驚,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螃蟹,那個鉗子都有碗口那麼粗。老婆大叫一聲,媽呀!撒腿就跑,一直跑到岸上,聲音都顫了。我喊他,你別跑啊。拿個大桶過來。桶,一會兒端過來了,她掀開蓋,撂下,就站得遠遠的。真的好大的螃蟹啊!我也沒敢摘魚鉤,就一刀剪斷魚線放進了桶里。隔了好大一陣子,老婆心癢了,想去看看那個螃蟹。她打開蓋子一看,又立即把蓋子扔到一邊,她喊我,你快過來看看。我過去一看,就笑了。原來,老婆取桶時匆忙,忘記把一把餐刀拿出來了。那隻大蟹正用右鉗舉著餐刀,在桶里一圈一圈示威遊行吶。

十一:醫院八年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8-1 07:11
筆調詼諧,讀來輕鬆!
回復 十路 2015-8-1 08:22
是不容易,到一定年齡,即使閱讀再好,口語可能仍然不行。
回復 Googman 2015-8-1 10:01
越來越離奇了,醫院會聘請英文不完美的人做醫生?這「醫生」怎樣聆聽病人訴說?怎樣向病人解釋病情?出了事故怎辦?會這麼兒戲嗎?面試也省了,就直接接觸病人了,最不可思議的是,而且連作者的妻子也一併聘請,這可能嗎?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8-1 10:10
也就是口語關,過了就好了,但這過程真讓人看著有點提心弔膽。
回復 相食 2015-8-1 10:11
不了解不理解醫院的運作,「連續干三十幾個小時不睡覺」,既是對醫生身體心理的摧殘,也是對病人不負責任——醫生在那麼疲勞的狀態,怎麼能確保對病人準確診治 ——這種做法好像在醫院屬於正常
回復 leahzhang 2015-8-1 10:16
在美國口語不好的醫生基本上很難找到工作,或是被開掉。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0:54
fanlaifuqu: 筆調詼諧,讀來輕鬆!
謝謝鼓勵。讀的輕鬆,做起來累。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0:57
十路: 是不容易,到一定年齡,即使閱讀再好,口語可能仍然不行。
口語,可以進步。口音,很難。我現在還是有口音,但不存在交流問題。這是成年人學英語的問題。
回復 十路 2015-8-1 11:01
蘇牧閑筆: 口語,可以進步。口音,很難。我現在還是有口音,但不存在交流問題。這是成年人學英語的問題。
我不清楚澳洲的情況,對美國的情況據個人了解,一般美國人對口音都不是很在意,比較包容,只要發音能讓人聽懂,語法基本正確就不會有交流的問題。

比如,印度人說英語口音很重,但基本不會有人聽不懂或者很在意這些。
回復 sun1161 2015-8-1 11:06
樓主的博客遭到許多人的懷疑!為什麼?這些人是按照美國Match和R1、2和3的標準去衡量澳洲!我相信樓主寫的是真實經歷,因為樓主不是在寫小說!只能從樓主博客里窺探出澳洲住院醫生的Match制度不系統化和沒有那麼嚴格的制度!如果美國R1交流有問題,Attending的評價就決定了R1的命運!其實樓主很聰明,「抓住」了一名RN在身邊!凡是經歷過的都知道,還有最頭痛的就是Attending或PA或RN的潦草字體會讓一個非英語為母語的人抓瞎!在美國一般規律能熬過R1的基本就穩定了,也有列外,我見過一個協和畢業的女博士,R3被踢出來,非常遺憾!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1:12
Googman: 越來越離奇了,醫院會聘請英文不完美的人做醫生?這「醫生」怎樣聆聽病人訴說?怎樣向病人解釋病情?出了事故怎辦?會這麼兒戲嗎?面試也省了,就直接接觸病人了
謝謝。

醫院會聘請英文不完美的人做醫生?   你別說,還真是這樣。我不知道,我們那批人有幾個口語完美的。

這「醫生」怎樣聆聽病人訴說?    怎樣向病人解釋病情?  不是一點都不行。是有人抱怨,不是個個抱怨。坦率地講,連中山醫全英班出來的人,第一兩天都抱怨不適應,有些聽不懂,。我頭幾天有病人抱怨,沒什麼好奇怪的。

在美國行醫的數千中國醫生中,我至少認識20-30人。我可以負責任地講,當時有人的口語還不如我。也這麼過來了。

出了事故怎辦?會這麼兒戲嗎?   其實,這種醫生才不會出事。出事的醫生,都是自覺了不起,自以為是的人。口語不好的人,反倒小心謹慎。

面試也省了,就直接接觸病人了。  電話面試不算嗎?他不問了那家省城醫院的院長嗎?

其實,我老婆當時的口語比我好。

希望能回答到您的疑問。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8-1 11:13
艱苦奮鬥的過程,也是享受成就的過程。在前進的路上,一點點的進步,都會帶來極大的喜悅!非常理解你那時的心境。周末問候!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1:29
秋收冬藏: 也就是口語關,過了就好了,但這過程真讓人看著有點提心弔膽。
謝謝。一開始是緊張。但也就幾周而已。當時,在急診,住院醫送病人回家是要先向上級彙報的。就像我後來帶intern和住院醫一樣。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1:29
相食: 不了解不理解醫院的運作,「連續干三十幾個小時不睡覺」,既是對醫生身體心理的摧殘,也是對病人不負責任——醫生在那麼疲勞的狀態,怎麼能確保對病人準確診治[e
現在,好像立法不容許了。但有些醫院,還是如此。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1:31
leahzhang: 在美國口語不好的醫生基本上很難找到工作,或是被開掉。
謝謝。口語是個大問題。但實際是出事的都是粗心大意,業務不好的人。
回復 leahzhang 2015-8-1 12:05
蘇牧閑筆: 謝謝。口語是個大問題。但實際是出事的都是粗心大意,業務不好的人。
你是幸運兒!考醫牌找工作都極順利!
回復 白色百合 2015-8-1 12:20
在加拿大就更難了吧?
回復 曬網的漁夫 2015-8-1 12:26
苦盡甘來。好事連連。可喜可賀!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2:37
leahzhang: 你是幸運兒!考醫牌找工作都極順利!
我忘記了一個情況。其實,在考醫生時,也考了澳洲的醫學英語,OET
和雅思。我也拿了七分,有一項是八分。只是剛工作時有不適應而已。要不如何在幾個月後,獨立工作。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8-1 12:38
白色百合: 在加拿大就更難了吧?
謝謝。不知道加拿大的情況。應該都差不多。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0 10: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