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越戰與毛澤東兼論越戰與台海風雲

[複製鏈接]

92

主題

265

帖子

115

積分

貝殼網友一級

留學海龜(十四級)

Rank: 3Rank: 3

積分
115
brusel 發表於 2005-9-2 10: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年四月三十日是越戰二十六周年,我們應該怎樣來評價冷戰時期發生在中國南大門的這場規模最大、時間最長、最為慘烈並改變國際二元格局的戰爭?首先,我們要問越戰僅僅是越南人的「反帝救國戰爭」嗎?不是的,絕對不是的。正如朝鮮戰爭不僅僅是朝鮮人的「反帝救國戰爭」,也是中國人的「反帝衛國戰爭」一樣,越南戰爭也是中國人的「反帝衛國戰爭」。所以,對中國人來說,正如把朝鮮戰爭叫做「抗美援朝戰爭」一樣,我們中國人也應該把越戰叫做「抗美援越戰爭」。 所以,適值越戰結束二十六周年之際,越南人固然應該慶祝,我們中國人也應該慶祝、紀念、反思,因為中國曾經為這場戰爭作出了重大的民族犧牲,付出了重大代價;較之朝鮮戰爭時,有過之,無不及。對這樣一場戰爭,難道我們不應該作深刻的反思並汲取其正反的歷史教訓嗎?

  特別是值此***黨在台灣上台執政,台海風雲日緊,以及四月一日美國諜機在中國南海上空蓄意撞毀中國殲八戰機,南海風雲驟起,這顯示,中美兩國很可能又要進行另一次戰略大較量之際,紀念越戰二十六周年,更具有鮮明的現實意義。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毛澤東當時為了「抗美援越」所發展的一套理論、戰略、策略、戰術,充分體現了他高超的政治和軍事智能、戰爭藝術和非凡的膽識魄力,雖然其中有些已經事過境遷,不合時宜,但也有些精神、原則和經驗仍然值得我們記取和遵循,以便適應未來可能在台海和南海爆發的另一次「反帝衛國」戰爭。

  二、中外對越戰的看法

  歷史事件,特別是重大的歷史事件,像觀賞油畫一樣,要離開得遠些才能看得清楚。二十六年後的今天來看越戰,當然要比在當時,十年前,二十年前,看得更為清楚。然而,要客觀地觀賞越戰這樣大幅的歷史畫卷,卻有不少眼障,其中最大的眼障就是意識形態;這不限於美國,中國也有同樣的問題。先就美國而言。對越戰的評論目前美國主要有四種流行的看法,可分別由四位政治人物和學者來代表。

  第一個是當時主導越戰的美國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Robert McNamara)。越戰結束十六年後,他痛苦地回憶說,美國人打敗了,主要是因為美國嚴重低估了越南人的民族主義精神力量,過度高估了自己現代化武器對付第三世界民族解放戰爭的力量。為此,他深感內疚,甚至在電視上當眾留下了懺悔的眼淚。今年四月五日,他在麻州威廉斯學院 (W I l l I a m s C o l l e g e )的一次專門討論越戰的討論會上,又發表了類似的看法,一再強調他當時作了令他遺憾終身的錯誤決策,並告誡美國當局和美國人要汲取教訓,切勿在亞洲輕易用兵。

  第二個是約翰遜總統的國防部長克里福德(Clark Clifford), 他回顧說美國之所以失敗,主要不是因為美國沒有全力參戰,實際上,除了原子彈沒有動用外,什麼高尖端武器都動用了,共計派遣了二百五十多萬人到越南,其中五十四萬多為地面部隊,死了五萬八千多人,傷了十多萬人,總共消耗彈藥七百六十萬噸(相當於二戰時的三倍),耗費近三千億美元,打了十年之久,所以不能說沒有儘力,不能說美國出賣盟友。只是因為所支持的南越政府貪污腐化,內鬥不已,民心渙散,兵無鬥志,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第三個是尼克松總統和福特總統的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他說美國失敗的主要原因是美國國內激烈的反戰運動使美國全國意志無法集中,思想無法統一,以致社會陷於混亂,政府陷於癱瘓,無法有效運作。

  最後一個是麻州理工學院的語言學大師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教授,他認為越戰是美國帝國主義對第三世界的侵略擴張戰爭,是一場不義的戰爭,遭到越南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反對,所以難逃失敗的命運。 這

  四種看法都能自圓其說,成一家之言,都有一定的說服力。但它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由於長期受反共、反華特別是反毛的意識形態偏見所囿,都盡量避談或根本不提中國在越戰中所起的關鍵作用,代之以無限誇大北越人「反帝救國」的頑強犧牲精神和武元甲將軍的軍事指揮天才。美國記述和討論越戰的書籍多達一萬二千多本(根據美國國會圖書館的書目),有關的專論、回憶、小說、雜文、電影,更是不計其數,但主要都是環繞著這四種看法立論的。這是美國人的看法。

  那麼,中國人是怎樣看待這場與中國國運密切相關的戰爭呢?說來頗令人失望。對於這場攸關中國國運的戰爭,相對於美國而言,中文的學術專著少得可憐,另外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專論和回憶,散見於報章雜誌。而且作者即使談到越戰,也不大愛提「抗美援越」這種說法。至於鄧小平時代和鄧後的中國官方,出於可以理解的原因,一直貶低這場戰爭,不把它看成是中美繼朝鮮戰爭后的另一次戰略較量,不把它正式算成另一次中國的對外戰爭。它在解放軍戰史上的地位竟然比不上鄧小平領導的一九七九年曆時僅三個月的懲越戰爭。所以,現在官方所講的越戰一般是指鄧領導的「懲越戰爭」,而不是指毛領導的「抗美援越戰爭」。使毛澤東晚年心力交瘁、使中國長期進入高度備戰狀態的「抗美援越戰爭」,可以說是他一生中政治智能、戰爭藝術、膽識魄力的最高度發揮。然而,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由鄧小平主持起草的、經中共中央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中對毛晚年的反帝事業僅用了不到七十個字來加以概括? 「他晚年仍然警覺地注意到維護我國的安全,頂住了社會帝國主義的壓力,執行正確的對外政策,堅決支持各國人民的正義鬥爭,並且提出了劃分三個世界的正確戰略和我國永遠不稱霸的重要思想。」

  請讀者注意,其中與越戰有關的一句話是這樣寫的?

  「堅決支持各國人民的正義鬥爭」

  只有寥寥的十三個字。而這十三個字中,卻又是泛指各國人民的正義鬥爭,而非單指越南戰爭,「越南戰爭」這四個字,在《決議》中壓根兒就沒有出現過。在這樣一份對毛一生特別是晚年相當於「蓋棺論定」的黨的綱領性指導文件中,對由毛領導的中國同美國進行的這樣一場激烈的戰略決戰,竟然如此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實在是有避重就輕之嫌。當對照《決議》中對「抗美援朝」的敘述時,就更證明這點? 「在勝利完成繁重的社會改革任務和進行偉大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戰爭的同時,我們迅速恢復了在舊中國遭到嚴重破壞的國民經濟,全國工農業生產一九五二年底也已經達到歷史的最高水平。」其中具體地提到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於此可見,《決議》作者顯然有厚此薄彼的傾向。《決議》的基調是貶毛揚鄧的,所以如此處理「抗美援越戰爭」,不足為怪。這不是本文的主題。本文的主題是,越戰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一世紀,當年的當事人多已作古,我們應該可以比較冷靜地從客觀歷史的角度,科學地探討毛晚年如何進行這場「抗美援越」鬥爭。然而,官方既為「抗美援越戰爭」定了基調,在學術為政治服務的中國學術界,特別是敏感的歷史學界,豈能別樹一幟,同官方唱反調?所以,我們現在只能靠現有的極其有限的中文資料,和大量的英文資料來拼湊出一幅毛晚年領導「抗美援越」的宏偉歷史畫面。這是毛晚年留下的一筆珍貴的遺產,我們作為深受其惠的後人,豈能不繼承、珍惜? 好在越戰離我們並不太遠,只有二十六年,我們不妨冷靜地回想一下中國在越戰前所處的惡劣的外在環境。

  那是冷戰時期,是兩極世界,是兩霸橫行霸道的時代,是國際矛盾極其尖銳的歲月,是中國夾在兩霸的夾縫裡討生活的屈辱時代,是對中國充滿敵意的時代。作為新中國的締造者,作為中國的最高領導人和舵手,為了國家民族的長治久安,百年大計,為了國境四周的和平安寧,為了創造有利於發展經濟的大環境,毛朝思暮想的頭等大事,就是如何突破美蘇的圍堵,突破兩霸的包圍,徹底打破這種不利於新中國生存發展的國際舊秩序、舊格局。否則,連國家的生存和安全都沒有保障,還奢談什麼改革開放,經濟建設!但是,如何突破美蘇兩霸層層的包圍圈呢?突破點選在哪裡?選定了之後,如何突破?在在都需要高超的政治和軍事智能、非凡的膽識和魄力,以及豐富的鬥爭經驗。

  三、選定越南為突破點

  毛把突破點定在越南。越南和印支是冷戰時期六十年代兩大陣營矛盾衝突的焦點,毛選擇這個突破點是形勢使然。但要在越南打開這個缺口,意味著必然要再次同美國兵戎相見。中國當時又正同蘇聯進行激烈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路線之爭,也是水火不容。這就意味著可能同時同美蘇翻臉,意味著中國可能兩面作戰,這可是兵家的大忌。「抗美援朝」時,有蘇聯作戰略後盾,現在既反蘇又反美,以一敵二,中國有這個實力嗎?有必勝的信心和把握嗎?許多毛的老同志、老戰友認為,這是拿黨國的命運作一場勝負難測的豪賭。所以,對此深表疑慮不安。《決議》中說毛晚年「左傾」,「驕傲起來」,「專斷」,「不謹慎」等,都是這種情緒的反映。所以毛晚年面臨了兩難困境: 不突破兩霸的圍堵,中國將無法生存發展,但要同時同兩霸攤牌,兵戎相見,中國又沒有這麼大的有形實力。怎麼辦,何去何從?但毛面臨的最棘手的難題還是無法說服黨內的務實派,他們認為,美蘇不是封鎖圍堵我們嗎,正好我們藉此關起門來,漸進地、有秩序地發展經濟科技,充實國力,以備將來有一天同兩霸攤牌。毛認為這不實際,兩霸不會讓你關起門來搞建設,樹欲靜而風不止啊!在兩霸的圍堵封鎖之下,你沒有資金、技術、人才、市場、經驗,如何能搞經濟建設?那隻能是一廂情願的空想。但這些人中不少是老同志、老戰友、學術界和文藝界的權威、社會的名流啊!都是一些正人君子啊!對毛來說,進退都是充滿危機,他的革命生涯從來都是包圍在危機之中,但都沒有像這次這麼複雜、這麼令他嘔心瀝血,這麼險象環生。進雖危險,但可能打出一條血路;退,雖暫時自保,終將無法避免一戰。毛的一生,作過了無數次的政治和軍事賭博,對他來說,再作一次冒險的決策不難,難在必須作最壞的打算,作全面的準備,才能「不打則已,一打必勝」,一打就要打出長期的和平。但作這樣的打算,作這樣的準備,就無法不影響到全國的正常生活秩序和生產秩序。這可是會搞得全國大亂、天下大亂啊! 具體而言,同時反美、反蘇,涉及到一系列極其複雜的內政、外交問題,革命的理論和實踐問題,軍事上的戰略、戰術和策略問題,黨內的團結問題等等。這對毛一一一個身心俱疲的老人來說,的確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挑戰。

  從理論上要打破兩極世界的格局。實際上,毛在六十年代初,就已意識到來自南疆的美國的威脅,並暗下決心同美國一搏。所以毛在六十年代初就提出了三個世界的理論。這點,《決議》中曾予以強調。
  但是,軍事上中國如何南北兩面作戰,而且還要準備應付可能爆發的核子戰爭?毛巧妙地運用美蘇之間的矛盾,在戰略上以霸制霸,用蘇聯牽制美國,中國同蘇聯所爭的是真假馬列主義信徒,不是搞資本主義,所以蘇聯不敢因此而聯合美國對付中國;不但如此,蘇聯為了表示它才是正統的馬列主義者,才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領袖,不得不率領社會主義國家援助越南對抗美國。毛同時反過來用美國牽制蘇聯,因為美國的謀略家一直夢想分化、分裂共產主義陣營,以中制蘇,緩解蘇聯對西方的壓力,所以反對蘇聯摧毀中國的核子基地。對於越戰本身,美國講明了是為了維護民主自由,必須遏制中國共產主義對東南亞的擴張,一旦失掉越南,將引起骨牌效應,波及其它東南亞各國。 對中國而言,越南是中國的南大門,攸關國家的安全,豈能置於美國勢力範圍,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中國為了保障東北的國防安全而抗美援朝,現在基於同一考慮,不惜以任何代價,抗美援越,直到取得全面勝利為止。

  但是鑒於朝鮮戰爭血的教訓,中國直接參戰,犧牲太大,而且會冒同美國直接開戰的危險,所以毛採取了一九五四年「抗法援越」的奠邊府模式,間接參戰。實際上是一種隱蔽戰爭,或代理戰爭,也即讓北越出面同美國正面作戰,中國在背後全力提供戰略、戰術、人員和物資的支持。當然,如果美軍敢於跨越十七度線,深入北越,則將改采「抗美援朝」模式,派遣志願軍直接參戰。結果,自始至終,美軍地面部隊一直未敢越雷池一步,中國的戰略威懾,保證了北越的安全。但以北越的貧窮落後,加上二十多年的抗法救國戰爭使國民經經濟殘破不堪,可以想像,沒有中國在政治、軍事、經濟、交通、後勤、人員等方面的全力支持,北越的「抗美救國戰爭」很難長期支持下去,更談不上勝利了。沒有中國的全力支持,越南就是再有十個武元甲,也抵擋不了美國的五十四萬如虎似狼的現代化地面武裝部隊的瘋狂進攻和空中的狂轟濫炸。 必須強調,毛對「抗美援越戰爭」的最實質性的貢獻是他的人民戰爭思想,當然包括他的飄忽機動、變化莫測的游擊戰術。這是他經過數十年革命烈火千錘百鍊的絕招,他用它打敗了蔣介石,現在他又傳授給越南人,用來對付美霸。 但越戰期間,他的人民戰爭思想有所發展,從中國國內運用到世界範圍,不僅在中國、越南形成人民戰爭的海洋,還在世界範圍內形成波瀾壯闊的人民戰爭海洋,也即反戰怒潮,席捲歐美各國。

  毛的人民戰爭這一招理論上並沒有什麼深奧難解之處,但看似平淡無奇,被他運用起來,卻威力無窮,擋者披靡,使得美國的現代化武器毫無用武之力。尼克松總統領教了毛的人民戰爭的厲害,最後不得不承認失敗,下令從越南撤軍,從越南和印支的泥沼中拔出泥足。

  四、中國的豐碩戰果

  但是,進來容易,出去難。美國不但要將其數百萬大軍(武裝部隊加後勤部隊)安全地撤出,還要體面地撤出,真是談何容易。尼克松想到了中國,中國或許可以幫他這個忙。政治是很現實的,如果尼克松不知道是中國而不是蘇聯及其它社會主義國家在背後鼎力支持北越反美,老謀深算的尼克松怎麼會屈尊就駕,不遠萬里跑到北京(而非河內或莫斯科)去向毛求教、求救?當然,毛幫助美國在越南拔出泥足,不是沒有代價的,而且要的價錢非常高。 第一、承認中國政治大國的地位; 第二、解除對中國的封鎖圍堵; 第三、撤銷美台防衛條約,把美軍撤出台灣;第四、支持中國恢復聯合國會籍; 第五、共同防蘇制蘇。

  這些都在毛尼、周基的會談和《上海公報》中得到了體現和諒解。這些可是一個戰爭的勝利者才能獲得的豐碩戰果啊!這不僅涉及到東亞的格局,更涉及到世界的格局;從此,越戰後的世界,不再是二分天下,而是三分天下,國際政治由兩極變為三極,中國由此轉危為安,脫出兩霸圍堵的困境。毛終於又一次贏得了豪賭,為中國殺出了一條血路,開拓了廣闊的生存空間。毛、周不僅同尼基談到台灣和越南問題,更談到東亞和世界的格局,如果不是中國在越戰中起著不容漠視的關鍵作用,中國有資格來談這樣的大問題嗎?美國人是崇拜實力的,如果你沒有把它打得口服心服了,尼克松會同你商談如何安排國際格局這樣的大問題嗎?而且,繼尼克松訪問中國之後,英、法、德、日等大國的元首和政府首腦,以及幾十個二三流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的政要,爭相前往北京,朝拜世界級的元老政治家一一毛澤東。毛由此從中國的偉人一躍而成為世界的偉人,從此毛不僅屬於中國,而且屬於世界,真是應了他在《沁園春》里所說的「數古今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詞句。這可是中國自鴉片戰爭一百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偉大外交勝利啊!過去的舊中國一向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越戰後卻走上了國際舞台,發揮舉足輕重的政治大國的作用。然而,《決議》中卻隻字不提當時中國國際地位因中國「抗美援越」所獲得的這種空前的突破和飛躍。

  
  一個民族是否偉大,一個黨是否充滿活力,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取決於它是否敢於面對和尊重客觀的歷史事實。鄧小平說得好,「沒有毛主席,我們還將在黑暗裡摸索更長的時間」;我們可以同樣地說,沒有毛晚年的反帝事業,中國今天可能還在兩霸的夾縫裡討生活,更不會有今天改革開放的局面。試想,除了毛這條中華之龍,在當時的中共領導人中,有誰有他那樣高超的政治智能,豐富的政治和軍事鬥爭經驗和非凡的膽識來領導中國人同時一一必須再強調一次,同時一一北斗北極熊,南擊美利堅之鷹?可能只有一個周總理,但他缺乏毛非凡的膽識、魄力和鋼鐵般的意志。還有,批毛、反毛的人,應該坦誠地、大公無私地反省一下,問問自己,是否可能成為歷史車輪前進的絆腳石?隨著越戰結束,毛基本上完成了近代中國反帝的歷史任務,後來香港、澳門先後回歸,是水到渠成,是應有之義,是瓜熟蒂落,鄧、江兩代核心不過是摘取毛晚年反帝的現成果實。現在只剩下一個台灣問題有待解決了,這可是一根硬骨頭,很不好啃啊!

六、結論?越戰與台海風雲

  越戰對台灣的直接影響,就是毛在《上海公報》里迫使美國承認或默認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並解除美國對防衛台灣的國際條約義務,使兩岸關係基本上又回到了內戰狀態。但是,台灣畢竟不是香港、澳門,它同當今僅存的超強美國和經濟強權日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那麼,我們如何從虎狼之口拔牙,收回台灣,統一中國? 無庸諱言,現在***黨已經在台灣當權,不論陳水扁如何掩飾包裝他的***立場,***上台執政這一事實,就證明近十年來大陸對台的政策做法,有很多可議之處,現在該是徹底檢討、改弦更張的時候了。當然,可以從各個方面一一政治、軍事、經濟、外交、文化、統戰等方面一一作全面、深刻徹底的分析檢討,切不可再諱疾忌醫,推卸責任了。但這不是本文的主題,與本文題旨相關的是,毛領導的「抗美援越戰爭」的經驗對解決台灣問題有沒有現實意義,有沒有可資借鑒處?答案是肯定的。雖然時移世易,世局和中國的地位均已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台海與印支半島的地理環境截然不同,但作者以為至少有下列幾點仍然值得我們借鑒效法?

  第一、謀定而後動?毛早已有同美國一搏的軍事和思想準備,三線建設就是軍事準備,「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當時被認為是左的口號,現在看來,就是毛要不斷提醒他的同志和國人隨時準備戰鬥的政治暗語。

  第二、美國的所謂國家重大利益,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是可以改變的。例如當美國最初捲入越戰時,把越南說得如何如何重要,如何如何要保衛到底,但到了在越南實在撐不下去的時候,越南對美國就不是那麼重要了,所以可以棄之不顧,一走了之了。例如一九六九年初基辛格接受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一職時有感而發說? 「我們的力量雖大,但還是有限度的。我們的能力和我們的問題相比,再也不是無限的了;無論在才智上還是在物質上,我們都必須分別輕重緩急。」 台灣涉及美國的重大利益嗎?答案是要***能否使美國知難而退,如果能,美國將被迫撒手不管。毛以實力迫使美國認識到它的魔手伸得太長了,必須從越南、台灣縮回去。現在中國要和平統一中國,就是要同毛一樣,以實力迫使美國和日本從台灣撒手;對美國一味地委曲求全,只會使美國認為中國軟弱可欺;君不見,美國對朱櫧基的消氣之旅報以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對錢其琛最近的親善之旅又以撞毀中國戰機為回報嗎?

  第三、決不以政治交換經濟?毛當家時,在內政和外交上,從不以政治交換經濟,不是政治與經濟並舉,就是以經濟交換政治,當然,其結果是在一定程度上暫時犧牲了經濟發展,但從長遠看,卻維護了立國原則和長期利益。今天***的上台,部份原因就是這一二十年來,同美國和日本以政治交換經濟,其結果是看在美日的面子上,不得不「縱容」、「姑息」李登輝和***的言行,否則,他們的後台老闆美日就會以經貿相威脅。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台灣和海外的親***甚至是***分子的華裔商人,大陸也歡迎投資,甚至給予優惠待遇,美其名曰「爭取」,實際上這些人賺了錢之後,以錢養獨。但在發展是硬道理,經濟壓倒一切的思想支配下,對這種「賺大陸之錢,養台灣之獨」的現象,也只能聽之任之。現在是考慮對這類顯然不合理的現象,顯然不利於中國統一的做法,作出大幅調整的時候了。

  第四、最後一點是汲取毛人民戰爭的精神。在打高科技戰爭的今天來談毛的人民戰爭,似乎是過時了;如果純從唯武器論的觀點來看,確實是過時了,但其精神和原則卻是超時空的。毛的人民戰爭的真締,講到底就是爭取人心,如果戰爭是正義的,是為人民謀福利的,就一定會得到人民的支持。毛之所以能夠打敗強敵蔣介石,讓美國超霸飲恨越南,就是他的理想主義思想、號召,贏得中國人、越南人、世界上大多數人的心,所以才能群起響應,不惜為他指出的高尚目標奉獻,甚至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國共內戰,越南印支戰爭,在在證明這點。這就是毛的人民戰爭的奧秘所在。 就台灣問題來說,這些年來中國一直在喊「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結果統派勢消,獨派勢長,這說明了什麼問題?這不是說明了大陸沒有爭取到台灣廣大同胞的心嗎?這不是說明了這些年來對台工作的嚴重失誤嗎? 事急矣,時迫矣,台海風雲日緊,戰雲密集。

(略有刪減)
  
「中國威脅論」的原理: 狼和狐狸遇見了一隻山羊,就立刻指責其對自身安全構成了威脅,因為山羊長了角。 狼和狐狸遇見了一隻老虎,狼立刻提出雙方建立「合作夥伴」乃至「戰略夥伴」關係,狐狸則提出要和老虎「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 有人說,如果你認同毛澤東,那麼你是否願意回到毛澤東的時代? 有人說,如果你認同你是漢人,那麼你是否願意回到漢王朝? 有人說,如果你認同唐朝的強盛,那麼你是否願意回到唐朝? 我說,如果你也問這種愚蠢的問題,那麼你的腦袋一定是被驢踢了!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6: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