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愛情竟讓我「妻離子散」

[複製鏈接]

2萬

主題

6萬

帖子

4萬

積分

版主

倍可親終生會員(廿一級)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42363
葉可兒 發表於 2005-5-7 11: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雨潔走的時候下著小雨,我抱著9個月大的女兒夢醒,送她到杭州火車站,她說:「我到鄭州安頓好后,你再帶女兒過來。」我讓女兒揮手與她告別。雨潔滿眼淚水,不知道將永遠失去媽媽的女兒,那一刻還笑得很甜。

    說到這兒,熊明眼中閃著淚花,把臉轉了過去,彷彿又回到了當時的情景。
過了好一會兒,他轉過臉來,講述了起來。

    2003年,因為非典,雨潔公司里的員工要休息一個月,她家境不好,不得不另找工作,恰好她去了農業信息報,而他正好在那兒做彩頁,他們同一個辦公室。

    緣,真是妙不可言。通過交談,原來我們是信陽老鄉,我的家和雨潔的家只隔一座山,我在山東頭,雨潔在山西頭。我開始注意這個女孩,高高的個子,大大的眼睛,戴一副眼鏡,很文靜的一個女孩,工作又努力,我心中不知不覺對雨潔產生了好感。

    雖然很喜歡雨潔,但我並沒有立刻向她表白,我比她大12歲,初中都沒念完,而她是大學生,雨潔會接受我嗎?我不知道。這時上天給了我一個機會,雨潔生病了。當時非典鬧得很厲害,我很擔心雨潔,就到她的住處去看她。看到雨潔躺在床上痛苦的樣子,我心裡很難受。我再也不能安心工作,腦海里老浮現著雨潔受病魔折磨的情景。我經常去雨潔那兒,照顧她,喂她喝葯,喂她喝水。

    她的每一次咳嗽都牽動著他的心。

    雨潔的病終於好了,兩個人的心也近了。

    兩個人相愛后,他把雨潔帶回老家。由於雨潔很能吃苦,在他家連剩飯也吃,他的父母對雨潔很滿意,但雨潔把他帶回家時,卻遭到了雨潔家人的反對。雨潔的父親觀念很傳統,認為雨潔跟一個大她12歲還離過婚的男子在一起,不合適。況且雨潔是大學生,他連初中都沒念完,雨潔和他根本不般配。雨潔的弟弟更是在他面前拍著桌子說:「你比俺姐大12歲,不中!」雖然他提出願意替雨潔償還因上學欠下的3萬塊錢的債,但他父親還是說:「我家的事不要你管。」並告訴雨潔,不要再同他交往。

    從那次去她家后,我便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不過我仍然對我們的感情抱有希望,因為,感情畢竟是兩個人的事。但我錯了,因為婚姻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雨潔回到鄭州后,有些憂鬱,既不能割捨對他的愛,溫順的她又不敢違背家人的意思,她只好瞞著家裡人和他同居。

    在那段時間裡,雖然雨潔有些苦悶,但總算平靜地過來了,直到2004年7月,他們的女兒來到這個世界。

    他說,干廣告策劃這一行的生活很不穩定,有時接到一個項目,錢全部砸進去,生活便會很艱難,最困難的時候,為了省錢,雨潔曾經到野外挖野菜吃。因為整天忙忙碌碌,人生彷彿在做一場夢一般,於是,他給女兒取名叫夢醒。

      女兒的到來沒有給雨潔帶來快樂,反而增添了她的煩惱,因為他倆沒有結婚,生夢醒很麻煩。為了生下孩子,他花光了所有積蓄,而且在生她的時候,雨潔大出血,差一點就死了。最重要的是,雨潔不敢把生孩子的事告訴思想保守的家人,未婚生子,家人一定不會原諒她,從此雨潔獨自承受著內心的煎熬。

    有人說,女人是世界上最善猜忌的動物,他原來不信,但雨潔卻讓他改變了這個看法。

    生下小夢醒后,雨潔辭了工作,產後一直在家照顧女兒,但猜忌也由此而來。他搞廣告策劃,身邊有很多女同事,而且由於他瀟灑幽默,經常和女同事開玩笑,打打鬧鬧,因此很得女孩子的喜歡。當時雨潔在他身邊工作時,對此就很不滿意,經常告誡他不要同其他女孩接觸那麼近。但自從雨潔辭去工作后,他每天下班回家,她都會盤問他在公司有沒有和別的女孩交往。本來一天辛苦的工作結束后,需要家庭的溫暖,但雨潔整天吵吵鬧鬧,讓他很心煩。

    而此時,雨潔在武漢打工的弟弟常常給她打電話,雨潔每次接電話都背開他,每次問雨潔,她都支支吾吾,這讓他很疑心。雖然他倆有了愛情的結晶,但並未結婚,雨潔的家人也不同意他倆在一起。為了讓我們有一個平靜幸福的生活環境,他決定離開闖蕩多年、已經立住腳的鄭州,帶著雨潔和夢醒去了杭州。

    到了杭州,我找到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儘管在那座消費很高的城市裡開支很大,但我節衣縮食,把錢用在她們母女身上,那時的生活雖然清苦但很充實。我們曾計劃等小夢醒到了一歲半就送她到託兒所,然後我倆都上班,積攢一些錢后再回到鄭州創業,我們相信通過我們的不懈努力,一定會過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雨潔終究沒有完全擺脫那些紛紛擾擾,她又給她弟弟打了電話,告訴他她在杭州。知道姐姐仍然和我在一起后,她弟弟又不斷地給她打電話,發簡訊。終於我最怕發生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一天,我回到家,發現小夢醒不吃不喝,不停地啼哭,摸摸她的頭,又沒有發燒,但雨潔非但不著急,反而看見我回來,就躲到屋裡去了。他立刻把小夢醒帶到醫院去,醫生說,小孩沒有生病,是受到劇烈的驚嚇。驚嚇?夢醒一直有她媽媽陪在身邊,怎麼會受驚嚇?我回去問雨潔,雨潔說不知道。後來聽鄰居說,我上班走後,雨潔就逮住小孩的腿,頭朝下,不斷地搖晃,小孩就不停地哭。我聽后就愣了,夢醒可是她的親生女兒!但我強壓住內心的怒火,因為我知道,雨潔受的壓力太大,情緒已經失控。她不是不愛孩子,而是擺脫不了家庭的束縛。

    說到這兒,熊先生很激動,他說,很後悔給雨潔買了手機,因為當時她弟弟肯定說了些過激的話,刺激了她。

    沒過幾天,雨潔對我說,她的嫂子在鄭州給她找了份穩定的工作,她要去鄭州看看,讓我暫時照顧孩子,等她穩定了我們再去。我本來也打算回鄭州,不想在外地受歧視,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送她去火車站回來后,我才在枕頭下發現她給我寫的信。信上說,雖然她還愛我,但因為外部原因,她不能和我一起慢慢變老。在愛與家庭之間,她無法選擇,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離開。

    看到信后,我想馬上帶著夢醒去鄭州找雨潔,但人海茫茫,到哪兒去找。這時我接到雨潔的電話,雨潔哭著說,她對人生已經失去了信心,不會再回來,她現在活著的唯一目的是賺到3萬元錢,把她上學時欠下的債還清。我剛想勸,雨潔一陣苦笑,然後掛了電話。從此再也沒有雨潔的消息。

    媽媽走了,小夢醒怎麼辦?

    通過查詢來電區號,我知道雨潔在武漢,但沒有雨潔弟弟的地址,我無法去找,而且還要照顧女兒,我只能在鄭州先安頓下來。因為工作很忙,我無法分身照顧小夢醒,我打電話給家人,想讓他們幫著帶一帶。電話那邊的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后,泣不成聲,患有心臟病和高血壓的母親當場昏倒了。父親則堅決不同意把孩子送回家,他們面前已經有4個孫兒孫女,被拖累得喘不過氣來。最後父親說,你把孩子送人吧,以後別再回來。

    只有在這時候他才體會到什麼是形同陌路,什麼是人生艱難,什麼是世態炎涼。沒辦法,為了讓夢醒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只能割捨骨肉之情。

    我在鄭州有一個朋友,是做飲食的個體老闆,我給他打電話說明了我的處境和意圖后,他同意收養小夢醒,並保證讓小夢醒有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

    在杭州至鄭州的火車上,小夢醒彷彿知道要離開爸爸似的,一路上在我懷中不停地啼哭。我又何嘗捨得女兒!自她出生,就視她為掌上明珠,餵奶粉、換尿布、哄她入睡,當她尿到我身上時,雨潔走開了,而我還高興地哄她,清洗尿布。在鄭州,每個雙休日我都會抱著小夢醒到世紀聯華、人民公園轉轉,父女融融之情,溢於言表。

    下了火車,我抱著小夢醒到生她的西郊醫院、我們生活過的棗莊和常砦轉了一圈,在常砦的一家飯館,我買了一碗夢醒最喜歡吃的雞蛋面,沒想到僅9個月大的夢醒把它吃完了。但這也許是我喂女兒吃的最後一碗面,幾分鐘后,我的朋友過來,抱走了夢醒。

    可是我萬萬沒想到,我非常信任的朋友卻背著我把夢醒送人了。經過不斷追問,朋友說已經把夢醒轉讓給一個在二七區政府工作的人。

    在得到消息的那天,我徹夜未眠,心裡老想著小夢醒有沒有吃飯,有沒有人陪她玩,有沒有人哄她睡覺。

    我不斷給間接收養夢醒的人發簡訊、打電話,可人家就是不回。

    雖然現在我被一家公司聘為經理,但心情總是很沉重,無心打理公司業務,對小夢醒的思念越來越濃。住在同一城市的父女卻不能相見,這種生離的感覺又有誰能體會?

    現在我每晚都夢見夢醒和雨潔,但天明后,一切仍是空。

    熊先生說,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夢醒,他只想確定夢醒現在是否幸福。他每天都為女兒祈禱著。編者手記

    即使熊明有一天能忘掉雨潔,他也永遠不可能忘掉夢醒。現在女兒的生活對他完全是一個未知數,他只有祈禱的權利了。我曾經採訪過一個獨自撫養孩子的單身母親,雖然還缺乏規劃人生的技能,可是她卻有可敬佩的勇氣。她的孩子從母親身上得到了完整的愛。她曾經說過一句話:「兩個人也會很幸福。」

    希望熊明把夢醒找回來,撫養她,不管有多麼苦。

    兩個人也會很幸福。





[/COLOR]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16: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