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黃花崗的英魂

作者:閑雲野鶴一忽悠  於 2014-8-8 07: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黃花崗

1911年4月27日(也就是辛亥三月二十九日),一個同樣美麗的春天,一個和今天同樣燦爛的日子,風和日麗,鮮花爛漫,在滿清專制統治下的廣州,響起了一陣陣槍聲、炸彈聲、衝殺聲,和屍體倒下的聲音,黃興等一百多個志士,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毅然決然地向總督衙門發起進攻,史稱廣州起義(或黃花崗起義)。成敗的結局其實早在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志士們赴義時的從容與慷慨,這些人大部分是一介書生,並不是久經沙場的戰士,但他們表現出來的勇敢、堅韌和那紛飛的血肉足以驚天地、泣鬼神。譚人鳳說:「是役也,死者七十二人,無一怯懦士。事雖未成,而其激揚慷慨之義聲、驚天動地之壯舉,固已碎裂官僚之膽,震醒國民之魂。」羅家倫把這一幕稱為「壯烈的開國序幕,燦爛的碧血黃花」。主帥黃興右手被打斷兩指,足部也受了傷,他能倖免於難純屬偶然。當他從死亡線上逃出來,遇見3月29日夜從香港帶二百多志士趕來赴難的趙聲時,一切都已不可挽回了,兩人相抱痛哭,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一代雄才的趙聲不到三星期悲憤嘔血而死。受傷而疲乏的黃興,想見時也暈過去了!」

有人不惜犧牲自己年輕而寶貴的生命,也有人冒險為犧牲者找到了埋骨的青山。沒有暴露身份的同盟會員潘達微挺身而出與廣仁善堂商量葬事,共有72具死難烈士(無論是陣亡還是被處死刑的)遺骸埋葬在廣州白雲山南麓的紅花崗(紅花岡也從此改名黃花崗),統稱為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其實犧牲的人數遠不止這個數,據調查確認的至少還有14人,黃花岡烈士起碼有86人,這還不包括受牽連被殺的,據時在廣州新軍任管帶的革命黨人應德明回憶,「三月二十九日起義失敗后,清軍戒備森嚴,下令閉城三日,搜查革命黨人。凡屬沒有辮子的、穿黃軍衣的以及來路不明白的人,一律格殺勿論,制台衙門前伏屍累累,被殺的人約有二、三百人之多。所謂七十二烈士者,是有根據可查的烈士,其餘殉難的人無可稽考,約在二倍以上。」此外新軍各營中以革命黨人名義被殺的人數約等於黃花岡的烈士數,「死於非命,慘不忍言」。「其處死之法是用七寸長釘,對準頭腦,一釘致命,隨即用蒲包一裹,棄屍海中,慘酷形狀,令人酸鼻。」(《黃花崗起義前後雜憶》,《辛亥革命回憶錄》二,324頁,325頁,中華書局1962年版)這些死難者,無論是革命黨人還是被無辜牽連的,90年來,又有多少人想到過他們呢?黃興,還是孫中山所悲痛的都是「吾黨菁華」的喪失,其他被殺者並沒有進入偉人的視野。在想起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同時也想起了這些幾乎已被歷史遺忘的死難者,因為他們的生命也同樣寶貴。

黃花崗一役,趙聲氣死,胡漢民心灰意冷,黃興悲痛之極決心暗殺清廷官僚為死難同志復仇。在以後的歲月里他一再想起那些年輕的殉難者,他們的熱血多少次模糊了黃興的雙眼,他曾寫下《蝶戀花•哭黃花崗諸烈士》一詞和「七十二健兒,酣戰春雲湛碧血;四百兆國子,愁看春雲濕黃花」一聯,獻給死難的同伴。事隔十年孫中山先生還悲痛不已,認為「吾黨菁華,付之一炬」,悲痛與惋惜之情長久地埋藏在他的心靈深處。

英烈的音容笑貌早已淹沒在歲月的風塵中,但他們慷慨赴義,浩氣凜然,毫無畏懼地面對比他們強十倍、百倍、千倍的專制暴政,這一勇於赴死的精神風貌,百年後依然震撼著我的靈魂,使我感到生命的價值所在,生命的意義並不在於長短,有的人活著他永遠死了,多少帝王將相、達官貴人都不過是一杯糞土而已。有些人死了,卻永遠活著,他們長存在人類的記憶里,成為人類不畏暴政、追求理想的精神豐碑。

一百多年前那個黑暗的春天,他們在廣州街頭或郊外的刑場上倒下,罪惡的滿清專制政府為他們年輕的生命畫上了句號。他們不是為了成為英雄而死去的,他們只是為了做一個人,像人一樣有尊嚴地活著,而不是奴隸一般佝僂在權勢的腳下,一個不願做奴隸的時代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曙光初露,他們知道,一個人生命的結束,並不是他們所追求的理想和人生意義的終結。因此譚嗣同才那麼勇敢地面對了死亡,秋瑾才那麼坦然地迎接了死神。菜市口和紹興,乃至整個中華大地至今仍飄蕩著他們不滅的英魂。為了做一個人,就是這普普通通的理想激蕩著多少青年的靈魂,使他們勇於就死,一點也不猶豫就走向了90年前的廣州,黑雲壓城,難道成敗會在意料之外?這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是精衛填海、是夸父逐日,他們浩浩蕩蕩,寫下絕命書的時刻,讓我無可抗拒地想起了那些遠古的神話,那些足以傳誦千秋萬代的史詩般的神話。我完全相信他們決不是想要成為神話才踏上腥風血雨的征程,他們都是些普通的人,為的是過上更美好的普通生活,自由、幸福的生活,不僅僅自己,也是整個民族都能擺脫奴役、壓迫和不平等,為了尋求一個更加公正的社會,他們義無返顧。人人都有追求生命、幸福和自由的權利,他們剛剛朦朧地懂得。砸碎暴政的鎖鏈,締造一個前所未有的共和國,就是他們犧牲的初衷。林覺民寫與妻書時、方聲洞、李晚他們寫絕命書時,這一切都表達得清清楚楚。他們都是那樣年輕,林覺民24歲,方聲洞、喻培倫25歲,林文26歲,所有已知道的烈士平均年齡只有29歲!就是作為領導者的黃興也不過37歲、趙聲31歲。歷史學家羅家倫以飽含激情的語言寫下——「他們有理想,有信仰,有熱忱。我們現在重讀黃興在發難以前寫下的絕筆,真是堅絕悲壯,心雄萬丈;林覺民留別他父母和愛妻的遺書,則情文並茂,一字一淚,這都是千古不磨,光芒萬丈的文學。這種熱忱的情感,最蘊藏在光明純潔的青年胸中!」沒有青年的理想,沒有對生活的信念,沒有追求理想的熱忱,這個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據羅家倫統計,在烈士名單中有9個留學生,28個海外僑胞(其中有華僑學生、商人、工人),3個記者,2個教師,12個工人,14個農民,14個軍人,他們來自社會各界,完全超越了某個階級的局限,都轟轟烈烈地犧牲在一起。由此可見,自由、幸福是人類的共同理想,並沒有階級、職業、貧富的界限。對我們來說,他們都是人類追求美好理想的先驅,不管他們生前是學生、工人還是教師、農民,他們用自己的生命共同書寫了一個民族的歷史。他們的英名鐫刻在黃花崗紀念碑上,也鐫刻在所有後來者的心中。

如林覺民曾是福建《建言日報》主筆、林文曾任東京《民報》社經理,李文甫是香港《中國日報》總理,還有四人是新加坡《中興日報》、《星洲晨報》的工作人員,他們沒有猶豫就以拿筆的手拿起了槍、拿起了炸彈,抱著必死的決心踏上百年前的羊城三月,勇敢地面對死亡。他們是真的猛士,是民族的精華,他們用他們的熱血譜寫了一曲最動人的理想之歌。百年之後,這歌聲依然感動著後來的人們。

黃興「因出血過多,頭部時為昏眩」,勉力用左手寫下了《致海外同志書》,力贊林文、方聲洞、喻培倫、李文甫等先烈,稱未死的朱執信「奮勇爭先,迥非平日文弱之態」,受傷之後,仍「其勇有加」。由黃興口述、胡漢民執筆的長篇報告中,他們痛悼同伴死事的壯烈,通篇飽含著真摯的感情。稱李文甫「非常猛烈」、受傷被俘「從容談笑以死」,在提到他和朱執信、陳與新時,說雖以他們的「溫文,而敢先當敵,無絲毫之怯懦,蓋義理之勇為之也。」「此次死者多英才」,多「仁勇俱備之同志」。

他們的殉難使黃興悲慟不已,終生難忘。一年後,他在南京黃花崗一周年紀念會上說:「七十二烈士雖死,其價值亦無量矣。且烈士之死義,其主義更有足欽者,則以純粹的義務心,犧牲生命,而無一毫的權利思想存於胸中。其中如林覺民先生,科學程度及其高深,當未發動之先,即寄絕命書與其夫人,又告同人:'吾輩此舉,事必敗,身必死,然吾輩死事之日,距光復期必不遠矣。'其眼光之遠大,就義之從容,有如此者!又喻君培倫最富於愛國思想,……至方聲洞,以如花之年,勇於赴戰,……身中數彈,猶以手槍斃多人。他如竇鴻書、李君榮諸君,雖系工人,然皆拋棄數百元之月俸,從事於革命事業,捐軀殉國,猶足欽佩。總之,此次死義諸烈士,皆吾黨之翹楚,民國之棟樑。」對他們「品格之高尚,行誼之磊落,愛國之血誠,殉難之慷慨」予以極高的評價。

那是一個鮮花盛開的春天,一個碧血橫飛的春天,一個絕望的春天,一個希望的春天,一個死亡的春天,一個再生的春天。90年前先烈們倒下的那一幕,不僅過去,現在,還有將來都會感動著人性未泯的人們,讓我們在他們曾經流淌熱血的土地上,抬起頭來,仰望蒼穹,他們的眼睛就是那布滿夜空的星星,遙遠地注視著我們,激勵著我們,教我們學會勇敢,懂得謙卑,在通往人類自由、幸福的路上繼續跋涉、前行。

沒有黃花崗英烈的碧血橫飛,沒有他們捨生赴義的慷慨豪邁,我們無法回答為什麼亞洲第一個共和國誕生在中國。是他們用自己的生命、熱血在這片古老的專制土地上鑄造了嶄新的共和國。百年後,先烈們的理想之花都已結出豐碩的果實了嗎?他們當年所追求的生活已化為13億國人的普通現實了嗎?我們贏得了自由和做人的尊嚴了嗎?

想一想為什麼100多年過去了,黃花崗先烈的理想依然還只是理想,滿清政府倒了,日本人、國民黨都被趕走了,但中國人民仍然沒有贏得自由和幸福,內心就無比痛苦,我們愧對黃花崗的英魂,全民族愧對黃花崗的英魂。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9771 2014-8-8 13:10
真希望國民黨能殺回大陸,充當反對黨福址國民。
回復 金色的早晨 2014-8-10 00:18
黃花岡七十二烈士是近代中國我最敬仰的英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11: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