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病房故事:與警察的一場對話 (作者:嫣蝶, 授權轉發)

作者:前兆  於 2019-6-1 22: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1評論


病房故事:與警察的一場對話 (作者:嫣蝶, 授權轉發)

 

如果說這世界上誰最不可親近?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警察」。這倒不是因為我曾二次被警察攔下都是因為那倒霉的「Stop Sign . 一次拿了ticket 付了罰金又去上了交通法規的課;另一次,警察一邊說著「我可以給你個大大的違反交通規則的罰單」,一邊卻莫名其妙放我走了;

對於一個較自律的我來說,不知是警察的制服?還是他們的威嚴?我對警察則是先天缺乏免疫力。路上遇到警車,我立刻就會有一種莫名的緊張感,想著法兒躲開。有朋友告訴我,路遇警車只能目不斜視,一直往前看。不信你試試,對左右旁邊的警車看一眼,警察眼睛的餘光就盯上了你;看第二眼,警車放慢車速與你同行;第三眼,警車已經繞到你身後,閃著紅燈示意你停下了。

「恐懼」到底是怎麼回事?迷住了一大批腦神經科學家和心理學家,他們成天琢磨著,怎樣在不傷害人的前提下,了解那「嚇人的秘密」。這或許牽涉到心理學的一個「思維定勢」效應,在神經學上就是丘腦的閘門防禦。
冤家路窄,這墨菲定律說來就來,警察偏偏住進了病房。

17床的打鈴聲,劃破了寂靜的病房。我推開這個血透病人的房間,一個人高馬大的絡腮鬍正坐在床旁。他黑色膚體把洗腎病人的黝黑和油膩都遮得嚴嚴實實。
「我想向您反映一下這個電視的畫面太暗了。」病人K向我說道。
我立即拿過床邊的遙控器,發現電視機的屏幕已經調到了最亮點。
「這已經是最亮了。」我擺弄著手上的遙控器,向他示意道。
「我知道,但於我不舒服。」他的聲音特別輕柔,顯然與這個體形的容量很不符合。
「我打電話讓Engineer來看看」我承諾道。
「還有這個房間溫度也不對,太熱了,請他過來也調整一下吧。」在我退出房間前他又補充了一句。
十分鐘后,醫院的Engineer跟我說,「電視沒問題,畫面暗是個人的主觀感覺。病房的溫度是中央空調,再給他拿個風扇吹吹吧。這個警察還真難搞。」工程師嘟囔著。
「什麼?K是警察?」我一下警覺起來。
篤,篤,篤。我又敲開了17床的房門,這次我是有備而來的。警察叔叔對病房不適應,我卻想與警察叔叔好好傾倒一下我的恐懼。

K先生,您是警察!我剛剛才知道。我一直害怕警察。」這次我直奔主題,把工程師的關照已拋在了腦後。
哈哈哈,「警察也是人,是一種職業。你怕啥?」K爽朗的笑道。
「我怕警車的閃燈;我怕警車呼嘯而過;我怕被警察無故的攔下;我怕拿罰單;我怕警察的不近人情;我怕警察的威嚴;我怕。。。」我沒講完,我還在怕。
「慢、慢、慢。」K打斷了我的話。「住院我還怕護士毫不留情的針頭呢,警察的職責是保護民眾的安全。」
「警察會不會過度執法?」我想起了前幾天剛剛看到的一則社會新聞:警察連開76槍打死嫌犯,畫面驚心動魄,局長氣炸了。
「警察中93%是好人,也有酗酒、吸毒的。」K很坦率的說。
「警察怎麼可以吸毒?醫護人員碰毒品馬上就會被開除。」午夜,走廊的燈光很暗,我的心跟著一起往下沉。
「這就是警察中7%的敗類,但絕大多數警員是秉公執法的。」K很認真地答道。他自己一路從Police Officer(警員)升到了Police Deputy Chief(副總警監)。「警員的工作最辛苦,現在這個位置要比以前輕鬆很多,工資也高。」

我給副總警監K講述了二次吃罰單的經驗。第一次被一個非常年輕的警察逮住。停車后,警察就直接站在我的車后抄車牌開罰單。搗鼓了半天,終於站在我車窗前,問我知道為什麼會被攔下?我直愣愣地搖著頭。
「你的Stop Sign沒有停頓足夠的時間。」英俊的年輕警察非常和氣地告訴我。
「那停多久算足夠時間呢?」我是丈二和尚莫不著頭腦。
「很明顯,你的車沒有完全剎住又啟動了。必須完全停住,然後左右沒有車你才可以行駛。」年輕警察教育道。
「謝謝您的Lecture teaching,我知道警察很辛苦,下次知道了。但這次可不可以不要給我罰單嗎?」我心虛地問道。
「不行,罰單已經開出了。像你這麼虛心接受lovely lady我也很不想給你罰單。你可以去Small Claims Court(小額法庭申訴)。」年輕警察言不由衷道。
幾天後,我收到了罰單,從沒有想上小額法庭的念頭,乖乖地交了罰款。為了這次Incomplete
Stop Sign 我還上了Traffic school.竟然收穫不小,原來自己平時還有很多違反交通規則的小動作,深有感觸。從此以後養成了在「Stop Sign」,左看沒警察、右看沒警察、前看沒警察、后看沒警察,才敢起步走。

第二次,我是在一個大商場里直接闖了Stop Sign,緊隨的警車馬上在我車后亮起了紅燈。
等警察敲開我車窗時,我回頭突然看見了那個血口的Stop Sign嚇出了冷汗。
一個中年略胖警察,一邊示意我把駕照拿出來,一邊怒氣沖沖地說,「沒看見Stop Sign 嗎?你差點撞到了我。」我連忙說,「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沒有注意到stop sign,當然也沒看見周圍有車,更沒看見警察您呢。」
「我可以給你一個很大的罰單。」胖警察教訓了一番后,丟下了一句話,上了警車開走了。
我這會兒正坐在車裡瑟瑟發抖,還沒回過神來,case closed.

一直很認真地聽著我講的K警官這回開腔了,
「知道這個警察為什麼沒有給你罰單嗎?」
「他看見了我工作服上RN的胸牌。」我顯得很有把握地回答。
「不,是你第一時間承認了錯誤。」K警官胸有成竹地說,「警察的職責是保護所有人的安全。」
「還有你是亞裔。警察最怕非裔攻擊性最強,其次是白人,亞洲女性最溫和。」K警官帶著刻板印象。
「那第一次我也承認了錯誤呀,可是罰單早已開出了。」我辯解道。
「若你那次去了小額法庭,很可能開罰單的那個警察不會出現,你是有希望waive那張罰單的。」K侃侃而談。」但是任何情況下你被騎摩托車的交警攔下來,別指望著清白地讓你走,拿罰單是百分之百的。他們的雙眼專盯著不守交通規則的人。」K警官這回是語重心長的。

我又給他講了一個我的同事拿到闖紅燈的交通罰單,自有一套對付的辦法結果一分錢都沒付。
同事M在直線紅燈的時候右轉,沒有停頓,立即被警察逮個正著。十天後M收到了$533罰單。心有不甘啊,這3秒鐘的時間就活生生地把口袋裡的銀子掏幹了。他立即選擇書面申辨無罪(Written Declaration )把交通法規咬文嚼字一遍,並把支票同時夾在信中一起寄出去了。然後M心裡打著小算盤。一般警察如果是上庭指證的話,有可能拿到出庭費,而寫信可能沒有任何好處,對他而言,寫信比上庭麻煩的多,所以有大概一半的警察並不會回信。而且警察作文不好,數學不好(這裡不是有意貶低警察,我敘述的時候,K警官一直點頭)怕寫回信。只要開罰單的警察不在限制的日期回信,就像小額法庭當事的警察不出現一樣,就是默認贏了官司。二個月後M收到法庭的回信,case dismissed,同時也收到了寄回的支票。
K警官承認,「民眾拿了交通罰單,選擇書面申訴免交罰單機率勝算大於50%。若你居住在加州
只要一封信就可以打掉交通罰單,絕不是天方夜譚。

我還有一個朋友拿了交通罰單上了小額法庭。他眼睜睜地看見那個開罰單的警察出場在現場。等所有的案件都結束了,還是沒有叫到他的名字,他跟法官說,「為什麼沒有叫到我的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法官問。
Huang Xu Qing(王須清)」我的朋友答道。
「剛剛叫過了,你沒答理。」法官很嚴肅地說。
「你把我的名字再叫一遍」朋友要求道。
Huang xiu jing (王修今)」法官又讀了一遍。
「我是王須清,您呼王修今。當然不是我了。」朋友理直氣壯地答道。
法官當下決定,「走吧,下次不用來了,罰單免了。」

K警官聽后,「哈,中國人腦子蠻活絡,他是裝著沒聽到吧。」
我不置可否。

「警察對開罰單有指標嗎?為什麼到年底總是交通罰單多如牛毛猛如虎?」我發問。
「警察開罰單肯定沒有指標,年底節假日期間,酒醉駕車多,交通事故多,罰單『目標』是在減少傷亡,警察責任重大。交通罰單錢大部分歸入市府,只有很少一部分是進入警局的,還不夠付警察出庭費。」K警官耐心解釋道。

眾人感覺每一次和警察的交鋒之際,都暗藏雷區驚險重重!而自故罪人多英勇敢向警察開槍。其實,警察的工作是非常危險的。

最後,K警官拍著我的手背,「警察在路上壓力絕對比你大。」
希望夥伴們都能安全駕駛,在成為老司機的路上開天闢地。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6-2 00:17
又有錯別字啦!「裝著沒聽到吧」, 不是「裝著沒所到吧」!
回復 前兆 2019-6-2 00:39
徐福男兒: 又有錯別字啦!「裝著沒聽到吧」, 不是「裝著沒所到吧」!
謝謝!謝謝!已經修改了!
周末愉快!     
回復 8288 2019-6-2 01:45
前兆: 謝謝!謝謝!已經修改了!
周末愉快!        
抄也會抄錯 罰...
回復 前兆 2019-6-2 01:52
8288: 抄也會抄錯 罰...
不是抄的,是CTRL/C與CTRL/V 複製的!是原文錯誤。
回復 前兆 2019-6-2 03:48
徐福男兒: 又有錯別字啦!「裝著沒聽到吧」, 不是「裝著沒所到吧」!
聽說原文是經過徐老師校對的?
回復 前兆 2019-6-2 03:49
8288: 抄也會抄錯 罰...
聽說原文是經過徐老師校對的?
回復 8288 2019-6-2 04:09
前兆: 聽說原文是經過徐老師校對的?
不知道啦.可能是一部份不是所有的愽文
嫣蝶忙得很偶然打錯幾個字是沒矣系滴
給錯葯才麻煩大了去
回復 前兆 2019-6-2 04:12
8288: 不知道啦.可能是一部份不是所有的愽文
嫣蝶忙得很偶然打錯幾個字是沒矣系滴
給錯葯才麻煩大了去
護士長是管護士的,不管給葯!     
回復 海外思華 2019-6-2 05:34
警察也不容易,辛苦危險,多給點理解吧!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6-2 08:07
前兆: 聽說原文是經過徐老師校對的?
以前幫忙校對,現在多時不做了。
回復 前兆 2019-6-2 08:14
徐福男兒: 以前幫忙校對,現在多時不做了。
和你開個玩笑!      不要當真!
回復 前兆 2019-6-2 08:15
海外思華: 警察也不容易,辛苦危險,多給點理解吧!
是呀!是呀!周末愉快!     
回復 qxw66 2019-6-2 11:05
警察打死中93%是好人
回復 前兆 2019-6-2 11:22
qxw66: 警察打死中93%是好人
不知道,沒法統計!
回復 qxw66 2019-6-2 11:39
前兆: 不知道,沒法統計!
一家之言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624874-1.shtml
回復 前兆 2019-6-2 11:52
這種胡亂推測,不算數!
回復 fw5086 2019-6-2 15:26
有趣,也有警示。謝謝分享。
回復 前兆 2019-6-2 16:33
fw5086: 有趣,也有警示。謝謝分享。
謝謝評論!周末愉快!
回復 xqw63 2019-6-4 00:06
學到很多知識
回復 前兆 2019-6-4 00:34
xqw63: 學到很多知識
謝謝評論!新周愉快!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5: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