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淺探六四與其他歷史事件的相似性

作者:light12  於 2019-6-3 15: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37評論

時間: 6 05 2008 23:13
作者:蘆笛驢鳴鎮 發貼, 來自 http://www.***

淺探六四與其他歷史事件的相似性(一)


蘆笛



剛才進來仔細拜讀了諸位對我那篇文章的回應,受益匪淺,老非老東西和老明子都不贊同我的說法,只是老明據說「目前正當春耕大忙時節」——下面是什麼,居然忘記了,看來我真有老年性痴獃的表現,還請我的前世弟兄老金補足吧。

說來也難以思議,老金和我似乎互為鏡像,不但觀點,連文風都很像,只是我遠沒有他的幽默而已,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天port出來作蘆衛兵,shwj怕老金多心,怕我尷尬,我只暗暗覺得好笑:老金和我是「三生石上舊精魂」,他會在意網上虛名,吃我的醋(或反過來我吃他的醋)么?「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中國有14億人,沒有幾個人有老蘆的幸運,自上網以來接二連三地撞上前世弟兄,老非老東西之後,又來了個老金中東西,素不相識卻滿懷深情厚誼。而且還不止這兩位。老蘆別把牙刷,連信用卡都不用帶,便能吃遍五大洲四大洋,上哪兒都有知己盛情款待,我TMD還有什麼不知足的?我到底給了人家什麼好處啊?完全是單向進口,如我太太說的,真不要臉。

說哪兒啦?Where am I?奧,老明子的春耕大忙問題,知道儂是忙人,不敢再點名了,其實點名也不過是借題發揮,你不答應也成。

廢話夠多,就此打住。且說這墮落與否的問題,這還真是難得說清。

不容否認,自六四以來,中國「知識分子」的精神面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以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嶄新面貌出現在世界的東方(這都是文革語言),似乎可以說,在現今中國,無論是40后,50后,60后,70后,80后的知老知中知青知少們,在中國歷史上從未見過。

據我觀察,現代中國偽知識分子和前輩偽知識分子的最大區別,在於前者是「見利忘義」,後者是「義令智昏」,前者由無良心,無公德心,無廉恥心,無誠信,極度自私,貪婪,放縱,毫無道德顧忌的「犬儒」組成,而後者是兩種人的混合物: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偽君子以及「摩頂放踵為國民」的真志士。前者講究的是不擇手段迅速致富,後者講究的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感」。

89「民運」就是老一代偽知識分子(乾脆改稱「讀書人」比較準確,中國從來沒有西式知識分子階層,這也是說過多次的老話了)滅亡前的猖狂一跳。許多人將它譽為「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民主運動」,這無非是不熟悉中國歷史的表現,其實以「大歷史」的廣角鏡視之,此類運動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與戊戌變法、辛亥革命、五四等運動極度相似,乃是中國讀書人的習慣性痙攣,實在當不起「民主運動」的美稱。

已經多次說過了,要封個什麼美名或罪名,首先得弄清楚您說的是怎麼回事。您要稱六四為「民主運動」,恐怕得先給出個「民主運動」的定義來。在我看來,迄今為止,國人心目中的「潛定義」似乎是「凡是人民起來與統治者的鬥爭都是民主鬥爭」。如果這定義成立,那麼,從陳勝吳廣直到太平天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鬥爭,統統都是民主運動了,天下難道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

在我看來,所謂「民主運動」,就是「人民起來向統治者爭取自身權利,並嚴格按照民主精神,採用合法手段,力圖達成有利於人民的妥協而進行鬥爭的群眾運動」。

這裡的要素是兩點:1)鬥爭必須有人民爭取權利的明確而具體的目的。2)鬥爭必須嚴格使用合法的民主手段,爭取達成在一定程度改善了人民權利的妥協。第一條說的是目的,第二條說的是手段,兩者缺一不可。

以此衡量,「解放」后稱得上民主運動的只有兩次,一是文革期間由臨時工、合同工的造反兵團要求與固定工同工同酬、增加工資的「經濟主義妖風」,堪稱失敗了的民主運動。二是70年代後期老知青發起的回城運動,可以視為獲得圓滿勝利的民主運動。

89學運則連一條都不滿足,它不過是一種大而無當的政治鬥爭,根本沒有任何具體的權利訴求,並不是為具體地改善人民的某個權利而發起的,鬥爭雙方也毫無達成妥協的意願,對此我已經在一系列舊作中闡述過了。這種運動主要還是政治鬥爭,與中共「埋葬帝修反,解放全人類」一般豪情滿懷,也一樣大而無當不著邊際,即使斗贏了,我也想不出人民會受什麼益,只會被野心家利用,一如抗戰後國統區發生的「民主鬥爭」一般,只對共產黨改朝換代有利。

最糟糕的還是,89民運表現了與戊戌變法以及民初國民黨人與袁大頭的鬥爭的驚人類似,這本來是我準備寫作的史論的內容,在這兒隨便說兩句。

(本想一鼓作氣寫完,但刻下飢腸轆轆,要去吃飯,吃完后是否接著寫還難說)

淺探六四與其他歷史事件的相似性(二)  時間: 6 06 2008 05:18 

作者:蘆笛驢鳴鎮 發貼, 來自 http://www.***

我讀近現代史,最強烈的感受還是三條:

第一, 我過去認為中國人歷來沒有妥協觀念,一定要將政治競爭對手斬盡殺絕,而這就是中國無法實現民主轉型的社會心理原因,因為離開妥協也就沒有民主政治。這想法並不完全對,這其實是毛共統治中國后的新精神,過去的中國人雖不比英美人富於妥協的政治智慧,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不講這套。

第二, 近代中國無法實現民主轉型的社會文化心理原因之一,確實是政治鬥爭某方或甚至各方不懂或不願意妥協。但一開頭並不如此,中國人的妥協精神是逐漸喪失的,是逆向負篩選的結果,亦即「誰顧全大局讓步誰就吃虧,誰按規矩辦事誰就是冤大頭」。經過這反覆逆向篩選,最後篩選出來的「反妥協冠軍」當然就是毛共。老中幫菜都知道,在毛共字典中,「妥協」從來是「怯懦投降」、「叛變」,而「革命立場堅定,絕不妥協」則被吹噓為最高等的優秀品質。

第三, 最不知道妥協,一定要在得勢時開足順風船的並不一定是實權人物,反而常常是地位脆弱,毫無實力和對方攤牌的弱勢集團(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外強中乾,徒有虛勢」的紙老虎)。這些人在自以為佔了上風時咄咄逼人,不可一世,逼得實權人物無路可走,甚至無法循正常程序解決實際難題,只好使出槍杆子來,從此一路順風。因此,民國實驗流產,有如歸咎於那些最後動用武力解決政治爭端的軍閥,不如去責備那些生賤了的欠揍的紙老虎政客們。

從戊戌變法開始就是這樣。康有為本是個無學知青,不但絲毫不懂西學,也不懂多少國學(當然是相對於那個時代的大儒的水平而言),全靠他在租界生活過兩天,看了兩天紅頭阿三的西洋景,而大眾連這點「西學知識」都沒有,於是他便能「挾外自重」,以此糊弄大眾,又剽竊他人文字,寫出《孔子改制考》與《新學偽經考》的爛文章,作為他發動改革的「理論綱領」,頓時在那弱智國家聲名大噪。

當時渴望改革的並不止他一個人,元老重臣中有李鴻章、張之洞、翁同龢、陳寶箴,少壯派有袁世凱、徐世昌、聶士誠、孫家鼎、張謇等人。所以康並不缺乏實力派骨幹,如果不是他輕狂攪S,戊戌變法應該是可以成功的。

康有為最大的錯誤乃是自我過分膨脹,想當改革的總設計師而把可以依靠的元老重臣摒之門外。李鴻章要加入康發起的強學會,竟被否決。張之洞深通舊學,知道康那《孔子改制考》完全是學術笑話,勸他放棄,竟被康斷然拒絕。類似地,他的《新學偽經考》也嚇得翁同龢疏遠了他。只因為他那病態的自我中心,致使改革派失去了最有力的奧援,成了幾個勢孤力單、毫無人脈與行政經驗的新貴,全靠皇帝寵信一意孤行地推行新政,在大眾眼中構成了傳統的「宵小迷惑昏君禍國」的典型圖景。

維新派一面把可以借重的實力派無情推開,試圖包攬改革大業,一面又不遺餘力地開罪朝中的既得利益派。康有為「舌戰公卿」,無情地當面折辱榮祿等權貴大員,又提出改革官制,盡廢傳統六部,改為新式的十二局。如此大動作,勢必要招來既得利益派的強烈反對。而光緒還不知厲害,在提拔譚嗣同等軍機四章京,架空軍機處的同時,竟然一氣罷了禮部六堂官(亦即禮部的六位部長、副部長、署理副部長),其中有一人是老佛爺的親信懷塔布,後者向她哭訴,從此便釀下了戊戌政變的禍根。

其實老佛爺也說不上是什麼頑固的守舊派,她並不是官方史學為大家設置的那種專為襯托正面人物的反面人物。她不過是個精通傳統權力鬥爭伎倆、缺乏世界知識與傳統教育的婦人罷了。與常規的君主一樣,她缺乏起碼的世界知識,但與常規君主不同,她沒有受過多少經典教育,因而不是徐桐、倭仁那種死守聖賢之道的教條主義者,而是具有一定彈性的機會主義者或實用主義者。她和死硬大儒的區別,有點像鄧小平與張春橋的區別,前者都不懂多少正統理論(當然,老鄧懂的馬列恐怕比慈禧懂的孔孟之道還要少),更說不上有什麼堅定的政治信念,但具有豐富的權力鬥爭經驗與實際的行政經驗。這就決定了戊戌變法有一定可能如後來的新政一樣,獲得她的認可。

然而慈禧雖不懂經典,有一條儒家對皇家的教導她倒是記得很牢,因為她認定那是真理,那就是「不可失去人心」。這從來是她考慮大政的前提之一,由此決定了她保守的那面。就是為了怕失去人心(她指的主要是老臣之心),光緒激進的改革措施才引起了她的擔憂。庚子拳亂之所以發生,固然主要是因為她誤信了列強逼她歸政光緒的「最後通牒」,但也是因為她怕失去民心。由此可見,「得人心者得天下」這條表面上毫無錯誤的聖賢教導,照樣可以引出巨大災難來。

不過戊戌政變說起來也沒什麼錯。真要讓康有為那伙人亂來一氣,國家非大亂不可。老袁勸告光緒的話其實很有道理,改革最關鍵的是用人必須得當,中樞必須有個政治經驗豐富的大員如張之洞、李鴻章輩主持大局,豈能由幾個毫無行政經驗的秀才靠皇帝寵信,雪片似地將頒布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的上諭連續發下去,事前連必要性、可行性論證都沒有,更別說流弊的預估了。這麼重大的改革,總得經過朝臣和督撫大吏的充分討論吧?豈能由四五子把持全局,不容他人置喙?

因此,公平地說,維新派不許老臣重臣咸與維新在先,也就怨不得人家要合力反撲了。等到人家回擊時,一夥毫無實力的紙老虎竟然奢談「非流血不能變法」,不但要把所有的「老謬昏庸之臣盡行殺卻」,甚至要殺到最大的實力派老佛爺頭上去,在此之後還能怪朝廷要他們的腦袋么?這伙跳樑小丑胡鬧的客觀效果,是使得本來對改革並無成見的慈禧將私人仇怨和變法維新掛上了鉤,因而不但使得改革被毫無必要地推遲了十來年,更因帝后失和引出了庚子拳亂,使得中國遭受了本可避免的沉重損失

ZT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7 個評論)

回復 trunkzhao 2013-6-1 19:03
學生運動,本來就是自發的,哪有什麼目的和訴求呀。如果有組織,那都等不到坦克進城,早就滅了——共產黨就是靠這個發家的,最怕這個。
陸地有些胡說:1、學生運動早期最好平復,只要有個決議式的東西,就像今天年年都發卻毫無用處的反腐通知書一樣,學生們立馬就雲消霧散了;2、到了靜坐的地步,如果笨豬們屢次三番挑逗勾火,也不會幹柴烈火,燃遍全國;3、說學生們不會妥協,比較陰險。他怎麼就知道政治運動不會妥協呢。事實上,往前三四年,北京天津合肥南京都有過學生運動,難道都是機槍坦克平息的?
回復 light12 2013-6-1 20:48
trunkzhao: 學生運動,本來就是自發的,哪有什麼目的和訴求呀。如果有組織,那都等不到坦克進城,早就滅了——共產黨就是靠這個發家的,最怕這個。
陸地有些胡說:1、學生運 ...
建議你多看幾篇他寫得有關文章,在廣場不激進的會下台換上激進的。你可以直接到海川寫文反駁。不方便我可以轉帖。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60533&do=blog&id=180611
這事若攤在老毛手上,分分鐘搞掂。他根本不必下那戒嚴令,只要發揮「革命的靈活性」,來個華麗轉身,公開表態說,學生提出的反官倒是幫助我黨整風的,對學生的善意表示感謝,鼓勵他們揭發黨內的貪腐,然後由紀檢會宣布趙紫陽涉嫌包庇家屬搞官倒,實行「雙規」,再來一個陳希同式的show trial,即可一勞永逸地搞臭老趙。同時嚴格約束保守派,不許他們再去刺激學生,則學潮遲早要平息下來。等到事態冷卻后,再在學校里加強「愛國主義教育」,把學領和外國人接觸、進餐的秘密錄像拋出來,打成間諜,關進大牢就完了。到時候牆倒眾人推,學生們只會忙著洗清自己,哪還敢再生事?」

這段跟你好像一個意思?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6-1 22:35
以史為鑒非用史導事,這大概是蘆先生誤入迂途的關鍵所在。 滑稽地是拿陳勝吳廣來和六四說事兒,也許是幽默使然,亦或是早已覺得這世界就是個大陰謀合體,過於黯淡了
回復 翰山 2013-6-1 23:43
這篇文章很好。目前最理性的文章。
回復 總裁判 2013-6-1 23:46
trunkzhao: 學生運動,本來就是自發的,哪有什麼目的和訴求呀。如果有組織,那都等不到坦克進城,早就滅了——共產黨就是靠這個發家的,最怕這個。
陸地有些胡說:1、學生運 ...
我向來是贊同蘆笛先生的觀點,這次不。
回復 翰山 2013-6-1 23:47
trunkzhao: 學生運動,本來就是自發的,哪有什麼目的和訴求呀。如果有組織,那都等不到坦克進城,早就滅了——共產黨就是靠這個發家的,最怕這個。
陸地有些胡說:1、學生運 ...
這篇文章很好,是目前最理性的。你的回復也很好,問的問題也很好。尤其第二,第三個問題。

2、到了靜坐的地步,如果笨豬們屢次三番挑逗勾火,也不會幹柴烈火,燃遍全國;3、說學生們不會妥協,比較陰險。他怎麼就知道政治運動不會妥協呢。事實上,往前三四年,北京天津合肥南京都有過學生運動,難道都是機槍坦克平息的?

2. 是因為黨內有分歧,有分裂,趙紫陽在搞自己的一套(我估計你不會贊同);
3. 是因為有外部勢力插手(估計你也不會同意)。看我的文章: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50969&do=blog&id=33548
回復 翰山 2013-6-1 23:47
這是給 trunkzhao 的回復:
trunkzhao: 學生運動,本來就是自發的,哪有什麼目的和訴求呀。如果有組織,那都等不到坦克進城,早就滅了——共產黨就是靠這個發家的,最怕這個。
陸地有些胡說:1、學生運 ...
這篇文章很好,是目前最理性的。你的回復也很好,問的問題也很好。尤其第二,第三個問題。

2、到了靜坐的地步,如果笨豬們屢次三番挑逗勾火,也不會幹柴烈火,燃遍全國;3、說學生們不會妥協,比較陰險。他怎麼就知道政治運動不會妥協呢。事實上,往前三四年,北京天津合肥南京都有過學生運動,難道都是機槍坦克平息的?

2. 是因為黨內有分歧,有分裂,趙紫陽在搞自己的一套(我估計你不會贊同);
3. 是因為有外部勢力插手(估計你也不會同意)。看我的文章: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50969&do=blog&id=33548
回復 總裁判 2013-6-1 23:48
閑雲野鶴一忽悠: 以史為鑒非用史導事,這大概是蘆先生誤入迂途的關鍵所在。 滑稽地是拿陳勝吳廣來和六四說事兒,也許是幽默使然,亦或是早已覺得這世界就是個大陰謀合體,過於黯 ...
導出六四一錢不值的觀點,蘆笛這個光輝的名字還有啥意義?
回復 總裁判 2013-6-1 23:55
翰山: 這篇文章很好。目前最理性的文章。
所謂「民主運動」,就是「人民起來向統治者爭取自身權利,並嚴格按照民主精神,採用合法手段,力圖達成有利於人民的妥協而進行鬥爭的群眾運動」。 這裡的要素是兩點:1)鬥爭必須有人民爭取權利的明確而具體的目的。2)鬥爭必須嚴格使用合法的民主手段,爭取達成在一定程度改善了人民權利的妥協。第一條說的是目的,第二條說的是手段,兩者缺一不可。
你看,蘆笛多理性!斬釘截鐵的斷論。
他引入了「合法」的概念,李鵬、袁木當時首先強調的就是學生必須回到校園,我們社會主義國家是法制國家。
正是政府堅持了這種打著共和國幌子的法制觀念,最終才導致了六四民主運動。
這回,蘆笛的理性出錯了。
回復 light12 2013-6-2 00:04
閑雲野鶴一忽悠: 以史為鑒非用史導事,這大概是蘆先生誤入迂途的關鍵所在。 滑稽地是拿陳勝吳廣來和六四說事兒,也許是幽默使然,亦或是早已覺得這世界就是個大陰謀合體,過於黯 ...
他寫一本書叫「百年蠢動」。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6-2 00:08
總裁判: 所謂「民主運動」,就是「人民起來向統治者爭取自身權利,並嚴格按照民主精神,採用合法手段,力圖達成有利於人民的妥協而進行鬥爭的群眾運動」。 這裡的要素是 ...
支持。由此可鑒, 這一次汗衫同協的理性也略微出錯,不過不大大  
回復 翰山 2013-6-2 00:11
總裁判: 所謂「民主運動」,就是「人民起來向統治者爭取自身權利,並嚴格按照民主精神,採用合法手段,力圖達成有利於人民的妥協而進行鬥爭的群眾運動」。 這裡的要素是 ...
蘆荻沒出問題,他說的有道理。簡單說,6.4學生運動,沒有一個妥協點,政府退一步,學生就進一步,直到政府不能接受為止。

而政府不接受的點,是由黨內鬥爭決定的。如果沒有黨內分歧,一開始政府不讓步,早就和平解決了。如果黨內分歧再大,而且各派有實力派,那麼戒嚴清場就不能進行,就是全面內戰!

目前,很不幸,妥協點是個流血鎮壓(哪怕是個4.5事件那樣不開槍的鎮壓也比開槍強呀,不過歷史不能假設,這一點,是由於鄧不如毛周所決定的)!學生輸了,政府也輸了!
回復 light12 2013-6-2 00:17
翰山: 這篇文章很好。目前最理性的文章。
  
回復 light12 2013-6-2 01:05
總裁判: 導出六四一錢不值的觀點,蘆笛這個光輝的名字還有啥意義?
根據他寫一本書叫「百年蠢動」,好像是越鬧事越回去。事與願違。64也一樣,64后經濟不振外資撤退,人權大幅萎縮吧?
回復 總裁判 2013-6-2 01:18
翰山: 蘆荻沒出問題,他說的有道理。簡單說,6.4學生運動,沒有一個妥協點,政府退一步,學生就進一步,直到政府不能接受為止。

而政府不接受的點,是由黨內鬥爭決定 ...
不合法的話,夠不上搞民主運動的條件,那不是瞎搞?所以開槍是合法的,這是基本的,至於妥協,那是在雙方都必須有個合法的平台,才能妥。
回復 總裁判 2013-6-2 01:26
light12: 根據他寫一本書叫「百年蠢動」,好像是越鬧事越回去。事與願違。64也一樣,64后經濟不振外資撤退,人權大幅萎縮吧? ...
「回」,也有不同的視角,回到哪裡?是誰要回的?
我可以說進了一大步:過去我們對中共執政以來採取的所有政策,都認為是在不斷前進,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通過六四才明白,政治體制繼續僵化,經濟照樣發展,利益集團照樣瓜分著勢力範圍,共產黨已經失去了理論及理性的支持,它的謊言再也騙不了人。
回復 翰山 2013-6-2 01:29
總裁判: 不合法的話,夠不上搞民主運動的條件,那不是瞎搞?所以開槍是合法的,這是基本的,至於妥協,那是在雙方都必須有個合法的平台,才能妥。 ...
蘆荻說 6.4 不是「民主運動」,而是政治鬥爭。

民主運動,指的是用民主的手段,我甚至認為那個第一條目的都不是重要的。而政治鬥爭,則不然。政治有不流血和流血的。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政治上不流血的戰爭。蘆荻沒錯!
回復 light12 2013-6-2 01:36
總裁判: 「回」,也有不同的視角,回到哪裡?是誰要回的?
我可以說進了一大步:過去我們對中共執政以來採取的所有政策,都認為是在不斷前進,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通過 ...
「過去我們對中共執政以來採取的所有政策,都認為是在不斷前進,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本身就是你的誤會,中共對老蔣是反動。
回復 總裁判 2013-6-2 02:20
light12: 「過去我們對中共執政以來採取的所有政策,都認為是在不斷前進,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本身就是你的誤會,中共對老蔣是反動。 ...
我不誤會共產黨,這條偉大光榮正確的大標語不是給我看的。
回復 總裁判 2013-6-2 02:23
翰山: 蘆荻說 6.4 不是「民主運動」,而是政治鬥爭。

民主運動,指的是用民主的手段,我甚至認為那個第一條目的都不是重要的。而政治鬥爭,則不然。政治有不流血和流 ...
在一個非憲政的假共和國家,政治鬥爭只能通過和平的民主運動形式,而且這種形式在執政者看來,不是人民民主,不是社會主義民主,也不合法。這些都不合法,蘆笛強調的民主合法性又在哪裡?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02: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