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世上最純的地方,有座最污的工廠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3 13:47 |閱讀模式
  

  攝影:JONATHAN IRISH

  旅人心中的「女神」,班夫國家公園夢蓮湖。

  加拿大阿爾伯塔省——

  落基山脈在該省延綿起伏,

  全省涵蓋班夫、賈斯珀兩大國家公園,

  這裡無愧擁有全國最最壯觀的風光!

  澄凈的湖面、整齊的針葉林、

  壯麗的高山、纏綿的極光......

  成為無數旅人心馳神往的聖境。

  可你或許不知道,

  世上最臟、最具破壞性的工廠,

  也藏在這裡。

  

  攝影:TRAVEL ALBERTA/JEFF BARTLETT

  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賈斯珀國家公園星漢燦爛。

  

  攝影:JEFF BARTLETT

  暴風雪中,賈斯珀國家公園的金字塔島。

  加拿大的阿爾伯塔省盛產石油和天然氣,

  兩個行業的產值幾乎佔全國礦業總產值一半,

  因而,在看似純凈無暇的湖光山色一隅,

  一直孕育著這個世界上

  最具破壞性的石油運營,

  這顆「大毒瘤」即使在太空中都能看到。

  

  攝影:IAN WILLMS

  加拿大阿爾伯塔的油砂區,尾礦池像巨型湖泊般無邊無際,即便從太空中都能看到它們的身影,這裡堪稱地球上最遼闊的「人造景觀」之一。池中混有重金屬泥漿和瀝青分離工藝中廢棄的碳氫化合物,毒性極強。

  這裡的「自然景觀」能動人心魄,

  這裡的「人造景觀」也令人髮指。

  

  攝影:IAN WILLMS

  在阿爾伯塔的「油砂城」麥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加拿大阿爾伯塔東北部石油重鎮),一大片北寒林遭到挖掘,土層像傷口般裸露在外,土壤混有難看的瀝青。很快,這裡就會成為露天採掘場,運輸車將拉著更多更多的瀝青運往石油提煉廠。

  刀剜斧削,吸血割肉,

  綠色的平原傷痕纍纍。

  Google地圖上一看,這片土地正遭受各種創傷。阿薩巴斯卡河(Athabasca River,加拿大第一長河)沿岸散落著大量尾礦池。

  

  攝影:IAN WILLMS

  從空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廢料流入尾礦池。

  

  (該圖片來源於「谷歌地球」)

  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阿薩巴斯卡地區附近地貌

  這裡尾礦總儲量相當於50萬座奧運會游泳池,是全世界總儲量最大的尾礦池群之一。然而由於池子周圍毒性太強,人畜勿近。人們不得不採取措施,尤其要防止鳥類靠近。

  

  攝影:IAN WILLMS

  某家油砂廠附近,一隻機械鳥立在浮動平台上,該平台配有閃光燈、揚聲器和丙烷噴火系統,該裝置正是為了防止候鳥降入尾礦池,這裡已經有太多太多的鳥兒中毒身亡。

  雖然一些能源公司斥巨資研究尾礦處理技術,但至今未有絲毫起色。尾礦池的廢液直接流入阿薩巴斯卡河,致使酸雨一直折磨這片區域。若長此以往,該地受酸雨侵蝕的土地面積,最終將與德國國土面積相當。

  

  攝影:JESÚSM.GARCIA,GETTY IMAGES

  在賈斯珀國家公園,阿薩巴斯卡附近的冰洞能看到極光。難以想象這裡一直受酸雨折磨。

  加拿大的煉油歷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葉。原油是加拿大最大的出口獲利來源;而該國幾乎所有原油都產自阿爾伯塔省;再者,阿爾伯塔省的全部原油又來自省內的油砂礦。如果把400萬人口的阿爾伯塔省看作一個國家,那麼它就是全世界第五大產油國,該省的原油儲備達1700億桶。

  

  攝影:IAN WILLMS

  「油砂城」麥克默里堡附近一條水管正從阿薩巴斯卡河中引水。油砂工業每生產一桶原油就要消耗三桶淡水。

  加拿大位於北美北部,下臨美國,上接北極,左邊太平洋,右邊大西洋,全是天然屏障,除了美國偶爾騷擾一下,基本不用擔心外敵入侵,人民生活優哉游哉。但與此同時,天險阻隔,加上產油中心阿爾伯塔深居內陸,不必說把原油運往全球各地,即便滿足國內運輸都十分費錢費力。於是早在65年前,一條名為「跨山輸油管道」的「大油管」橫空出世,很大程度緩解了加拿大石油運輸窘境。

  

  攝影:IAN WILLMS

  油砂尾礦池的岸邊黑水四溢。環保主義者認為這樣的尾礦池會對地下水造成嚴重威脅。

  然而,面對日益增長的原油輸出水平,那條老線路已經很難滿足運輸需求。於是,跨山輸油管道的擴建計劃應運而生,從阿爾伯塔省到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總計1150公里的範圍增加新線路。該計劃曾被加拿大政府批准(之後加拿大聯邦上訴法院裁定,加拿大政府對該項目的批准無效)。

  

  不擴建,經濟受不了;

  擴建,環境受不了。

  根據當時的民意調查顯示,

  56%加拿大人支持擴建,

  而反對的聲音多來自當地人。

  

  攝影:IAN WILLMS

  Kanahus Manuel帶著兩歲的侄女Wasayka來到不列顛哥倫比亞省薩斯瓦普的南湯普森河邊。多少年來,許多賽克維派克原住民一直在保護自己的水源,並阻止跨山輸油管道穿過他們的領地。

  

  攝影:IAN WILLMS

  2012年11月11日,來自「油砂城」的Wade和Chelsea夫婦向他們流產的女兒告別。Chelsea在懷孕5個月時被迫流產,這對夫婦認為這場悲劇是因為污染導致。麥克默里堡周遭到處是油砂礦場。附近居民無不畏懼油砂對生命的威脅,奈何沒有明確的證據。

  

  攝影:IAN WILLMS

  在油砂行業工作了大半輩子之後,Michael Beamish於2016年診斷出患有甲狀腺癌晚期,生命只剩下最後的兩三年。該圖攝於2016年6月,他戴著防塵口罩試圖隔絕野火黑煙和其他污染氣體。

  前油砂礦工Belanger說道:「一連串的環境問題,導致油砂煉油的環境成本遠高於其他原油。我在這片灌木叢中長大,阿爾伯塔省曾是那麼美麗,但如今大部分區域慘遭摧毀。」

  

  攝影:IAN WILLM

  2016年野火肆虐期間,「油砂城」麥克默里堡附近的63號高速公路沿線,到處都是如此狼藉焦土。

  

  攝影:IAN WILLMS

  石油公司在森林裡留下大量切割線,或是為了標記以搜尋地下資源,或是為了將來發展基礎設施。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工業項目,阿爾伯塔油砂區的規模已經大到難以駕馭。尤其是「油砂城」麥克默里堡以北,那裡的森林早已夷為平地,人們不斷從龐大的露天採礦場採掘瀝青。整個作業場就像一塊碩大的污點,與周圍的自然風光格格不入。

  

  攝影:IAN WILLMS

  圖為加拿大麥克默里堡北邊一家石油工廠。雖然油砂為阿爾伯塔省贏得了世界第三原油儲備的名號,但提煉原油的過程耗能極高,對自然環境還造成毀滅性打擊。

  原住民Deranger說道:「北美馴鹿、駝鹿、鳥類、魚類和森林都在劫難逃,工廠還阻礙了我們日常出行,妨礙我們獲取食物。」

  

  攝影:IAN WILLMS

  一位當地漁民正把一條白鮭魚丟向他的雪橇犬。阿薩巴斯卡湖位於油砂礦場的下游,數十年來一直是商業捕魚場所。但如今,人們普遍認為湖裡的魚遭到嚴重污染,已不再適合人類食用,只能喂狗。

  人類學家Janelle Marie Baker了解到:「這裡的人繼承了從土地獲得食物的傳統,很多人從未吃過商店裡賣的肉。」

  

  攝影:IAN WILLMS

  阿爾伯塔省奇帕維安堡附近的梅蒂人自治區,Joey Fraser正準備獵野鴨。當地人稱這樣的傳統野味變得越來越稀少,即使捕到也會發現野味已被嚴重污染。

  管道沿線的許多原住民堅決反對管道擴建。原因多是因為這條管道一旦開建,環境就會一下子完蛋。屆時必將引來大批大型運油車,還會沿途抽取大量水源,乃至對當地逆戟鯨數量造成非常大的負面影響,還會發生漏油等危險事件。

  

  攝影:IAN WILLMS

  一艘貨運駁船的燈光照亮了阿薩巴斯卡河。由南向北流淌的阿薩巴斯卡河把麥克默里堡、麥凱堡、油砂礦場和奇帕維安堡串聯了起來。對當地人來說,這條河是出行、打獵和運輸的命脈。自從油砂工業從阿薩巴斯卡河抽水以來,水位已降至危險級別。

  

  攝影:IAN WILLMS

  7歲的Dez躺在麥凱堡家中的床上,被診斷為先天心臟發育不良,已經接受多次心臟手術。雖然證據不明,但他的家人堅信這是附近油砂產業的污染造成的。

  擴建計劃就此進退維谷;

  另一方面——

  那我們專心恢復阿爾伯塔的環境吧?

  那我們先好好清理礦場和尾礦池吧?

  好主意!

  但當地政府估計這個花費是:

  約合1.4萬億人民幣。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1 18:2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