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那片土地上住著一群可愛的人

作者:醉花間  於 2019-5-6 12: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1評論

  花椒樹在我們那多的很,門口坐落著幾棵,房後邊繞著小路一圈,山上的田地里緊靠著苜蓿地的土牆整齊的一列列,之間的距離很是勻稱,滿上遍野也都是,不管大的還是小的,往常小的更多,擠在一起,呈一堆一堆的分佈。

  春天時便會抽出嫩綠的芽兒,幾場雨水過後,葉子便發了瘋似的生長。往往是煙蒙蒙的早晨,屋子頂的煙囪裡邊升起淡淡的一股煙,奶奶在廚房裡邊忙著揉面,團隔夜發好的用來蒸饅頭的面,奶奶身材瘦弱,總是可以看見她踮起腳尖吃力揉麵糰的背影,這時她會喊我去摘花椒葉,可以用來做花捲饃,也可以用來烙饃。我會去到房後邊的小路邊上,就著露水捋一大把的花椒葉,雖說是剛新長出來的葉,但還是有點扎手,手不一會兒彷彿就有麻酥酥的感覺。

  用花椒葉做出來的饃很香,彷彿是把整個芬芳的春天揉碎了裝在了裡邊一般,在唇齒間留下了醇香,回味無窮。

  等夏天來時,花椒樹上就長滿了花椒,綠色的,一簇一簇的,密密麻麻的。因為這裡的花椒樹太多了,也沒有人把它們當回事的。只有當霜凍把農作物都打傷了時候,人們才會在列舉項的最後邊輕描淡寫地說出花椒的名字。

  等到陰曆八月份的時候,全村各家各戶的男女老少都提著竹籠早出晚歸地扎在花椒樹下。還有一些婦女會去外地幫人家摘花椒,一出門就是一個多月。夏天五點多的早晨,走在路上也可以遇見好多人了。通常會從早上一直摘花椒摘到中午快12點,中午回來,昨天摘的花椒已經被家裡邊年邁的老人晾在門口的沙子水泥路邊上了,吃完飯,如果太陽猛烈的話,一般夏天的太陽都會很毒的,期間用小木板或者小鐵杴的背面捶打花椒,直到把它裡邊的黑籽打出來,通常經過太陽的暴晒不一會花椒就像被曬的冒氣了一般,張開了嘴,所以打出它裡邊的黑籽是挺容易的。下午將近四點又出發直到晚上才回來,摘過花椒的雙手得用力使上香皂好幾遍才可以勉強洗掉。奶奶又說今天揉花椒的時候儘管帶著手套但還是小刺鑽了空子扎進了拇指裡邊,還沒有說完,我已經從黑木箱子裡邊拿出繡花針,在白熾燈下給奶奶往出挑。我家還好有奶奶在,別人家估計這會還在收拾曬好的花椒當我們全家圍著桌子吃西瓜的時候。雖然一天下來真的很累,但是全家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如果汗水有味道的話,我覺得它也許不是鹹的,而是淡淡的甜。

  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到九月多份,也就是我們上學的時候。其中誰被藏在花椒樹上馬蜂蟄了,誰回來的路上遇見了蛇嚇破了膽,去外地的幾個婦女回來帶了多少錢,誰家摘的最多買的錢最多諸如此類的就是這個月之間的話題,在整個村子人的口中來回傳播,充斥著整個夏天的末尾。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好幾代人,都是一樣的情節。早出晚歸的摘花椒,選個晴朗的日子在太陽下邊曬花椒,其實這個過程是很重要的,有時候連著好幾天天氣不好或者下雨,前幾天摘的花椒就會變黑,即使等太陽出來再拿出來曬,收拾完畢后的花椒的成色也發黑,不亮清,賣不了好價錢,這種情況下最好是分開放。再就是將經過暴晒的花椒裡邊的黑籽捶打出來,用簺子把它們分隔開,把上層的花椒拿出來帶上手套把它們的莖稈揉掉,通常花椒的莖稈上邊還帶有小刺(儘管在曬之前已經去除花椒上邊帶的花椒葉和刺)經常會鑽進手心的肉裡邊或者拇指。最後就是把收拾好的花椒裝進蛇皮袋子裡邊放在乾燥的地方才算的上是大功告成了。上乘的花椒的成色很是亮紅,收花椒的商家都是按照花椒的成色報出價錢的。

  村子在我長大之後彷彿就變得年邁了起來,年輕人都進城謀生計去了,小孩也少了,就剩下幾雙年邁的老人守著這座腳下的空城,像忠誠的戰士,不管颳風天,下雨天總是挺直腰背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我已經好幾年沒有和家人一起摘過花椒了,不知那片花椒樹是否還如幾年前那般年輕?

  不知它是否已經荒蕪了,還有那陪伴它的苜蓿地?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9-5-6 12:47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0 19: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