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5

許知遠:中國知識分子的悖論

[複製鏈接]

30

主題

1145

帖子

245

積分

貝殼網友一級

Rank: 3Rank: 3

積分
245
零下三度XVI 發表於 2009-10-26 22: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許知遠   發布時間:2009-9-26    閱讀次數:783次

    不建立自身的價值與使命,就會失去批判能力,在建國六十周年中迷失自己。

      一九八八年夏天,林培瑞(Perry Link)來到北京。他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文學教授,受邀到中國進行一年的學術交流。迎接他的是一個熾熱的夏天,他發現中國知識分子的討論空前熱烈,人們對於政府和文化傳統的批評超出想像的尖銳。

      兩種傾向讓林培瑞印象深刻。普遍的悲觀四處蔓延,人們覺得這個國家重病在身,非用猛葯才可能有望。以十年前的傷痕文學為開端的思想解放,如今發展成一種深度的絕望。當毛澤東時代的災難被越來越多的揭露出來時,當人們看到真實的外部世界時,既有的精神世界坍塌了。經過將近四十年的「解放」,人們反而覺得身陷囹圄。對現實政治的批評,都不足以能緩解這種焦慮,而有必要將中國傳統文化一概否定。關於「海洋文明」和「內陸文明」的區分,恰似七十年前《新青年》一代在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間劃下的邊界線。

      另一種印象來自於普遍的憂患意識。林培瑞發現,在每次餐桌上、閑談里,對中國的憂慮總是佔據談話的中心。人們談論中國歷史、未來的可能性,儘管言辭中透著幻滅,但人們還是偏執狂式的談論。

      這些夜談,在一年後的夏天徹底結束了,一場鎮壓終結一切。而林培瑞將這一年的經歷寫成了《北京夜話》,通過中國知識分子的自我表達,來呈現他們對於社會、國家和自我的態度。

      我在劍橋大學圖書館里偶爾發現它。不過二十年的歷史,書中的氣氛卻恍然隔世。一方面,知識分子早已淪為社會的邊緣力量,沒人再關心他們的談論;另一方面,他們也再沒有興趣談論,當年普遍存在的憂患意識,早已變成一種普遍的狂歡、冷感和嘲諷。

      整個國家的情緒也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二十年前,人們擔心中國要被開除「球籍」,「黃土文明」抵不過「藍色文明」,而現在談論的則是中國拯救世界經濟,中國文化輸出世界。自我質疑的聲音,成為公共生活的異類。一種新的選擇已經形成,知識分子要麼加入國家工程,領取大筆的津貼,對這個制度進行讚賞和沉默的合作;要麼成為邊緣分子,缺乏承認,讓自己變得偏激憤怒。

      在這個政體迎來六十周年慶祝之時,你發現一種淺薄的自我慶祝的氣氛大行其道。整個社會失去了對自身歷史的哪怕是輕微的反思。難道四九年的勝利,不是建立在一場可怕的內戰之上的嗎?七八年的改革開放,不是因為之前三十年重重危機之後才被迫開始的嗎?今日中國的經濟成就,不是建立在巨大的人道和生態災難之上的嗎? ……只有對代價和問題的漠視,自我慶祝才可能更加酣暢淋漓。只有對個人價值的極端忽略,才會對國家成就如此的著迷。

      而這種自滿氣氛,與整個社會的批評機制的消失關係密切。沒有人在社會狂迷之時潑冷水,潑出的冷水又自動被?大的烘乾機所蒸發。而在這背後,又緣於整個知識分子階層的衰敗。他們不再願意充當社會冷靜的審查者和大聲的疾呼者。

      但是,這並非是要回到八八年的場景,知識分子二十年來改變是戲劇性的,但是其內在的邏輯卻是一致的。中國知識分子沒有找到自身的獨特價值,沒有建立起?大的自我。

      二十年前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憂患意識令一個美國學者驚訝。是因為在一個學術如此細分的西方世界,知識分子間再難有如此一致的關注。但是在這種憂患意識背後,除去因為中國社會仍面臨著一些根本的挑戰,也是由於中國知識分子對於國家權力的習慣性迷戀。從科舉年代到社會主義的國有體制,知識分子一直未能創造一個獨立的思想與知識世界,也未能創造一種對純粹的思想和知識信念。知識與思想,總是在尋求與國家權力的結合,倘若未能如願,一代代人則陷入哀嘆。

      正因如此,你可以理解在過去二十年的知識氣氛緣何發生如此戲劇性的逆轉。知識分子們似乎憂心忡忡,但迅速變成了自我消解。那些昨天還在為廣場哭泣的人,明天就開始擔心自己的綠卡是否能延期。公共的熱情與私人焦慮之間,似乎毫無障礙。

      國家的暴力固然重要,但自我放縱則更為致命。這种放縱既有道德立場,也包括知識貢獻。即使我們沒有產生薩哈羅夫與索爾仁尼琴式的巨人,在二十年的時間裡也本應醞釀出另一些成就。你不一定成為一個鬥士,但你可以清晰而勇敢地表達自己的主張;你可以不提出政治主張,但可以透過更細緻的研究和表達,來完成對中國社會更深入的理解;你可以不直接批評政治,卻可以幫助塑造一種更豐富的文化土壤……但是,我們只看到道德與智力上的雙重停滯與衰敗。

      這一切似乎都與知識分子自我缺失關係密切,我們尚未建立起自身的價值與使命。所以在整個二十世紀,我們看到了知識分子是如何輕易的被錯誤的信念所吸引,然後在倍受折磨之後,只宣稱自己是個受害者,而毫無自我反省的慾望與能力。我不能將之誇張為中國面臨的首要問題,但的確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

      許知遠,二零零零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生活》雜誌的聯合出版人,也是《金融時報》中文網的專欄作家。他最近的一本書是《醒來》,香港版是《鍍金中國》(天窗出版社)。

     

    本文鏈接:許知遠:中國知識分子的悖論 文章來源:共識網 網友推薦
大陸淪陷以前共產黨說: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現在看來的確是這樣。

30

主題

1145

帖子

245

積分

貝殼網友一級

Rank: 3Rank: 3

積分
245
 樓主| 零下三度XVI 發表於 2009-10-26 22:43 | 顯示全部樓層
海外糞青,請你這類把自己劃分為理智型的人好好讀一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0

主題

1145

帖子

245

積分

貝殼網友一級

Rank: 3Rank: 3

積分
245
 樓主| 零下三度XVI 發表於 2009-10-26 22:46 | 顯示全部樓層
順便介紹一本Perry Link 的《北京夜話》,你身在自由世界,應該有機會能讀到。
大陸淪陷以前共產黨說: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現在看來的確是這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2

主題

1461

帖子

311

積分

貝殼網友二級

Rank: 3Rank: 3

積分
311
零下三度XII 發表於 2009-10-27 19:08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2

主題

1461

帖子

311

積分

貝殼網友二級

Rank: 3Rank: 3

積分
311
零下三度XII 發表於 2009-10-28 21:43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14

主題

2382

帖子

680

積分

貝殼網友五級

Rank: 3Rank: 3

積分
680
magicthinkpad 發表於 2009-10-28 21:47 | 顯示全部樓層
      在這個政體迎來六十周年慶祝之時,你發現一種淺薄的自我慶祝的氣氛大行其道。整個社會失去了對自身歷史的哪怕是輕微的反思。難道四九年的勝利,不是建立在一場可怕的內戰之上的嗎?七八年的改革開放,不是因為之前三十年重重危機之後才被迫開始的嗎?今日中國的經濟成就,不是建立在巨大的人道和生態災難之上的嗎? ……只有對代價和問題的漠視,自我慶祝才可能更加酣暢淋漓。只有對個人價值的極端忽略,才會對國家成就如此的著迷。
零下三度XVI 發表於 2009-10-26 22:43

支持這段話。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9 14:4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