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上海味道阿里得尋?弄堂里廂吃小籠生煎(組圖)

作者:金雞好鬥  於 2018-12-27 13: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旅遊|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1評論

關鍵詞:上海

網紅ryu前些天介紹了上海泰康路上的桃園眷村早餐,大受歡迎,不過,雖然我經過這家店面很多次,卻從未進去就餐,相反,我總是進街對面的另一家餐館——徐盛興蘇州湯包館。應他邀請,我也寫個博介紹。

每天早上,我都要提籠架鳥出來晨練,路過泰康路,走上瑞金二路,向南一直走到肇家浜路口。見圖01,此地ryu阿熟悉伐?

圖02-05,清晨的泰康路,天還沒有亮透,「路上一隻赤佬也沒」(上海俚語),漸漸地,天亮了起來,路上也有了行人。


 


 


 


圖06,這就是我每天解決早餐的地方,邊上的店面還關著大門,這家店卻老早開了張。


圖07,價目表大全。


圖08-09,這是我最常吃的兩種蓋澆飯,魚香肉絲蓋澆飯和番茄炒蛋蓋澆飯。尤其是番茄炒蛋蓋澆飯最正宗,正宗在哪?因為它不僅炒得好,而且用的是以前那種味道的正宗番茄。現在菜市場買的番茄,外面紅艷艷,里廂白塔塔,一點迷道都沒有,都是激素催熟的,國家還說這是「科技興農」,其實就是教農民作假害人,誰吃誰倒霉。我不知道這店哪裡買到的真番茄,還有以前的味道。


 

圖10-11,小混飩我一般要吃兩碗才解饞。


 


圖12-15,價目表對面是湯包和砂鍋的樣品,既然叫湯包館,自然主打的是幾種湯包,我每天早上鍛煉完,回來路過,要進去吃早飯,有點像廣東人吃早茶那樣。我經常坐21號桌。如果ryu看見有個人坐在那裡提籠架鳥,在吃兩籠湯包,一籠是鮮肉湯包,一籠是蟹粉湯包,搭兩碗小餛飩,有時還搭一碗素雞加煎蛋面或辣醬面和一碗蔥油伴面的,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這裡最需要特別介紹的,是這裡的砂鍋,味道極鮮,我只吃其中的蔬菜全素砂鍋和三鮮砂鍋,不懂為什麼這麼小的砂鍋,能放那麼多東西,完全能吃飽。冬天吃這種砂鍋最舒意,晚上我經常去吃砂鍋,搭一碗白米飯,吃得暖洋洋渾身冒汗。


 


 


 


圖16-17,這就是我常吃的素雞加煎蛋面或辣醬面和蔥油麵。其實,這店的特色就在於其蘇州湯麵的湯頭味道正宗。同樣的辣醬面,幾乎家家的飲食店都在做,可是水平相差懸殊。其他的所謂蘇州湯麵館,比如相距一公里遠,在大木橋路市工商局對面的那家一吃就曉得是江北外行人做的,我吃了一次就再也不會去了。徐盛興的辣醬面唯一缺點在於料不太完整,用豆腐乾洋芋塊來代替筍乾,但畢竟價錢只有這麼多,真放筍賠死了。老西門的大富貴也做辣醬面,湯頭要遜色不少。


 

圖18-22,是我在老西門的大富貴吃辣肉面和生煎。十幾年前的大富貴還是國營性質,服務態度極差,無論賣票的還是發貨的,對人愛理不理的樣子。十幾年前我突然發現這幫傢伙服務態度變好了,和善了不少,我便知道他們肯定改制了。果然沒過多久,店堂也整修了,輝煌了幾年,現在又不行了。辣醬面和辣肉面的味道雖然不如徐盛興正宗,但料要比那裡好。大富貴要賽過徐盛興的另一個地方,是其冷麵。徐盛興的冷麵,如圖14所示的雜醬冷麵,雖然量很大,一份管飽,但味道不行。大富貴的冷麵還保持一些上海冷麵的特色,有兩個特點,一是量少,捨不得多放,二是吃了一半,肯定會噎得半死。其實老上海最正宗的冷麵只有兩個地方,一個是大富貴對面的喬家柵,可惜被拆了,現在在外面的喬家柵都假冒其名而無其實。另一個就是蓬萊路上的蓬萊路市場,可惜也在二十年前左右就被拆了,變成了人跡罕至的什麼皮革市場,連對面我小時候看電影的蓬萊路電影院,也未能擺脫厄運,變成了一個很難看的商品房小區。我小時候家裡大人在夏天經常帶我去蓬萊路市場吃喝,每次總很遠就聽見喧鬧的排氣扇的聲音,便想象得出裡面人聲鼎沸的樣子,比吃堂吃西瓜還熱鬧,那時的冷麵,絕配是搭上赤豆刨冰,刨冰倒扣在杯口,杯口還插著一把勺,杯里的赤豆冰水極甜。我每次吃了一半都會被面給噎死過去。虧得二兩的冷麵其實只有一點點,不然真的會兩腿一蹬噎死在那裡。吃完刨冰,就和吃完堂吃西瓜一樣,我總惦記著如何把這勺給偷帶出來……童年的美好,都成了回憶。


 


 


 


 


圖23是大富貴的價目表,憑良心講,價格按現在生活水平講,不算貴。但我這裡特別要提到的是生煎饅頭。現在上海能看到的生煎饅頭,哪怕是吹得很響的小楊生煎,和所謂的老牌子大壺春生煎都是「鄉下人」騙「鄉下人」的,騙不了我們這些老上海。小楊生煎我十幾年前在吳江路吃過一次,就再也不吃了,「油么油得要細」,竟有股煙熏噁心感,與我們小時候吃的完全不一樣。現在上海我只找到一家還保留原始的味道,那是一個雞毛小店。

圖27,這個小店,準確講應該算個鋪面,因為沒有堂吃的地方,在南市區蓬萊路與望雲路交界處的小街弄堂里,這是我小時候買生煎吃的地方。可別小瞧了蓬萊路,在改革開放以前,一直是南市區最主要的街道。蓬萊路與河南南路交界處,就是大名鼎鼎的南市區公安局。每次走到那裡,我都會回想到小時候,常隨大人在公安局對面的水果店買竹籃裝的煙台蘋果,拿去送當官的,求人辦事。那家生煎鋪當時有好幾個人工作,兩個在包,兩個在備料,一個在煎,一個在買籌碼。而現在,只剩下一個人了。現在已經不曉得這個鋪子還在不在了,那人退休了沒有?很可惜我回國忘了去關注,只剩這張望雲路與凈土街交界的照片,在圖中拐角的南貨店往後再走30米,不必穿過蓬萊路到凝和路菜市場,便是這家鋪子,這是老上海唯一僅存的正宗生煎,還保留原來的味道,只是裡面的肉更少了。我小時候價錢一直是一客一毛二,有四個,現在大概要幾元錢吧。在這個鋪子在望雲路的對面,以前是個賣大餅油條的店,其紅糖甜大餅和咸大餅大大有名,裹著油條,配咸豆漿甜豆漿,更是絕配。絕對比桃園眷村的正宗,所以桃園眷村我根本不去。最好吃的其實還不是這些,而是堂吃的上海陽春麵,家裡大人常帶我去吃過,味道和現在完全不同,那才最正宗。可惜也在十多年前就完結了,店面被分割幾間,租給了蘇北鄉下人,不知在賣什麼,沒人關心。

圖24是在紐約法拉盛的上海豫園餐館,也賣八寶辣醬面,湯頭做得差勁,和徐盛興比,天地之別,麵條一點都不勁道。但這店也有優勢,它的澆頭是備齊料了的,裡面真有蝦仁、豌豆、筍乾。


有人會問,既然許盛興是蘇州麵館,比得過本就在蘇州的其他麵館嗎?圖25-26攝於蘇州觀前街的朱鴻興麵館,朱鴻興算是蘇州第一塊牌子。但我進去之後,「苗頭一軋不對」,懷疑這也只是冠其名承包給了私人的,搞不好還是和大木橋路那家假蘇州麵館一樣,是蘇北人冒充蘇州人的麵館,就像在美國,由中國人冒充日本人的日餐店,未見得還有老師傅,弄不好是小赤佬在掌勺。於是決定不在這裡吃,而去了得月樓吃響油鱔絲。


 


圖28-30攝於徐盛興幾百米遠的避風塘,在新開元對面。原來我常去這點吃宵夜。現在越來越不像樣,一碗雲吞沒幾個要好幾十,質次價高不說,半夜常有流氓坐裡面大呼小叫,店員也不出來制止,反而對正常的食客愛理不理,看來老闆自己都不想好好做,準備關門了,我再不會去了。想想這地方其實算金玉蘭廣場,剛興起的時候,是何等的輝煌?裡面大大小小的館子,比如和記小館,一位難求,現在才十來年就沒落了,生意完全不能和以前比。


 


 


圖31-34,攝於圖01對面的一哥火鍋。ryu網友害人不淺,前兩年,他在倍可親替這家店做廣告,我當了真,下了飛機當天晚上就興匆匆跑去品嘗,結果大失所望。和四川的火鍋店比,這店就是一個笑話。


 


 


 


當然,比它還糟糕的火鍋店不是沒有,圖45攝於「辛香匯淮海中路店。我去過兩次,都是我一個親戚請客。這個親戚在銀行工作,錢倒不缺,卻生性小氣,要他自掏腰包請我絕對捨不得。幸好銀行的福利好,發了辛香匯的優惠券,他就拿優惠券請我。那菜太難吃了。什麼菜都是一種奇怪的辣味,我幾乎就沒有動筷,直到最後吃了兩小碗擔擔麵才算墊了飢。現在看網上爆料才知道,四川以外的火鍋店,都是用化工原料提的味,放裡面的辣椒只是裝飾點綴騙人的,常常因為化工原料放多了,而有苦味,騙不了四川人,但四川以外的人不懂,往往中招,所以京滬等地的火鍋店不要去吃。


ryu網友似乎很喜歡桃園眷村所在的日月光。日月光裡面我中意的也不多,除了一家我在裡面吃過鱔絲和甲魚的店,我忘了名字外,圖35-36所示的韓國鐵板燒還將就,吃客中年輕人多,不少是來相親的。

圖37-39,是正門上去二樓的涮鍋里自助火鍋。我去吃過幾次,價錢根據葷素、時段、鍋底、人數的不同而大有講究,好在每人一小鍋,避免大鍋不衛生,比法拉盛某韓國垃圾火鍋店的料多,但服務態度不好。圖40是從店內看日月光,圖41是其正門,圖42是其價格。


 


 


 

 



圖46-48,每天晚上我都要找一家館子大吃一頓,一斤黃酒下肚后,再醉醺醺搖搖晃晃二麻二麻地地沿陝西南路永嘉路向北走到嘉善路一家棋牌室去搓麻將。「儂要哈歡喜搓麻將,到格得可以尋著我鬧。」我是不是很墮落?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1 個評論)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8-12-27 14:20
好壞都是家鄉的味道。飯菜的量大,沒吃幾樣就飽了。
回復 8288 2018-12-27 15:10
北京的大平: 好壞都是家鄉的味道。飯菜的量大,沒吃幾樣就飽了。
都老了吃不動了
回復 8288 2018-12-27 15:11
越看越餓
回復 ryu 2018-12-27 15:14
「一哥火鍋。ryu網友害人不淺,」  
再想想看,我在一哥火鍋點的可是冷盤與炒菜,還有B5牛肉,
火鍋,我可沒有推薦哈,
老兄寫出來的那些吃肆,總體有個人氣不足的嫌疑,現在的上海,一定得卯住人氣跑,這樣吃得好,還吃得安全啊,
那麼,你回法拉盛了,
那鳥呢?自己飛來?簽證要不?
回復 ryu 2018-12-27 15:18
「前兩年,他在倍可親替這家店做廣告」
替這家店做廣告?我可不是他們的形象大使哈,
不過,那時候一哥火鍋還很鬧猛,
日月光廣場就差了,
回復 ryu 2018-12-27 15:20
你可不要看不起江北人啊,
嫡種情緒要不得哈,
村裡可有那個啊。。。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15:46
ryu: 你可不要看不起江北人啊,
嫡種情緒要不得哈,
村裡可有那個啊。。。
沒有看不起江北人。其實徐盛興李的廚子也是江北人,因為我聽見他們用江北話吵架。不過味道做的確實很蘇州。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15:47
ryu: 「前兩年,他在倍可親替這家店做廣告」
替這家店做廣告?我可不是他們的形象大使哈,
不過,那時候一哥火鍋還很鬧猛,
日月光廣場就差了,
免費形象大使,現在流行的說法是「自干五」,哈哈。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15:47
8288: 都老了吃不動了
還不至於吧,待我再寫一貼,說說我的食量是如何震懾空姐的。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15:48
北京的大平: 好壞都是家鄉的味道。飯菜的量大,沒吃幾樣就飽了。
那徐盛興的冷麵確實量大。
回復 Kalco 2018-12-27 16:32
好文贊一個,值得讀兩遍! 請問:「清早」是指幾點左右? 這「徐盛興」跟「老盛興」相比如何?到上海時經常去的是老盛興。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19:56
Kalco: 好文贊一個,值得讀兩遍! 請問:「清早」是指幾點左右? 這「徐盛興」跟「老盛興」相比如何?到上海時經常去的是老盛興。
謝謝誇讚!對了,經你提醒我才想起,我忘了貼董家渡德興館的照片來對比了。那是我以前住附近時拍的。至於說老盛興和徐盛興的關係嘛,應該徐盛興是從老盛興裡面分出來的。我好像覺得只有在泰康路這家叫徐盛興。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19:58
ryu: 「一哥火鍋。ryu網友害人不淺,」   
再想想看,我在一哥火鍋點的可是冷盤與炒菜,還有B5牛肉,
火鍋,我可沒有推薦哈,
老兄寫出來的那些吃肆,總體有個
徐盛興人氣還可以吧,這不算高級餐廳,還算比較安全。要講人氣,我在2001年起就在金茂大廈受資本家剝削,樓頂的自助餐餐廳和附近正大廣場的小南國等經常去,人氣那是很高的,可惜當年還沒有興微博和為微信,我還沒有自拍的習慣,所以沒有留下什麼圖片。不過去翻翻舊手機,或許還能找出幾張來以後放上。簽證嘛,我不需要簽證的啦。
回復 Kalco 2018-12-27 21:27
金雞好鬥: 謝謝誇讚!對了,經你提醒我才想起,我忘了貼董家渡德興館的照片來對比了。那是我以前住附近時拍的。至於說老盛興和徐盛興的關係嘛,應該徐盛興是從老盛興裡面分
多謝回復!祝胃口好!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8-12-27 21:48
老上海米道,贊額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8-12-27 21:50
回上海就有一種感覺,要找小時候的味道,但是在鋼筋水泥的森林裡,在高樓大廈的縫隙間,再也找不到了,偶爾在一些小弄堂里還存在一點點,只是這樣的弄堂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8-12-27 21:51
看看介紹,農且頭勢蠻結棍額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22:07
專治蛋疼2: 老上海米道,贊額
十幾年前經常聽到電視里的一句廣告詞:上海米道,上海一號。不知道現在還有嗎?
回復 金雞好鬥 2018-12-27 22:08
Kalco: 多謝回復!祝胃口好!
哈哈哈哈,下一篇就寫寫我胃口好的文章,看看是如何嚇壞空姐的。
回復 海外思華 2018-12-27 22:43
   看著饞人呢!!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4 20: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