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22歲,我給親媽上性教育課」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5-12 16:08 |閱讀模式
  最近我媽來看我,撞上我正在追《權力的遊戲》第八季,這個「不巧「搞得我們倆都不太愉快。

  她覺得《權利的遊戲》太黃暴,然而我看的其實已經是刪減版了。

  上學時期,我的爸媽就被公認是非常開明的父母。

  可即便是這樣的他們,也曾經回答過我:「你是我們撿來的。」

  在青春發育之時,也「威脅」過我:「如果你早戀,就別回家了。」

  甚至是我成年之後,談起「性」這個話題,他們依然面露難色,羞於啟齒。

  我們這代年輕人的性教育,實在是太欠缺了。

  

  1

  以為「有」是錯誤

  但「沒有」才是萬惡之源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分別去和有無性生活的朋友、熟人深談了一下。

  其中一個朋友的回答,讓我印象深刻。

  當我問她:你覺得咱們這屆90后的性教育怎麼樣?

  她說:很差。非常差。

  我還沒來得及回復她,她就又發來:

  

  「性啟蒙那部分,不敢問家長,自己還好奇,結果害了很多人。因為沒法問,會挨罵。我就是代表。」

  高考之後,她剛剛成年,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當時喜歡的男孩。

  這份付出讓她激動,卻並沒留下多少愉快的回憶,從始至終都被擔心和恐懼所包裹:怕出醜,怕後悔,怕受傷。

  

  因為性教育的缺失讓她從來都不認為:「性」這件事情發生的前提是滿足和取悅自己,而非他人。

  甚至她的父母曾經灌輸給她「沒有第一次,你就不珍貴了」的觀念,以至於她之後每一次談戀愛,都帶有自卑心理。

  讓我更難過的是,她現在那種無所謂的態度——「反正我已經沒有了第一次,所以不重要了。」

  小時候父母對她所謂的保護,用力過猛,甚至連原本該有的教育也都避之不提,連帶可能造成的傷害都一併捨棄,這反而對「性」無知又好奇的她留下了陰影,更別說留下美好回憶了。

  

  性教育缺失不僅造成了部分人對性過於開放的極端態度,還有讓人形成了另一種對性更加不正確的認知。

  這是一種不平等,更是一種偏見:「婚前就有性生活的人,都是髒的。」

  我實在是比較震驚。

  都2019年了,竟然還有年輕人有這樣的思想。

  可以傳統,可以保守,但是沒有必要看不起。

  當我問他怎麼看待90后的性教育時,他說:「我覺得父母說的沒錯,乾淨的女孩從來不會婚前就和別人發生關係。」

  

  這樣的回答看似不可思議,卻依然真實地根深蒂固在某一部分人的思想中:只要講起「性」,能想到的就只有生育;彷彿不是以生孩子為目的所發生的性關係都是禁忌一般,不得提起。

  很多在酒桌上大肆講黃色笑話的人,在性教育上,卻裹足不前。

  就好像張北川曾經說過的那句話:

  「在我們的性文化里,把生育當作性的目的,把無知當純潔;把愚昧當德行,把偏見當原則。「

  

  小時候的性教育缺失,讓這一代年輕人吃了不少「苦頭「——

  有的因為好奇去嘗試,結果做了後悔一輩子的事情;

  有的因為禁錮式教育,而一直對「性」這件事抱有偏見,無法享受,更無法從中獲得快樂。

  原本應有的正當權利,被冠上「為你好」的頭銜,然後莫名奇妙地剝奪了。

  無力又可悲。

  2

  這屆年輕人,都是「自學成才」

  我在知乎看與性教育相關問題的時候,看到一個答主說自己18歲之後,有次和父母一起看《動物世界》,節目演到動物交配的場景時,爸媽立刻換了台。

  那一刻他才懂,我們這代人性教育的缺失,並不僅僅是父母的性知識匱乏,更多是因為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存在「性教育」這個概念:

  「為什麼要給孩子性教育?

  長大了不就很自然地懂了嗎?

  現在知道這麼多幹什麼?「

  

  可是事情的發展哪會這麼順利。

  青春期的孩子原本就叛逆,越是不被允許的事情,他們越是好奇,會更想要去試一試。

  尤其是現在這個科技、網路發達的時代,想了解什麼搜索一下就全都有了。

  用我朋友的話來說:「要是這種自學程度能真正用在文化課上,那真是北大清華的校門都要被踏破了。」

  然而在城市長大的孩子,沒有接受過家長和老師的性教育,還有機會可以自己去掌握。

  那不是很發達的地方的孩子呢?

  就很難說。

  尤其是一些消息閉塞,本身思想就有些落後的地方,可能上一代人扭曲的言行都會反映在孩子身上,更難說如果沒有性教育,他們的行為和價值觀會不會歪。

  畢竟原生家庭對孩子的影響真的太大了。

  

  方剛是一位性教育專家,從事性教育已經十年多了。

  有一年他帶班的夏令營上,有個女孩子開學之後談戀愛了。

  老師把她媽媽叫到學校,結果這位媽媽卻向老師分享了自己女兒學習性教育的過程,並且替女兒說話:「她可以處理好戀愛的關係,我們應該相信她。」

  這是很多家長都做不到的一點。

  他們寧願相信性的壞,都不願意相信自己孩子不會學壞。

  後來這位媽媽和方剛老師說,自己的女兒從戀愛到分手,都做到了自主、健康、責任,學習也沒有受到影響,更沒有留下任何創傷。

  聽起來雖然像是「別人家的孩子」,但是這樣自律、有分寸的孩子稀少,大多都是因為「別人家的父母」也少見。

  

  一個街頭採訪中,一位外國小哥向國內孩子提問:「你們是如何解鎖性知識的?「

  90%被採訪的年輕人,答案都是:靠網路、影片自學。

  然而影片能教的,都是片面的;網路授予的,也都是不系統的。

  從來沒有受過官方正式性教育的年輕人,反倒是受了父母對「性」難以啟齒的影響,最後都是只能閉著嘴,靠自我猜測和網路搜索來解決困惑。

  其中一位被採訪的男生就分享了自己的真實經歷:第一次有反應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生病了。

  

  這樣的自學非但成不了「才「,甚至可能連最基本的疑惑都無法解決,更別提原則上的問題了。

  畢竟,「性教育不是單純的性生理教育,還有性別平等、人際關係、親密關係的教育。「

  3

  你嫌性教育太早

  卻沒人嫌你孩子年紀太小

  昨晚,《素媛》改編的真實案件中的罪犯長相被曝光,上了熱搜,討伐聲滿滿。

  他刑滿釋放,可是受傷的那個女孩子呢?

  長大了,但是小時候的陰影一直都在,傷痛更是。

  性教育被一代又一代的羞於啟齒而耽誤。

  用方剛老師的表述來說,一直處於調情階段——說要做,但是從來沒做到過。

  可是壞人對孩子的傷害卻從來未停止。

  不知道你們上小學的時候,有沒有在學校周圍遇到這樣的人——穿風衣的暴露狂?

  可是遇到變態的孩子們,卻會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表述,而放棄了把這件事告訴家長和老師。

  

  甚至如果壞人選擇用「委婉「一點的方式,有的孩子會根本分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更別說意識到自己受到了侵害。

  性教育的缺失讓他們只會害怕,卻不知道用什麼方式給自己保護。哪怕是面對陌生人的騷擾,除了愣在原地發獃和憋屈地憤怒外,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我朋友因為家人是職業教師,所以從小受到的教育相對其他家庭而言,可以說是更多更完整。

  可是前幾天晚上她在樓下等她爸的時候,路過了幾個農民工,對她喊了一句「多少錢「,喊完還一頓笑。

  這時候她爸就在離她60米遠的地方。

  聽到后她說不出話,彷彿定格在原地了似的。直到她爸走過來問怎麼了,她還是沒有說話,轉身上樓回家了。

  後來她和我說:「我生氣。但我更難過的是自己只能沉默。「

  而讓我感到悲哀的是,同樣缺失性教育的我,當朋友說出這段經歷的時候,我卻連安慰她的方式都找不到。

  

  拒絕讓孩子過早的接受性教育,只會讓他們收到更多傷害。

  家長說著「等你長大后再說「,可是壞人不會等你孩子長大后再來找他,甚至在他長大之後也不曾放過。

  性教育缺失的受害者,還是女性居多,因為從生理上,女性不可否認的是弱者。

  根據國家人口計生委科學技術研究所,在 2013 年發布的一組數據顯示:

  每年人工流產的數目有 1300 萬人次。

  這些人工流產的總數中,25 歲以下的女性約佔一半以上,

  大學生甚至成為人工流產的主力軍,低齡化人群增多。

  而且直到去年的8月18日,根據國家衛健委的介紹:

  經過五年時間,近年來人工流產依然數量大,每年約900多萬例。

  接受人工流產手術的女性中低齡者、未育者佔比大,重複人流比例高。

  雖然人流數量下降,但是低齡化趨勢依然嚴重。

  

  嘗試「性」的孩子越來越多,可是家長老師對於他們的性教育依然無法開口。

  以為不提起就是保護,但結果卻是適得其反,傷害了他們。

  4

  如果真的有長長的望遠鏡

  請教孩子用它看星星

  看過一份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案件的統計分析報告,未成年參與實施的性侵害犯罪問題凸顯。

  在統計的340個案件中,未成年人實施的性侵害案件有42件,占案件總數的12.4%;

  而這其中有24件是共同犯罪,佔到了該類主體犯罪案件數的57.1%。

  這個相當不小的比例,讓我們不得不反思。

  傷害已經有了,為什麼還是不能堂堂正正地性教育?

  難道會比這些案件、經歷,對孩子的傷害更大嗎?

  

  《完美陌生人》中有這樣一個情節:

  媽媽在女兒的包里發現了避孕套之後大怒,並且給女兒下了門禁:不允許她再出門。

  她溜了出去,還給爸爸打電話要求外宿,因為如果不外宿的話,她的男朋友有可能會生氣。

  可爸爸接電話的時候,正在玩「通話免提」的遊戲,了解了女兒的想法之後,雖然也覺得尷尬,但還是很耐心地講了一段話:

  「這是個重大時刻。

  你之後一生都會銘記,這不是那種明天和朋友的談資。

  如果你之後回想起來,無論你什麼時候想起,都能讓你笑起來,那就去做吧。

  但如果不想,或不確定,那就先算了。

  因為你還有大把的時間。」

  

  掛了電話后,這位父親又對孩子的媽媽說:她包里的避孕套,是我給的。

  儘管女孩收到的時候也覺得尷尬至極,爸爸給的時候也是什麼都沒有講,但我想女孩能在和男朋友發生關係前,能給爸爸打電話如實講出,也許都是這個避孕套的功勞,或者說父親的舉動,讓她感到自己有一個可以安心訴說「性」想法的大人,有足夠的安全感;雖然這位爸爸沒有說什麼大道理,卻讓女孩知道了該如何保護自己。

  你看,性教育其實真的不難。

  

  其實比起不好意思性教育,更多家長是不知道如何去教,甚至自己對性也是不太明白的狀態。

  可為什麼不能和孩子一起去學呢?

  陳見說性網際網路視頻品牌創始人說過:

  「人從一生下來就是有性的,而且性始終伴隨著我們每個人一生。

  性教育的第一原則就是性的教育一定是越早越好,第二原則就是性的教育,一定要持續終生。「

  

  荷蘭一直是全球性教育的範本。

  兒童從6歲開始,

  就會受到生育知識到戀愛、避孕與人際關係處理的一系列教育。

  瑞典也是從孩子7歲起,就不斷對其進行性教育。

  這樣做法的結果,不僅沒有像國內家長想的那樣,對孩子造成不好的影響,反而還降低了女孩早孕的概率,荷蘭雖然允許12歲即可發生性行為,可未婚先孕的比率是全歐洲最低的。

  

  性是人的本能,雖然談不上高尚,但不一定就是什麼下流。

  大部分人都會講髒話,關於「性」的髒話往往是最難聽的,可卻沒有人去特意避開這些真正不好的話語,反而是一代影響一代地一直在傳播。

  為什麼性被罵出來,就看似合情合理,正常地講出來,卻變成了污言穢語呢?

  性教育從來都不該用威脅、恐嚇、壓制的方式進行,而是應該溫柔教導。

  

  有一個關於性教育的視頻——《開得了口》。

  其中的主講人分享了一個故事:

  有一個女孩,在她第一次來月經的時候,母親召集全家人舉辦了一個儀式,這個儀式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慶祝女孩來月經。

  母親告訴她,來月經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它象徵著從今天開始,這個女孩就擁有了能夠帶來新的生命的能力,並且鼓勵她以後,有任何關於性的困惑和煩惱,

  都能夠自然、坦誠、公開地和家庭成員去討論。

  性從來都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什麼時候發生,與誰一起享受,在尊重對方的前提下,每個人都是自由的。

  「我不濫交,也潔身自好。享受「性」,從中獲得愉悅,是我應有的權利,更是無罪的。「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22:0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