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燕子的失樂園

作者:jadepython  於 2013-4-15 21: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每天情緒|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2評論

關鍵詞:原創, 江南, 失樂園

燕子的老家在寧波的烏街,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鎮。從記事的時候起,一到清明時節。老爸就要帶著她去鄉下掃墓,順便拜訪留在鄉下的大伯。

 大概能記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六七歲的時候,一大清早就被老爸和姑媽叫起來,在街邊買了幾個粢飯糕,大家熱乎乎地邊走邊吃,趕去十六鋪碼頭坐船。

 如今高鐵不到一小時的路程,那時候的江輪要走一整天。輪船上各種噪雜髒亂的鄉下人來來往往,讓燕子既感到新鮮又有點害怕。

 船搖搖晃晃地到了烏街,所有人就下來前往大伯家。想來早年祖上許是闊過的吧,那是一個不錯的幾進的房子。跨過高高的門檻,寬闊的中堂鋪著平整而陳舊的青磚。雖然並沒有什麼好傢具,幾把太師椅一張八仙桌就穩穩地擺在那裡,似乎時時在等待著有頭臉的客人賞光。

 江南的房子,廂房和後堂都圍著這個中堂而建。所以人從一個房間走到另外一個房間,都要穿過中堂,這是一個既顯得親近又保持距離的設計,跟江南人的性格,倒也有幾分相似。

 舟車旅途勞頓,吃了熱鬧的晚飯,見過了鄉下的堂親表親,所有人就都早早睡下了。睡前大伯家的孩子照例要教城裡孩子怎麼用茅廁。鄉下的茅廁搭建在房子的側面,離開房子有一點距離,其實也就是一個小棚子,木板鬆鬆地蓋在地面上,一尺寬的空隙下便是個大缸。不論味道還是使用,對用慣抽水馬桶的城裡人都是個小小的挑戰。

靜謐的夜晚,清晰的夜空,一陣陣的蛙聲蟲鳴,小燕子一夜睡得十分的香甜。

 在各家的雞叫聲中,陸陸續續的大人孩子們就都起來了,小燕子也起來跟著大伯家的孩子在房子四周亂跑。鄉下的房子周圍都是菜地。昨天晚飯那些清脆新鮮同城裡完全不同的菜蔬,便都是從這裡採摘的。從菜地間的小路穿過。三轉兩轉,就是一條潺潺的小河,清清的水慢慢地流過河床的卵石,不知道誰家的三五個勤快的婦女已經在洗衣服了,悶悶的捶衣聲便讓小燕子覺得新鮮。撩起喝水,便看到了半透明的小魚和蝌蚪,在粼粼的波光里逆著水流游者,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

 

房子大門的對面,是一座鬱鬱蔥蔥的小山,雖然不高,卻長年地飄著彩帶一樣的雲霧,這就讓水泥森林裡來的燕子很想去攀爬一下。離掃墓還有一兩天,爸爸便答應帶著她去對面的山裡轉轉。

 看起來明明就在眼前的山,走過去其實也要小半天,燕子在前面蹦跳著走,爸爸就緩緩地跟在後邊,這點點距離,居然也要兜兜轉轉地過七八條不起眼小河,踏過一座又一座的青石橋,偶爾有幾條烏篷船,緩緩地從橋下飄過。橋邊的人家,照例是種了各種瓜菜。有些空地,便有雞鴨在忙碌的啄食。偶爾也能看到一窩窩的小豬,搖搖晃晃跑去母豬身下尋奶。那種胖胖的粉嫩,讓燕子很想把它們拿在手上玩耍一下。

 到了山腳下,遠處朦朧的青翠,赫然變成了參天的竹林。手腳並用地走進去,正午的陽光就突然變得溫柔暗淡了。雲氣依然繚繞,讓你看不到竹子的頂端。老爸卻不知掉什麼時候手裡多了一個小鏟子樣子的東西,隨便四處看了幾下,便說這一棵竹子下邊有筍,慢慢地刨了幾下,一棵筍便真的露了出來。如此這般三四次,就有了燕子拿不動的重量,晚上的竹筍炒肉一定會很鮮香。這大半天的走路,可能也就不算不務正業的遊山玩水。

 清明那天其實倒沒有什麼新鮮了。在素未謀面的過世親人們的墓碑前,大人們真心地哭上幾聲。小孩子假模假式地嚎一會兒。便算是禮畢結束了。修葺墳墓的時候,老爸絮絮叨叨地講解:這個是爺爺的墳,他死了,所以名字是黑的。這個留給我的墳,所以一名字還是紅的。你大伯的在那邊。。昨天不讓你們到樓上去玩,因為大伯的棺材,就在樓上,油漆好了在那裡擺著。。

 回到堂屋,城裡的人把帶來的各種輕工產品詳詳細細地講解著送給鄉下親戚,看著鄉下人的驚詫羨慕,臉上便洋溢了都市人的滿足。鄉下親戚便把各種土特產,醉蝦春筍霉乾菜,沉甸甸地讓城裡人拎走。大伯在自家的幾顆橘子樹上的收穫,每年都要被爸爸和姑媽帶走許多,雖然燕子最討厭的,就是這些酸澀的皺巴巴的玩意兒,要一路拎回城裡。

 這一晃就是30多年了。

 再去鄉下掃墓,就是碰巧清明時節回國才有的機會了。賓士R系裡裝載著已經老了的父母,在平整的高速路上,塞上兩三個小時,就到了烏街。舊房子已經拆了,明顯老了的大伯住在千面一式的連排別墅裡面招待親戚們。菜園當然就是沒有的了,好在菜場上買來的東西還算新鮮。小河依然還在,但沒有了烏篷船的河面,時不時飄來一些可疑的顏色和味道。讓洗衣服的村婦,成了日漸稀有的場景。

 公路倒是修到了對面的半山腰。車子幾分鐘就能開過去,原來路邊的人家,卻變成了小五金店鋪和汽修廠。燕子下了車,望著雲霧纏繞在依舊的山頂,走進了竹林,陽光還是溫柔地從高聳的青翠間照下。一陣風吹過,竹葉如驟雨一樣地響了起來,撥動著帶狀的霧氣,燕子突然覺得不虛此行。

 掃墓的儀式還是照舊,只是墓地里明顯地多了很多人。大家都忙,所以掃完墓就打道回府了,凝神望著高速邊退下去的一排排的水泥別墅,燕子剝開一顆橘子放進嘴裡,甜酸的味道在沉悶的車聲中很是令人愉悅,她不由得贊了一句:大伯的橘子終於種好了一回嘛。

 「好個P,這是集市上買來的福建橘子。」開車的弟弟鄙夷地乾笑了一聲,「冊那,樹都砍了,哪裡還有什麼橘子?」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酸柚子 2013-4-15 22:21
你弟弟倒蠻豪爽的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3-4-16 00:06
最後那個包袱抖得好,不過很失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其它[回國記錄]博文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17: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