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對習旋風的讚譽緩行

作者:瀑川  於 2022-8-1 09: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對習旋風的讚譽緩行

2012年 2月-23日 10年前舊作   (《克斌雜文選》)

 

沒有經過競選宣傳就成了唯一總統候選人的習近平同志,在美方的熱情配合下,成功地完成了國事訪問,為兩國后十年的關係建立了良好的開端。無論是美方還是中國的老百姓,都在殷切地盼望著這位習大人能夠給他們帶了前所未有的好處。於是,無論是美方還是中國的網際網路,都緊鑼密鼓,出現了一片讚美之聲。對習近平親民的微笑,舉手投足,甚至坐姿分腿,都大加稱頌,好像這位未來的習總書記是由中美兩國人民共同選出的一顆閃爍的新星,即將給中美人民帶來幸福。

我想在眾人熱氣正高的時候,不合時宜,潑一盆冷水,起碼能澆到我自己的頭上,清醒清醒。習在這次為期數日的外訪中的確有不少親民的鏡頭,可是,他進入中央政治局已經9年,在他自己領導的國家裡,留下了多少親民的形象?無疑,這是故作姿態,給外國人看的。本不是這樣的人,卻做出了這樣的事,難免有花拳繡腿,逢場作戲之嫌。五天里安排了27項活動, 表現了這位王儲的輕狂浮躁,華而不實,以及急功近利的心理素質。

 習總書記說過三句話也受到不少文人的吹捧和詮釋。其實,對這三句話也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他說太平洋之大容得下中美兩國,當然可以說是寬大胸襟。但也可以被理解為無奈之狀。12-9 運動時,學生不滿暴政,提出北平之大容不下一張書桌,學不下去了。習選在情人節期間訪美,難掩其獻媚之意,以太平洋之大一詞想乞求老美停止軍事東擴,留給我們一點空間,硬中又透著疲軟。

他引用了電視劇《西遊記》的歌詞,請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也有曖昧之處。他把自己這次訪問比喻成當年的唐僧,顯然矮化了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國家。不過話說回來,他要是真能取回真經,帶回自由民主的理念,推行政體改革,那還真是13億人的造化。至於說人權只有更好,沒有最好,則是變相地表明我們的人權政策也不錯,等於推卸中國政府在人權上的過失。每次在領導人的重要訪問前,都要放出一個政治犯,作為見面禮。這次習的訪問,有人猜測劉曉波會被寬大處理。實際上,在訪問前不久,中方又重判了幾個因詩歌和網路的政治異見者。可見,習絲毫沒有流露任何在人權問題上的歉疚。

在中國一黨專制的社會中,老百姓唯一的希望就是出一個好皇上,出幾個清官。江主席,胡書記在上任前後都獲得過這種期盼的殊榮,到頭來,專制越來越緊,貪官越來越多,房價越來越高,食品越來越假,民風越來越差。如果新領導上台時的期望值是一,10年後則是經過了5個半衰期,期望值降到了原來的0.03125。原因很簡單,新首領是政治局的各派寡頭經過權衡厲害而指定的,最重要的要求就是讓黨的香火代代承傳,江山永固。至於老百姓的願望,Who Cares

習近平先生也是在這種機制中應運而生。一個主要的原因是他出身紅色,鋒芒不露,老實可靠。即使在共產黨內,比習優秀的也大有人在。只不過按毛主席的話說:「你辦事,我們放心。」可憐的是那些把習當成紫薇天子的人,他們也想跟著一塊放心。殊不知道,這天子不是為你們下凡的。薄熙來有才幹,有魄力,是位吒斥風雲的人物,可是腦後有反骨。為了自己出名,可以踏斷老爹的三根肋骨。有理由說,將來為了他的野心,或許會另立旗幟,中斷了黨的事業。在開門辦學時我認識過一個青工,高幹子女。此人聰敏好學,為人正派,1977年考進清華。後來做過北大的黨委書記。但是他有自己的觀點,對改革開放的某些措施持有異議,因此被邊緣化。真正有本事、有頭腦的人很難受到政治局委員們和江老太爺的一致青睞。就此而言,對習不要期望過高,過高反倒會成為習將來加固一黨專政的本錢。除非大佬們看走了眼, 挑了個仿冒官窯的贗品。

19902000年,習近平同志一直在福建任職。恰恰在這段時間裡,賴昌星的有限公司做大,他那個紅樓不知腐蝕了多少幹部。就算是習書記潔身自愛,點塵不沾,也不能說:「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蓮而不妖」 吧。他的職責何在?至少也有瀆職之過。在這個問題上不給老百姓一個交待,他要是還有點良知的話,自己也說不過去。

子女留學海外本來是家長的自由。但是對掌管生殺大權的王公貴胄們則另當別論。他們領導著中國的教育體系,居然帶頭把孩子送到歐美讀中學和大學,可實際上中國的大學、中學教育並不比外國差。薄熙來和習近平等領導的舉動表明他們對自己的教育事業的輕蔑。於是,大批的國人砸鍋賣鐵, 也要把孩子送出去,搶先在起跑線上。再說,讀貴族學校,費用很高,這些領導的經濟收入也值得懷疑。

習近平同志曾在日理萬機的百忙之中,獲得法學博士,只有兩種解釋。第一才智過人,大腦中鑲嵌著10多個並聯的中心處理機(CPU),眼觀十趟字,耳聽百人言。可是像龐士元先生這樣的高人幾千年大概才出一個,習先生恐怕不在此列。第二,自己感到底氣不足,缺乏自信,依仗權勢,順手牽來個博士帽當作觀世音身後的光環,成為官場晉陞的政治資本。讓一個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人來管理13億國民,豈不是要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習仲勛老先生在革命戰爭中出生入死,後來又直言敢諫,為人正派,其聲望與彭老總同階,人皆仰之。因為他受過迫害,故而子女大多對國家失去信念,不能安身自保,於是移居海外,這本來未可厚非。可是從一個對國家失望的家族裡找出一個國君則似有不妥之處。 在這些海外關係的牽連下,如果中國受到西方的侵略,他會是汪精衛還是蔣介石,難說。你辦事,元老們放心。可是老百姓能放心嗎?

中國有句俗話,娶媳婦打幡,湊熱鬧。我也在一片喝彩聲中, 斗膽地說幾句風涼話,湊個熱鬧。儘管可能招致微詞甚至斥責。然而,畢竟只是一己之念,一家之言,難免過激片面,還望海涵。中國自1949年起就只有一種顏色,一種觀點,以至於造成今日的昏暗和混亂。今後,如果政府真的豁達大度,能容百家, 也算是一種進步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7 12: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