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倍可親 返回首頁

Laile的個人空間 https://big5.backchina.com/u/298355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doodle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留言 登錄 | 註冊


Duffy 2016-8-22 00:44
Laile, 您好:

我的第一本書「他鄉憶語」已於今年8月13日由美國南方出版公司正式出版發行,出版和訂購信息網頁鏈接請參閱
http://txyy.dixiewpublishing.com/
關於成書過程,請參閱我8月13日的兩篇博客《我的第一本書「他鄉憶語」正式出版發行》和《「他鄉憶語」後記-----跋  無墓之墓誌》  .
我自己購買了20-30本「他鄉憶語」,準備寄送給幾位朋友:
一些是對我5年前初次進入貝殼村時,對我給予極大幫助和鼓勵的朋友。
另一些是對我的寫作和身體非常關心,對我的博客持續給予關注和評論的朋友。
還有一些是,對我的日誌給予深刻的評論,或者他們的某篇日誌或評論給予我很大的啟發,引起我的強烈共鳴。
請您將您的郵寄地址,在留言中或者用電子郵件發送給我,我的電子郵件地址為:
duffyjing@gmail.com
遺憾的是,由於能力有限,不可能給每個關心我的朋友們每人送一本,還請見諒。
當然,如果您能夠協助我承擔一部分書費和郵寄費用。將不勝感謝。我會用來給更多的朋友們寄送一些。我的郵寄地址為:
Norman Jing
40299 Linaria circle,
Fremont, CA 94538  USA

再次向您致謝。(書寄到貴處,大約需要3周時間)

Duffy Jing敬上
8月17日
Laile 2015-1-12 08:45
當然記得啦!該上班了吧?有男朋友了吧?
liuyushi18 2014-10-10 17:30
   我回來啦,還記得我嗎?嘿嘿~
秋天的雲 2013-5-23 20:10
Laile: 還沒回來?
快了,6月4號到。
周作人 2013-4-8 17:56
----泯滅人性中共官匪勾結貪腐抗日英雄遺產


中華民國空軍官兵(國民黨軍官、原抗日飛虎隊隊員)、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其大陸遺產被中共官匪勾結霸佔的事實經過如下:
各位領導:
我叫徐翠雨, 64歲,系國民黨軍官、反法西斯英雄、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之女。反映中共山東省鄆城縣義和里村原會計刁秀振等人為了報答李金文和其父將其長女刁愛雲托關係當上教師,在鄆城西環路拆遷時(當時拆一還一、房屋作價補償原則),串通當時村委、村組、鎮政府貪污腐敗、違法違紀與土匪李金文官匪勾結,致使二戰英雄遺產被中共山東菏澤鄆城官匪勾結霸佔,侵害我合法權益。
原任鄆城義和里村會計刁秀振等人為了報答李金文和其父將其長女刁愛雲托關係當上教師,利用手中權力受賄與腐敗胡作非為,為自出生就是非農業戶口李金文長子李軒和次子李帥(已經靠李金文任農業局技師的姐夫上下串通、行賄鄆城相關部門和責任人當上公務員,在勞動局上班)又偷改檔案,與派出所、鎮政府串通致使李金文長子李軒和次子李帥(又改其他名字,雙身份證號)既有非農業戶口,同時還有農業戶口,又騙取了宅基地和農田,嚴重違法違紀。義和里附近村村民人人皆知,在土匪惡霸李金文淫威下不敢明言。《自由亞洲電台》等幾十家境外媒體調查同樣證實了這些,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diaochabaodao/invest-02212013133904.html
請求中共依法查處貪腐中華民國空軍官兵(國民黨軍官、原抗日飛虎隊隊員)、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遺產的中共山東菏澤鄆城官匪和瀆職部門責任人。
國民黨軍官、抗日英雄、反法西斯英雄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之女徐翠雨, 64歲,
TEL︰86-18600867005  86-05306650290  郵箱fzgtgdxz@gmail.com
現住址,中國山東省菏澤市鄆城縣鄆城鎮申廠村
郵編;274700               2013年4月6




具體事實如下:1915年出生,祖籍山東鄆城義和里村的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青年時期恰逢日本悍然侵略我國;在民族危亡時刻當時精通多國語言的李書良在新婚18日辭別愛妻徐心坤和父母報名參加了當時的國民黨空軍(即飛虎隊);因當時抗日戰爭形勢緊迫,人才缺乏等各種因素直到1940年李書良壯烈犧牲也未能回家探親。因此英雄李書良壯烈犧牲后無直系後人,其遺孀徐心坤無奈只得領養娘家侄孫女我徐翠雨為養女,1956年起義和里村分給我徐翠雨本人二分多谷地,徐心坤與我徐翠雨(實際是其娘家侄孫女)孤兒寡母過日子。
因李書良是國民黨軍官空軍飛虎隊隊員,中共文革(階級鬥爭)時,徐心坤和我徐翠雨作為其養女被劃為國民黨家屬、台灣家屬等,我與徐心坤立即變成了中共各級政府扣上了「國民黨、反動派台灣家屬,罪惡累累、十惡不赦的階級敵人」遭到非人待遇和喪失人性折磨。義和李村委會紅衛兵們把徐心坤用繩子綁著、強迫帶上高達一米,寫著「國民黨、反動派台灣家屬」等字樣高帽子批鬥;數十人拖著連續數月遊街,被拖的死去活來,生不如死。中共當局當年形成「誰打罵國民黨家屬最狠,階級鬥爭誰最積極,誰下手最重,誰打人最狠,誰就是中共先進分子,優先入黨」等特殊的體制環境下,中共鄆城鎮政府組織的義和李村委會紅衛兵們為當先進,爭相毆打辱罵徐心坤。當年親自見證義和李村委會治安主任兼紅衛兵頭目(民兵連長)的鄭東祥在批鬥徐心坤時的李傳振等人講起來仍記憶猶新,「鄭東祥在批鬥徐心坤時突然抓起徐心坤右手中指雙手用力「咔嚓」將其掰斷,徐心坤疼痛難忍癱坐在地」。當年中共文革(階級鬥爭)特殊歲月,無人敢伸張正義,都怕受牽連。多年後,感到徐心坤非常可憐的李傳振(86-                 )等質問鄭東祥「徐心坤是國民黨、台灣家屬,沒有危害社會,你們那幫無人性婊子紅衛兵們也不能打傷打殘人家啊。」鄭東祥說「我承認打傷徐心坤,還不是中共當年階級鬥爭政策誰積極,誰當先進,誰入黨才能陞官嗎?中共當年階級鬥爭打傷打殘打死都不會追究責任。不打傷他我那治安主任民兵連長官位不保,讓你也會那麼干,這就是中共政府逼良為娼。」
因我徐翠雨和徐心坤是是國民黨軍官李書良家屬,是與台灣有牽連家屬,文革時不分青紅皂白的紅衛兵抄了我孤兒寡母的家,鍋碗瓢盆和衣服被褥等都給拿到義和李村委會,米面給撒到糞坑了,紅衛兵在院子挖地三尺挖出徐心坤埋在地下的240塊銀元、94塊現金、 83斤糧票、一疊布票等也強行拿走了。拿不走的一些衣服和小桌子、床架子都集中到院子里放火燒掉。紅衛兵把徐心坤脖子上掛上大牌子,戴上高帽子,幾個紅衛兵, 拖著每天沿街批鬥,被輪番辱罵、恫嚇、拳打腳踢毆打后,徐心坤的腰、腿、胳膊被打傷致殘生活不能自理。甚至李書良親侄女們(李金文姐姐)為當紅衛兵、所謂的入黨先進也經常打罵欺負徐心坤。徐心坤妯娌們(李金文母親)和李金文為欺負走徐心坤達到霸佔其財產的目的打罵欺負徐心坤更是家常便飯。徐心坤生不如死,多次欲尋短見,為洗清丈夫李書良的清白,為洗盡李氏家族屈辱毅然堅持著。
中共文革(階級鬥爭)時,鄆城鎮政府組織的義和李村委會數百個紅衛兵們為當先進,爭相毆打辱罵徐心坤;把徐心坤用繩子綁著、強迫帶上高達一米,寫著「國民黨、反動派台灣家屬」等字紙糊高帽子,數十人拖著連續數月遊街,被拖的死去活來,生不如死。中共政府同時打著對「國民黨反動派家屬」勞動改造幌子強迫徐心坤和10多歲的我每天為村裡掃大街,因徐心坤被打傷致殘,我徐翠雨替徐心坤掃街半年之多。時任中共義和李村委會幹部們同時還逼迫徐心坤每天寫檢查,實質是中共義和李村委會幹部們編造國民黨政府所謂的「壞話和事迹」讓我與徐心坤等國民黨家屬抄寫,達到妖魔化、抹黑國民黨政府的目的(因徐心坤識字不多,當年多次替徐心坤寫檢查的村民李傳振)。我本人因為是國民黨軍官李書良之女,在全學校千名學生中成績第二名,被中共脅迫不讓上學了。幾百次被隔離審查,幾千次寫悔過書,幾千次寫檢討………在大陸那個階級鬥爭年代(66年-74年),我和李書良遺孀徐心坤因「國民黨軍官、台灣家屬」罪名遭中共此類非人迫害數不勝數、馨竹難書。此後我上學、工作、婚姻、生活和身心健康都受影響,(當年被迫害,致死致殘數不勝數國內外資料也頻繁報道)……儼然是一部凄涼絕望血淚史。但為了給國民黨軍官、抗日英雄李書良正名申冤毅然堅持著。
1976年我徐翠雨結婚後把文革時被中共作為「國民黨軍官、台灣家屬」被打傷致殘,生活不能自理的徐心坤接到婆家申廠村去照顧。此後;30多年來我及丈夫劉金民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借貸、賣糧食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治療和養老,直到徐心坤2002年去世;我及丈夫劉金民為徐心坤依照風俗將其與李書良飛行帽、手槍、匕首等遺物安葬在義和里村蘋果園裡,為其養老送終。http://sdtgdxz./
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孀徐心坤臨終前一再囑咐我,一定想辦法找到國民黨軍官英雄李書良遺骨和下落;同時囑咐我扒出其與我當年埋在義和里村所住的屋子裡窗檯下花罐子里193塊銀元和13個銀錠等財物,一部分作為其棺材錢,其餘部分作為找尋英雄遺骨和下落的經費。其三,李書良侄子李金文全家幾十年來經常欺負她,李金文種我的地30多年沒給我一粒米、一口水,我19棵大梧桐樹讓李金文偷賣了,村裡蘋果園每年應該分給我的幾千斤蘋果都被李金文吃了…………李書良所謂的侄子李金文太缺德、昧良心不東西了,多年來早就覬覦想霸佔我財產了,一定小心李金文,別讓李金文再把銀元、銀錠和房子、宅基地給弄走了等等。到時候拿著77年分家證明索要繼承財物。
鄆城西環路拆遷時李金文為了偷走我與徐心坤當年埋在義和里村所住的屋子窗檯下灰色罐子里193塊銀元來,趁西環路拆遷用推土機挖地三尺將我花罐子里193塊銀元和13個銀錠等財物偷偷挖走。李金文和家人為了不放過任何一塊銀元,連夜將我與徐心坤當年埋在義和里村所住的屋子屋外的土用篩子篩過,扒走我花罐子里193塊銀元和13個銀錠等財物;是義和里村村民人人都知道的,不可否認的事實。第二天早晨我去找李金文討說法問他為何扒走我193塊銀元之事,做賊心虛的李金文見我來了把鐵鍬和篩子扔在現場嚇得躲了起來,打其電話不接。其母親謊稱出差了,多個義和里村村民說見李金文剛才還拿著鐵鍬在挖銀元呢。
2001年西環路拆遷時,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留院子被拆遷,按照當時拆一還一原則,房屋作價補償原則,當時村委和村組未認真履行審查和監督義務,致使房屋作價補償和置換宅基地被未盡到任何義務的李金文侵佔。
與此同時,義和里村將安葬徐心坤和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物的地塊分給何風雲(李松峰之妻)家為宅基地,何風雲(李松峰之妻)和我都認為「依法依理李金文已經霸佔抗日英雄宅基地等財產,應該主動承擔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等後事。」李金文置之不理,我與何風雲、李松峰和其父親李印魁分別數百次找已經霸佔抗日英雄宅基地等財產的李金文商量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李金文還置之不理。此後何風雲、李松峰及其父親李印魁無數次催促我要我將徐心坤和李書良墳挪走,甚至於何風雲蓋牆壓在將徐心坤和李書良墳平掉,蓋牆壓在徐心坤和李書良墳墓上,李金文置之不理。因為我本人多年生活在距離事發地;20多公里的申廠村,當時不知道。

2004年後,何風雲(李松峰之妻)更感到不平衡,埋怨到「李金文霸佔了修路時補償給大爺爺和大奶奶(徐心坤和李書良)遺產(包括宅基地)和補償款,蓋樓租給開飯店的,都不管徐心坤和李書良任何後事??反而徐心坤和李書良在我何風雲、李松峰院子里埋葬著,耽誤我家蓋房子???如果將補償給大爺爺和大奶奶(徐心坤和李書良)遺產(包括宅基地)和補償款給我,大爺爺和大奶奶(徐心坤和李書良)就在我院子埋著,任何後事我都管。何風雲(李松峰之妻)也不讓我清明節給徐心坤和李書良燒紙「祭奠」了。無奈之下我又多次找李金文商量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李金文再次說「有財有名就是我大爺大娘,徐心坤和李書良無財無名………我不管,別找我了」。
此後,我多次質問義和里村原會計兼8隊隊長的刁秀振「,徐心坤和李書良宅基地你們大隊和8隊給弄到哪裡去了??我現在無其他辦法,只有將徐心坤和李書良遺骨安葬在其宅基地上。你們義和里村大隊和8隊村民都知道我給生活不能自理的英雄遺孀徐心坤治療和養老照顧其生活多年,無論依法、還是依理論(民俗)具有無可置疑的第一繼承權,為什麼你們當時不通知我?」
刁秀振說「西環路拆一還一補償給徐心坤和李書良的8萬多塊錢讓李金文領走了,宅基地叫李金文霸佔蓋了房子租給開飯店的。如果我刁秀振占徐心坤和李書良補償的宅基地的頭(俗語,一丁點),不叫你為難,將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在我院子里都行,你在申廠照顧徐心坤多年生活費、醫療費都等由我刁秀振負責。如果義和里村8隊村民佔有徐心坤和李書良補償的宅基地,8隊村民應該承擔徐心坤和李書良這些後事,包括安葬和你多年為徐心坤醫療都還給你。當年補償的錢讓李金文領走了,宅基地叫李金文霸佔蓋了房子租給開飯店的我刁秀振和8隊村民沒有義務負責徐心坤和李書良後事,村民都敢怒不敢言。村民都知道我欠李金文和其父親李傳傑的人情,當年金文父親李傳傑任武校教導主任時利用權力將我不具備教師資格閨女違規安置當上教師;我為了還其情,利用權力不光將當年西環路拆一還一給徐心坤和李書良補償的8萬多塊錢讓李金文領走了,宅基地叫李金文霸佔蓋了房子租給開飯店的。
李金文趁西環路拆遷,偷走賣掉您徐翠雨與大奶奶(徐心坤)早年埋下銀元和銀錠得了幾十萬,靠李金文任農業局技師的姐夫上下串通、花48萬行賄鄆城相關部門和責任人將不具備資格李金文次子李帥已經當上公務員,安排分配在鄆城勞動局上班后。我刁秀振還與義和里村原村幹部初進興、派出所、公安局和鎮政府串通起來分別給李金文2個自出生已有非農業戶口的兒子又改其他名字,偽造了檔案,又上了農業戶口。李金文兩個兒子,4個身份證號又騙取了宅基地和農田,因此受到侵害的8隊數百村民近年來都罵我刁秀振。但對黑心土匪惡霸李金文敢怒不敢言,擔心遭到黑心土匪惡霸李金文。我刁秀振這樣嚴重違法、冒著進監獄風險幫助李金文按說也對得起李金文,還李金文情了。這些違法亂紀要是上面依法追究下來,我與義和里村原村幹部初進興、派出所、公安局和鎮政府負責人都要被追究責任被免職受處分,弄不好要進監獄的。」
刁秀振說「義和里村大隊和8隊要是早知道李金文這樣缺德昧良心霸佔遺產卻不管徐心坤和李書良後事,說什麼大隊和8隊也不會讓李金文領走徐心坤和李書良補償的8萬多塊錢和宅基地。原來大隊和8隊考慮到李金文領走徐心坤和李書良補償的8萬多塊錢和宅基地會主動承擔徐心坤和李書良一切後事。沒想到李金文也太缺德、昧良心、不是個東西,霸佔了英雄遺產還不管不顧徐心坤和李書良後事。如果要是早知道李金文這樣缺德、昧良心,大隊和8隊就到申廠通知你領取徐心坤和李書良補償的8萬多塊錢和宅基地。如果要是早知道李金文這樣缺德、昧良心,大隊和8隊就是將補償徐心坤和李書良的8萬多塊錢和宅基地保管起來也不會讓李金文領走的。當年大隊和8隊沒通知您這個合法繼承人確實有錯誤,讓李金文領走確實有錯誤。現在誰也不願意得罪李金文,提起這事情。都知道我刁秀振無兒,更不敢得罪有錢有勢黑心土匪惡霸李金文,要是得罪了李金文;他敢叫他2個兒子晚上帶一幫黑社會打砸我家,你不知道現在中共領導下的咱山東菏澤鄆城李金文這樣土匪惡霸橫行,打人白打;中共山東菏澤鄆城所謂的人權、法制都是騙老百姓的;象我這樣沒兒子的受盡黑心土匪惡霸李金文等人欺負真難啊!
為完成國民黨軍官、抗日英雄李書良遺願,30多年來我跑遍中國20多個省直轄市,花費巨資和精力2100年終於在南京抗日紀念館找尋到李書良遺骨和下落。不僅完成了李書良、徐心坤,而且完成了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多年來的願望。跟蹤採訪此事的媒體報道「如果不是英雄的孝女徐翠雨多年來花費巨資跑遍中國找尋到英雄遺骨和下落,山東鄆城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乃至城關鎮、鄆城縣之英雄人物將被歷史淹沒。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世世代代將永遠蒙冤受屈。鄆城人民也將蒙冤受屈《》。英雄李書良有如此孝女徐翠雨是榮之大幸。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乃至城關鎮、鄆城縣有如此孝女徐翠雨是榮之大幸。否則,義和里村和李氏家族乃至城關鎮 、鄆城縣不會因英雄李書良而榮光《http://fsdtg./ 》。」。
2012年8月13日,我再次(也是最後一次)帶著煙酒親自到李金文書店裡商討徐心坤和李書良安葬問題和英雄遺骨和下落問題,李金文和其妻子又說,徐心坤和李書良無錢無財產不是我大娘大爺,我不管。
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在2011年找尋到國民黨軍官英雄遺骨和下落後,多方努力下縣民政局才將英雄遺骨安葬在鄆城烈士林園。2012年11月26日為英雄送別的義和里村村民和鄆城人民見證了30多個國家政要和高官, 160多家境外媒體為英雄獻花見證英雄偉大事迹,同時也是我多年辛苦努力的見證。
可以說在鄆城鎮十里八村都知道的是我比親生閨女做的只好不差。因我作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養女,文革期間我和李書良遺孀徐心坤被抄家,受盡非人待遇和折磨,徐心坤也被紅衛兵毒打致殘,生活不能自理。76年我結婚當天即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徐心坤接到婆家去照顧。幾十年來,我及丈夫劉金民不惜超體力勞動,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借貸、賣糧食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治療和精心照顧其養老,直到徐心坤2006年去世;我及丈夫劉金民為徐心坤依照風俗操辦了葬禮,為其養老送終。我及丈夫劉金民這種精神在十里八鄉成為尊老、敬老、孝敬老人典範。由於幾十年來,我及丈夫劉 金民不惜超體力勞動,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借貸、賣糧食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抗日英雄烈士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治療和養老,伴隨著我及丈夫劉金民年齡增加,身體已經累垮致殘,並患有多種疾病,完全喪失勞動能力。
我徐翠雨雖為李書良和徐心坤養女,但對國民黨軍官李書良遺孀徐心坤是活養死葬,我花費巨資、費盡千辛萬苦找尋到英雄李書良遺骨和下落,並花費巨資為英雄正名,協助政府將英雄遺骨安葬在烈士林園。有人說「親閨女不見得做到這樣。」然而其侄子李金文只霸佔財產,未給其一個饅頭、一碗水;更未出一分錢、耗一小時來找尋其大爺李書良遺骨和下落。尤其是徐心坤和李書良遺骨被何風雲壓在牆下多年;何風雲數十次揚言要將徐心坤和李書良遺骨撒掉,李金文置之不理也是眾目共睹的。還是我多次找到縣委、縣政府和市委、市政府以及民政局領導,民政局才多次通知鎮政府和義和里「撒掉國民黨軍官英雄李書良遺骨誰也負不起責任」。才制止了何風雲。
綜上所述,無論法理,還是民俗,乃至目前已經完全了解國民黨軍官李書良身後事件的鄆城民政局、鄆城縣委、縣政府、菏澤市委、市政府、市民政局、山東省委、省政府民政廳領導和負責同志,乃至國外政黨領導和負責同志和了解此事的媒體和民眾,尤其是為英雄獻花的30餘國家政要和高官等皆一致認為我徐翠雨系徐心坤和國民黨軍官李書良第一繼承人。證據見http://tw.myblog.yahoo.com/fzgsdtg
當下無論如上談及的、了解國民黨軍官、抗日英雄李書良身後事的國內()政府部門領導和負責同志和媒體 ,還是國外了解李書良身後事的政府部門政要和負責同志和媒體皆一致贊同並支持我討說法。因此我請求義和里村委對於建西環路時拆除徐心坤和李書良宅基地後置換的宅基地(當時稱拆一還一,房屋作價補償)和房屋作價補償被李金文佔用一事等給我本人一個說法。請調查核實為盼。
………………
國民黨軍官、抗日英雄、反法西斯英雄李書良及其遺孀徐心坤之女徐翠雨, 64歲,
TEL︰86-18600867005  86-05306650290  郵箱fzgtgdxz@gmail.com
現住址,中國山東省菏澤市鄆城縣鄆城鎮申廠村
郵編;274700               2013年4月8












(昨天霸佔英雄遺產的土匪李金文囂張的給我打恐嚇電話說「鄆城法院幾個領導都收了我好處,不會給你立案的。你告到哪裡也白搭,姜異康、郭樹清於曉明 孫愛軍王永華、縣長蔡維超算什麼東西啊?上面來調查都替我打掩護。我李金文開書店有錢,鄆城鎮政府書記和鎮長都聽我李金文使喚,沒有我同意大隊是不會給你出證據的,都不敢得罪我李金文。要不然我兒子怎麼會既有非農業戶口,還有農業戶口啊。沒關係誰敢給我兒子辦假戶口?沒關係沒錢我能花費幾十萬買通鄆城官員將不具備資格的我兒李帥安置當上公務員,在勞動局上班。中共都是騙人的,反腐和政治改革都是走過場。再告我李金文僱人打你,敢上訪我就讓鄆城鎮政府派人抓你。你不是不知道最近鄆城鎮政府拘留和勞教了幾十個上訪的,有些上訪的抓到精神病院關起來,反正我給鄆城鎮政府領導花錢了,你能把我李金文怎麼樣啊,你要敢上訪我就讓鄆城鎮政府拘留、勞教你.」
jackcanchn 2013-2-11 23:44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98850&do=blog&id=172828
老阿姨 2013-2-10 15:07
孟昭文競選時,得到了你的支持,還有唐弟(紐約堂叔)也動員了一批朋友支持。你們都為美東地區選出第一位華裔國會議員,做出了貢獻。謝謝 !
祝蛇年吉祥如意、事業更上層樓!
kylelong 2013-2-10 06:40
Laile: 吃元寶,掙元寶。吃出健康,吃出財富。龍老師新年樂!
   qqq
kylelong 2013-2-9 21:54
早安太陽 2013-2-9 12:54
Laile: 燒魚,果然還有一粒,包錯了
   摳門!多發博客賺錢啊!
早安太陽 2013-2-9 12:37
Laile: 我用回收測試過,一包二粒
一個紅包,每人只能拿一次!摳門大哥大你!
早安太陽 2013-2-9 12:30
Laile: 只有你的足跡,咋解釋
就一個金幣,剛拿到,摳門死了啊!
早安太陽 2013-2-9 12:19
Laile: 拜年拜年!伸手要錢! 發!金疙瘩一對!
     去看了,木有!
早安太陽 2013-2-9 12:00
給您拜年,祝福Laile和家人幸福安康2013~~~·紅包拿來!
翠喜 2013-1-28 03:39
Laile: 買嘎的,您是誠心嚇唬咱啦
寧可嚇人,決不裝13
kylelong 2013-1-20 00:53
Laile: 謝謝龍老師,漂亮。
  
kylelong 2013-1-19 12:43
xoyuanfen 2013-1-1 11:37
   新年快樂!
target 2012-12-19 12:19
Laile: 前些年窮,沒買到發行價,在市場上高價買的,數量不多,所以成套不賣。而且你這價錢只夠發行價,買不到的。我建議你有錢的話把印鈔局網上沒賣完的全買了,等別人 ...
多謝指導。
我應該去印鈔局的網站去買,如果沒有了再去其他地方淘換。對吧?
看了您的博客才有了收集一些小東西的衝動,我也試試看看能否培養自己的興趣。
再次感謝。
target 2012-12-18 15:37
50元一套你能賣一套嗎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3-2013 Backchina.com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