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當愛成了習慣】

作者:JuneRipple  於 2014-5-31 13: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南窗札記|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8評論

關鍵詞:情感, 家庭, 移民, 二道販子

 -- 我是個二道販子,販販賣賣別人的故事 ---

【當愛成了習慣】

在這個城市裡,我寓所的電話,可能要算最奇怪的心理諮詢熱線了,因為它總會在半夜毫無預警地響起,而對方就一個女人,而且就固定的三選一動作:一聲乾嚎,兩聲抽泣,或者,半天沉默。

當這樣的電話持續了半年多以後,我已經練就了一套非比尋常的雷達睡功。午夜12點左右,我的大腦就會定時啟動,像雷達張開翅膀一樣,在半夢半醒之間,搜索著那空氣中似來非來的鈴聲。

今晚,雷達的翅膀又被鈴聲擊中。抓起話筒,我眼都不帶睜地就說:「這回他說什麼了?」

對面傳來的是壓抑在喉嚨里的抽泣。Sandy其實是個外向型的女人,假如不談她和她老公的事的話,她還是開朗爽快的。所以,當我聽到是哭泣聲時,我還是不由得認真起來。

「真離婚了?」我耐心地等著。

半天,Sandy 還是在抽嗒著,不說話。我把免提打開,翻身起來披了件睡衣,坐到窗塌上。天上月圓如盤,這個城市似乎正在酣睡。可愛情呢?我分明看到,還在那些個窗戶後面,忙碌地上演和落幕著。

Sandy的童話劇看來終於落幕了。而那拉動大幕的,不出預料的話,應該是那個隔三個月就飛越太平洋的她那high school sweetheart。

我第一次見到Sandy 老公的時候,那是在認識Sandy 6年之後的某天晚上。在那以前,這個老公一直都是生活在Sandy的口述里的一個二維人物。從一開始簡單的「他是個生意人」的介紹,到後來Sandy數次帶點甜蜜帶點驕傲的高中甜心的敘述,他一直給我個好脾氣的家庭責任男的印象。那次,他特意從國內趕過來給他們的小兒子過生日。於是,晚飯前Sandy給我打電話,說是家庭聚會,既然大家都是住一個筒子樓里的朋友,過來吃頓飯也無妨。那時,我正愁怎麼對付這又一頓不得不吃的一個人的晚餐時,一聽之後當即欣然前往。再說,畢竟跟Sandy認識,也是因為她小兒子的緣故,這6年的交情,我都自認是那個小不點非正式的教母了。

那晚,確實就如Sandy所說,是個小範圍的家庭式聚餐。不到10個人的場面,跟往常Sandy的大手筆,很是不同,全場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至親至近才有的隨便。我在覺得倍感溫馨之餘,卻感到了些少少的不合拍。可能是我單身慣了,已經不習慣了人群和聚會。所以,沒等結束,我就借口明日要早起上班,告辭回家了。

回來后,我還是得出了個結論:歲月真是太優待Sandy了。20年的時光過去了,我還可以看到當年的她,那個有點天真,有點嬌氣,有點任性的高中女生。而那個當時應該青澀的男生,我已經在她老公那裡找不到一點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他對Sandy的熟悉和掌握,讓我暗自嘆服,也隱隱有些不安。這些年,他已經讓Sandy太習慣了有他的日子了。而這一切,當晚的Sandy是當做幸福來沉浸的。

這個城市的日子就是這樣,可以很安靜,也可以很忙碌。不同軌道上運行的人們,可以偶爾交集,然後,錯過,或者再繼續。我和Sandy,應該算是交集之後繼續的一個例子吧。當年,一個人帶2個孩子的Sandy喜歡插花。而沒孩子有隻貓的單身的我,正好還有些殘存的文青情結。就這樣,在社區的插花興趣班上,我和Sandy認識了。算來,已經8年了。

在別人眼裡,Sandy就是個典型的留守太太,開寶馬上大統華,挎LV包去菜市場。送孩子上輔導班,沒事上個網。看見有人網上扭扭捏捏的顯擺,也會來個聽都聽不清楚的閉口鼻音。但我們來自同一個城市的背景,讓我對她的種種作派,似乎都可以無限地兼容了。而她,似乎也覺得我安全,女性么,又單身正職無不良嗜好。所以,自從插花班的不期而遇,一來二去的,樓下的我和樓頂的她,就成了朋友。

可到底,我和她還是不同的。Sandy的日子像被程序設定了似的。每三個月她老公的到來,是她日常生活的一個周期的起點。起點之前的一周,她開始興奮地忙碌起來。難得有個電話,都是匆匆的。起點之後的一周,她才慢慢回復到那個我在插花班上熟悉的她。電話可以長到我不得不掐。

變化是在半年前。有一晚,她突然打來電話大叫說,她受不了了。嚇得我扔了電話,就往電梯衝。在她那兩倍於我家的客廳里,我看到了她,一直在原地打轉,一臉的眼淚和不相信。她說,她老公剛給她打電話,說不來了,還要和她離婚。

之後,她老公當真就再也沒來過。人啊,真是個奇怪的動物。不想他人間蒸發的時候,他就偏偏可以做到魂魄都無。他這樣的消失,直接催化了Sandy從高中女生到中年怨婦的進程,也成就了我午夜心理諮詢熱線的開播。

Sandy 一直在拒絕相信。她說他只是跟她說說的,原因是他們離得太遠了。20年來他一直都沒有對她說過重話,從來都是要什麼有什麼的。再說,畢竟還有兩個孩子么。。。在她的絮絮叨叨里,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安安靜靜地聽著。半年來,我就問過她兩個問題。第一:他外面有人么?第二:你離得開他么?而Sandy的答案就一個:不知道。

我知道我再也問不出其他問題了,那隻好當個稱職的聽筒了。

話筒里終於傳來Sandy強壓住抽泣的聲音:今天,他請的律師來了,所有的文件她一個也看不懂啊。律師說,你簽字就行了。

我說:那你簽了?

Sandy說:那我不能不簽啊。他說要的啊。

我突然沒了說下去的興緻。靠窗塌太久,突然直起腰來,後背居然如撕裂般疼痛。

這習慣了的姿勢,還真不是個東西。

——————————————
《南窗札記》之《二道販子》
2014/ 05/ 28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越湖 2014-5-31 20:08
故事好。只是類似的太多了,所以即是真實的,也是而已而已。
這文筆好。因為如此好的不多,所以過一段時間會回來再讀。
回復 Lawler 2014-5-31 23:04
越湖: 故事好。只是類似的太多了,所以即是真實的,也是而已而已。
這文筆好。因為如此好的不多,所以過一段時間會回來再讀。
分居兩地,這樣的故事,不發生都有點奇怪
回復 walkalongg 2014-6-1 06:31
正如越湖兄所言,這種故事太多了。問題是從來就沒有人問一句為什麼。一個女人,把熱衷的老公放在那片浮躁奢靡的土地上,以為就憑著以往的情分和孩子的牽累,就能栓住男人的心,在這邊平靜地安享太平富足的日子么?是不是舒婷的詩來的,說不管你多高大,我也得自己站著,不能纏在你身上,失去自我,記不得是原文了,是不是致橡樹來的。。。
回復 JuneRipple 2014-6-1 11:59
越湖: 故事好。只是類似的太多了,所以即是真實的,也是而已而已。
這文筆好。因為如此好的不多,所以過一段時間會回來再讀。
謝謝了~~

其實這個故事可以至少2個不同的結局。我不想寫滿了,就講一個故事,至於如何添添減減,我還是留給別人自己填空去
回復 JuneRipple 2014-6-1 12:00
Lawler: 分居兩地,這樣的故事,不發生都有點奇怪
嗯。。。也有不離婚的。反正錢有的是,女人不想離婚,那男人就用錢養著也成
回復 JuneRipple 2014-6-1 12:07
walkalongg: 正如越湖兄所言,這種故事太多了。問題是從來就沒有人問一句為什麼。一個女人,把熱衷的老公放在那片浮躁奢靡的土地上,以為就憑著以往的情分和孩子的牽累,就能
致橡樹多高大上啊。。。

其實啊,我寫這個Sandy,表面上看也就一仙班人物,可是,到底她是什麼?30多歲的中女,真是那麼天真?因為君心若我心?還是就習慣了一個習慣的問題:反正未來看不清,我何必去想那麼多?想點快樂的,自己哄自己就不行?

呵呵
回復 xqw63 2014-6-2 07:39
太正常了
回復 越湖 2014-6-2 09:50
Lawler: 分居兩地,這樣的故事,不發生都有點奇怪
說的也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03: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