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親歷新疆克拉瑪依大火 市民聲援靜坐示威的家屬

[複製鏈接]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1萬

積分

版主

倍可親決策會員(三十九級)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8367
一個中國人 發表於 2005-8-31 20: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05-08-31                  千龍網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發生了那場震驚中外的大火,325條生命瞬間喪身火海,其中更有288位是豆蔻年華的孩子們。作為當時參與處理這場火災善後工作的一名女警察,本文作者耳聞目睹,時至今日心情仍無法平靜,她用沉甸甸的情感和沉甸甸的思想寫下了下面這篇沉甸甸的文字――

  一

  2001年早春,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理由,我義無反顧地離開了警察隊伍,離開多年廝守寫滿我青春印跡的女刑警職業,離開西部那座奇異而美麗的小城―――克拉瑪依,來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城市―――首都北京。四年時間一晃而過。今天,我的腳步已經堅實踏在這片古老而時尚的土地上,感受它滄桑博大的胸懷,品味它厚重悠遠的文化底蘊。在北京二環之內一座25層高的酒店公寓里我還擁有了一個溫馨舒適的家,而我知道我還是原來那個我,甚至在內心深處並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我發現,實際上我永遠走不出女刑警職業,那一段長長的特殊時間給我生命打上了永久烙印,這和我現在是什麼身份什麼職業沒有任何關係,命定的東西你往往無法改變。很多夜晚在燈紅酒綠中忙碌應酬完后,我總會與我的過去不期而遇,閉上眼睛,很多案件,很多故事,很多的人物紛至沓來,他們栩栩如生,在我眼前走來走去,有時會停下匆忙的腳步與我傾心交談,他們是我不是朋友的朋友。這裡面有殘忍無比的死刑犯人,有淚流滿面化作枯屍的受害人,有小偷,有妓女,有很多案件的細枝末節,也有我過去很多活著或者已經死去的警界戰友們,我與他們面對良心無法忽視所發生的一切,而我自己則當仁不讓是故事中永遠的女主角。

  離開克拉瑪依前,我曾和朋友駕車去了位於市區西北角約五公里處的小西湖公墓。這是那場大火后,我第三次來這裡了。小西湖位於克市成吉思汗山的腳下,陰森無比。我一直奇怪這樣一個冰冷世界怎麼會有一個如此美妙動聽的名字。那些在我眼皮下幾乎是一夜間出現的300多座墳沉默依舊。沒有任何理由,我只是想來轉一轉,也許跟這個城市告別的最好方式就是這樣?我不知道。前兩次來這裡,都是我情緒極度不好的時候,這裡好像會讓我找到一些平衡。那天的太陽很大很圓,晃得人眼花繚亂,感覺中總有一股陰森蕭瑟之氣瀰漫在整個空氣中。這是另一個世界,頹廢而無奈,忙碌紛繁的世界在這裡重新歸於平靜,生命在世上走了一圈后又回到原點。我隨意採摘了幾株青草折成花環放在其中一個墓碑前,那是個12歲的男孩子叫紀x,眼睛很明亮。墓前雜草叢生,也沒有什麼祭品,想必他的家人也有很長時間沒來看望他了。時間有時能沖淡一切,而活著的人還得活下去,帶著傷帶著痛,這既是悲劇也是喜劇。他現在或許已經有了弟弟妹妹,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哥哥躺在這樣冰冷的地下睡眠,他們會很開心而快快樂樂地活下去。這一切都源於那場大火,只有短短的20分鐘,人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從那個不起眼的黃昏起,克市的許多人家永遠改寫了歷史。在我綿長而深刻的記憶中,那個黃昏的畫布上塗滿了鮮血融成的花朵,奇異而詭秘,連僅僅只是觀眾的我也多次為那個黃昏痛苦不已。

  二

  那場大火發生的時候,我的身份是新疆克拉瑪依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技術大隊一名法醫鑒證人員。那個傍晚,所有的一切,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那個傍晚,已經到了快下班的時間。通常這個時候,沒有什麼要緊的工作,大家都在無聊地混著。我看看錶,已經近七點了(克市跟北京有兩個小時的時差),我和內保科的小閆相約去不遠的準噶爾商場買點兒東西。平時我們也常這樣,在不忙的時候溜號出去逛逛也不耽誤什麼事情。回來時我們一路聊著,準備到單位拿上包就回家了。事情就發生在這個時候,讓我們猝不及防。突然間我們面前那條克市有名的準噶爾路上不時有警車和救護車呼嘯而過,不遠處友誼館的方向則濃煙滾滾,人聲鼎沸。敏感的我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大事,於是快步跑回了局裡。整個公安局其時已亂成一團,有人在大廳喊著:趕快到友誼館去救人。沒有任何組織也沒有排隊,是自發也是混亂,這樣的情形是我從警經歷中唯一的一次。我和小閆飛奔到離公安局只有幾百米之遙的友誼館,它的周圍擠滿了黑壓壓的人群,我看到有分局的民警在維持秩序,每個人的臉上都壓著一座山。他們甚至顧不上理我。我撥開人群拚命往裡擠,不停地喊著:我是警察我是警察!讓一下。終於我費力擠到了最裡邊,僅僅看了一眼,只一眼我就差點癱了下去。是什麼樣的場面讓我這個久經沙場的女子如此脆弱,不堪一擊?

  我的面前,兩個消防戰士正用力從黑煙繚繞火爐般灼熱的友誼館大門處拖出來一個女孩子,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孩子,依稀可見她的臉上有很好的妝容,穿著白色的芭蕾舞裙,她的下半身赤裸著已經變成了炭黑色,有濃厚的血水不斷往外滴落,而她的胳膊在戰士的手中已經整張蛻下皮膚,長長的秀髮披在地上一路劃過,隨風飄舞。大門裡面熱氣騰騰,橫七豎八躺著不少人體,一個摞著一個,足有大半個人高,全都是些戴紅領巾的孩子,有男有女,有的還在喘息呻吟。在拖出來的女孩兒旁邊,已經小山一樣堆了二三十具燒焦了的屍體。天已經黑了,整個現場霧氣騰騰,煙霧瀰漫,人們的影子在呼喊著,奔跑著,顯得那樣無奈和不真實。

  那是個不眠的夜晚,人們淚流成河,城市淚流成河,這是克拉瑪依有史以來最寒冷的一個冬天。從那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身陷在這起我所親身經歷最慘烈的事件當中無法自拔。連續十天十夜,我都沒有回家。局裡所有正常工作都已停止。吃飯已經沒有任何滋味,住也就是在警車上棲身而已。從警已經幾年了,我的職業決定了我每天面對的都是世界上最殘忍、醜惡、卑劣的人和事,如果不是具有良好心理素質和堅強意志,在那條充滿黑暗的河流中漂浮很容易就被淹沒下去。可是儘管如此,在如此巨大的慘劇面前,我的心理徹底失衡了。

  在第一眼看到友誼館的慘狀后,我的心就沉到了冰點,這是我從沒有見過的景象,我的眼前除了屍體還是屍體,僥倖活下來的人皮肉不整,面目全非,痛苦地呻吟著。我有些不知所措。此時,消防隊員、人民警察以及眾多的市民們全都自發投入了搶救工作。鎮定了一下,我也迅速站到了這個行列中。幾個消防戰士想從砸開的大門衝進友誼館救人,卻被熱浪熏了回來。裡面溫度太高,根本無法靠前。這個時候我知道友誼館大門剛剛被打開。

  三

  1994年12月7日,新疆自治區教委檢查團一行25人到克拉瑪依市檢查工作。12月8日16時,克拉瑪依教委組織15所中、小學15個規範班和教師家長等796人在友誼館為檢查團進行文藝彙報演出。現場氣氛熱烈,歡歌笑語。18時20分左右,舞台上方的一盞照明燈烤燃了附近的紗幕,坐在前排的人們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焦糊味道。很多人當時並不以為然,認為僅僅是一個不和諧的小插曲而已,演出還在繼續進行。一分鐘后火勢迅速蔓延,電線短路,所有燈光瞬間完全熄滅,高高的幕布帶著火苗向人們砸來。人們混亂了,生存的本能開始讓人們瘋狂逃竄。友誼館內濃煙滾滾,到處都是火光,人們的衣服被烤焦了,頭髮被灼熱了,沒有辦法呼吸。他們就著火光瘋狂地沖向各個門口,前仆後繼,前面的人倒下去,後面的人繼續向前。然而大部分的人們失望了。斷電后不久,原本開著的捲簾門突然掉落下來,而此時其他幾個供人逃生的安全門全都死死關閉著,掌管鑰匙的工作人員也不知道去向。此時的友誼館變成了一個完全封閉的大火爐。反應快的一批人成功逃生,而剩下的人們則成了火爐中肆意烘烤的人肉燃料,僅僅過了二十幾分鐘,一切都結束了。水火無情,這樣簡單的四個字在這一天深刻印證了沉重的歷史。據一名生還者事後告訴我,當時的感覺就像是一股颶風山呼海嘯般席捲而過,人們發出慘絕人寰的嘶叫,爭先恐後四處逃命。在絕望的人群中,他拚命向前向前,自己也不知道是跑向那個方向。四周到處都是火光卻感覺漆黑無比。有人摔倒了被踏在腳下,後面的人停不下來,只能踩踏過去繼續向前,即使你不想踩也停不下腳步。我真是幸運,不知道怎麼就跑到了大門。當我手腳並用剛剛爬到門外,捲簾門就掉了下來。生死就在一瞬之間。我聽得清清楚楚,裡面的人還在拚命砸門呼喊。可是―――在我後面,就再也沒有一個人跑出來了,他們全都死了。說到這裡,他傷痕纍纍的臉上不斷抽搐著。  

  那個傍晚,沒有任何的組織,幾乎是全城的人都自發參加了搶救工作。友誼館周圍單位的人們來了,周圍居民區的老大爺老奶奶們來了,更不用說參加演出活動的孩子們的家長了,街上所有的車輛司機都自發運送死者和傷員,很多人都是淚流滿面。在這樣一個災難瞬間,各民族人們的心堅固地凝聚到了一起。沖在第一線的照例是我們的人民警察、武警戰士和消防隊員。許多人的臉都熏黑了,頭髮也烤焦了。我單薄的身影也遊走在忙碌的人群中盡著綿薄之力,在人群中我還看到了我的父親―――一位早已退休的老警官,他的臉上汗水和淚水一起交錯縱橫。說句實話,當時的搶救現場零亂而無序,差不多是完全混亂的狀態,儘管每個人都英勇無比。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事發突然,讓所有人愕然,但是也充分暴露了我們毫無防範意識和對突發事件應急的方案。這個城市的神經太脆弱了,經不起一丁點兒的風吹草動。而且好像內地的大部分城市,都存在這樣的現狀。人們已經習慣歌舞昇平,好大喜功,部分領導有時好像更關心自己的政績工程。火災發生后,當消防人員接警后迅速趕到現場,發現攜帶的工具根本不足以打開緊封的大門,他們並沒有相應的準備也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於是又返回去幾經反覆才打開了堅固的死亡之門。這樣的時候,延誤一秒鐘也許就會斷送一條生命,我們又人為地延誤了多少個一秒鐘呢?承擔友誼館滅火任務的克市消防支隊駐地就在準噶爾路邊,距離事發現場只有短短几百米,如果消防措施得當,工具準備充分,我敢說很多死去的人又多了幾分生還的機會。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在這裡悲天憫人沒有任何用處,但是我們卻可以保證這樣的事情以後不再發生。

  四

  1994年12月8日,在克拉瑪依市友誼館內參加演出活動的師生、幹部和其他人員共有796人。大火中,死亡325人,包括少數民族73人,其中288人是年齡在8~14周歲的中小學生,燒傷130多人,其中重傷致殘60多人。

  2002年8月,因為洽談公司業務,我來到位於北京西北方向八大處旁邊的中國整形醫院。這是一座很精緻的院落,亭台樓閣,古色古香。在等人的時候我去小賣部買飲料,沒留神被一個嚴重燒傷的女子撞了一下,我抑止住尖叫屏住心跳的同時趕緊道歉,儘管並不是我的錯。她也是來買東西而且和售貨的小姑娘有說有笑,看得出她是這裡的老熟人了。她走後,半天我都緩不過神來,說實話,那張臉已經不能稱其為人臉了,兩隻眼一隻半閉半合一隻朝下耷拉著,耳朵只剩了一隻,臉上有無數條疤痕,溝壑交錯。從她領口露出的皮膚可以推斷她身上的皮膚也是如此,一個女子這個樣子會多麼駭人,我看不出她的年齡。她的聲帶也壞了。我想像著手撫摸在這個身體上的感覺,而她自己對這一切則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她是怎麼變成這樣?我張口問道。火燒的唄。售貨員小姑娘不屑地白了我一眼。你怕這個還來這裡?不是怕,是因為……我無言以對。不是怕是什麼?小姑娘上下打量著我,確實明媚亮麗的我和這裡的環境太不和諧。周圍人很多,走來走去,有拄著拐的,有包著頭的,有坐著輪椅的,就是正常人也都是灰頭土臉。大街上中國人的狀態大都如此,更何況是在這裡。我木然而立,小姑娘有些同情地看著我。哎,你聽說過克拉瑪依那場大火嗎?什麼?克拉瑪依?唉,不知道就算了,那場大火燒死了300多個人呢。剛才那個女孩就是大火中倖存的,她來這裡時才11歲,現在已經快20了。她的父母一直陪著她,看樣子她的一生都要在這裡度過了。小姑娘嘆了口氣,低頭數錢去了。我目瞪口呆,八年了,已經整整八年了,在這樣一個偶然的瞬間,我竟然遇到了克市那場大火的當事人。而她的名字,我依稀記得當時是作為一個小英雄的稱謂不斷出現在報紙上廣播里,她被嚴重燒傷了全身90%的面積又奇迹般活了下來。她的事迹曾經感動了無數的人,也讓我流了無數的眼淚。我一直記得。而我作為那場大火的見證人,我們竟然對面相逢不相識。這難道是上帝冥冥中的指引,我只想快快地逃開,逃得越遠越好。

  克拉瑪依市地處準噶爾盆地西北緣,位於東經84度44分~86度1分,北緯44度7分~46度18分之間,全市面積9500平方公里,市區面積14.7平方公里。克拉瑪依在維吾爾語中的意思是「黑油」。在距市區100多公里處,有一處世界典型的雅丹地貌,號稱「魔鬼城」,是全國八座影視拍攝基地之一,《還珠格格》《卧虎藏龍》等許多著名影視劇都曾在此取景。克拉瑪依是全國解放后開發建設的第一個大油田,多年來為中國石油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素有西部名城、戈壁明珠、沙漠美人等美譽。多年前,著名音樂家呂遠的一首《克拉瑪依之歌》一夜間唱遍了大江南北,黃河上下。

  從90年代中期到2001年,在克拉瑪依市公安局刑警支隊近十年的女刑警生涯里,我親自見證了這個邊陲小城發生的許多稀奇古怪的刑事案件,親手鑒定過近千起殺人、傷害、搶劫、爆炸、強姦等各類案件,和戰友們一起把各式各樣罪犯送進監獄送上刑場,無論什麼樣的案件現場我們刑事技術人員都是沖在第一線,血腥場面早已是見多不怪了。但是說句實話,「12
我是一個熱愛自己祖國的中國人,我健康,我快樂。
細節成就完美。
圖片類未註明[原創]的均為轉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1:1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