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屠民治國論可以休矣

作者:light12  於 2017-7-6 21: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21評論


蘆笛 時間: 05 6 2008 20:43


剛才進來看到卡城老李的大作,這裡作個回復。他那些心得,我早在有關六四的一系列文章里說過了,而且遠比他的全面系統深入,因此除了對趙紫陽的評價問題以及此文要說的重大問題外,對其主旨並無異議。

我似乎是第一個提出「六四並非民主運動」的人,更在幾年前的本網站的虛擬六四法庭上作檢察官,以過失殺人罪起訴柴玲,題目就叫《不是英雄是惡人》。為此我被所謂「民運」人士及其同情者大肆侮辱,罵為共特共奴,民運垃圾們還為我特地開了幾個論壇在那兒辱罵我,「共舞台」就是最後的一個。大概現在這些人也住嘴了吧,因為我最近主要罵共產黨,但這並不是我以後不會痛罵民主垃圾的保證,尚請倒共人士弄明白這點,切勿如過去一般單相思(其實就連「反共而不倒共」的口號都是我提出來的)。

所以我建議triltd及早去我的文集里通讀一番,不要將我誤認為您的同志,省得以後幻滅而覺得受了我的欺騙,或是覺得我被共黨收買,變節投降了。過去已經有許多許多的人經歷了這一過程,人數之多,我已經記不住了,光是有點名的便有樊弓、安魂曲、幽靈等人,其他無名輩諸如伯夷等人就不可勝計了,總而言之,新海川網站的元老過去基本都是我的粉絲,後來兩川分裂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們認為我變節投降了。本人不是倒共人士,還請積極分子們不要謬托知己,謝謝!

扯遠了。還是來說六四吧,我其實態度始終如一,真不明白大眾為何無法理解這種稍微不是那麼線性的態度,下面試圖用提綱再度重複一次,論證就忽略了,因為過去已經做過太多太多,若再重複真成祥林嫂了。

一、 六四並非民主運動,對中國的文明化過程有害無益,使得中國的進步遭受了沉重打擊。

二、 六四也是中共喪盡天良的大屠殺,這血債一定要清算,同時也必須追究導致屠殺發生的學領的道德責任。

三、 六四大屠殺根本沒有任何法理依據。卡網為我黨作的那些辯解根本不能成立。他忽略了以下關鍵問題:

1、 下達緊急通知本身就是政府犯罪,因為六月三日那天根本沒有什麼「首都發生反革命暴亂」,以此為理由禁止百姓上街,違者射殺,乃是政府犯了欺騙人民以及mass murder的罪。

2、 辯護者們最拿手的便是以西方執法時照樣誤傷無辜來證明中共殺人有理。這根本站不住腳。因為:

a)中國不是法治國家,國民毫無法治觀念,相反,大眾統統被我黨以文化大革命系統訓練成了蔑視法紀和一切權威的潛在暴徒;公民不知守法,首先必須承擔責任的是政府而非民眾。

b) 如果要用西方法治國家的慣例來類比處於前文明時代的中國,就得對政府與人民採用同一標準,在承認人民犯法的同時追究政府的犯法行為,諸如上面指出製造「首都今天發生嚴重反革命暴亂」的無恥謊言,欺騙國內外輿論,為屠民製造借口的嚴重罪行。

c) 中國當時的刑法根本沒有相應的執法規定,找不出「妨礙執行公務」該受何種懲罰的具體規定來。所謂「阻攔軍車就可射殺」的天經地義,只存在於辯護者們的想當然之中。當年開法庭時我等已經把這問題辯論清楚了。最後我給學生判的罪是妨礙公共秩序罪,這就是當年的刑法上能找到的唯一拉得上關係的條文。

四、 即使從維持中共統治而言,六四大屠殺也毫無必要性。我不認為當時絕大部分市民和學生想推翻中共,卡網完全是危言聳聽,希望他出示有關證據。退一萬步說,假定學生和市民真有此心,那也並不意味著黨國政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以為學生上街嚷嚷兩聲就能推翻中共,這種幻覺也只有深為我黨欺騙教育所愚弄的中國人才會發生。對此「拜民教」我已經批判得更多了,不想再重複。

其實老鄧之所以要殺人,不是真的因為學生起來鬧事,而是出於黨內鬥爭的需要。當時老趙試圖利用學潮公開倒鄧,共黨內部出現了分裂的危險。這個苗頭若不制止,則黨就有可能分裂而造成失控局面。於是老鄧便以大規模殺人震懾全黨,同時把黨逼到絕路上去,使得大家沒有退路,只好跟他干到底,此乃龜孫子兵法的「置之死地而後生」,在《水滸傳》上稱為「投名狀」。

這策略之無恥就不用說了:你有本事自己關起門來殺個天昏地暗,拿百姓開刀殺雞訓猴算什麼本事?光從功利上看也是蠢不可言:中國從來是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的流氓國家,趙紫陽有什麼可能篡位奪權?你要擔心,把他和手下的人悉數抓起來斃了不就結了?人斯大林從來都是這麼解決問題的,他的名言就是「把那個人殺了,問題也就不存在了」。至於學運更是容易解決。來個斯大林式的show trial,將老趙等人押赴刑場,驗明正身,執行槍決,則學領們立刻嚇得尿不分點的滴,我就不相信他們還敢賴在廣場上。等到學運冷下來了,派公安去把那幾個爛崽抓起來遣送北大荒不就完了?有必要在全世界熒屏上動用坦克裝甲車殺得血肉橫飛,讓中國的國際形象蒙受不可修復的慘痛損失,也為日後的黨內權力鬥爭留下個借口和隱患么?此乃老鄧一生乾的最蠢的事,不意許多國人竟然以此為什麼大智大勇!

五、 六四最沉重的遺產,還是國民因此相信了「屠民治國論」的英明正確。該無恥理論我已經反覆抨擊過了,那就是全民堅信「為了多數人的幸福,必須把一部分人扔出門外去喂狼」。如果此論不破,則中國永遠不會變成文明國家,國民永無安全感可言,任何時候政府都可以以國民利益為借口大開殺戒,屠殺人民,活在這種恐怖之邦就沒有一人是安全的。就此問題我已經反覆寫過無數文章了,昨天那篇不過是其中之一。

六、六四必須徹底平反,政府必須對人民沉痛道歉謝罪,學運領袖也必須對人民沉痛道歉謝罪,並保證以後決不再以百姓性命作為政治鬥爭的籌碼。不跨過這一步,則中國人永遠無法建立起「人命關天,高於一切,重於一切」的起碼文明觀念來,而「為了經濟繁榮,便殺掉幾個人也無妨」的野獸「理論」若不破除,中國就永遠只會是豺狼之邦。全民必須認識到,就算六四鎮壓真是後來經濟繁榮的充分必要條件,那也是為文明世界不能容忍喪心病狂的獸行,寧肯不要經濟繁榮也決不能濫殺無辜。如果這不能成為中國人民的堅定共識,則這種下流民族決計不會有任何前途,中國的國際形象也絕對不會好,文明社會絕無可能因為咱們暴發了便誤以為中國是文明國家,再辦什麼奧運,傳什麼「腎火」也沒什麼鳥用
 
附錄:
 
[原創]六四過來人對六四的反思      時間: 05 6 2008 18:31  
作者:卡城老李


十九年彈指一揮間。雖然過去很長時間了,但人們對六 四的看法反而千奇百怪。因此,我覺得有必要把自己的一點看法講出來,開闊一下大家的思路。我是八四年在北京上大學,八九年畢業的。從4月15日胡耀邦去世開始,很多事件我都參與了,只是最後6月3日晚和6月4日上午,我沒有上街,留在學校的廣播站,做學生和校方之間的協調工作。

一、當時的背景

1976年,文革結束。很多人對鍾貢和文革重新進行了思考,包括鍾貢的高級幹部。可以說,文革中全國大部分人都挨了整,大多數人渴望民主和法制。到 1989年這十三年裡,人們對文革的反思很多,很多人認識到不徹底否定毛澤東、否定文革、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中國不會走上正軌。這種思潮有一定的市場,所 以才有了後來的反精神污染運動。當時政治環境比較寬鬆,從1985年到1989年,幾乎每年我們都要上街遊行一次。

另外,當時正在從公有制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出現價格雙軌制,一些手中有權的人,利用價格雙軌制的價格差距,當起了官倒。人們普遍對此腐敗不滿。

正是當時寬鬆的政治環境,加上人民對文革和鍾貢的厭惡,對政治體制改革和經濟體制改革的不徹底的不滿,以及對官員腐敗的不滿,孕育了這次民主運動的發生。

二、這次民主運動的性質

這是一次偉大的全民民主運動。北京的大學生和全國的大學生非常有紀律性,組織的很好。中國人民向全世界發出了強有力的聲音:中國人民渴望民主!中國人民的行為,震驚了全世界!一九八九年將永載史冊,中國人民創造了歷史。

當時,很多人並不富裕,但捐款的人非常多。連全國各地的妓女都給學生捐款。由於遊行,影響了交通,影響了市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但市民毫無怨言。北京市民反而上廣場給學生送飯送水。這是一次很好的全民思想啟蒙運動。

三、六 四的悲劇能避免嗎?

1、學運目標不明確

如果說反腐敗是目標,那麼反腐敗也不能靠天天遊行就能反的了。反腐敗要靠司法機關去做,要收集證據,要經過司法程序的審判才能確定誰有罪、誰罪行大小。這個需要很長的時間。因此,學生長期佔據廣場,沒有合法的理由;

2、遊行示威應適可而止

任何人的行為都要在守法的前提下進行。學生長期佔據廣場,影響國家的正常秩序,有導致國家陷入無政府狀態的可能,任何負責任的政府都應該取締這種隨意遊行示威的行為。2006年台灣施明德領導的倒扁靜坐示威,就組織的好。堅持了幾天後,認識到繼續堅持將有諸多不良後果后,毅然率隊撤回,避免了流血衝突,做的很好;

3、如果說學運的目標是讓某領導人下台,那通過遊行示威的方式,也不合法。領導人是通過人大選舉產生的,罷免某個領導人也需要通過人大的法定程序來進行。如果學運的目標是推翻鍾貢,那鍾貢執政的國家法律明確規定不允許顛覆執政黨的執政權。誰想顛覆,誰就犯了反革命罪。1979年7月公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把反革命罪規定在分則第 1章,並在第90條為反革命罪規定了如下的定義:「以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為目的的、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為,都是反革命罪。」
中國刑法上反革命罪的其中一種是陰謀顛覆政府、分裂國家罪,陰謀顛覆政府罪的客觀方面,是密謀策劃以公開的和秘密的、合法的和非法的、和平的和暴力的方法,推翻人民政府,或改變政府的性質,把政府權力篡奪到自己手裡。

如果學生的要求只是改良,那麼鍾貢還能接受。如果讓鍾貢下台,那鍾貢必然要用軍隊將反對派徹底粉碎!

如果說這個法是惡法,人民群眾有權顛覆政府,那麼想要顛覆政府的人,就要對自己的失敗承擔後果,不能埋怨對方開槍。

4、這次運動完全是自發的,沒有完善的組織,學生都是憑熱情去行動。一個沒有系統的組織和嚴明紀律的群體,註定了要失敗的;

5、流血衝突是各方希望的結果

反G的各方,包括國內的、國外的,就是希望把事情鬧大,流血衝突最好。這樣就讓鍾貢難堪了,國外也有借口制裁中國了;
從鄧小平等人的角度看,如果鍾貢不動用軍隊,學生即使撤出廣場了,回到學校了,那些領頭的人還會找機會重新鬧事,鍾貢不會有安寧日子,更麻煩。鍾貢動用軍隊,殺一儆百,保二十年穩定,對鍾貢集團來說,是正確的。

另外,反腐敗、反官倒,已經反到鄧小平等人的身上了,不單是讓他們下台的問題,還有再把他們的子女抓起來槍斃的危險,因為他們的子女是最大的官倒。到了這個時候,鄧小平不能不拚命一博了。從這個角度看,群眾是被鄧小平等當權派謀殺的;

6、趙紫陽應負大責任

在4月下旬,趙紫陽作為總書記,就應該採取鐵碗政策,把學生頭都抓起來,在萌芽階段就把這個勢頭消滅掉。讓各個學校的校長把大門鎖上,誰敢出去遊行,就開除誰。也許就不會有後來的悲劇了。
但是,趙紫陽縱容學生的遊行示威,並且想通過學生向鄧小平等人施加壓力,逼迫他們讓權。趙紫陽錯就錯在,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徹底。當時軍隊里支持反腐敗和政治改革的高級將領很多,如果要做,就組織兵變,把鄧、李等人抓起來,逼他們下台。然後再勸說學生返校,恢復秩序。如果學生頭不聽話,就把學生頭都抓起來。

當時支持學運的人很多,北京的38軍軍長拒絕執行戒嚴令,老鄧都調不動了。但是,趙紫陽把火點起來了,他自己卻退縮了、軟弱了。在趙猶豫不決的時候,鄧趁這個機會,馬上和楊尚昆從外地調兵進京保護自己。正是趙的軟弱,給了鄧李機會。

最後,趙放棄抗爭,導致軍隊的改革派被清洗,改革派官員和學者流亡海外。這個時候,忘記了風險的群眾,傻乎乎地去用血肉之軀和坦克對抗,迎來的必然是無情的子彈。

四、會不會給六 四平反

1、從政治需要看,鍾貢還在執政,沒有平反的政治需要;現在社會不公現象極其普遍,群眾的抗爭活動風起雲湧。這個時候給六四平反,等於宣布遊行示威合法化了,會導致全國發生更多的抗議活動。因此不會平反。除非鍾貢下台了,新上來的政府有可能為此平反。

2、從法理角度看

對於在六 四中死難的人,大家都表示同情和痛心。但他們會被平反嗎?我認為不會。因為在法理上講不通。

首先,鍾貢政府是被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承認的合法政府,而且還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雖然鍾貢不是民選政府,但畢竟在法律上是合法政府。

鍾貢政府宣布的戒嚴令是合法有效的。對公然違反戒嚴令的人,進行懲罰也是合法的。當時6月3日下午開始,電視就一直播放戒嚴令,告誡市民當晚不要上街,否 則後果自負云云。市民和學生公然阻擋軍隊執行任務,經勸告后仍不讓開,被當場擊斃,完全合法。放到別的國家,阻擋軍車被打死也是合法的。

如果學生和市民在家裡或校園裡被軍隊抓走,被打死。那麼政府永遠是違法的。這樣被打死的人,早晚有一天會被平反昭雪的。

至於在長安街兩側的樓上被打死的,只能算是意外事件。這種情況,軍隊也不會負責。如果有證據證明軍隊對樓上故意開槍,那是可以追究開槍的人的責任的。

結論是群眾吃了啞巴虧,有苦說不出來。


五、有一個人不應該忘記

這個人就是萬潤南。當時的四通公司經營的非常好,他們的產品市場佔有率很高。那時的柳傳志還默默無聞呢。萬潤南也有背景,他既有官場 的背景,自己又有錢,本來不必趟這趟混水。但他太熱愛中國了,太理想主義了。在5月下旬,他提出學生應該從廣場撤出來。他提了三點:

第一,這是一次偉大的民主運動,對全民的民主啟蒙的目的已經達到。學生抗拒戒嚴成功,震驚了全世界,學生的行為為中國的民主運動史譜寫了壯麗的篇章。這個時候,學生最好見好就收;

第二,學生要求民主和反腐敗,要在法制的軌道上進行,學生的行為不能違法;

第三,由學生組織發表一篇告世界人民書,主要講學生的目的是要加快中國的民主和法制進程,不是要製造動亂。基本目的已經達到,學生不能做法制的踐踏者。因 此,現在學生要回到學校,恢復秩序。然後學生排著隊伍、打著旗幟、唱著歌曲,回到學校。這樣一來,就不會給軍隊進城和動武帶來口實。如果政府對反腐敗沒什 么措施,學生還可以拉出去去遊行。

我曾經陪著萬先生到廣場去勸說高自聯的人,但沒成功。一來學生年輕,有一種「再堅持幾天GCD就會下台了」的幼稚幻想;二來,有些人就想製造流血事件;三 來,學生組織是鬆散的,無法統一行動。勸說沒效果。過了幾天,萬先生又給學生頭開了一次會,仍然沒結果。避免流血的救人行動就這麼失敗了。我去的那次是晚 上,在柴鈴的辦公的地方(我記得是一個用布圍起來的地方),有幾個北京體育大學的學生當保鏢。柴鈴梳著五號頭、身高只有一米四十多,象一個小侏儒(這些高 自聯的頭頭都是自封的,什麼鳥人都有)。柴骨子裡是一個SB憤青,她就想流血。我們勸說她無效。當時我看勸說無效,眼看等待學生的是流血事件,我急的沒辦 法了,我看旁邊有一個老外記者,我竟然向老外呼救,我一著急喊的是「快救救他們吧!」這時,柴鈴轉身就進裡邊去了,我則被兩個保鏢給攔住了。

六、談談幾個觀點

1、中國經濟有了發展,不是鍾貢的功勞。

中國有了發展,不是因為共產黨領導的好,而是因為中共一定程度上給了人民自由,經濟上採取了資本主義的方式,生產力才得到發展,經濟才有了發展。正是中共放棄了社會主義道路,才有今天的發展。正是靠勞動人民的辛勤勞動,才創造了今天中國的經濟成就。否則,北朝鮮是最社會主義的,怎麼經濟一塌糊塗?如果1949年留在大陸的是老蔣,我相信中國會比現在發展的更好。

2、反貢不倒貢,不等於鍾貢就是最優秀的。

我的觀點是反對鍾貢,但不推翻鍾貢,要呼籲改革,推著鍾貢改革。之所以不推翻鍾貢,是因為國家的發展不是一天就完成的,如果因推翻一個政權而導致國家混亂,那對國家的發展反而不利。

如果換了別的政黨執政,不見得就比鍾貢差。相反,很大的可能要比鍾貢做的好。

3、中國的民主化進程不是一天就走完的

如果當時GCD下台,換一批人上台,也是換湯不換藥。想短時間內解決問題都是不現實的。學生的作用也就是起個宣傳的作用,不可能通過幾次遊行就把中國的問題就解決了。

4、革命不解決問題,改良是最好的發展方式。

人的認識的提高、素質的提高,都需要一個過程,需要時間。通過暴力方式更迭政府,對社會生產力的破壞是很大的,也不能解決存在的問題。維持舊有體系繼續運轉,不斷改良,社會動蕩最小,成本最小。這是社會進步的最快的方式。

5、中國離現代化還有多遠?

人的素質和獨裁政府是一個怪圈,人的素質低,沒有條件施行民主;但獨裁政府刻意壓制輿論自由、愚弄民眾,導致人的素質無法提高。使得走向民主的道路更加艱難。感覺人的素質、民主的意識、人權的意識、法制的意識,社會道德責任感,不但沒有提高,反而還不如上一代人了。因此,感覺中國離現代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七、中國的路要怎麼走?

我認為應該從小事入手,從爭取權利入手。比如要求取消戶口限制,取消高考不公平的分配名額制度,要求建立工人最低工資制度,要求改善醫療保險、失業保險、 養老保險制度,要求解決司法腐敗問題,要求決策民主化,要求言論自由,要求實現地方普選(比如市長及市長以下的職務由當地民選任命),要求取消就業歧視、 創業歧視(很多領域私人不能參與經營),等等。

盡量利用網路來反映人民的呼聲,發揮輿論的威力。比如瀋陽的劉涌最後被判死刑就有輿論的功勞;收容遣送辦法被廢止也有輿論的功勞。在不惹怒鍾貢的前提下,盡量爭取改善人權狀況。

中國的問題要在發展中解決。換政府也不見得就有效果。中國雖然是在畸形發展,但畢竟是發展了。民主和法制進程也要逐步來,速成是行不通的。

中國已經國際化,中國再也回不到過去的專制時代了,中國只能走進一個民主、自由、富裕的現代國家,開倒車是永遠也開不回去的。中國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是民主、自由、法制的推動力,他們最需要民主、自由和法制。只不過,這個過程要漫長、曲折一些。但我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信心。

4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心如水 2012-4-10 00:53
一個政治決定不得不著眼於現在和未來,不僅僅是過去。鄧小平絕對知道開槍的政治結果,但還是開了。真正的內幕正在一點一點揭開,學生被利用的結論幾乎是肯定的了。學生之所以敢檔坦克,也是相信解放軍不會壓過去。六四以後中國的進步是和平環境的結果,是百姓的勞動致富的積極性起來了的結果,深圳的樣板作用,市場經濟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思想共同作用。
回復 心如水 2012-4-10 01:31
腐敗從瓜分國有資產開始性質改變了。以前是非法,後來是合法或者規則了。
回復 light12 2012-4-10 02:55
心如水: 一個政治決定不得不著眼於現在和未來,不僅僅是過去。鄧小平絕對知道開槍的政治結果,但還是開了。真正的內幕正在一點一點揭開,學生被利用的結論幾乎是肯定的了 ...
  
回復 寂禪 2017-7-6 21:45
這個蘆笛真是吹牛皮不用打草稿。他自認為「第一個」認識的問題,局外人早就看到了。
回復 light12 2017-7-6 21:47
寂禪: 這個蘆笛真是吹牛皮不用打草稿。他自認為「第一個」認識的問題,局外人早就看到了。
請對事不對人,把自己觀點講清楚?
回復 總裁判 2017-7-6 22:39
寂禪: 這個蘆笛真是吹牛皮不用打草稿。他自認為「第一個」認識的問題,局外人早就看到了。
蘆笛是表達著個人觀點的作家,你可以表示同意或不同意,站著坐著發言隨你,卻當避免義和團拳式的低俗。
回復 總裁判 2017-7-6 22:40
心如水: 腐敗從瓜分國有資產開始性質改變了。以前是非法,後來是合法或者規則了。
說得好!再尋其根源,腐敗從延安整風時期就開始了。
回復 寂禪 2017-7-7 01:02
義和團?誰更像義和團?一天到晚泡在網上,搗鼓些八卦,你們就這水平,知道嗎?靠你們貼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給掀了?這恐怕比義和團都不如!
回復 寂禪 2017-7-7 01:06
light12: 請對事不對人,把自己觀點講清楚?
沒什麼可多說的,十幾年前,當老蘆還是糞青時就總結完了。
回復 light12 2017-7-7 02:20
寂禪: 義和團?誰更像義和團?一天到晚泡在網上,搗鼓些八卦,你們就這水平,知道嗎?靠你們貼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給掀了?這恐怕比義和團都不如!
誰要把老共給掀了?
回復 light12 2017-7-7 02:21
寂禪: 沒什麼可多說的,十幾年前,當老蘆還是糞青時就總結完了。
擺老資格,空洞無物,無聊透頂。
回復 light12 2017-7-7 04:43
總裁判: 蘆笛是表達著個人觀點的作家,你可以表示同意或不同意,站著坐著發言隨你,卻當避免義和團拳式的低俗。
這條原來是回復你的。

寂禪 2017-7-6 11:02
義和團?誰更像義和團?一天到晚泡在網上,搗鼓些八卦,你們就這水平,知道嗎?靠你們貼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給掀了?這恐怕比義和團都不如!
回復 總裁判 2017-7-7 05:06
light12: 這條原來是回復你的。

寂禪 2017-7-6 11:02
義和團?誰更像義和團?一天到晚泡在網上,搗鼓些八卦,你們就這水平,知道嗎?靠你們貼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給掀了?
邏輯上首先出了問題,黨的群眾基礎為義和團及其千百萬後人,而寂禪理嫌不足,激憤有餘,卻跳出來挑戰蘆笛先生,唯恐讀者儘是愚痴。
回復 light12 2017-7-7 05:37
總裁判: 邏輯上首先出了問題,黨的群眾基礎為義和團及其千百萬後人,而寂禪理嫌不足,激憤有餘,卻跳出來挑戰蘆笛先生,唯恐讀者儘是愚痴。
挑戰蘆笛先生歡迎。只是不要擺老資格,空洞無物。
回復 總裁判 2017-7-7 06:07
light12: 挑戰蘆笛先生歡迎。只是不要擺老資格,空洞無物。
哪有什麼老資格,換句話說,確實有老資格,滿腹經綸,儘管一錢不值,勝若孔孟夫子,我逃,就逃之夭夭。
回復 寂禪 2017-7-7 06:16
總裁判: 哪有什麼老資格,換句話說,確實有老資格,滿腹經綸,儘管一錢不值,勝若孔孟夫子,我逃,就逃之夭夭。
當然,當然,還是你們見識高, 那能和你們比?俺們都是讓人「洗腦」的,你們呢,是想洗別人腦的,水平自然不一般,比如,就你們看到老共腐敗啊,壓迫人民啊,等等,而且非常有信心中共垮台指日可待,靠個二混子「爆料「就成!你們就等吧。

別和俺談邏輯,那要笑死人的。        
回復 寂禪 2017-7-7 06:20
light12: 擺老資格,空洞無物,無聊透頂。
阿光, 俺懷疑你真懂「無聊」的詞意,一伙人自唱自的調大戰風車,那才叫無聊
回復 總裁判 2017-7-7 06:52
寂禪: 當然,當然,還是你們見識高, 那能和你們比?俺們都是讓人「洗腦」的,你們呢,是想洗別人腦的,水平自然不一般,比如,就你們看到老共腐敗啊,壓迫人民啊,等
哪有為你洗腦?是你自己把頭湊過來的吧!有空為你洗,還不如抓個甘薯削削皮,吃吃。
回復 寂禪 2017-7-7 07:26
總裁判: 哪有為你洗腦?是你自己把頭湊過來的吧!有空為你洗,還不如抓個甘薯削削皮,吃吃。
總裁, 想洗俺的 腦,您的水平可能有些差距 ,那些個八卦貼俺從來不看,可是,沒辦法,誰叫俺認些中文,不想看也不行,標題掛在那兒。不是你在阿光的地方先「教育」俺,估計俺不會說什麼。

貝殼裡總有些人不時的給人「上課」,惟恐吃瓜群眾認識不到民主的偉大,共黨的邪惡。說不好聽些,這些人都是共黨的「姦細」,起到了「教育」人民的作用:海外反動勢力亡我大中華之心不死,處心積慮地要讓中國變天。你們要有這樣的實力也成。實力不夠,可又起到了讓老共「警鐘長鳴」的作用,你們不是「姦細」還能是什麼?

所以,網上的「義憤填膺」一點鳥用都沒有啊,還是歇歇吧
回復 light12 2017-7-7 08:42
寂禪: 阿光, 俺懷疑你真懂「無聊」的詞意,一伙人自唱自的調大戰風車,那才叫無聊
俺啥都不懂,你啥都懂,因此你擺老資格,空洞無物。你覺得自己不是無聊就不是。俺覺得你過去不是這樣,有時候也會發表些意見。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4 13: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