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耶路撒冷到底屬於誰?(九)

作者:沁霈  於 2018-9-27 02: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信仰|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隨著埃以關係正常化,中東其它阿拉伯國家在巴勒斯坦問題上,態度也都開始發生轉變,而阿拉伯聯盟一手創建的巴解組織,也逐漸失去了有效支持。

巴解組織起初的主要機構和活動場所都設在約旦,並得到約旦的大力資助。由於巴解組織經常在約旦和以色列邊界展開游擊戰,給約旦人民的生活帶來嚴重騷擾和不安全的因素,特別是在國際上頻繁製造恐怖主義活動,更引起約旦人的極大憤怒。如劫機,暗殺,甚至對不支持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也下毒手。巴解組織在世界上最先使用了劫機的恐怖手段,後來成為全球恐怖主義活動效仿的慣用作法。在忍無可忍的情形下,約旦國王海珊於19709月下令,用武力將巴解組織驅逐出境。

巴解組織後來轉移到黎巴嫩南部,並控制了這個地區,成為一個「國中國」。他們在黎巴嫩儲備了上萬噸炸藥,甚至還組建了一支坦克部隊,不斷對以色列發動游擊戰和恐怖活動,也將黎巴嫩拖入了內戰和外戰的泥潭。

198263日,從巴解組織分裂出去的恐怖分子暗殺了以色列駐英國大使。以色列以此為借口,第二天空襲了巴解組織基地,十幾天後就后佔領了巴解組織總部所在地貝魯特西區,並且還打敗了敘利亞的駐軍。巴解組織武裝力量也因此傷亡慘重。在聯合國的調解以及維和部隊的監督下,以色列撤出貝魯特,巴解組織也不得不撤出,遷到突尼西亞的突尼西亞城南郊。

其實在此之前,以敘利亞為首的幾個阿拉伯國家,本來打算再次聯手向以色列開戰,沒想到又被以色列先發制人。由於這是第四次中東戰爭以後,阿以之間所發生的最大的一次戰爭,所以也被稱之為「第五次中東戰爭」。巴解組織遭此重創之後實力大為減弱,而且阿拉伯國家對其的支持也只停留在形式上。恐怖主義出身的阿拉法特,只好獨立領導殘餘力量繼續開展對以色列的游擊戰。因不堪忍受恐怖襲擊的不斷騷擾,以色列空軍於1985101日突襲了巴解總部,並一舉將其夷為平地。

後來隨著伊拉克和伊朗的戰爭結束,阿拉伯世界更是進入分裂狀態。一些阿拉伯國家出於本國利益考慮,紛紛與以色列和談,承認以色列的合法存在。在此情形下,阿拉法特不得不宣布接受聯合國的181#決議,成立巴勒斯坦國,並承認以色列的合法地位。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也於198811月通過《獨立宣言》,並宣布耶路撒冷為其首都。

第五次中東戰爭,逼迫巴解組織放棄恐怖襲擊,走上了政治立國的道路,也開啟了以巴之間的和談之路。但這時距離1947年已經過去了41年,這期間所發生的戰爭風雲,早已將當初的分治方案蹂躪的面目全非。當初阿拉伯人依仗人多勢眾、軍事強大,選擇戰爭而放棄立國,其實是一種賭博行為。按規則,願賭就應該服輸,不能輸了就耍賴。以色列早已分別於1949年和1980年宣布耶路撒冷為首都,為何還要與其爭奪耶路撒冷的權屬?以色列人當然不會同意,甚至懷疑其和談誠意,雙方的談判還沒開始便陷入僵局。

1990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發海灣戰爭。聯合國下令伊拉克撤軍,但伊拉克總統海珊卻重提巴勒斯坦問題,要求以色列執行聯合國242#338#決議作為撤軍科威特的條件。阿拉法特覺得這是一個天賜良機,積極支持伊拉克的入侵以及停火條件。由於以色列是因被動投入戰爭,而且佔領也是交戰雙方達成停火協議的結果,同伊拉克的悍然入侵性質完全不同,因此該條件沒有被接受。最終伊拉克也在這場戰爭中慘敗。從此巴解組織更加陷入孤立無援的地步,不得不再次坐下來和以色列談判。

199110月,第一次中東和會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召開,確立了以「土地換和平」的基本原則。在美國的主導下,後來雙方又經歷了進一步的和談,如馬德里和談、路線圖和談等。在這些和談中,聯合國都只派了代表參與,和談基礎也與當初的181#決議大相徑庭。通過一系列的談判,以色列陸續讓出了約2500平方公里土地給巴勒斯坦。

目前國際社會多數認為,以巴邊界應該以第三次中東戰爭爆發前的停火線為準。在雙方的談判中,巴勒斯坦也一直堅持要以色列退出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所佔領土。但以色列不能完全接受,因為耶路撒冷的權屬和完整性是他們的底線。

如前所述,耶路撒冷有史以來,除了十字軍拉丁王國一段時間以此為都外,唯有猶太人的國家長期作為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在宗教意義上,耶路撒冷更是作為整個以色列民族唯一的精神首都綿延至今。阿拉伯人稱耶路撒冷為聖地,無非是因為這裡的兩座千年清真寺,以及傳說中的穆罕穆德曾經在此升天。且不提猶太人的第一和第二聖殿,僅以此而論,薩赫萊清真寺(也稱金頂或圓頂清真寺)和阿克薩清真寺分別建於公元688年和公元705年,兩者的建造年代都晚於建於公元622年的麥地那先知寺和建於公元638年的麥加禁寺,另外還有建於公元670年的突尼西亞奧克巴清真寺。所以,阿拉伯人最早的第一聖地是麥地那,現在是麥加。耶路撒冷在伊斯蘭教歷史中是處於次要地位的,最多只能算是聖地之一。但凡有寺廟宗教場所的地方,信眾都可稱之為聖地。

據說《古蘭經》里沒有一處提到耶路撒冷,穆斯林的敬拜禮儀里也從不涉及,而且沒有任何考古資料證明先知穆罕穆德來過耶路撒冷,登霄升天也只是傳說而已。反觀《聖經》,有關耶路撒冷的記載卻高達700多次。在猶太人的禮拜儀式里,耶路撒冷更是必提的中心,而且無論身處何處,禱告都是朝著耶路撒冷的方向。所以,耶路撒冷不僅歷史上從未作過阿拉伯政權的首都,也從來都不是伊斯蘭教的文化中心。無論從歷史還是宗教意義上看,耶路撒冷理當屬於以色列。

由此可見,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近一個世紀的矛盾,並不是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也不是宗教對立,而是政治野心導致了這個地區長期以來的動蕩不安,給生活其上的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帶來了深重災難,特別是幾場中東戰爭所造成的大量難民問題,成為今天以巴和平進程中最難解的死結之一。

今天世界上仍然還有許多不明真相的人,認為以色列是造成巴勒斯坦難民的罪魁禍首。其實,除了我們中國人是被官方灌輸的結果外,多數是被阿拉法特的宣傳給蒙蔽了。據說阿拉法特當年曾經拜訪過越南將軍武元甲,並從他那裡取得了鬥爭經驗。高調宣傳自己的弱者形象,緘口不提殲滅以色列,矛頭集中指向以色列違反人權的方面,如入侵、難民、隔離牆等。結果這招非常奏效,不但得到諸如中國等一貫支持巴解組織的國家的大力助宣,更贏得了一向推崇人權的歐洲等國際社會的同情和支持。

事實上,戰爭給雙方造成的難民數量是相當的,如果加上二戰從納粹魔爪下逃回的猶太人,以色列的難民應該更多。因為當時的以色列臨時政府及時處理得當,所以才沒有形成阿拉伯難民那樣的狀況。令人不解的是,那些富得流油的阿拉伯國家,為何置這些難民兄弟於不顧,任其擁擠在髒亂差的難民營呢?

阿拉伯國家的這種冷漠,對於巴勒斯坦難民來說,真的是情何以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當年如果同意執行聯合國181#決議,他們早已安居樂業,甚至可以像現在以色列境內的20%阿拉伯人那樣,與猶太人共同生活,同享平等自由的公民權利。正是這些阿拉伯兄弟,為了所謂的「大義」,硬將他們塑造成巴勒斯坦人,以為有了這個名分,自然成為巴勒斯坦最合法的主人,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趕走以色列人。

從一些資料上得知,當初的阿拉伯難民中有一些是自願逃避戰火,但多數卻是被煽動離開的。因為他們都被告知,以色列人必將滅亡,巴勒斯坦不久將成為阿拉伯人獨佔的樂園。誰知幾次中東戰爭打下來,以色列不但沒有被消滅,反到越發強大,而大量阿拉伯人卻成了無家可歸的難民。

貧窮落後、衛生和防疫條件差,長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難民的身心健康必然會受到嚴重影響。這些現實狀況,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和同情。包括美國在內,世界很多國家每年都向巴勒斯坦提供大量的資助。可是,從一些報道中得知,難民的生活狀況一直沒有多少改善,而且巴勒斯坦地區許多被戰火摧毀的道路、學校等公共場所,至今也沒有得到修繕。

流離失所幾十年來,巴勒斯坦難民已經成為世界矚目的老大難歷史問題。難民的現實苦難,也是造成中東地區局勢動蕩不安的重要根源。令人擔憂的是,那些出生在難民營的後代,自小在仇恨教育和恐怖訓練中長大,據說很多後來都成為極端的恐怖分子。

巴勒斯坦現有人口約1000多萬,除了居住在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的376萬,大部分都分佈在約旦、黎巴嫩和敘利亞的難民營里。在以巴談判過程中,巴方始終堅持難民必須全部返回原先的家園,但以方卻因種種現實問題的擔憂而拒絕。以色列的主張是,難民可在現居國家就地安置,同時要求在國際社會的幫助下對其進行補償。可接受的談判範圍,只限於1967年以後戰爭所產生的難民的分批回歸問題。但是,這些問題又牽涉到其它阿拉伯國家的利害關係,巴方卻無法全能定奪。

以色列現有總人口約800多萬,其中20%是阿拉伯裔。目前實際控制面積2.5萬平方公里,比中國面積最小的海南省還少了0.7萬平方公里。如果大量接受巴勒斯坦難民,不僅生活定居是個問題,而且必將大幅改變目前的人口結構,這意味著猶太人國家的特性將會隨之消失。從國家安全形度出發,任何負責任的政府也都會有這種顧慮。

據說以色列建國初期,難民回歸政策相對寬鬆,許多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就是在那個時期回歸的。大半個世紀過去了,今非昔比,對於那些在難民營出生的第二、第三代難民,以色列出於國家安全風險評估而心存忌憚是可以理解的。從這個角度看,以色列同意部分難民分批回歸,也是基於人道主義立場作出了一定的讓步。

巴勒斯坦人作為一個民族的概念,已逐漸被國際社會所接受,也許沒有人認真從歷史中追根溯源,以至於聯合國多次出現承認巴勒斯坦土地屬於巴勒斯坦人、聖殿山屬於巴勒斯坦人等結論。同情巴勒斯坦人的人道主義情懷當然值得欣賞和推崇,但尊重事實,正視以色列所遭受的襲擊,也是正確解決矛盾衝突的客觀前提。現實中我們卻看到,但凡以色列的任何反擊,都被世界媒體放大報道。在這一點上,中國的報道最是賣力。我們從小就被知道,以色列是中東地區恃強凌弱的霸主和惡魔。而包著黑白頭巾的阿拉法特,始終都被作為民族英雄的形象,在中國幾乎是家喻戶曉,童叟皆知。出國后才知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這也是我為什麼要花那麼多精力寫這個系列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了耶路撒冷、難民等問題外,以巴之間另外一個現實矛盾,就是水資源的分配問題。整個以色列地區(包括巴勒斯坦),常年乾旱少雨,而以色列卻佔了整個水資源的80%。在進行水資源分配方案的談判時,以方提出共同管理,但巴方堅決反對,堅持要收回加沙和約旦河西岸的水利設施所有權。由於牽涉到邊界的劃分以及猶太人定居點的前途等問題,以色列拒絕了巴方的提議,雙方也一直未能對此達成協議。

以巴之間的這些焦點問題,實際都已成為難以解開的死結。寫到這裡,不禁想起亞達.斯密在《道德情操論》中的一段論博愛善行的話,「對世界萬物的整體關懷是上帝的職責,而不是人的職責。人首先要管好自己、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國家,為了力所能及的對象的幸福而操心和努力,不能因為忙于思考所謂更高尚的事情而懈怠自己的直接現實責任,否則將會遭到世人的譴責。」。這也是以色列,以及歐洲和北美國家的領袖們,在面臨難民與國家安全問題時需要參考的一段話。當然,這裡並不是要宣揚一種明哲保身的自私態度,更不是鼓勵為了本國利益而侵犯它國權益的行為。

世俗世界里的道德體系有其自然秩序,這是天性決定的。國家是人的本性的總和,本質上也是自私性的。因此,現實政治的道義順序一定是先己后他,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國家處於危機四伏的狀態中。所以,目前以巴之間可進一步的談判,只能是雙方都要正確面對現實,通過國際社會的協調,運用理性、智慧和文明妥協的方法,盡量消除彼此間的敵意,重新走回談判桌上。

以上是從歷史和政治角度,大致梳理了一下以色列的歷史,以及與巴勒斯坦幾十年間的恩恩怨怨,目的是希望在耶路撒冷的權屬問題上,有更清楚和正確的認識。

前面已經聲明過,本文雖然盡量以一個客觀公正的表述方法,卻仍然會不自覺流露出個人立場。但請注意,基督徒關注以色列民族,並不是因為以色列人都是天使。實際上,他們和世界各民族的人一樣,都是罪人,甚至更不可愛。我們關心耶路撒冷的歸屬,也不是因為以色列這個國家多麼屬靈。儘管以色列復國應驗了聖經上的預言,但目前只是屬地的重建。以世俗眼光看,以色列復國也是政治行為的結果。只是政治家們的野心,往往是蓋著上帝的旗號。

以色列作為「上帝的選民」,自古以來卻一再悖逆神的道。雖然受到神的一路管教,吃盡了苦頭,但至今不懂得悔改,甚至在罪惡的泥沼里越陷越深。今天的以色列其實是一個完全世俗化的國家,據說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人不再相信上帝,更有高達96%的人拒絕基督。從新聞上獲知,今年6月8日,也就是在慶祝建國70周年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以色列舉行了一場有20萬人參加的同性戀大遊行。遊行活動一直持續到8月2日,輾轉了包括耶路撒冷在內的8個城市。聲勢浩大,時間之久,堪稱世界之最。據說以色列許多政府官員也都參加了遊行。由此可見,以色列與歐洲和北美社會一樣,也在逐步走向墮落!此情此景,相信天使都在落淚!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很多人都知道這句話不是指地理意義上的山清水秀。耶路撒冷不僅是猶太人的精神首都,對基督徒來說意義更為重大,因為這裡是耶穌生長、傳道、受難和復活的地方。根據《啟示錄》預言,猶太人回到耶路撒冷,將是人類最終的屬靈回歸,也就是意味著新天新地的即將來臨。

我們知道,公義必然審判罪惡,世界墮落的結果將是毀滅,然後才是完全的新建。基督徒為什麼要關注以色列人和耶路撒冷,因為我們知道,全人類的命運是與以色列緊密相連的。因為以色列是長子,是頭生的,神要借著以色列來拯救世界。所以我說,現實政治根本不可能徹底解決以巴問題。唯有屬靈的合一,透過耶穌基督,人類才會有真正永久的和平。因此,我們要為以色列的悔改禱告,更盼望屬天的耶路撒冷早日來臨!


(全文完)


註:本系列中除了聖經以外,其它相關資訊包括圖片均來自網路。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malian 2018-9-27 11:19
你這個系列寫的非常,非常好。尊重歷史及事實。可現在西方世界仍然被白左控制,尤其輿論業更是是非顛倒,竭力為邪惡勢力叫好,鼓掌,明目張膽的為罪犯張目,只有美國這次大選,才有點拋棄罪惡的苗頭。看看尤其歐洲,仍然竭力打壓以色列,放進大量穆斯林,就知道,撒旦多麼囂張,這一切就是為了對付以色列。白左其實就是撒旦的使臣。以色列被上帝揀選,但又不斷拂逆上帝的旨意,所以,上帝多次教訓以色列人,但又多次拯救他們。所以以色列歷經磨難,顛沛流離,但最後回到了以色列,建立了自己的國家,而且迅速強大。但是以色列仍然不聽神的教導,繼續犯罪,看看美國猶太人佔大多數是極左派,支持同性戀,難民等等污七八糟的垃圾,就知道,以色列還會有劫難,而且很快就會來到。這個世界,絕大多數的災難其最根本的原因都是以色列人背叛上帝造成的,包括現在正在禍亂世界的伊斯蘭教。只有當以色列人覺醒,與基督徒一起對付撒旦的時候,人類才會到達光明的彼岸。
回復 沁霈 2018-9-27 13:48
malian: 你這個系列寫的非常,非常好。尊重歷史及事實。可現在西方世界仍然被白左控制,尤其輿論業更是是非顛倒,竭力為邪惡勢力叫好,鼓掌,明目張膽的為罪犯張目,只有
看來也是一位主內肢體。謝謝你的鼓勵和評論。是啊,今天西方世界不知怎麼了,為了追求政治正確,什麼都可以不要,連基本的傳統價值觀都丟棄了。你說的對,這都是魔鬼的作為。
回復 malian 2018-9-29 08:36
沁霈: 看來也是一位主內肢體。謝謝你的鼓勵和評論。是啊,今天西方世界不知怎麼了,為了追求政治正確,什麼都可以不要,連基本的傳統價值觀都丟棄了。你說的對,這都是
我認為西方所謂的人權,人道都是偽裝,是一個大陰謀,仔細想想,現在的政治正確,極左思潮,無一不是起源於人權,人道。無一不是打著人權,人道的旗號。其實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比人與狗之間的差距更大。邪惡的人,邪惡的組織,邪惡的宗教對整個人類的危害大於任何其他任何東西。你不分是非,天天人權,人道,就是支持這些邪惡。看看美國民主黨目前都是一群什麼人渣,就知道整個陰謀了。這個世界如果不被極左毀掉,就會很快拋棄極左。
回復 沁霈 2018-9-29 15:46
malian: 我認為西方所謂的人權,人道都是偽裝,是一個大陰謀,仔細想想,現在的政治正確,極左思潮,無一不是起源於人權,人道。無一不是打著人權,人道的旗號。其實人與
謝謝你的跟進討論,而且非常贊同!我現在翻牆不太方便。複製一段從微信朋友圈裡的評論。

緊急代禱!緊急代禱!

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昨天在參議院進行生死搏鬥!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本來在昨天要投票上任,但是民主黨出毒招對卡瓦諾進行人格暗殺,用巨款收買一女人名叫福特,誣告卡瓦諾在38年前企圖對她性侵,以此來阻擋卡瓦諾被通過,卡瓦諾的家人也遭到了暴力恐嚇。卡瓦諾無辜受害被屈,在聽證會上多次硬咽,流下了委屈的男兒淚。民主黨的手段非常毒辣殘忍,為了爭奪權利要重返執政,拼了命不擇手段與川普總統作對。因為以整個政局來看,只要卡瓦諾法官一上任,在美國高級法院的9名大法官比例是6比3,共和黨在法律界就控制了全局!民主黨的死期已到,日後難以有翻身的機會!這樣看來,只要是民眾的呼聲要推翻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有望被高等法院順利通過!
民主黨裡面的邪靈祭壇很活躍,有共濟會、伊斯蘭、以及所有敵基督的黑暗權勢!這是撒旦在垂死掙扎!

呼籲弟兄姐妹們為卡瓦諾法官的順利上任禱告!為美國共和黨在11月6號的中期選舉中勝出禱告!川普總統的得勝,是以色列的得勝,也是基督信仰要受到保護的得勝!

美國的白天是我們的夜晚,昨晚我在群里跟美國的弟兄姐妹們禱告和關注信息到凌晨二點多。我們是活在同一個國度里,都是天國的子民!美國現在比任何時候都需要上帝的拯救和保護,在美國進入兩個國度生死決戰的危急關頭,讓我們以代禱者的身份站在美國的需要和神的能力之間,竭力為美國禱告!搖動神的手!因為是靈界決定物質界!我們怎樣做,神就怎樣做!只要我們做好我們該做的部分,神就必定會成就他要成就的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21: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