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一封情書

[複製鏈接]

25

主題

27

帖子

311

積分

貝殼網友二級

Rank: 3Rank: 3

積分
311
liu_032 發表於 2019-4-28 1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前幾天在一個小微信群里,因為互相很熟,大家紛紛抖出了自己的第一封情書。有人說,你那麼小資,你的第一封情書一定很浪漫,寫情書的人也一定很出眾。這使我有了想寫出來的想法。

幾十年前,我還是小女孩兒,完全不懂「情」為何物。那時,我們家住在兒童公園旁。公園裡有一片小樹林,和一大片青草地是我們玩耍的好地方。大一點兒的孩子們偷看大哥哥和大姐姐談戀愛。我當時非常不解,捉蜻蜓多好玩兒呀,他們有什麼看頭?

大一點了,到了初中時,班裡稍成熟的女孩兒見到喜歡的男同學經過,聲調立刻變得嗲嗲的。還有些女孩兒熱衷於議論哪個男同學帥。。。 我對這些無聊的事兒,絲毫不感興趣,因為我是一個在男女情方面笨笨的小青蘋果。

還沒開竅的小青蘋果又長了兩年, 開始留意哪個男同學眼睛大了,因為在我的心目中,男孩兒長的帥和「大眼睛」是划等號的。

那時候,媽媽告訴我:「不要和男孩兒接觸,不但影響學習,還壞了自己的名聲,女孩兒家如果被人說作風不好,她這輩子就毀了」。這些嘮叨話,從我開始「有女初長成」,就不知道聽了多少遍了。

每當有熟人誇我漂亮時,媽媽就會把我摟在懷裡,笑著對我說「最漂亮的女孩兒是牡丹,其次是玫瑰,你的長相也就是朵小茉莉,可愛但不漂亮。」

可是,當媽媽看到馬路上的男孩兒盯著看我時,又會對我說「女孩兒漂亮點兒,就會有色狼盯上的,有些時候,不是女人怎麼樣不好,而是周圍蒼蠅多了,把女人的名聲搞壞了。我女兒談戀愛要到22歲才可以。」這也是媽媽的「家教」。

我當時聽了,心裡並不關心什麼「色狼」或「名聲」的,只關心我自己究竟是「好看」呢?還是「不好看」?但有一件事我是清楚地記住了:22歲的生日快點來到吧,到時,我也可以談戀愛了。

後來的日子裡,我看愛情小說的時候,有時會用豐富的想象,描繪我自己的第一封情書將是怎樣的浪漫。。。

終於,在我15歲那年的新年前夕,我想象已久的第一封情書到來了。

新年除夕的前一天放學后,作為班長的我,帶領幾個同學布置第二天「新年晚會」的現場。我們幾個人嘰嘰喳喳,上竄下跳地栓氣球,挂彩帶,忙得不亦樂乎。

同學們布置完畢后,紛紛準備收拾書包回家了。當我彎腰從書桌里掏書包時,一個信封 「吧嗒」掉落在了地上。那是一個發黃的,鄒鄒巴巴的,用過的舊信封,原收件人的信息已經用筆鉤掉了,代替的是寫信人用鉛筆歪歪斜斜地畫了枚郵票,在郵票的框子里又畫了一朵小向日葵,以及我名字,「林x 親收」,就那麼歪瓜裂棗地站在了信封皮上

我趁人不注意時,偷偷地瞄著這「隆重的信封」,猜想著這是一封「情書」。居然會有人給我寫情書了?當時心跳得砰砰的,也有些害怕,擔心別人看到了會嘲笑和議論自己。所以,沒敢在教室里打開看,像做賊一樣,用顫抖不停的手,將信塞進書包,因為慌張,手抖個不停,戳了幾次終於塞進去了。

在哪裡打開看呢?不能回家看的,也不能在教室里看,那麼就找個回家的路上有街燈的地方看吧。說心裡話,當時的心情是又好奇,又害怕,好像自己幹這種事兒(只是收情書,並不想進一步幹什麼),離學壞不遠了。

從學校出來的時候,外邊飄起了雪花,已是夜幕降臨,心裡七上八下地跳著,究竟是誰會給我寫信呢?我把本班的,外班的帥一點兒的男同學都在腦子裡放電影似的過了一遍,還是一點兒也摸不著頭腦。因為,平時我在媽媽的「諄諄教導」下,和男同學說話和交流還是很小心的,沒發現有誰對我有那個意思呀?

走著走著,終於找到了馬路邊上比較亮的街燈,在北風呼嘯的冬夜,我揣著一顆好奇滾燙的心,期待著一個白馬王子的深情表白:

敬愛的班長:

舊的一年要過去了,新的一年即將來臨。在此,我先向你表示感謝,有好幾次數學題我不懂,下課後你沒有出去玩兒,來幫我學習。還有一次,你把你的橡皮給了我,說不要了。我心裡很感激。說明你是喜歡我的。

我也有一件事向你表明,我也是喜歡你的,雖然我們說話不多,但是我就是喜歡你。我攢了一點兒零花錢,想買點心和罐頭什麼的,送到你家,去見你爸媽。

希望我們在新的一年裡,把對象搞成,去見我爸媽。

此致敬禮!

郭xx

這是我們班的一個男同學寫給我的。是我在中學時期收到的第一封,也是唯一的一封「情書」。

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如果下課後外邊下雨,同學們出不去的話,任憑我們瘋得把房蓋要掀開,他都是一言不發地坐在角落裡。我心目中(沒敢說出來),他在班裡是最丑和最笨的男同學,我常想「怎麼河馬的臉長到了兔子身上?」,同學們都說他腦子有毛病,因為他考試總是不及格。

路燈下的我一口氣把信看完了,美夢也就全醒了,感受到了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寒冷。我望著在夜的深色背景下,被路燈的光照耀著的漫天雪花, 翻飛得像我那時的心情,有點兒亂:

要不要講給媽媽聽?會不會懷疑我不夠穩重?會不會挨批評?

不講給媽媽的話,新年那天,家門口出現了男同學,怎麼交代?

怎樣斬斷這個男同學的「痴心妄想」?

怎樣有禮貌地,並且不會引起鄰居注意地,把他引到遠離我們家的地方,卻又不會傷他的自尊心?

唉,太多的怎麼辦?煩死了,本來要高高興興過新年,卻又平添出這麼一件鬧心事兒。後來,新年那天,他真的出現在了我的家門口,手裡拎著兩包像小炸藥包似的點心。也不知道他怎樣打聽到了我家地址,跟蹤過?

記得那天,媽媽讓我不要出來,她說自己出去「教育這個早熟的孩子」。隔著窗玻璃,聽不到他們交談的內容。只見媽媽拉起男孩兒的袖口,把包裝點心的繩子套在了他的手腕上,後來,他走了,邊走還邊回頭望著我們家。。。

那時候的煩心事兒,現在想起來,卻是一段有趣的人生經歷,不知道幾十年後的今天,這個寫情書的男孩兒,有沒有像我一樣仍記得這段往事? 是不是也像我這樣,笑笑地和自己的伴侶講著這段別樣的情感經歷?

記憶是一段段回不去的「曾經」,哭也好,笑也罷,這些個無數的「曾經」串在了一起,就是自己獨特的時光鏈,也是自己生命中經歷過的「深刻」,這種「深刻」在書本里是讀不到的,卻鮮活地烙在了自己走過的腳印中。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08:2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