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委內瑞拉武裝力量發展現狀及其穩定性分析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4-29 09:27 |閱讀模式
  自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自封為臨時總統后,該國國內的政治危機日益尖銳化。在此情況下,武裝力量成為影響委內瑞拉國家命運的關鍵因素。查韋斯以及馬杜羅執政時期,都採取了一系列舉措增強國家武裝力量,然而持續不斷的政治危機干擾了武裝力量改革進程。當前,委內瑞拉武裝力量不僅面臨境外勢力入侵的風險,而且需要考驗內部的穩定性。在政府與反對派之間的纏鬥處於膠著狀態的情況下,委內瑞拉武裝力量能否保持對馬杜羅政府的忠誠,是否會出現軍事嘩變,對於國家政權的歸屬至關重要。

  

  委內瑞拉武裝力量發展現狀及其穩定性分析

  委內瑞拉武裝力量的現狀

  委內瑞拉武裝力量由正規軍,即陸軍、海軍、空軍和國民警衛隊四個軍種以及國家玻利瓦爾民兵等後備役部隊組成。委內瑞拉憲法規定,總統是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最高軍事指揮部是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機構,是總統和國家安全與防務委員會的最高軍事顧問機構,由國防部長、武裝力量總監、聯合參謀長及四個軍種司令7人組成,由國防部長負責領導。委內瑞拉武裝力量實行義務兵役制,凡年滿18~50歲身體健康的公民,必須依法在兵役局註冊登記服兵役。陸、海、空軍和國民警衛隊的服役期限均為24個月。

  委內瑞拉的海軍下轄:1支潛艇大隊,包括2艘德國生產的209型柴電潛艇;1支護衛艦大隊,包括6艘義大利生產的狼級導彈護衛艦;1支警衛艦大隊,包括1艘導彈艇和3艘巡邏炮艇;1支登陸及輔助艦大隊,包括4艘LST大型登陸艦,1艘補給艦,1艘海洋研究船,1艘教學艦;海軍航空兵分隊,主要裝備貝爾-212反潛直升機、C-212運輸機、米-17運輸直升機、貝爾-412直升機;海軍陸戰隊在級別上屬於師級編製,但實際編製為旅級,其編製員額為1.5萬人,技術裝備薄弱,主要裝備AAVP-7A1兩棲裝甲運兵車、恩格薩EE-11裝甲輸送車、ZBD2000步戰車和ZBL-09步兵戰車以及Mod 56式105毫米榴彈炮等火炮武器。總體上,相對於南美國家而言,委內瑞拉的海軍處於較好的狀態,完全能夠執行抵禦拉美地區鄰國的任務。

  

  委內瑞拉軍隊裝備的俄羅斯制t-72b1坦克

  委內瑞拉空軍的現代化水平更高,這得益於查韋斯時期實行了武裝力量換裝計劃。目前,委內瑞拉空軍下轄2個F-16航空兵大隊,2個蘇-30MKV航空兵大隊,2個K-8W教練機大隊,3個強擊機大隊(裝備OV-10A/E野馬偵察機以及巴西巨嘴鳥戰機),2個運輸機大隊和3個直升機大隊。從裝備上來看,委內瑞拉空軍在南美是最先進的,擁有蘇-30MKV能夠使其在與巴西和哥倫比亞發生戰爭時佔據優勢。委內瑞拉空軍的薄弱環節之一在於缺少重型戰機,這部分職能只能由輕型強擊機承擔。委內瑞拉空軍薄弱環節之二是缺乏無人機,完全沒有攻擊型無人機,偵察無人機也非常少。近年來,世界上很多局部衝突都顯示,無人機在現代戰爭中的作用愈加重要。委內瑞拉境內多熱帶雨林,無人機的作用將更加突出。在防空能力方面,委內瑞拉空軍裝備2個S-300防空導彈營(共24套),1個山毛櫸-M2E防空導彈營(12套),1個道爾防空導彈營(12套),還有大量過時的俄制伯朝拉防空導彈系統、針攜帶型防空導彈系統以及高射炮。這些武器並不能對抗美國的導彈和航空打擊,但在熱帶叢林情況下對付輕型強擊機和直升機還是綽綽有餘的。

  委內瑞拉陸軍下轄5個師,分別為第4裝甲坦克師、第9機械化師、第1步兵師、第2步兵師、第3步兵師,總兵力6.3萬人。第4裝甲坦克師下轄第41裝甲坦克旅、第11裝甲坦克旅、第43炮兵旅、第42空降旅,其中第41裝甲坦克旅是最先進的,其坦克營裝備T-72B1V坦克,步兵營裝備BMP-3步戰車。第11裝甲坦克旅裝備老化的法國AMX-30坦克。第9機械化師下轄第91摩托化騎兵旅(裝備BTR-80裝甲車),若干特戰旅和警衛旅。第1步兵師下轄第24機械化旅(裝備BTR-80A裝甲車和BMP-3步戰車),若干特戰旅和補給旅。第2步兵師下轄第25機械化旅(裝備BTR-80A裝甲車和BMP-3步戰車),第21步兵旅。第3步兵師下轄第31機械化旅(裝備BTR-80A裝甲車和BMP-3步戰車),若干特戰旅、通信旅和軍事警察旅。陸軍總共裝備92輛T-72B1V坦克,80輛AMX-30坦克,31輛AMX-13輕型坦克,78輛英國蠍式輕型坦克,123輛BMP-3步戰車,114輛BTR-80A裝甲車,40輛美國龍騎兵-300步戰車,80輛美國凱迪拉克公司生產的V-100和V-150偵察車,40輛龍騎兵偵察車。自行火炮方面,擁有48門俄制2S19姆斯塔-S自行榴彈炮,12門法國AMX-13-F3AM自行火炮,13門2S23諾納-SVK120毫米輪式自行迫擊炮。牽引式火炮方面,擁有12門155毫米的M114式榴彈炮,40門105毫米的M101A1式榴彈炮,40門105毫米的義大利56式火炮。此外,還包括24門俄制BM-21冰雹火箭炮,12門俄制龍捲風火箭炮,20門以色列LAR-160火箭炮,以及大量的迫擊炮。需要注意的是,委內瑞拉陸軍的步兵旅沒有裝備步戰車和裝甲運輸車。由於委內瑞拉國境大部分覆蓋熱帶雨林,密集使用裝甲車是不現實的,步兵分隊的用途更大。這也是委內瑞拉陸軍組建特戰旅的原因。總體上,委內瑞拉的陸軍強於周邊的國家。例如,哥倫比亞的武裝力量沒有坦克,巴西武裝力量也只裝備了約600輛老化的戰車。

  

  查韋斯

  此前有數據顯示國民警衛隊編製38000人,平時擔負民防任務,戰時還可充當輕型步兵使用。

  玻利瓦爾民兵組織也是委內瑞拉國內的一支重要武裝力量,由該國前總統查韋斯於2008年創建,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其編製超過22萬人,主要裝備輕武器(手槍和自動步槍)和攜帶型防空導彈系統,可以作為正規軍的後備力量。自委內瑞拉政治危機加劇后,馬杜羅政府持續提升該組織的員額。據路透社報道,2018年12月17日,馬杜羅稱,「該國的民兵已經發展到160萬人,比年初增加了3倍多,其使命是保衛國家免遭外來侵略」。2019年1月29日,馬杜羅再次表示,「到今年4月中旬前後,玻利瓦爾民兵組織的規模將達到200萬人」。玻利瓦爾民兵組織不僅在抵禦外部侵略方面具有輔助作用,而且其成員多數來自平民階層,對維護國內穩定具有很大的意義。

  委內瑞拉武裝力量在國家政治體系中的地位

  與其他拉美國家一樣,委內瑞拉武裝力量在國家政治生活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這種狀況要歸功於委內瑞拉現代政治體制的奠基者查韋斯。

  查韋斯掌權后,在武裝力量中逐漸建立個人威信並擁有眾多支持者。這使他盲目自信,將武裝力量視為社會穩定的基石,並開始使用武裝力量參與經濟基礎設施建設。這些舉措非但沒有成功,反而在很大程度了導致腐敗行為的激增。因此,軍人及民眾都對查韋斯感到不滿,認為他想要藉助武裝力量達成個人的政治野心。

  

  馬杜羅

  2002年爆發的軍事政變其實也正是這些不滿情緒累積的結果。事後,查韋斯加強了對軍官意識形態的改造,忠誠的軍人能夠獲得更快晉陞和更高的社會職務。委內瑞拉武裝力量的尉官、校官均分三級,將官分四級,分別為旅將、師將、少將、大將,其「少將」相當於一般國家武裝力量中的「上將」。在委內瑞拉,成為「將」級軍官意味著擁有較高的社會職務和優越的生活條件。在任期內,查韋斯一共提拔了近1200名將軍,而此前整個委內瑞拉武裝力量只有300多名將軍。與此同時,查韋斯還大幅提升了軍人工資(漲幅達50%),並在購買住房時給予信貸優惠。當時軍人的收入普遍高於普通民眾達數倍之多。在查韋斯的大力推動下,委內瑞拉武裝力量勢力開始逐步滲透到國家基礎設施建設、中央預算、國家石油公司、希戈石油公司以及銀行、交通、通信、大眾媒體等事務當中。此外,軍人執政現象也變得普遍,國家23個州(包括2個邊疆地區)中的7個州由軍人擔任州長,100餘名軍人佔據著國有公司、國家機構和各類委員會的領導職務。在2004年10月舉行的地方選舉中,執政黨提名的22名候選中就有14人來自武裝力量。

  作為查韋斯生前「欽點」的接班人,馬杜羅自2013年上台後就繼承了依賴武裝力量的「基本國策」。但與查韋斯不同的是,馬杜羅沒有武裝力量背景,在武裝力量中也缺乏足夠的威信。為贏得武裝力量的支持,他一方面提升武裝力量工資、晉陞軍官職務,另一方面繼續為武裝力量擴權,使武裝力量與自己成為利益共同體。為了獲得武裝力量高層的支持,馬杜羅執政后一共提拔了800多名將軍,使其總數達到2000人。另外,在馬杜羅主政期間,11個州由軍人主政,32名部長中有12人是軍人(包括退役軍人)。

  2014年,委內瑞拉因通貨膨脹及食品短缺等問題爆發大規模動亂。事後,馬杜羅為了穩固政權,進一步提升了武裝力量在國家經濟、食品、藥品事務中的影響力。包括委內瑞拉對外貿易公司、委內瑞拉進出口公司、SIDOR國營鋼鐵公司在內的眾多國有公司都成為武裝力量的「私產」。國民警衛隊將軍曼努埃爾·克韋多更是因為在2014年鎮壓示威活動中表現突出,獲得了負責廉租房建設的「美差」。這些舉措為武裝力量提供了管理國家經濟事務的槓桿和個人物質財富的通道,使其與現政權結成利益共同體,有助於提升武裝力量的忠誠度。

  

  瓜伊多

  2016年,馬杜羅政府提出了「主權供應偉大使命」,用以解決「經濟戰爭」問題。馬杜羅任命國防部長帕德里諾·洛佩斯為這一「偉大使命」的負責人,並要求所有的部長都要聽從總統和國防部長的指揮。這一舉措極大增強了國防部長在國家經濟事務中的許可權。2017年,馬杜羅任命曼努埃爾·克韋多將軍為石油和礦業部長兼國家石油公司總裁,負責肅清腐敗並重整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此前,委內瑞拉在石油部門反腐行動中逮捕了多名有委內瑞拉和美國雙重國籍的油企高管。馬杜羅公開強調此次任命標誌著「新石油革命的時代已經來臨」。至此,委內瑞拉武裝力量事實上已經完全控制了國家經濟命脈。

  還需強調的是,馬杜羅對於武裝力量的忠誠並非完全信任,這在其近兩年來實行的高壓政策中可見一斑。此前,馬杜羅甚至要求軍人必須簽署忠誠宣言。2019年2月10日,馬杜羅啟動了據稱為全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儘管馬杜羅宣稱,此次演習旨在顯示抵禦外部干預的決心,但不難看出,馬杜羅實際上也有維持武裝力量穩定的考慮。

  委內瑞拉武裝力量的穩定性

  當前,對馬杜羅來說最為棘手的是保持武裝力量的內部穩定。持續惡化的國家社會經濟危機引發民眾和軍人的不滿。近年來,委內瑞拉國內已發生多起針對馬杜羅的軍事陰謀,儘管規模有限、不足以對馬杜羅的統治形成較大威脅,但這種趨勢無疑是值得關注的。目前,在國內局勢日趨複雜的情況下,武裝力量的立場是決定馬杜羅和瓜伊多誰能在「總統之爭」中取勝的關鍵因素。

  自瓜伊多自封為臨時總統后,委內瑞拉國防部長帕德里諾·洛佩斯隨即向馬杜羅表達了忠誠,宣布不承認瓜伊多,並呼籲武裝力量準備好為祖國而戰,反對帝國主義侵略並爭取和平。迄今為止,已明確表態支持瓜伊多的軍方人員只有委內瑞拉駐美國武官何塞·席爾瓦(1月26日叛逃美國)、陸軍上校帕茲·希門尼斯、上尉佩德羅·蘇亞雷斯等少數個人。可以看出,除了少數低級和中級軍官外,大部分軍人仍然選擇支持馬杜羅,形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原因有三。

  

  當前,對馬杜羅來說最為棘手的是保持武裝力量的內部穩定

  其一,馬杜羅通過利益捆綁對武裝力量具有較強的感召力。對於高級軍官(將官)而言,他們是馬杜羅政府的既得利益者,享受著現行體制帶來的各種福利,能夠參與糧食和藥品的分配,在石油企業中佔據高職。如果瓜伊多獲勝,他們不但得不到任何好處,而且勢必會遭到肅清,從而丟掉高官厚祿。因此,武裝力量高層自然不會追隨瓜伊多。對於普通軍人而言,從軍也是維持穩定收入、進入仕途的一條主要途徑,保持政治正確成為了更多人安身立命的信條。

  其二,近兩年來馬杜羅開始對武裝力量實施高壓政策,這對武裝力量人員構成一定的威懾。比如,2018年2月,由於時任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一次聲明中稱「軍事政變可能成為委內瑞拉危機的出路」,馬杜羅對武裝力量的不信任進一步加劇,並下令解除了24名軍官的職務。2018年5月25日,在大選結束不久之後,馬杜羅宣稱其揭發了一場軍事政變陰謀,共有11名軍人因此被拘捕。2018年8月4日,馬杜羅在加拉加斯出席一場武裝力量紀念活動電視講話遭遇爆炸襲擊,此次事件導致14名公民和2名軍人(1名上校和1名國民警衛隊將軍)被捕。據統計,委內瑞拉當局在2018年共抓捕了163名軍人,其中116人被判處監禁。相對而言,查韋斯統治時期一共只有31名軍人進過監獄。因此,在國家情報局的監控之下,多數軍人面對現行體制存在的諸多問題也只能選擇沉默。

  其三,自2000年開始,委內瑞拉在武裝力量教育改革中強調對軍人玻利瓦爾意識形態(強調以反帝國主義為核心)的培養。這一時期成長起來的軍官已經成為武裝力量的骨幹,是維持武裝力量穩定的基礎。對於普通士兵而言,他們大多來自於普通工人或農民家庭,在查韋斯執政時期成長起來,對美國帝國主義深惡痛絕,因此不會選擇美國扶持的瓜伊多。

  武裝力量潛在的風險仍在增長,而軍人特別是高層能夠獲得的利益卻在下降,這兩條曲線終會相交。為了促使這一時刻提前到來,美國及其盟友將提高賄賂武裝力量高層的價碼,同時會挑撥馬杜羅政府使用武裝力量鎮壓人民。美國向委內瑞拉派出的人道主義救援物資正是基於上述目的。對此,美國自身甚至不加掩飾,直言這是「對(委內瑞拉)軍人的試驗」。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委內瑞拉武裝力量嘩變的風險勢必會長期存在,而最終會否出現大規模的「倒戈」現象,關鍵在於馬杜羅政府能否及時化解國內經濟危機。

  版權聲明:本文刊於《軍事文摘》雜誌。作者:朱 寧。如需轉載請務必註明「轉自《軍事文摘》」。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4 10:5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