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水滸新傳·第X回 天雄星下凡天朝國 豹子頭怒叱人間惡

作者:高爾夫  於 2014-11-21 10: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4評論

關鍵詞:水滸新傳, 豹子頭, 天朝, 人間

        話說那玉皇大帝,在聽過天英星小李廣花榮關於天朝國人間所見所聞之稟報后,當庭宣旨:翌日,在玉皇宮祈年殿即時召開天庭《天中央第八十屆四中全會》會議內容:聽取天英星小李廣花榮稟報本次下凡天朝國之時事見聞,拙本屆當選各路神仙委員務必全數出席,欽此。

        各路《天中央第八十屆大會》當選之神仙委員,在接到玉皇大帝聖旨后,即時叩謝皇恩禮畢,各駕祥雲齊聚玉皇宮祈年殿,參加天庭《第八十屆四中全會》,聆聽小李廣花榮委員帶回來天朝國人間現狀之報告。

        各路神仙委員聽罷小李廣花榮稟報之後,無不對如今天朝國流行之「地溝油」、「霧霾」、「APEC」等一系列新鮮詞語倍感興趣,眾神仙委員討論異常熱烈。

        此時就見在座之眾神仙委員中猛然站起一人,只見此人身長八尺,面刺金印,鼻直嘴闊,燕頷虎鬚,一雙劍眉之下卧著一雙豹子眼。

        但見此人沖著玉皇大帝雙拳一抱道:稟吾皇玉帝,為臣感悟;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在下離開大那宋朝已近千年,是為方才聽花榮兄弟訴說天朝國之現狀,引起為臣的思妻之切,懇請吾皇玉帝陛下准假為臣,為臣喻意前往下界天朝國為吾妻掃墓,萬望吾皇玉帝陛下恩准為盼。

        玉皇大帝拿起茶几上老花鏡舉到目前定睛一望,原來正是那大宋朝被逼上梁山之英雄好漢,既那位使得一手丈八蛇矛槍東京汴梁府八十萬禁軍教頭人送綽號「豹子頭」又被喚作「小張飛」之英雄好漢林沖是也。

        玉皇大帝放低老花鏡,手縷長髯輕輕嘆息道:愛卿千年不忘愛妻,實屬天上人間之典範,此等下凡人間為亡妻掃墓之假事,朕准耳也。

        玉皇大帝此時忽然想起因為時常尋求新鮮刺激,擇每日召喚不同燕瘦環肥之年輕仙女侍寢,著實有怠慢許久未曾謀面之皇后也,而此時看著眼前那天雄星豹子頭林沖思妻之切,即刻生出一絲內疚之感,逐想即刻返回後宮與那皇后百般溫存一番。

        想到此處玉帝道:本屆《天中央第八十屆四中全會》,著為貫徹天庭防貪、防腐、防造假、及忠妻、衛家、衛神倫之天中央法律精神為準則,拙,愛卿們回到各自轄區必大為宣傳本屆《天中央第八十屆四中全會》之會議精髓,著實管理好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及屬下與子女等之上半身與下半身也。不可打著神仙委員之旗號,目無王法、結黨營私、亂搞特權是也。朕宣布《天中央第八十屆四中全會》到此圓滿散朝。

        眾神仙委員山呼萬歲之後一鬨而散,各自返回轄區貫徹《天中央四中全會》之法律精髓,以及管理各自屬下之上半身與下半身去也。

        那玉皇大帝從龍椅上站起身來,轉身向站在身旁之老太監江德江取過一顆藍色小藥丸塞入口中,拙起駕直奔後宮尋那宋皇后逍遙去也。

 

        話說那天雄星豹子頭林沖,在得到玉皇大帝恩准下凡之假期后,便手提丈八蛇矛槍,槍頭之上挑著那尊酒葫蘆,福駕祥雲來到了當今二十一世紀天朝國上空。那豹子頭林沖手搭涼棚向下望去,但見天朝國上空黑壓壓一片,猶如一隻黑色大鍋蓋扣住在天朝國頭頂之上,那豹子頭林沖尋思道;難不成這黑色之大鍋蓋就是花榮兄弟所道之霧霾呼?啊呀呀,我只待那天庭一日,這凡間天空竟變成如此污濁,唉,唯獨我這雙豹子眼再犀利,也分不清楚那東京汴梁府在何許方位也,呀呀呀,急煞我也。

        不過在按落雲頭過程中,那豹子頭林沖透過那污濁之霧霾,竟隱約看到那地面之上有一光亮去處,想必定是一座城廓,即駕著祥雲穿過霧霾直奔那光亮去處。

        待落地之後,那豹子頭林沖抬眼望去,竟見此城廓道路平坦,燭火通明,但見平坦大道之上並不見馬匹車輛,但見一坨坨方形物件架在四條圓滾之上,風馳電掣般急急駛來急急駛去,那快慢動作比那神行太保戴宗還要犀利數倍之遙,著實讓這豹子頭林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此時豹子頭林沖抬眼望見對面走來一人,只見那人光頭無發,一身輕便短打扮,那林沖獨自尋思;看那光頭,來者定是一個出家之人,原來如今大宋朝之和尚都已變成如此輕裝短打扮是也。

        想到此,那林沖便提著丈八蛇矛疾步上前,雙手抱拳諾道:師傅打擾,請問此間乃是大宋朝之何方地界也?

        對方來人猛然抬頭,見到面前站定一條大漢,但見他身高八尺,面堂熏黑,左頰刺有金印,劍眉豹眼,燕頷虎鬚,手握一條丈八蛇矛槍,槍頭上栓挑著一尊鋥亮之酒葫蘆。

        這突然出現在眼前景象,竟嚇得來者驚呼道:哎喲我的媽耶你丫誰啊?嚇死我聊。

        跟著咚咚咚······後退數步,咕咚一聲坐倒在地。

        林沖見狀,疾步上前雙手攙扶起來人口中諾道:罪過,罪過,嚇著師傅也,師傅莫驚,在下乃是人間一千年前大宋朝東京汴梁府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是也。當年只因那太尉高俅養子高衙內,調戲吾妻張氏貞娘並欲意施暴,幸為吾趕回得免,高俅那廝又設計讓吾持寶刀誤入白虎堂,吾被陷害刺配滄州,在野豬林險被那公差董超、薛霸所害,幸得結義兄弟魯智深相救。路過柴進府時,吾棒打洪教頭。待到滄州牢房之後,因柴大人關係讓吾看守天王堂,但那高俅老兒又派陸謙來害吾,改派吾去看那草料場,陸謙那廝趁天黑雪夜火燒草料場,吾因外出打酒躲過一劫,在山神廟吾怒殺了差撥、陸謙、富安,經柴進大人介紹,吾風霜雪夜被逼上梁山。

        那位被林沖扶起之人,聽過林沖之自我介紹之後,咕咚一聲跪倒在地,倒頭便拜,口中念念有詞道:哎喲喂,我的活祖宗,原來您就是《水滸傳》里那位鼎鼎大名的八十萬禁軍教頭豹子頭林沖林教頭啊,小的有眼不識神仙,罪過,罪過。

        林沖急忙彎腰攙扶起來者,問道:請問師父法號如何稱呼?

        來者答道:什麼師傅法號啊,小的姓馬,家裡排行老二,所以大家都喚做我馬二,我本身是一個司機,就是開計程車的。

        林沖問道:司機是何方神聖?

        馬二領悟到,一千年前不但沒有汽車,更沒有司機,便指著馬路上疾駛汽車道:林教頭你看,就是馬路上跑著的那個東西,我就是專門駕駛它的,說白嘍,就是你們那會趕馬車的馬車夫,現在都不用馬車了,改用這玩意了。

        那豹子頭林沖是何許神仙也,立刻已領悟七八十分,也不再多問心中暗暗道: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換了人間。

        林沖拉著馬二的手問道:馬二兄弟,敢問此地是何方地界?你可知我那家鄉東京汴梁府在何許方位呼?

        那馬二操著一口京腔道:這兒是北京地面兒,就是當今天朝國之都城,您道之那個東京汴梁府現在叫開封市,是咱這天朝國河南省轄下的一個地級市,跟您大宋朝那會兒相比已經翻天覆地大變樣了,您就是去到那裡,您也看不到當年汴京的丁點兒模樣了。

        林沖接著問道:那當年吾等造反之地水泊梁山今可安在呼?

        馬二呵呵笑道:您道之就是那山東境內與河南交界之處的水泊梁山吧?如今那地方已變成一處乾旱缺水之地,早已無「水泊」可言,雖然那地方如今還喚做梁山縣,不過那「水泊」二字確早已從梁山縣誌的字典里消失嘍。

        林沖聽罷自言道:吾此番下凡主要是那去東京汴梁為吾之亡妻掃墓,她那墓地葬在汴梁城南五里之外劉家崗,不知如今可安好呼。

        那馬二是開計程車的主兒,心眼自然十分靈活,只見他拉著林沖的手安慰道:林教頭您可千萬別著急上火啊,您走的這一千多年裡咱這天朝國變化可忒大了,別說您夫人的墓穴了,就是秦始皇帝的墓穴也讓咱天朝國給扒了,那孔夫子的墓穴也讓咱天朝國給砸了,就連那大明朝神宗皇帝朱翊鈞的墓穴,也被咱天朝國給挖開之後還賣票賺錢讓人們進去參觀呢。所以,您夫人的墓穴······

        馬二話語還未完,那豹子頭林沖已完全明白馬二之意思,便不再多問,逐道:那當今天朝國皇帝之年號怎樣稱呼?

        馬二答道:當今咱們的天朝國那是在六十五年前靠暴力造反推翻了前朝才建立了此國號,大號喚做「中華人民共和國」,到今天為止前後歷任六朝皇帝,期間還廢掉兩個沒算在內,每次改朝換代、更新皇帝,都會刀光劍影殺個你死我活,當朝大臣各個結黨營私,貪污舞弊,就連當今天朝國一個地方上九品的芝麻水務牙司,竟都能從他家裡抄出現銀一億兩千萬兩,金錠七十四方,各地房產共六十八套。可想而知當今咱們天朝國的貪腐程度已經有多麼的黑暗了。

        聽到此處,那豹子頭林沖眯起豹眼道:如此道來,那當今天朝國比起一千年前之大宋朝還要齷齪許多呼,那當今太尉比那當年之高俅又如何,難不成比那廝還要陰壞兇狠之呼?

        馬二道:林教頭我這麼跟您說吧,當年大宋朝的那位高俅高太尉要是跟如今天朝國的太尉比起來,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天朝國上一屆太尉喚做周永康,他不但貪污腐敗,還結黨營私、買官賣官,把官場搞的是烏煙瘴氣,他還殺髮妻納小妾,竟還把那中央電視台當做他的私家後宮,電視台裡面的美女播音員不少都是他的床上嘉賓。這周永康周太尉家中所貪贓款不但富可敵國,他竟還敢狹武警攜武力計劃造反,竟遐想推翻現任的皇上。林教頭,您當年那大宋朝再腐敗,那太尉高俅再混蛋,他也不敢造反吧。

        聽過馬二一番言語,那豹子頭林沖搖頭怒道:如此道來,這當今天朝國吏治如此污濁,當今皇帝就聽之任之呼?

        馬二接道:那也不是,如今皇帝是想圖新立志,不過他上邊有個太上皇,太上皇上邊還有個太太上皇,那位太太上皇已經把那位太上皇給捏鼓的跟阿斗一般了。如今又在現任皇帝身邊安插了不少眼線掣肘於他,也想把現任皇帝玩於鼓掌之間,可是現任皇帝轄貴族血統,竟不尿那位太太上皇,宮廷內鬥亦呼慘烈,我等下民猜想,不日定能分出高下。

        那馬二還想繼續往下道來,此時便見那豹子頭林沖猛然間呼吸急促,跟著乃是一陣劇烈咳嗽,待咳嗽稍微平息過後,但見那豹子頭林沖對馬二道:馬二兄弟,吾為何忽然感到胸腔鬱悶,呼吸不暢也?

        馬二急忙安慰道:林教頭,您這是從那天堂之處,猛然間來到咱這污染的天朝國之後不適應的結果,屬於正常現象。您看咱們這天朝國現在是世界上有名的霧霾之國,就是因為咱這天朝國那位前前朝的矮子皇帝說過一句話:「發展才是硬道理」。所以咱這天朝國上上下下便大肆引進污染工業,全世界都各國把那化工廠搬來咱們這天朝國的地界之上,工廠所排出的廢氣、廢水,上污染天空、人間,下污染河流、土地。您這是呼吸了咱這天朝國污染霧霾空氣之後的自然反應,所以您才會感到胸悶咳嗽。您現在還沒吃過咱們這天朝國的食物吧,如果您要是用過咱們天朝國的雞鴨魚肉、蛋菜米面、酒水飲料之後,我敢向玉皇大帝保證,您的反應會更大。

        聽罷馬二兄弟之一番話,再看那豹子頭林沖之面色,哪裡還有當年那棒打洪教頭、火燒草料場、怒殺差撥、陸謙、火併王倫之英雄氣概?剩下只有一臉灰暗之色。

        此時就見那林沖搖晃一下那顆豹子頭嘆氣道:唉,本次重返紅塵,原本只想為愛妻掃墓,同時重溫一回那東京汴梁府,怎成想只因這天朝國之嚴重霧霾,誤闖誤撞竟下凡到這北京城地界,幸遇馬二兄弟三言兩語給吾道明當今天朝國之事理,得讓林沖明白千年之後天朝國之現狀。原來千年之前那大宋朝官宦貪腐與這當今天朝國相比,實乃小巫見大巫也。罷罷罷,如此說來,吾也不必再尋那東京汴梁府重溫舊夢也,待俺回天庭與那玉皇大帝銷假去也。

        那馬二見那豹子頭林沖就要駕祥雲返回天庭,便一把拉住林沖衣襟,咕咚一聲雙膝跪地道:林教頭、林神仙,在下求求您老,麻煩您可否回到天庭之後,給那玉皇大帝爺帶句話兒如何?

        那豹子頭林沖扭轉身,一把揪起跪在地上之馬二道:馬二兄弟不必多禮,甚話請講。

        馬二咽下一口唾沫道:小的有勞林教頭返回天庭之後,可否與那玉皇大帝爺稟明當今天朝國之現狀,叩請玉皇大帝爺派那天兵天將下凡來到咱這天朝國,把那些為非作歹、罪惡滔天之大小官宦,及依仗權貴欺壓百姓的大小衙內統統收了去,把這班為害人間之牛鬼蛇神統統收到天庭去當牛做馬,以解我等天朝國平頭小民心頭之恨。

        聽罷馬二兄弟一席談,但見那豹子頭林沖沖著馬二一抱雙拳道:馬二兄弟今日對林沖所道一切話語,待林沖返回天庭必向玉皇大帝如實稟明,如玉皇大帝果真派那天兵天將前來天朝國擒賊,林沖定要請命勇當那急先鋒。馬二兄弟,多謝你賜教天朝國之現狀見聞,咱們後會有期,林衝去也。

        言罷,馬二但見眼前冒出一團彩色雲煙,平地而起,騰空而去。


                                                   正是:


                            豹子林衝天雄星,下凡來到北京城。

                            霧霾迷途遇馬二,惺惺相惜是交情。

                            道聽途說乃真相,告別人間返天庭。

                            勵志掃除人間惡,天兵天將儘先鋒。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4 個評論)

回復 高爾夫 2014-11-21 10:28
此篇博文是我看了徐福兄的《水滸新傳》之後就已經構思的一篇小文,即已寫好就作為單獨一篇發上來吧,不參與任何接龍遊戲,自娛自樂而已,特此聲明。
回復 千年等一回 2014-11-21 10:37
高爾夫: 不管那麼多,既然寫好了就不排隊了,加塞了哈~~
高爾夫兄,加塞可以呀,寫作自由嘛,不過這並不會影響正在排隊寫這一回的人的構思,排隊的人還是會根據原來排隊的故事情節發展為線索繼續寫作,會接原來上家,您覺得這公平嗎?否則排隊人會不知道接誰的好,排隊也就沒了意義。我希望排隊的人也請不用擔心這樣的加塞。大家都是寫著玩。其實您每一回都可以寫個自己版的。我覺得會有很多人看的,以前我們也有過這種情況,我們稱之為番外篇,和這些排隊的人比比看,誰的好看。您如果願意我會把您的這篇加到我們總的接龍ID上,這樣也便於大家回頭來查看你的故事內容。不過既然您已經報名了,到您寫的時候,還是要請您再寫一篇真正接上家的。好不?
回復 法道濟 2014-11-21 10:40
幽默,深刻,文筆好,頂
回復 jc0473 2014-11-21 11:51
千年等一回: 高爾夫兄,加塞可以呀,寫作自由嘛,不過這並不會影響正在排隊寫這一回的人的構思,排隊的人還是會根據原來排隊的故事情節發展為線索繼續寫作,會接原來上家,您
是否可以把這一篇文,放在高兄報名后已經安排好的地方呢
回復 徐福男兒 2014-11-21 12:09
林教頭已經兩番出場了哈,畢竟是重點英雄人物,多得大家青睞。 高兄佳作,壓卷詩更佳。
回復 看得開 2014-11-21 12:15
不喜歡看小說,只來給高兄寫作送鮮花。
回復 foxxfam 2014-11-21 12:32
歷史就是從復,寄希望有個好制度。
回復 千年等一回 2014-11-21 12:41
jc0473: 是否可以把這一篇文,放在高兄報名后已經安排好的地方呢
這也是個辦法,不過這裡有個問題,就是他的上家和下家,比如他的上家會怎麼想呢?他會想自己的寫作對下家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他的下家也會想,那乾脆我現在就接就可以了,那麼他再前面的人的故事該怎麼辦呢?等等。我覺得到了高爾夫兄該接的時候,估計因為前面已經有了很多故事,他還會有所變化,所以現在放到那個位子還是有很多問題,這是我的想法。不過其實這些插曲借古談今都非常有意思,如果就算是單獨成立也挺好,不一定非要算在序列里的故事。否則還是會影響到排隊里人的寫作計劃。你說是吧,我們看到前面已經出現了類似的問題,其實既然不想排隊,那為何還要接龍呢,單獨成篇不是也很好嗎,我感覺這是一個很好解決的問題
回復 高爾夫 2014-11-21 13:07
千年等一回: 高爾夫兄,加塞可以呀,寫作自由嘛,不過這並不會影響正在排隊寫這一回的人的構思,排隊的人還是會根據原來排隊的故事情節發展為線索繼續寫作,會接原來上家,您
等兄多慮,此乃不過一樂而已,你也無需著急上火,本人聲明不參與您的接龍遊戲,只是自娛自樂罷了,謝謝~~
回復 高爾夫 2014-11-21 13:08
法道濟: 幽默,深刻,文筆好,頂
謝過法道童鞋了~~   
回復 高爾夫 2014-11-21 13:13
徐福男兒: 林教頭已經兩番出場了哈,畢竟是重點英雄人物,多得大家青睞。 高兄佳作,壓卷詩更佳。
還是受徐福兄的啟發,才冒昧的跟了您一篇,敗筆處諸多,還請徐福兄斧正~~   
回復 高爾夫 2014-11-21 13:14
看得開: 不喜歡看小說,只來給高兄寫作送鮮花。
多謝阿開童鞋抬舉,在下謝過了~~   
回復 xqw63 2014-11-21 13:16
請高兄接受本次接龍遊戲組辦者的安排,管他們把你的小說放在那一回呢
回復 千年等一回 2014-11-21 13:20
高爾夫: 等兄多慮,此乃不過一樂而已,你也無需著急上火,本人聲明不參與您的接龍遊戲,只是自娛自樂罷了,謝謝~~   
著急上火倒沒有,真的仔細讀了高兄的這篇,無論文采立意都非常好,不過是為排隊的人多想了想,好多排隊的人在問,我該接哪一位的,如果是你該如何回答呢?這還真的和咱們在實際生活里排隊有點相似,高兄可以非常瀟灑地出入,但的確會對排隊的人有影響,對吧,其實您加入自由,退出當然也自由,也多謝您的理解。握手~~。
回復 高爾夫 2014-11-21 13:31
xqw63: 請高兄接受本次接龍遊戲組辦者的安排,管他們把你的小說放在那一回呢
63童鞋高見,不過高夫不參與以後的接龍遊戲了~~   
回復 xqw63 2014-11-21 13:36
高爾夫: 63童鞋高見,不過高夫不參與以後的接龍遊戲了~~   
隨便隨意就好,就是好玩,人家接受自願報名,咱收到邀請,就參加了,看到大家各表高見,圖一樂耳
回復 jc0473 2014-11-21 14:02
千年等一回: 這也是個辦法,不過這裡有個問題,就是他的上家和下家,比如他的上家會怎麼想呢?他會想自己的寫作對下家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他的下家也會想,那乾脆我現在就接
按照組織安排做 謝謝分享,辛苦了!
回復 tea2011 2014-11-21 17:44
給力
回復 trunkzhao 2014-11-21 19:56
高爾夫: 還是受徐福兄的啟發,才冒昧的跟了您一篇,敗筆處諸多,還請徐福兄斧正~~   
勝筆更多。
回復 清夢星河 2014-11-21 21:20
咱倆都是程咬金,幸會幸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21: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