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何清漣:六四事件為何成為中國政治死結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6-6-12 22:22 |閱讀模式
轉載:美國之音

1.jpg

1989年「六四」事件至今已歷27年,每到這個日子,海外異議人士及香港民主人士都會呼籲「勿忘六四」。但如今事件依舊,對六四事件的態度則分裂成幾派:一是平反派,要求北京當局為六四平反,承認鎮壓錯誤,紀念死者,安撫生者;二是清算派,認為北京政府不具備為六四平反的資格,並批判平反派將北京政府當作一個合法政權的錯誤認識,表示自己的決絕;三是香港出現了拒絕紀念六四屠殺的本土派青年,他們想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與中國大陸切斷關係。

北京拒絕重新評價六四,當然是出於專制政權的政治邏輯。我用重新評價這四字,涵蓋了從平反到承認歷史罪錯,與民更始這多個層次。

六四等歷史事件的評價與中共的「政治正確」

中共政府至今仍堅持當年的結論,將與六四有關的一切列為政治禁區。西方國家政界對這次歷史事件的評價仍然持譴責態度,區別在於每逢周年紀念日是否特意提及並加以譴責。與中國政府關係尚好時,六四周年時不會表態;關係不好時,則會用來敲打北京。北京對此裝聾作啞。

中共不肯重新評價六四,最根本的原因是要守住自己的「政治正確」。所謂「政治正確」,其實關係到一個政權的合法性。無論是中共政府還是西方國家,都有自己要堅守的「政治正確」,其區別在於三點:

第一,民主國家與專制極權國家的政治正確內涵不同,民主國家的政治正確是主權在民,及堅守以普世價值為核心理念的價值觀。近20多年來西方左派對政治正確漫無邊際的擴大是另一個問題,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第二,社會主流對待「政治不正確」一方的態度與處置方式不同。中共的「政治正確」無民意基礎,對待「政治不正確」的態度是思想鉗制與暴力鎮壓,重則投諸監獄;西方國家政治長期向左轉並有支持左傾觀念的高福利制度做為基礎,其政治正確有廣泛的民意支持,通常媒體、數量眾多的民眾自覺奉行這套政治正確觀念。例如美國2016年大選,作為社會主流的一方面甚至不惜採用一些踩邊界的行動打擊他們認為政治不正確的一方,包括身為總統的奧巴馬也多次發言表達自己對共和黨提名競爭者川普的不良觀感;歐洲國家在難民危機發生之後,其政治主流以及媒體的表現(比如對事實的選擇性失明,到造假新聞),警察執法過程中對右翼遊行的打擊,都是捍衛自己的「政治正確」。但政治不正確一方也有揭露並表達意見的自由,大致是踩邊界可以,但犯法則不行,這與中共挾國家暴力機器之威力,將反對者趕盡殺絕有本質不同。

以上比較,可見政權性質不同,捍衛政治正確的邏輯完全不一樣。

中共統治史,是一部屢犯國家罪錯的歷史

中共堅守的「政治正確」,不僅指現實正確,還包含著歷史正確,黨從來不會犯錯誤;黨的領導人即使犯了錯,也無需問責,是三七開的問題,是主流與枝節的問題,得繼續「偉大、光榮、正確」下去。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中共執政前的歷史,是一部中共黨內政治鬥爭史,幾任總書記都被毛澤東斗垮;中共執政后,也是一部不斷對人民犯罪的歷史,從鎮反三反五反的濫殺無辜,歷經反右、大躍進、三年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再到文化大革命、1989年六四屠城,都是中共極力要掩蓋、不讓學界自由研究、不許民間自由反思的國家罪錯。

所有這些罪錯,只要承認其中一樁,就可能成為多米諾骨牌中那第一塊倒下的牌。本國人民可能會開始追究其他的歷史罪錯。基於以上考慮,中共政府的判斷是:一旦承認黨與領袖也有犯錯之時,中共的政治合法性與執政地位就會動搖。任何歷史事件的重新評價都可能導致全盤皆輸。

現實中,炸藥庫越來越多

要說中共當局完全不考慮重新評價六四的事情,可能也不是事實,在胡溫剛接掌國家權力之時,黨內有人確實提過這種建議。但在政治高層精密的利益算計之後,認為時機不到,弄得不好,徒生事端,因此束之高閣。

我曾經說過,中共的改革從來就是危機推進型:經濟形勢好,認為發展就是硬道理,有了一張很漂亮的經濟成績單一美遮百丑,說明中國模式有效,無需改革。只要讓國人奔小康,就不會在意統治集團曾經製造過什麼國家罪錯。經濟形勢不好,統治集團危機感增強,維穩就成了第一要務,任何有礙於政治穩定的事情都是冒險之舉。

中國現任政治局常委王歧山曾向朋友及屬下薦讀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就因為他對「托克維爾定律」有深刻的感悟:一個壞的政權最危險的時刻並非其最邪惡之時,而在其開始改革之際。在這種「改革是找死」的思維支配下,中共將繼續維持專制而非走上民主化道路。在這種想法的支配下,中共統治集團順理成章的思路就是:形勢不好,更需要維穩。

習近平統治時期的炸藥庫,只比胡溫時期多,不比胡溫時期少。胡溫時期,雖然透支生態資源、放縱腐敗、讓貧富差距和階層固化成為不可逆轉之勢,但好歹用四萬億救市計劃,糊住經濟高速增長這個紙燈籠交了班。習近平接手以來,雖然通過反腐掃除了內部政敵集團,通過打壓外國勢力資助的NGO清除了顏色革命隱患,但與其接任后的第一年相比,現在卻多了好幾個更要命的超級大炸藥庫。

其中兩個炸藥庫,是由股市與樓市這兩個央行超發貨幣的儲水池變成。中國從2009年以來,成為世界第一大印鈔機,全仗股市、樓市這兩大儲水池。股市經過2015年股災,消滅了據說60萬中產階級,如今提振乏力;央行新增發的貨幣化作銀行貸款,源源不斷湧入樓市,引發了一輪「帝國紅利」套現,再以投資之名外流,從而影響匯市穩定。

對中國政府來說,現在並非是否願意花錢買穩定的問題,而是有無足夠的經濟實力維持財政穩定的問題。財政穩定是一個政權穩定的生命線。中國的實體經濟層面已經出現嚴重問題:外資持續撤離;國企當中不少產能過剩,失業現象嚴重。如果樓市、匯市、股市再出現問題,政府將在宏觀層面失去經濟穩定的最後一道屏障。

以上三方面因素,決定中共必須要死守自身的「政治正確」,讓六四事件成為中國政治死結的主要原因。但是,歷史不會按照統治集團的意願書寫,中國人等了27年沒有等來的正義,在將來的某一天總會到來,雖然可能是一場遲到的正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8 15:2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