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孫宇晨與巴菲特談笑風生,區塊鏈創業者惠軼卻選擇自殺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3 09:44 |閱讀模式
  原創 羅超頻道

  當自稱「區塊鏈創業者」的90后孫宇晨以3100萬拍下巴菲特二十周年慈善午宴時,同為區塊鏈創業者的惠軼卻自殺了。

  據前比特易合伙人張歆彤透露,比特易創始人惠軼已於2019年6月5日逝世,張歆彤說,當天清晨,其在極大的悲痛中見了惠軼最後一面。惠軼死於自殺,網傳其輕生原因或與比特幣爆倉有關,其百倍槓桿空單因爆倉致使虧損2000個比特幣,摺合人民幣1.2億,這些比特幣屬於平台上的用戶,窟窿太大無法償或是導致其輕生的直接原因。社交媒體消息顯示,比特易公司已人去樓空。

  

  百度搜索比特易會看到兩個品牌,一個是做教育的,「比特易PTE,發源於比利時,2011年進入中國,是國內唯一一家歐式教育理念的嬰幼兒教育品牌。」一個是做區塊鏈的,定位於區塊鏈市場數據分析與服務平台,「為數字貨幣投資者提供專業的市場分析工具、數據指標和風險管理策略,幫助投資者有效控制數字貨幣投資風險。」大概相當於數字貨幣投資者們的雪球。

  

  惠軼的項目是第二個。

  此前,比特易曾宣稱拿到了軟銀中國資本和藍馳創投的A輪戰略投資,是軟銀中國第一個區塊鏈項目,然而軟銀中國回應稱,「比特易並非軟銀中國的被投企業,其稱比特易是軟銀中國在去年曾接觸過的擬投資項目,但早在去年底,軟銀中國已最終放棄了投資計劃,並未實際進行這筆投資。」

  惠軼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此後又讀了長江商學院EMBA,最初職業經歷中規中矩,IBM中國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Microsoft高級產品經理……後來連續創業,2008年創辦北京途拓,2014年創辦花果金融,2015年創辦神仙有財,2017年創辦比特易。

  惠軼經歷了從古典創業到P2P平台再到區塊鏈的三個創業階段。第一個創業項目途拓科技致力於研究開發多點觸控硬體產品,多點觸摸軟體基礎平台及相關行業應用解決方案,是一個軟硬體結合的項目,雖然跟創維等公司合作,卻一直不瘟不火。

  七年後,忍不住做了正處於網際網路金融風口的P2P,不到兩年上了區塊鏈的船。2018年花果金融出現逾期,網貸之家顯示,昨日成交額0,昨日待還餘額46299.45萬。P2P暴雷,區塊鏈爆倉。

  

  惠軼走過的路,是很多區塊鏈創業者的路:古典創業拼死拼活,不瘟不火,朝不保夕。區塊鏈一時風光無兩,看似可以分分鐘財務自由走上人生巔峰,於是在一些創業導師號召慫恿下All In。今天,有些人已經回頭,有些人還在堅守。

  無意消費死者,但在孫宇晨們春風得意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事情還是有必要再聊一下。

  在惠軼前,還有一個與區塊鏈有關係的名人自殺,去年12月,美國華裔科學家、斯坦福大學物理系、電子工程系和應用物理系終身教授張首晟在斯坦福跳樓自殺,作為楊振寧的學生,張首晟被後者評價為是「遲早都要拿諾獎的人」。在物理學外,張首晟也是區塊鏈先鋒,他一手創辦的丹華資本是區塊鏈投資先鋒,投資的區塊鏈項目包括了公鏈、交易所和穩定幣,涉及行業的各個環節。

  關於張首晟跳樓有一些陰謀論,最廣為人知的說法是因抑鬱症。生前,張首晟受到了投資人(LP)的追討和訴訟,因其違背當初創辦丹華資本的初衷,其投資的區塊鏈項目大部分以失敗告終。

  馬雲說,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可能是。即將跟孫宇晨吃飯的巴菲特乾脆認為比特幣就是一種「幻想」,恐怕這樣的觀點不會因為一餐飯就改變。

  

  截至目前我沒有看到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企業家真正認可比特幣以及數字貨幣的(因為持有自家數字貨幣獲得的估值而上榜的「富豪」除外),如果有,就是一些數字貨幣莊家放出來的假消息,數字貨幣投資者會告訴你:全世界富豪都持有數字貨幣,這跟孫宇晨警告搜狗CEO王小川的口吻一樣,「數字貨幣現在不買,以後就買不起了」,至少王思聰對此是不認可的:

  

  很多人都有共識,數字貨幣是一個賭場,但更要承認,這是一個屠宰場:如果是亂七八糟的數字貨幣,莊家和韭菜的關係一目了然,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相對穩定的比特幣,因為缺乏實體支撐,價格波動同樣十分巨大,真拿身家性命去投資,恐怕將傾家蕩產。

  此前我提出數字貨幣是擊鼓傳花的賭場的觀點,就有朋友圈的數字貨幣投資者立馬出來反駁,他們的理由有兩個。

  第一個理由是,所有投資都是賭博,包括股市。但股市、樓市、期貨,都有對應的實體經濟支撐,且有政府嚴監管,這是任何投資市場不可或缺的保險栓,避免人類亂來,數字貨幣號稱去中心化,實際上就少了監管,少了保險。

  另一個理由則是比特幣以及一些數字貨幣有實際應用場景,比如一些國家支持數字貨幣消費——雖然多半是莊家放出來的「新聞」,數字貨幣真正的應用場景只有地下,而且只有少數得到全世界共識的數字貨幣可以交易,這意味著,數字貨幣有點價值的,可能只有比特幣等少數全世界達成共識的貨幣,價值幾何,存疑。

  現在數字貨幣還延伸出很多玩法,比如有個叫Tether的,號稱發行的數字貨幣USDT採取「金本位」模式,按照銀行存的美金數量,和二級市場進行錨定,市場流通的USDT和他們在銀行存放的美金數量是一樣的——我覺得信這個的是傻子,有這麼多美金還發什麼數字貨幣,然而還真有人信。

  這就是數字貨幣的現實,信的人特別信,不信的人特別不信,還有一類人,自己不信,忽悠別人信,此為莊家。

  我無意妖魔化數字貨幣,但我認為,現在數字貨幣可怕的地方在於,像孫宇晨一樣打著價值投資的口號去將數字貨幣投資與股市、樓市等「古典投資」劃上等號,去吸引惠軼這樣的真正有理想的創業者加入,看似創業,實則韭菜,因為擋不住誘惑,賠上了身家性命,圍觀者和莊家們輕而易舉一句話:「沒有做好倉位控制」對此做了個總結。

  「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2014年,在花果金融舉辦的「P2P行業發展研討會」上,時任CEO惠軼表示,P2P行業面臨的最大風險並不是來自於平台跑路的可能性,而是來自於業內普遍存在的融資「高槓桿」,百倍比特幣槓桿爆倉,再次說明人性的弱點就在於知易行難。

  

  數字貨幣跟真正的投資截然不同,甚至連合格的賭場都算不上。澳門賭場規則清晰,概率穩定,不準作弊,重要的是,去澳門賭博想要一夜暴富的人都知道自己是賭徒,而不是在做價值投資。

  

  即便不傾家蕩產,即便走運大發橫財,我也認為年輕人將光陰耗費在數字貨幣這樣的事情上,十分讓人遺憾,孫宇晨成為巴菲特座上賓是這個時代的悲哀,如果每個人都希望不勞而獲,如果每個人都希望一夜暴富,如果每個人都找尋通往財富自由的捷徑,誰去勞動,誰去給社會創造價值?

  今年,媒體圈的同行應該都感受到,來自區塊鏈媒體的簡歷多了起來,很多區塊鏈媒體涼涼,一個媒體主編對我表示:來自區塊鏈媒體的求職者,對薪酬期望都比同等級別的人,低一截,縱使能力再強,卻上錯了道。還有很多區塊鏈媒體都轉型做財經科技媒體,看到一個原先做區塊鏈媒體的記者,現在做科技財經媒體做得風生水起,這麼強的內容能力前幾年卻用在了幣圈那些事兒上。

  「炒幣不要加槓桿,願幣圈少一點悲劇。」「願逝者安息,珍愛生命。槓桿、期貨的對立面就是高風險,創業賭性和韌性平衡駕馭,且行且珍惜。」「平台實質是資金池+槓桿,看似各例,共性是背後的人性;終於能好好睡一覺,老惠一路走好。」

  惠軼的逝去,並沒有改變一些人對數字貨幣投資的看法,他們依然將其跟真正的價值投資划等號,將問題歸結到倉位、槓桿和風控上。

  不知道孫宇晨看到惠軼的消息,有何感受?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7 03:1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