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未來可能比晚清還不堪

作者:相食  於 2013-6-16 00: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8評論

ZT作者:犀利公

如其來的憲政之爭,既不是新一屆中央全面左轉的信號,也不是左派在毛澤東冥誕120周年之際重奪話語權的標誌,而是高層繼「南周-炎黃春秋事件」之後對自由派妄解中國夢的繼續阻擊,以便在秋季開會之前進一步統一思想:中國夢,只能我解,你不能解;只能我替你做,你不能自己做。擁憲派期待三中全會會深度涉及政治改革,是不現實的。

憲政之爭的實質

之 所以下中央不會全面左轉的結論,是因為其身份並未改變,仍然是利益集團的代表。不管左右兩派怎樣解讀聖意,怎樣賣力地把總書記或總書記的父親往自己這邊 拉,都是一廂情願。利益集團就是利益集團,它的最高準則是利益,既不是黨章上所宣揚的左派賴以為命的毛澤東思想,也不是憲法上所載明的右派勉強可作依靠的 民主自由法條。經濟上開放,政治上封閉,只能強國不能富民,只能專政不能憲政,這就是正路,其它都是邪路或老路。利益集團明白:左轉,龐大的家族利益可能被清算;右轉,不受限制的權力則可能會喪失。

普 世派(「邪路」派)的最佳選擇是不參與,讓利益集團(「正路」派)和左派(老路派)自己鼓噪,他們能從理論上將82憲法都否定了才好。其實,對於反憲政這 股逆流,即便是擁憲派不上陣反駁,當局也會叫停——利益集團才真正害怕無法無天。如同中美不能為敵不可開戰這樣一個大話題,不用普世派提醒,當局自己都會 竭力維護——美國才是利益集團最放心的避風港。這一點,連王立軍都不會犯糊塗。

左 右兩派的知識精英,都喜歡到利益集團刻意布置的話題中去扮演角色,陷入意識形態之爭的泥淖之中。每當高層提及不否毛時,左派便以為聖意要左轉,迅速跟進, 鼓噪一通,幻想再舉毛的旗幟。其實,利益集團根本就不敢重返毛時代,只是想利用左派階段性地壓制一下自由派而已。每當高層做出一點改革姿態時,自由派就會鵲起,不惜用溢美之詞把他們往改革神壇上推舉。其實,利益集團不過是想把他們重新拉回到對政改的期待與幻想之中而已。

借右抑左,縱左打右, 是利益集團在左右兩派之間走鋼絲的基本策略,迄今是成功的、有效的。未來仍將採取這一策略,在趨勢性變革到來之前這一策略仍將有效。這不僅是由利益集團絕對掌控國家資源所決定的,也是由左右兩派的弱點所決定的——左派的主張脫離當代中國的實際,不知變通,固執地視右派為敵人;右派則從未擺脫對利益集團的幻想,同時又難以消除對左派的鄙視。「走鋼絲策略」自胡時代實行以來,已逾十年,除了實現了當局所追求的維穩目標以外,也帶來了極其嚴重的負面結果。其一, 利益集團惡性膨脹,吞噬了整個國家。他們不僅認為自己「盜者有道」,甚至還認為「不盜者無道」,公然要求為全民建立道德檔案,在平民臉上刺字。其二,中產階層慘遭剝奪,構建公民社會更加艱難。其三,政改無法啟動,共識幾近破裂,中右人士集體左轉,動蕩因子驟然增加。

深刻認識利益集團

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中國的政局將始終由利益集團所掌控,左右兩派對此都將束手無策。而在同樣長的一段時期內,左右兩派的交集仍然很少,仍然走不到一塊,仍將被利益集團分而治之。2009年12月20日,溫鐵軍在一次講座上說:「中央對付金融危機的辦法是印票子,通過通貨膨脹來轉嫁危機;中國接下來的趨勢會是東亞財閥模式。」聽眾之一的黃文治先生事後撰文分析道:「中共未來走向只能是東亞財閥模式,中國的幾代人,尤其是大學生和中產階層只能當默默無聞的犧牲者,成為轉嫁危機的對象中國要想構建真正的公民社會很難。」近四年來的社會發展現實表明,溫的預言和黃的分析是切合的。
中國的財閥集團已基本成型,顯性的是依附於官家的民營集團,隱性的也是主要的是那些由紅后們掌控的所謂國有集團。

東亞財閥模式最成功的首推日本,其次是韓國、台灣。犀利公對健康的財閥模式並不排斥。日本的六大財團(三菱、三井、住友、富士、三和、第一勸銀),韓國的五大財閥(三星、現代、SK、LG、樂天),都對戰後各自國家經濟的發展以及國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出了極大貢獻。然而,中國大陸的情形卻不一樣,存在諸多問題:(1)幾百家紅色權貴的財富是在公有制幌子下竊取的。(2)日韓台財閥在成長的同時幫助實現了民富,而中國財閥的崛起是以剝奪民眾為代價的,積有民怨。(3)日韓台在財閥模式的構建過程中,注重公民社會的同步成長,以很小的代價結束了威權統治,最終形成了穩定的民主法治社會。而中國的執政者卻以迅速崛起的財閥勢力為依託,不斷強化威權體制,進一步加劇了官民對立和社會分裂。大陸財閥集團的不健康成長模式,也淫及香港。1997年以前,十大財閥治港,很和諧,而97之後每況愈下,原因就在於港閥也學會了官商一家,特首也學會了特權腐敗。港民稱之為「人民大會堂現象」。

對這個主宰中國命運的利益集團的特殊性,我們的認識還遠遠不夠。

利 益集團的主體——各級官僚(新老紅后),有三個特性:(1)信仰上,只信利益,不信馬列毛鄧三科,也不信普世價值。(2)基因上,傳承自紅一代,崇拜實 權,忽視人權,轉型成佛的可能性較小。普世派常常拿蔣經國、朴槿惠、昂山素季為例,以此來證明強人的後代也可能皈依普世價值。但他們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 無論是前蘇聯、東歐,還是朝鮮、中國,紅色強人的後代,幡然醒悟者很少。有些紅后甚至在西方接受過較長時期的留學培訓,回國之後照舊走父輩祖輩的老路,極 權的誘惑力之大可見一斑。(3)人格上,分裂型,一邊在西方法治國家將自己的子女和財產安排好後路,一邊向國民宣傳西方是罪惡的;一邊宣揚共產黨人 沒有自己的利益,一邊拒絕財產公示。近年來還出現了一種很反常的現象,一些紅后,為了維持紅色身份以便於撈取特殊利益,不僅否認毛時代造成上百萬知識精英 被殺和數千萬無辜平民的非正常死亡,甚至還否定毛對自己親身父母的極度侮辱和殘酷迫害,轉而站到為毛開脫乃至謳歌的陣營之中,大搞歷史虛無主義,反將帽子 扣到歷史覺醒者的頭上。凡此種種,反映出他們在信仰上、基因上以及人格上存在的重大缺陷。依靠這樣的群體來引領中國走上真正的憲政之路,自然是不切實際 的。

利益集團的最高代表——執政黨,也有很多特性,集中表現在對待政改這一重大問題上,就是「5+2」條件對它所形成的嚴重製約。前五個條 件是榮劍先生提出的,簡述為:(1)改,有可能動搖國本;(2)改,有可能對現有的既得利益集團形成巨大衝擊;(3)改,意味著對重大歷史遺留問題的清 算;(4)改,意味著傳統治理模式的重大調整;(5)改,考驗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后兩個條件是筆者提出的:(6)政治的惰性——現體制只要還能維持就不要輕易改變;(7)歷史的慣性——再不堪的體制在中國都有可能存續較長的歲月(由傳統文化和國民性所決定)。

通過對利益集團的主體及其最高代表的分析,對於主動政改的可能性,基本上可以得出否定性結論。排除了政改,中國的轉型還剩下革命和外戰兩途。吳思先生近期發表了兩篇文章(《中國不會爆發革命》、《政改的預測框架》),通過對五級社會危機和八個社會群體的分析,得出未來十年中國不會爆發革命的結論。筆者以為是客觀的。從日韓台經濟起飛的 經驗來看,在過了快速成長期之後,只要還有3%的實際增長率,即可保障供給、穩定社會、抑製革命。對中國而言,還需加上2%的腐敗成本即利益集團準備金, 再加上2%的統計水分,則GDP增長率達到5%(干)或7%(濕)即可。

未來十年,習李應該做得到。當然,還有一種革命,即執政黨的內鬥,如同左派所定義的薄事件那樣,未來十年也不能排除。執政如同股市坐莊,莊家做局,怕的不是散戶搗亂,而是其他莊家拆台。想把黨內各個莊家攏到一起,並不容易。基於立威的需要,習從毛那裡尋找一些手段資源也是有可能的,但這不代表向左轉。下連 當兵、司令對調、洗澡治病,其實都是毛的發明。

中國特色專制體制的終結,不大可能緣於革命,更不可能依靠經國式自覺;有可能因於利益集團的內訌,也有可能肇啟於一場把控不了的外戰。外戰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是我在多篇文章中分析過的,此處不贅。若如此,則未來中國所走的道路將類似於晚清,而命運結局更類似於北宋。

晚清之路徑,北宋之命運

本文標題有兩層含義,或者說是兩個判斷,一是說未來中國政治的腐朽程度可能比晚清還不堪,二是說中國未來命運之結局可能比晚清還不如。

第一個判斷的依據是:晚清政治黑暗、吏治腐敗,但多少還存在一些抗衡因素,如地方大員擁有財權甚至是兵權,民間社會擁有經濟、出版、結社、言論、遷徙等自由,延續千年的鄉紳治理模式還基本健全。而今日之中國,權力的毛細血管已經深入到每一個村莊、每一條街巷,除官家之外不存在任何一種社會自發治理力量,嚴密的官方組織結構和強大的輿論控制體系,足以打造深不見底的貪腐與黑暗。

第二個判斷的依據是:入侵大清的列強十幾個,但真正想肢解中國的只有日俄,而今天懷抱此心的至少還要加上印越菲三個。在美國等列強的干預下,晚清的主要版圖得以保全。而未來外戰之時,還會有別國這樣堅持嗎?

晚 清走過的路徑大致是:洋務運動34年(1861-1894年),維新變法4年(1895-1898),清末新政5年(1901-1905),預備立憲5年 (1906-1911)。從經濟改革的第一年即1861年起算,到辛亥革命興起預備立憲終止的1911年為止,晚清挺了整整50年。期間,政治改革經歷了 「改革-停滯-倒退-再啟動」的曲折反覆,最終夭折。原因就在於,在慈禧的僥倖拖延以及利益集團的頑固阻擾下,政改錯過了幾次最佳時機。到1906年慈禧 決心想改時,她不僅沒有了時間,也失去了共識基礎。

把持晚清政壇的利益集團主要由兩部分人組成:以滿人為主的王公貴胄,以漢人為主的地方大 員。太后皇帝是他們的招牌,改良立憲是他們的口號,其目的都是為了最大限度的攫取利益。擁戴太后是為了專權,鼓吹洋務是為了謀利。外強入侵時,大家都忙於 自保,平日里所言朝廷的利益、國家的安危,統統棄之不顧。在虛假的對黨(朝廷)負責對黎民負責的口號聲中,為了自身的利益,人民與國家便成為利益集團隨時可以出賣的對象。

晚清利益集團的最後代表是以袁世凱為首的北洋集團。他們先期遊走於太后黨與維新派之間,後期又遊走於保皇派與革命派之間, 口頭上喊的是忠於朝廷,私下裡還偶爾向維新派和革命派贈送一些銀兩,而骨子裡卻是謀划攫取最大的利益。從他們聰明的表演,以及最終完成了替清廷收屍並攫取 了辛亥革命勝利果實的大結局中,我們可以看清利益集團究竟是一群怎樣的貨色。

北宋的結局可以用慘痛來形容,也可以用想不到來描述。說慘痛, 是因為兩任皇帝,諸多后妃、皇子、公主被擄去金國,受盡凌辱,慘死無數,靠精細農業和發達的手工業所積累起來的百年財富被洗劫一空。說想不到,是因為宋朝 國富兵多。據測算,徽宗時期的宋朝GDP佔到全球60%,常備軍在百萬以上。然而,自太祖成功上位之後,建設軍隊的宗旨就不是抵禦外敵,而是忠於朝廷,對內維穩,並形成祖訓。為了防止他人效法黃袍加身,宋官家主要選用外行當將軍,任命宦官做統帥。立國第167年(1127年),國土被肢解,殘存的權貴渡江 南逃,偏安一隅。

2010年中國的GDP約佔全球的10%,樂觀者認為到2040年這一比例將上升到40%,而美國的GDP屆時僅佔全球的14%,歐盟只佔5%。這一預測據說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福格爾作出的,筆者無從考證。按照林毅夫的「后發優勢」理論以及他的只能重投資不 能重消費的經濟刺激方略,這一數字有可能達到。即便是達到徽宗時期60%的高度,這種由利益集團享有、與平民福祉關係不大的輝煌數字,能夠為我們擺脫北宋 式的厄運嗎?我以為,對於模仿能力比較強的中國人來說,一定時期內的后發優勢是存在的,但接下來便是「后發劣勢」。楊小凱先生在20多年前就已經發出過這 一警告:后發國家在取得一定的成就之後,就會放棄制度改革的努力,一旦模仿空間消失,制度滯后的危險就會顯現出來。今天的經濟困境和社會危局似乎正在驗證 楊小凱的預言。檢驗「宇宙真理」的時間或許不會太久。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wcat 2013-6-16 05:26
晚清是什麼東西?是被八國聯軍打,是被迫簽訂不平等條約,是割地賠款,是讓外國人在中國開租界!此作者明顯不知道晚清是什麼!
回復 相食 2013-6-16 09:39
wcat: 晚清是什麼東西?是被八國聯軍打,是被迫簽訂不平等條約,是割地賠款,是讓外國人在中國開租界!此作者明顯不知道晚清是什麼! ...
現在錢都送到家門口了,八國聯軍再打不是腦子有病么——把母雞宰了誰下蛋呢?
回復 sugela 2013-6-16 13:07
經濟上開放,政治上封閉,只能強國不能富民,只能專政不能憲政,這就是正路,其它都是邪路或老路。利益集團明白:左轉,龐大的家族利益可能被清算;右轉,不受限制的權力則可能會喪失。

Read more: 中國未來可能比晚清還不堪 - 相食的日誌 - 貝殼村

一針見血!
回復 相食 2013-6-16 22:46
sugela: 經濟上開放,政治上封閉,只能強國不能富民,只能專政不能憲政,這就是正路,其它都是邪路或老路。利益集團明白:左轉,龐大的家族利益可能被清算;右轉,不受限 ...
是啊,要不怎麼叫犀利公呢
回復 天涯追風 2013-10-2 12:10
南美化,很可能是中國的宿命
回復 kugel 2013-11-19 20:50
還有一個可能,如果美國退出QE,中國的房地產是否會崩盤,在濫發鈔票的邊際效用越來越小,失業人數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是否會挑起戰事,實現內部矛盾外部轉移的可能?
回復 相食 2013-11-19 23:39
天涯追風: 南美化,很可能是中國的宿命
但願不要那樣,雖然很可能
回復 相食 2013-11-19 23:40
kugel: 還有一個可能,如果美國退出QE,中國的房地產是否會崩盤,在濫發鈔票的邊際效用越來越小,失業人數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是否會挑起戰事,實現內部矛盾外部轉移的 ...
習總有這個魄力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0 06: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