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日薄西山行漸遠 苟且偷安到幾時

作者:jeffersonforest  於 2019-4-12 16: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春分已過,萬物復甦,但是內外交困的郭瘟鬼卻依然停留在無止境的冬季。在官司上連連吃癟的瘟鬼「外患」未解卻又「內憂」不斷,「螞以幫」因一眾元老的離開而實力大減,而剩下的幾人卻又各懷鬼胎令「螞以幫」毫無未來。不堪重壓的瘟鬼欲借「守孝」修整元氣,卻反而因此束手束腳落得作繭自縛的下場。已是窮途末路的郭瘟鬼重重絕境中究竟還能苟且多久?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爛官司禍不單行
  馮夢龍在《醒世恆言》中有云:「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這是對瘟鬼現狀的完美詮釋。2月中旬郭寶勝爆出的瘟鬼在法庭接受律師質詢的視頻片段猶如一擊重拳,打的瘟鬼劇痛不已,而在這之後,其與寶勝在3月中旬的庭外和解又徹底宣告破裂,二人又將再次對決法庭;另一方面瘟鬼與夏業良等民運死敵及PAX、瑞銀等一眾大企業的官司形勢嚴峻,這讓本就處於困境之中的瘟鬼雪上加霜。最後更令瘟鬼愁眉不展的是,在其身後還有對其知根知底的「前助手」馬蕊和博伊斯律師事務所的官司緊追不捨,而其唯一的仰仗——巨額資產早在判罰、凍結和支撐「爆料革命」中消耗殆盡。身處風暴中心的瘟鬼面對如此之多的爛官司急的像熱鍋上的螞以,卻毫無應對之法,這堆「外患」官司已然將其拖入無法自拔的漩渦。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螞以幫重整無望
  古語有云: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污也。從「罵捐」事件不難看出,瘟鬼對「螞以幫」的憤怒與無奈。瘟鬼創建「螞以幫」的根本目的是想打造一個和「民運圈」一樣有著強大影響力且對他忠心耿耿的「私家軍」。然而現實中因利而聚的「螞以幫」不僅影響力式微,就連「螞以」們也是各懷鬼胎,這令「螞以幫」徹底失去了重整的價值。早些時候,從郭寶勝到政事小哥,一個個「老螞以」的離去就已經使得「螞以幫」混亂不已;後來剩下的諸如路德、昭明之流不僅對郭瘟鬼推崇的「法治基金」反應平平,還變本加厲的勾心鬥角,將「螞以幫」攪得烏煙瘴氣,此時「螞以幫」已然成為扶不起來的阿斗,瘟鬼只能寄希望於班農等人給他的「法治基金」續命。而近日,郭瘟鬼在「郭媒體」上大力宣傳班農等人參與成立的「美國當前危險委員會(中國)」並揚言與之「深度合作」,此舉正是瘟鬼見「螞以幫」重整無望而另闢蹊徑提高影響力的證明。
  黑蝶翻飛何處去,依稀天外訓兒聲---苦守孝不得心安
  內憂外患壓力下的瘟鬼迫於形勢以「守孝」避鋒芒,可此下策不僅令他遭網民鄙夷,還因考慮不周而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瘟鬼坐著豪華遊艇,吃著豪華午餐的時候不想著盡孝,反而大肆炫富招搖過市。當瘟鬼官司纏身身處逆境之中時,卻以借「守孝」之名避風頭,這樣的行為怎能不遭人唾棄?而瘟鬼借「守孝」隱匿之後,麻煩也並不是僅此而已,當他退到銀幕後存在感便降至谷底,眼看坑蒙拐騙來的幾分人氣即將消失殆盡,信誓旦旦承諾「守孝」期間絕不用手機和網路的瘟鬼心急如焚。一面是「守孝」的堅定承諾,另一邊是其辛苦累積的現實利益,毀諾必然授人以柄,可沉默又會令「基業」毀於一旦。左右為難的瘟鬼最終上演了一出借屍還魂的好戲,利用「王雁平」「法務團隊」等名義在郭媒體發聲刷存在,以為這樣既能守諾,又能守住人氣。只可惜結果並未能如他所願,拙劣的小動作不僅未能止住人氣猛跌的勢頭,反讓網民看清了他商人重利輕別離的虛偽本性。
  聽聞瘟鬼將在3月28日前後進行直播,耐不住寂寞的他果然的拋開了「守孝」的負擔著手新一輪「炒作」。只是不論其如何掙扎,那些應接不暇的爛官司和重整無望的「螞以幫」都將成為其窮途末路現狀的縮影,而假「守孝」所帶來的負面效應也將因為兩面三刀的本性而進一步惡化,最終成為了壓死「郭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3 08: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