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美國突然轉向弱勢美元,全球危機正在蔓延!中國該如何應對?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6 15:46 |閱讀模式
  原創 金十數據

  一提到對強勢美元與弱勢美元的抉擇,美國人就開始出現\"選擇困難症\"。這一現象,在這一屆的美國人身上似乎表現得更為明顯。

  2018年1月,美國財長努欽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弱美元明顯有利於美國貿易;隔天,美國政壇立刻澄清,聲稱努欽對於美元的解讀\"不全面\",並表示美元將會越來越強大,最終他希望看到強勢美元。矛盾的是,他在上台之前還曾表示,強美元正在謀殺美國。

  對於他態度的轉變,很多投資者不以為意,然而美聯儲似乎卻記在心裡了。2018年美聯儲4次加息,加上縮表以及一系列避險事件的出現,截至2019年5月收盤,美元指數已經從去年1月份89.08上漲9.72%至97.74,成功讓美國政壇看到強勢美元。

  看到這麼強勢的美元,得償所願的美國政壇人士\"笑容逐漸凝固\"。

  6月9日,一則關於大量遊客將湧入歐洲,導致歐洲需要想方設法阻止遊客到來的消息成為了導火索,那個表示想看到強勢美元的人,終於將矛頭指向歐元,聲稱歐元及其他貨幣兌美元貶值,已經令美國處於很大的劣勢,順帶還批評了美聯儲加息及縮表的行為。

  分析認為,美國正在悄悄轉向弱勢美元,因為他們對其他貨幣兌美元貶值已經忍無可忍……

  一、歐元成為\"眼中釘\",美國為何青睞弱勢美元?

  所謂的強美元,指的是美元指數上漲,導致美元匯率上升,美元兌其他貨幣升值的情況;弱美元指的則是美元指數下跌,此時美元兌其他貨幣將會貶值。那麼,為什麼美國要將矛頭指向歐元?

  

  在歐洲即將迎來旅遊高峰期,人數之多令歐洲都開始頭疼如何阻止遊客到來這一消息出現之前,曾有消息援引美國海關的數據稱,赴美旅遊的中國遊客近期一直在減少,導致美國奢侈品行業的銷售成績令人失望。

  那麼,美國將矛頭指向歐元,是否只是因為歐元兌美元走弱導致歐洲比美國更能吸引遊客呢?事實上,這可能只是美國大發雷霆的導火索而已。而要真正知道問題的答案,恐怕還需要了解美元指數的構成。

  作為反映美元在國際外匯市場匯率的指標,美元指數是衡量美元對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程度的工具,並且是由歐元、日元、英鎊、加元、瑞典克朗和瑞士法郎匯率的加權平均數計算獲得的。

  

  其中,歐元的權重最大,達到57.6%,日元的權重為13.6%,英鎊為11.9%,加元、瑞典克朗和瑞士法郎的權重則分別為9.1%,4.2%和3.6%。

  因此,歐元與美元指數的負相關性非常強,其走勢也就成為影響美元強弱的重要因素。也就是說,與遊客人數的多寡相比,歐元貶值導致美元走強才是讓美國氣急敗壞的真正原因。那麼,當下的美國為何如此青睞弱勢美元,並對美元走強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呢?

  1. 美元匯率對投資的影響

  當美元貶值時,外國貨幣將相對升值,如果美元匯率足夠低,那麼一般來說,外國資本將會湧入美國,為該國企業提供貸款或投資。得到資金的美國企業就可以擴大生產規模,生產更多產品並出口賺取外匯,為投資者提供高額的回報。

  而在美元走強的過程中,往往都伴隨著美聯儲加息,此時美股幾乎無一例外都會下跌。據統計,1913年至今美聯儲18個加息周期都以股市崩盤甚至經濟衰退而告終。部分原因是流入美股的外資必然會減少,強美元狀態下外資購買美國資產的優勢也將漸漸流失。

  

  從2018年美聯儲4次加息之後股市的表現也可以看出這一點。不過美聯儲加息也是一種驅使美元迴流的方式,只不過此時資金不是流入美國股市,而是流入匯市而已。

  2. 美元匯率對貿易、服務的影響

  眾所周知,當一國貨幣貶值時,那麼該國出口產品的價格將相對下降,進口價格相對上升,此時將有利於出口,不利於進口,反之則有利於進口,不利於出口。

  2018年美聯儲4度加息,令美元持續升值,結果今年3月份美國官方數據顯示,由於美國出口下降,進口增加,2018年美國的進出口赤字達到6210億美元,創下自2008年以來的新高紀錄。

  有趣的是,如果美聯儲通過降息來令美元貶值,從而提高美國的出口產品的競爭優勢,那麼如上所述,外資可能會流入美國股市,令美企擴大生產及出口,此時將吸引更多的外資,在這個自我強化的過程中,美元和美國資產最終會跟著升值,從而再次削弱美國的出口競爭力。

  

  另外,美元強弱還會影響到外國遊客旅遊的成本。目前美元指數高企,對於外國的遊客來說,到美國旅遊、消費所需的成本將更高,因此強美元將削弱遊客對美國的興趣並轉向匯率較低的國家或地區。

  因此,上文提到美國發現遊客不愛去美國,反而湧向歐洲導致歐洲遊客卻人滿為患時,美國政界意識到強美元的負面影響,才企圖以歐元貶值為借口,放棄強美元而轉向弱美元。

  3. 美元匯率對美國債務的影響

  上世紀70年代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元背後的資產就從黃金變成債務白條,當美債成為核心資產並被植入世界各國的貨幣體系中時,各國的真實儲蓄則源源不斷地流向美國。而當美元貶值時,這些儲蓄將大幅縮水。

  近期的數據顯示,美國國債的總規模目前已經達到歷史新高22.4萬億美元,其中近30%,即約6.7萬億美元的美債由外國投資者持有,而在1976年這一數據僅為900億美元。對於外國投資者,尤其是外國央行來說,當美元走弱時,同樣多的外幣將可以買入更多的美債,從而保證更多的外國央行資金流入美國,為美國的經濟做貢獻。

  

  當然,一旦弱美元成為常態,那麼外國投資者很可能會美元完全失去信心,從而拋售美債以止損;如果美國的信用若因此而下降,那麼美債收益率將會會加快上升,從而加重美國還債的負擔。

  但是這個問題難不倒美聯儲——儘管弱美元對於美國信用存在危害,但是在美國需要轉移危機時,美聯儲依然可以毫不手軟地通過弱美元來向世界轉嫁危機。

  以2008年金融危機為例,從2008年起美聯儲通過3輪量化寬鬆(QE)購買了大量的美債,讓美國財政部得以用\"新債還舊債\"的方式維持其運作,而在這一過程中,美聯儲向市場投放了近4萬億美元,使美元走弱的同時也將美國的債務貨幣化。

  IMF的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發展中國家的儲備資產達到7萬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以美債或其他低收益主權債券的形勢存在,為美國等發達國家提供了融資。然而,美聯儲以QE的名義開動印鈔機,嚴重損害了美債持有人的利益,卻讓美國經濟迅速從危機中恢復過來。

  二、美國如何操縱美元匯率?

  其實,我們不難得出這樣的規律:在經濟正常運作時,美國需要維持強美元以保證投資者對美債的信心,從而確保外資持續流入美債,為美國提供資金;而在美國經濟面臨嚴重的債務危機時,美國又會通過弱美元來稀釋其對外國的負債,從而轉嫁危機。有分析認為,美國就是通過\"操縱美元匯率\"來維持美國經濟的全球霸主地位的。

  前文所說的,口頭打壓歐元等舉動只是美國操縱美元匯率的一種方式,那麼美國還可以通過哪些行動來影響美元匯率呢?

  1. 調整貨幣政策

  如上所述,當美國政壇表示想要看到強勢美元時,美聯儲通過4次加息提高美元利率,令美元的回報率變得更加有吸引力,從而吸引資金流入美元,最終抬高美元指數,令美元升值。同理,如果美聯儲降息,那麼美元的吸引力也將會下降,資金撤離就能令美元指數回落,從強美元變成弱美元。

  2. 製造各種\"危機\"

  由於美元具有避險功能,美國可以通過熱炒甚至製造危機來刺激市場的避險需求,從而令資金流入美元,令美元升值。去年美國政壇就通過與伊朗鬧矛盾來製造危機,從而驅使國際資本源源不斷地流入美元市場,令美元升值。同理,如果美國能安分點,不要天天製造各種\"危機\",美元自然也就不會那麼強勢了。

  

  3. 操縱大宗商品的價格

  上世紀70年代以來,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又同石油等大宗商品掛鉤,從而令世界交易離不開美元。在此基礎上,美國如果想讓美元升值,可以通過推高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價格,從而提升美元交易的需求。2018年5月份起,美國通過製造伊朗問題推高石油價格,就是玩了一把這樣的遊戲。同理,美國想要弱美元了,就對歐佩克喊話,讓他們降低油價,往往能起到一些讓美元貶值的效果。

  三、美元匯率波動對其他國家的影響

  由強弱美元對美國的影響可以推斷,弱美元有利於美國的出口,則必然會損害其他國家的出口競爭力。在這方面,1985年簽署《廣場協議》之後的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

  數據顯示,協議簽署后10年間,日元升值幅度十分驚人,達到184%。受此影響,1985年至1990年短短5年間,日本的貿易盈餘就從6.7萬億日元下降至赤字3.8萬億日元,可見美元貶值對其他國家出口的影響之大;同理,強美元將有利於各國的進口。

  儘管弱美元會損害到各國的出口並將侵蝕持有美債國家的儲蓄,但是對於很多新興經濟體來說,美元過於強勢的危害似乎更大,上世紀80年代拉美經濟危機中墨西哥的情況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上世紀70年代,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國的通脹率飆升。1972年至1978年間,美國通脹飆升至10%,而到1979年其通脹更是驚人,達到14%。另外,石油與美元掛鉤,而此時適逢\"石油衝擊\",產油國藉此賺到了大量的美元,並存入歐洲的國際銀行中。

  美元泛濫成災,美國通脹又過高,因此美元流入更加有發展潛力的發展中國家,拉美髮展中國家也得以以較低的利率來獲得貸款。

  1979年至1981年間,墨西哥的經濟還處於泡沫階段,其債務不斷增加的同時,股市的回報率也相當高,資金流入促使其經濟持續增長,由於對未來的預期非常樂觀,墨西哥也不斷通過更多借債來強化其經濟活力。

  等到泡沫階段結束,墨西哥的債務佔GDP比重竟高達65%,其中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占其GDP的比重達到26%,這令其很容易受到外資撤離的危害。然而,如同上文的美元一樣,由於其經濟強勁增長,墨西哥的匯率也越來越堅挺,1980年前後,墨西哥與其貿易夥伴國的實際匯率差異達到30%,這開始令其出口競爭力被削弱。

  此時,形勢開始出現逆轉,墨西哥資產價格過高,回報率卻不斷下降,導致外資不再流入;同時美聯儲加息令全球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入美國,全球融資成本隨著美國走強而不斷增加。

  另外,拉美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通過出口自然資源以賺取外匯,而隨著美元升值,美元的購買力更強,因此原料及大宗商品的價格不斷下降,包括墨西哥在內的拉美國家則面臨著收入下降的危機。

  而上文提到,在泡沫階段墨西哥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占其GDP的26%,隨著美元升值,拉美國家的債務也大幅上升。據悉,80年代初美元利率突然飆升令拉美國家的償債壓力爆表,其中光是利息部分就占其全年出口值的30%。

  在資不抵債的情況下,墨西哥終於破產。1982年8月,墨西哥宣布該國無法按期履行償債義務。這一聲明顛覆了人們認為國家不會破產的認識,同時也拉開80年代拉美國家債務問題的序幕。

  

  這種事情在歷史上反覆發生,在這一輪美聯儲加息、美元走強的周期中,土耳其、阿根廷、南非、印尼、印度和巴西等國均因美元走強,資金外流而出現\"股債匯\"三殺的局面。

  四、各國遭遇\"美元危機\",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示?

  1. 美元資產並非完全可靠

  一直以來,各國投資者都堅信美債可以保值甚至避險,因為人們堅信美國永遠不會破產,所以美國發生債務違約的幾率為零。在這個信念的驅使下,國際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入美債,為美國經濟繁榮買單。然而,墨西哥等國的破產表明,國家也是會破產的,美國可能也不例外。

  目前美國國債已經達到22.4萬億美元,而2018年美國GDP僅為20.5萬億美元,這意味著美國債務占其GDP比重已經達到109.27%。巨大風險之下海外各國的投資範圍或許應該正從美債擴大到最高評級的歐洲及其他政府機構發行的債券。

  

  2. 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我們需要繼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提高人民幣在國際貿易中的結算比例,繼續推動人民幣原油期貨等商品期貨,不斷開放國內的股市和債券市場。央行在前幾天表示,目前全球已有60多家央行以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這就是人民幣國際化一個良好的進展。

  3. 打鐵還需自身硬

  日本和墨西哥等國的遭遇告訴我們,如果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強大的國內市場和穩健的經濟基礎,是很難應對美國的美元匯率操縱的。相比之下,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擁有超過13億人的巨大國內市場,擁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和穩健的經濟增長,應對外部風險的能力很強!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07:2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