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汪精衛"艷電"有哪些內容?蔣介石取懷柔態度后如何罵蔣的?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1-2 10:26 |閱讀模式
  抗戰爆發初期,汪精衛在政治上尚能與蔣介石保持一致,發表些抗戰言論。但隨著戰爭的推進,汪一貫的「低調」失敗主義思想漸漸佔了上風,開始傾向對日談判求和。同時,汪精衛個人權欲極強,他在歷史上與蔣介石爭奪國民黨的最高領袖地位屢戰屢敗,積怨成仇,此時,日方的扶汪反蔣策略,正中汪精衛的心意。在他夫人陳璧君的極力慫恿下,他決定冒險一試。

  1938年年底,作為國民黨副總裁的汪精衛,因對抗戰失去信心以及他與蔣介石的權力鬥爭,經秘密派遣高宗武等與日方的商談后,達成了一份「重光堂密約」,準備與日本「合作」,另組國民黨中央及政府。12月18日,他選擇蔣介石不在重慶之際,按照預先策劃,帶領其親信數人,潛離重慶,途經昆明抵達越南河內。

  

  汪精衛

  日本人得到汪精衛出逃消息后,也按照事前約定,於12月22日發表了近衛首相第三次對華聲明,這個聲明將汪日事先約定中關於日本在華駐兵有一定期限,期滿後撤退,以及在和平條件實現后,日軍在協議之外的地區立即開始撤退等內容也刪除了。苛刻的條件顯示日本人變了臉,但事已至此,汪精衛無法回頭。汪將親自寫好的響應近衛的聲明,交由周佛海等人帶往香港發表。

  周佛海先找到賦閑在港的顧孟余,希望得到顧的支持。顧孟余是國民黨元老,汪精衛的親信人物,曾任鐵道部長。但顧堅決反對發表聲明,認為這是既害國家又毀滅自己前程的蠢事。汪派親信陳公博又將聲明交與了《南華日報》的林柏生,林以他對汪的效忠,表示「我不管顧孟余說什麼,由你交給我的汪先生的信就等於是他的命令,他命令我29日發表,我只知道遵辦。」

  臭名昭著的「艷電」終於在29日的《南華日報》上發表了,它公開宣示了汪精衛叛逃抗戰陣營並與日本侵略者合作。文曰:

  重慶中央黨部,蔣總裁暨中央執監委員諸同志均鑒:

  今年四月,臨時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說明此次抗戰之原因,曰:「自塘沽協定以來,吾人所以忍辱負重與日本周旋,無非欲停止軍事行動,採用和平方法,先謀北方各省之保全,再進而謀東北四省問題之合理解決,在政治上以保持主權及行政之完整為最低限度。在經濟上以互惠平等為合作原則。」自去歲七月盧溝橋事變突發,中國認為此種希望不能實現,始迫而出於抗戰。頃讀日本政府本月22日關於調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針的闡明:

  第一點,為善鄰友好。並鄭重聲明日本對於中國無領土之要求,無賠償軍費之要求,日本不但尊重中國之主權,且將仿明治維新前例,以允許內地營業之自由為條件,交還租界,廢除治外法權,俾中國能完成其獨立。日本政府既有此鄭重聲明,則吾人依於和平方法,不但北方各省可以保全,即抗戰以來淪陷各地亦可收復,而主權及行政之獨立完整,亦得以保持,如此則吾人遵照宣言謀東北四省問題之合理解決,實為應有之決心與步驟。

  第二點,為共同防共。前此數年,日本政府屢曾提議,吾人顧慮以此之故,干涉及吾國之軍事及內政。今日本政府既已闡明,當以日德意防共協定之精神締結中日防共協定,則此種顧慮,可以消除。防共目的在防止共產國際之擾亂與陰謀,對蘇邦交不生影響。中國共產黨人既聲明願為三民主義之實現而奮鬥,則應即徹底拋棄其組織及宣傳,並取消其邊區政府及軍隊之特殊組織,完全遵守中華民國之法律制度。三民主義為中華民國之最高原則,一切違背此最高原則之組織與宣傳,吾人必自動積極地加以制裁,以盡其維護中華民國之責任。

  第三點,為經濟提攜。此亦數年以來,日本政府屢曾提議者,吾人以政治糾紛尚未解決,則經濟提攜無從說起。今者日本政府既已鄭重闡明尊重中國之主權及行政之獨立完整,並闡明非欲在中國實行經濟上之獨佔,亦非欲要求中國限制第三國之利益,唯欲按照中日平等之原則,以謀經濟提攜之實現,則對此主張應在原則上予以贊同,並應本此原則,以商訂各種具體方案。

  

  《大阪每日新聞》刊載汪精衛「艷電」部分內容

  以上三點,兆銘經熟慮之後,以為國民政府應即以此為根據,與日本政府交換誠意,以期恢復和平。日本政府11月3日之聲明,已改變1月16日聲明之態度,如國民政府根據以上三點,為和平之談判,則交涉之途徑已開。

  中國抗戰之目的,在求國家之生存獨立。抗戰年余,創巨痛深,倘猶能以合於正義之和平而結束戰事,則國家之生存獨立可保,即抗戰之目的已達。

  以上三點,為和平之原則,至其條例,不可不悉心商榷,求其適當。其尤要者,日本軍隊全部由中國撤去,必須普遍而迅速,所謂在防共協定期間內,在特定地點允許駐兵,至多以內蒙附近之地點為限,此為中國主權及行政之獨立完整所關,必須如此,中國始能努力於戰後之休養,努力於現代國家之建設。中日兩國壤地相接,善鄰友好有其自然與必要,歷年以來,所以背道而馳,不可不探求其故,而各自明了其責任。今後中國固應以善鄰友好為教育方針,日本尤應令其國民放棄其侵華侮華之傳統思想,而在教育上確立親華之方針,以奠定兩國永久和平之基礎,此為吾人對於東亞幸福應有之努力。同時吾人對於太平之安寧秩序及世界之和平保障,亦必須與關係各國一致努力,以維持增進其友誼及共同利益也。

  謹引提議,伏祈採納!

  汪兆銘 艷

  這篇奇文發表后,並沒有得到國民黨內任何派系的響應,反而遭到了唾罵和抨擊。在全國一片討伐汪精衛的浪潮中,蔣介石國民黨決定開除汪精衛的黨籍。

  汪精衛在國民黨內長期居於高位,影響力廣泛,如果處理不慎,很可能引起黨內更大的分裂。因此,蔣介石首先安排汪派的谷正鼎去河內遊說,送去汪的護照,轉達蔣介石的意見,希望他去歐洲療養:「汪先生如果要對國事發表主張,寫寫文章,發發電報,任何時候都很歡迎。如果有病需要赴法國等地療養,可先送五十萬元,以後隨時籌寄。但不要在上海、南京另組織,免得被敵人所利用,造成嚴重後果。」

  汪精衛本來就是在其妻陳璧君的慫恿下鐵了心地要與蔣介石決裂。他聞言勃然大怒,斥責說,「以前我因蔣的兇殘暴虐、自私,我反對他,他用盡各種方式來危害我,槍傷我,下流至綁我及璧君的票。我被他苦迫出國。我亡命海外,船經新加坡,他致電該地政府,以共產黨名義引渡我回國,說我勾引賀龍、葉挺、張發奎等禍粵。事為同志、僑胞所聞,一面與該政府交涉,一面守衛碼頭,直至船離碼頭始散去。沿途尚設許多陷阱,阻我治病。我何嘗要過他什麼護照,他現在要我拿了他的護照,憑照拿人,使人侮辱我,拘禁我,一如孫總理在英京公使館的被誘入、釘箱,送回給他安排。谷同志你回去告訴我們的同志,叫他們好好工作,你及正綱,也要謹慎小心,他(指蔣)如把黨國搞得好,我便終身不回國亦得,如搞得不好,我去了,還是要回來!」1

  

  陳璧君

  馬振犢、陸軍著,《76號特工總部》,重慶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

  馬振犢,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館長、研究館員。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南京師範大學「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浙江大學「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研究生指導老師。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著有《戴笠傳》《國民黨特務活動史》《抗戰中的蔣介石》等圖書,曾先後11次獲得國家及省市級優秀社科成果獎。

  陸軍,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副研究館員,曾發表民國檔案與民國史論文多篇,主編過《日本侵華圖志》

  1.陳璧君:《與日本謀和平我是現在僅存的罪魁禍首》,載黃美真等主編《汪精衛集團投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446~447頁。

  來源   近代中國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23:2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