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主動去割包皮,是一個男人成熟的標誌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4 16:09 |閱讀模式
  Tyson 對 2012 年倫敦奧運會的乒乓球比賽,印象格外深刻。

  因為當時在手術台上,醫生給他切包皮時,跟護士聊的就是那個話題。

  對於很多男孩來說,割包皮是人生中的第一台手術。

  有些人可能在懵懵懂懂的年紀里,被爸媽騙去了醫院,躺在手術台上。醫生手起刀落,小弟弟此出人頭地。

  但有些人,是在長大以後自己決定去割的。為什麼這些男孩會主動選擇手術,揮刀向包皮?

  今天,我們找到了一些體驗者和醫生,跟他們聊了聊。

  Tyson 告訴我:主動去割包皮,是一個男人成熟的標誌。他學會了對自己身體負責,學會了承擔痛苦,也將學會控制自己的慾望。

  

  不想一脫褲子

  讓對方一眼「看不到頭」

  ——18 歲割包皮的 J

  

  圖片來源:soogif.com

  J 在高考完的第二天,就主動跟爸媽說,要去割包皮。

  他在高考前已經做了決定,高考後的暑假是最好的時間——可以消失,不用社交。

  高中的時候,J 通過某種「你懂的」小電影,發現自己的關鍵部位和男主角的不太一樣,自己的包皮太長了。

  J 屬於包莖,即便勃起的時候,雞兒也不能完全露出來。他的爸媽早就知道,但沒帶他去割。在 J 小時候,爸媽找過些偏方藥水,讓他把小弟弟泡裡面。可是沒用。

  爸媽覺得,就算不割,長大之後,包皮應該會自己褪下去。

  隨著年齡增長,包皮沒褪下去,包皮垢和異味卻如期而至了。因為包皮不能完全翻下去進行清潔,J 不知道深處的包皮垢有多少年前的尿。

  另一個讓J 做決定的原因是,J 查資料發現:包皮過長可能會給伴侶帶來婦科疾病。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男人,我覺得自己有必要及早割掉。」

  在筆者的追問下,J 忽然羞澀地說道:其實還是想為自己的第一次未雨綢繆。不想一脫褲子讓對方一眼看不到頭。

  剛割完包皮的那幾天,出現了疼痛和出血的情況,J 那時很怕:「是不是失敗了?」「我不會廢了吧!」

  幸運的是,3 周過後,J 的傷口恢復得很好,沒廢。

  

  割包皮前

  我刪掉了所有的「小電影」

  ——16 歲割包皮的 Tyson

  

  圖片來源:網路

  Tyson 回憶起割包皮,關鍵詞離不開一個「痛」字。

  他的爸爸當時給他選了最傳統的手術方法——手術刀切完再縫合。

  Tyson 記得當時躺在「手術台」上的時候還蠻期待的。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龜頭。

  結果當醫生把長長的針頭扎進關鍵部位,期待變成了疼痛,「我的小弟弟好像被扼住了喉嚨,並被狠狠地掐下去,我現在想想下體都一緊。」

  隨著麻藥一點點注射進身體,小弟弟像個皮球一樣鼓起來,先是左邊鼓起來,再是右邊鼓起來。Tyson 感覺自己的海綿體充滿了東西,但不是自己的血而是麻醉藥。

  Tyson 還能強忍住疼痛,跟醫生調侃道:「幫我切得好看點。」小的時候,他在廁所看到其他做過包皮手術的同學,切口都很醜。他很怕自己也會這樣。

  Tyson 看著醫生用一個鉤子探進包皮、拉起來。緊接著,他人生第一次聽見了皮膚被剪切的聲音。而醫生和兩個護士,一邊在他的關鍵部位上做手術,一邊聊著奧運會的乒乓球賽事。

  最後做完手術之後,醫生還讓他起身看了看自己的小弟弟,血糊糊的一片,又腫又丑。

  但當時他覺得是值得的,因為手術后關鍵部位變得超大,腫得跟肉靈芝似的。

  手術不痛,痛的是手術後半個小時,麻藥就退了。當時 Tyson 坐在爸爸的後車座上,他能明顯地感受到車子懸掛的好壞。車經過一塊石子產生的震動感,都會經過座椅傳遞到傷口上面,然後產生同樣頻率的陣痛感。

  那種刺痛讓他覺得,整個世界都是蒼白的。

  回到家后,疼痛達到頂峰,Tyson 痛到哭、痛到絕望。醫生本來有開一些雌性激素,但 Tyson 因為胖,胸部本來已經有點大了,他不想讓胸變更大,就沒吃。

  他在房間里待了足足兩三天,沒穿褲子在床上躺著。

  有一次要去醫院換藥,但 Tyson 實在是穿不進褲子,哪怕是最寬鬆的褲子都覺得疼。於是那是他長大以後,唯一一次,光著下半身、只圍著浴巾出門。

  浴巾還不能腰間系起來,得在腰前懸空著,用手提著。因為龜頭敏感到「一根頭髮掉下去都感覺像針扎。」

  但這些痛,在生理反應帶來的疼痛面前,不堪一擊。

  Tyson 割完包皮的第一晚,壓根兒沒睡著。

  手術之前,他就把自己存的十多個 G 的「小電影」刪了。

  但那時血氣方剛,晚上睡著之後雞兒根本不受控,總是自己就抬起頭來。

  第一晚,他就被痛醒了,強烈的疼痛,「我就感覺傷口要被撕開。最可怕的是,越痛的時候小弟弟就反而越會有反應,小弟弟越有反應,就越痛,像個死循環。」

  後來,他做了一件事:打開電腦,搜索了一堆非常血腥、噁心的圖片,看到自己冷靜下來,就去睡,半夜被痛醒之後,又打開來看。每天晚上都會醒來好幾次。

  但是熬過了那幾周之後,Tyson 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爽,小弟弟再也不會有異味。並且手術部位也沒有留疤。

  

  割完包皮那幾天

  我笑尿了

  ——22 歲割包皮的小陳

  

  圖片來源:網路

  小陳的手術經歷不那麼痛,唯一的困擾是......會笑尿。

  大學畢業前,小陳用自己工作實習存下的錢,為自己付了割包皮的手術費,並且選了價格不低、體驗比較好的環切器。

  手術后,醫生給小陳的關鍵部位上面捆了圈紗布,非常緊。那兩三天的時間裡面,他感覺自己的雞兒被緊緊纏住,尿尿都覺得費勁。

  但是呢,每次笑或者打噴嚏,很容易會感覺下體一下控制不住,緊接著內褲有一片溫暖潮濕的觸感——尿漏出來了。

  筆者的女同事看完之後,表示與女性生理期時的體驗異曲同工。

  所以,術後幾天,小陳完全不敢多喝水,直到後來拆了紗布,小弟弟的束縛感才徹底地消失了。

  

  割包皮

  永遠不會太遲

  ——35 歲割包皮的阿君

  

  圖片來源:網路

  在我們找到的體驗者里,阿君的手術年齡最大——35 歲。

  他在北方的一座小縣城長大,相關的生理知識,爸媽不懂,學校也沒教過。

  從小到大,阿君飽受包皮過長的困擾,不及時清潔就會有味道,如果一周沒清潔,就會產生一層薄薄的包皮垢。

  北方天冷時,他沒法保證天天洗澡,但還是得定時清理小弟弟。

  過了 25 歲,阿君就動了割包皮的念頭。但畢竟是關鍵部位的手術,他對當地縣醫院不太放心。直到今年,他去了解和諮詢了一下,發現縣醫院也挺好的,就選擇了手術。

  阿君選擇的是「吻合器」,體驗比較好,術后的恢復過程也不那麼痛苦。

  採訪的過程中,阿君不止一次提到了割包皮后的「清爽」。

  

  科普時間

  

  圖片來源:偶爾治癒

  對於男性來說,包皮過長或包莖是很常見的。

  包皮過長是指:包皮不能使陰莖頭外露,但可以翻出來;包莖是指:包皮外口過小,緊箍陰莖頭部,不能翻出來。

  包莖和包皮過長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不易清潔,各種「髒東西」積少成多就成了「包皮垢」,而包皮垢堆積可能導致龜頭炎,長期不清潔甚至可誘發陰莖癌,對患者伴侶的健康也會有影響。

  在安徽合肥,一項對 5172 名 7 至 22 歲的男生的流行病學調查發現:包皮過長者達 67.79%,包莖者達 10.09%。

  泌尿外科醫生趙子臣建議:包皮過長如果能做好清潔,不割也行,而包莖早割早好,但即使小時候沒割,年齡也不是手術的門檻,臨床上連老年人也有來割的。

  手術的疼痛跟手術的種類、個人體質等密切相關,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像 Tyson 那樣疼痛。

  但手術一定一定要挑選正規的醫院。

  幾位割過包皮的體驗者,聊完后也都紛紛表達:

  

  割完之後整個人都清爽、自信了。

  

  幸甚至哉,割以詠志。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07:4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