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中評重磅專訪:林鄭月娥為香港迎難而上

[複製鏈接]

977

主題

1009

帖子

3091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091
crn2005 發表於 2017-3-9 17: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crn2005 於 2017-3-9 17:49 編輯



  中評社香港3月9日電(記者 蘭忠偉 王平)香港特區本月即將產生新一任行政長官,以580張提名票大幅領跑的林鄭月娥日前接受中評社專訪。她在專訪時強調,她政綱的「唯一原則就是對香港好」。

  接受中評社專訪之時,已是夜幕初垂。從早上7點,她一刻未有停歇,已經輪番接受數家媒體訪問,還有外出行程,對體力精力堪稱消耗巨大。但林鄭月娥依舊侃侃而談,思維敏捷,邏輯縝密,充分表現出嚴謹與幹練。看得出,36年的公務生涯,著實為她練就一身「好打得」本領。

  林鄭月娥認為,香港回歸20周年「一國兩制」是成功的,但在此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小問題,這也是正常的現象。關鍵在於,管治者能否駕馭這些問題,不讓「一國兩制」走樣、變形。「未來,希望我們能夠繼續全面地落實『一國兩制』,讓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為我國一個重要的城市,不僅要讓香港的經濟民生受惠於中央給予我們的支持,也要讓香港自身發揮出對國家發展的貢獻。」

  林鄭月娥強調:下一屆政府管治難度增大是必然的,「但有困難才有挑戰」,必須有迎難而上的精神。她補充說:「習主席的一句話我常常記在心間,『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中評社記者對話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專訪全文如下:

  中評社:第一階段的提名工作已經結束,您獲得了580張提名票,怎麼評價自己第一階段的工作?本月26日前,您的工作重點是什麼?

  林鄭月娥:首先,對於從來沒有參與過選舉的我而言,選舉工程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啟發。我在政府工作36年,任職到政務司司長,可以說對於香港整體情況,是比較掌握的。能在短短六個星期中,會見38個界別的選委,以及接近100場的會面,很有意義的。且會面過程中,出席的各界人士都能夠坦率地反映問題,因此我也聽到了很多過去不曾了解的事,掌握了很多不同的情況,這對於我個人而言是很大的啟發。

  能夠拿到580張提名票,我很受鼓勵。選委會一共1194張選票,拿到580票表示我過去一段時間在政府的工作得到不同界別人士的認同。1194名選委中,有四大界別,分別是工商、金融界、專業界、社會服務界及政界。這些界別我都取得了相當數量的提名票。

  現在距離3月26號投票還剩下三周,主要的工作是推廣我寫好的政綱,讓選委以及廣大市民能夠更加了解我的施政理念,以及我對特區未來五年在經濟、民生髮展的期望。

  另外,這三周時間內有多場辯論,目前有三位「入閘」的候選人,不同的團體會安排同台辯論,這也是一個好機會,讓三位候選人能夠具體談談各自的政綱;也要回答一些問題,並透過傳媒的報道,傳達出更多理念,接觸更多香港市民。

  中評社:580票,是當初自己有預想到的票數嗎?

  林鄭月娥:提名門檻是150張選委票,其實是沒有想到在提名的階段能夠拿到580張票,所以我是倍受鼓舞。事實上,部分選委我已經認識了很久,他們也了解我的為人,也有和我合作的經驗。所以有些人說我政綱未出,就已經獲得了提名,是選委對我有信心。

  中評社:您的政綱是分三階段逐步推出,這個想法是否也是為了多吸納各界的意見?

  林鄭月娥:這是肯定的。我的競選口號是「同行」,與誰「同行」,就是和香港的市民同行。要與市民同行,首先是要關心他們;第二要聽取他們的意見;最後是採取行動。所以我寫政綱的過程,就是用謙卑,關懷的態度,聽取各界以及廣大市民的聲音,然後付諸行動。

  為引發大家提一些具體的意見,我就在全面政綱發布之前先簡介了兩部份內容:首部是在二月三號我指出若我當選特首,我將會為施政注入「新風」:「管治新風格」、「政府新角色」、「理財新哲學」;也提出了下一屆政府的工作,除了繼續推行現屆政府好的方面,比如扶貧、安老、環保等工作之外,也將強化解決土地、房屋、經濟發展和教育等方面的問題。

  二月十三日,為了具體展示我的「新風」,我進一步在每一個範疇用「新」的方法舉一些例子,比如在理財方面,我提出了兩個具體的減稅意見,並指出表面上減少稅收,但是對經濟和社會發展具有好處。我提議引入兩級制利得稅,為企業(尤其是中小企及初創公司)減輕稅務負擔。企業首兩百萬的利得稅由16.5%降低至10%,為數以萬計企業減稅40%(首二百萬以上的利潤,稅率則維持不變)。

  另外,我提出香港要打造成為創新及科技的中心,就需要加大研發投資。香港目前總的研發開支佔GDP的0.74%,百分之一都不到,但是與我們毗鄰的深圳已經超過4%,所以我們要考慮如何鼓勵企業在研發方面多投資。於是我提出要是企業願意在研發中多投入,政府也將額外給予扣稅金額。簡單而言,若有企業在年度研發費用中投入100萬,交稅時,我們扣除的金額可超過100萬,藉此提高企業投資研發的誘因。

  中評社:您剛剛談了很大一部分政綱的內容,事實上,政綱很大一部分吸取了各界選委的意見,各界選委員又代表著各個階層,如何平衡這其中各方的利益關係?

  林鄭月娥:我在編寫政綱中,唯一的原則就是對香港好。所以我不是單看每一個界別,或者是誰有選票,我就按照他們的意願去寫政綱。經濟發展、安老、教育等方面,都是在我聽取各方意見之後,認為對香港發展最好的建議,我才會寫入政綱內。
  
  我沒有特別因為要爭取某個界別的選委的選票,就在政綱中寫他們希望聽的話。

  中評社:貧富懸殊往往是社會矛盾的誘因,香港也不例外。對於貧富懸殊問題,您將如何弱化?

  林鄭月娥:作為一個自由的經濟體,《基本法》中亦要求香港維持資本主義制度,因此貧富差距問題的解決有本質上的困難。政府的行動就是要用我們的資源和政策,去幫助一些需要政府幫助的人。所以過去四年多,我作為現界政府扶貧委員會主席,不斷地在做這方面的工作。若將今年與我上任時的2012年相比,我們的社會福利經常性開支增長了55%,是大幅度的增長。而我們資源的投放,也主要是在需要政府幫助的人士身上,比如提供老人生活津貼;低收入家庭按月津貼,所以是不斷地通過政府的行動,去幫助一些有困難的,需要幫助的市民。

  我們不是盲目地追求將貧富差距縮小,事實上根本沒有這個能力。政府能做的,就是幫助有困難的人士,解決他們生活之中所遇到的各類問題。

  中評社:現在社會上有一個比較嚴峻的問題,就是「分離主義」。年輕人走上街頭,參與社會運動,也是近年多發的態勢。實際上特首參選人常常會被媒體追問關於23條立法,您如何看待通過法律的途徑去解決「分離主義」的問題?

  林鄭月娥:國家安全是很嚴重的事情,國家安全保障了香港的安全,而香港安全又關乎香港市民的安全,所以《基本法》23條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過去我們也推動過23條的立法,但是引起了社會上很大的爭議,儘管我們必須要做這個工作,但是行政長官也要審慎地為23條立法製造一個良好的環境、條件和氛圍。

  事實上,凡是本地立法,都需要經過香港立法會批核。過去一段日子,我們也看到爭議性遠遠小於23條立法的議案,都受到了「拉布」的阻止,所以我目前認為馬上進行《基本上》23條立法,是不太實際的。倘若我當選行政長官,在五年的任期內,一定會儘力去製造適合的條件與環境。

  中評社:所以主要還是看社會對於23條爭議的情況?

  林鄭月娥:一方面是看香港社會對23條立法的反映,另外也是要看國家安全的情況。如果國家安全遭遇危機,無論條件如何,也要為了保護香港市民以及國家安全作出應有的擔當。

  中評社: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民主的社會,社會各界目前對您擔任特首的呼聲很高,您也被視為最有可能當選的特首候選人。但是目前有一些反對派人士,或是反對派媒體對您有所攻擊,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林鄭月娥:我認為這是無可避免的。近年香港出現了凡是親政府與親中央人士都受到無理攻擊的情況,我在沒有宣布參選之前,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形容我是「梁振英2.0」。這恐怕是香港政治生態的一個部分。

  我的回應就是,不斷地向市民和選委成員解釋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我的施政風格又是如何,以及我為什麼在此時願意擔起下一屆行政長官的責任。此外,我也會積極傳達我的理念,希望市民能夠掌握和理解。但正如你說,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我們也不能防止外界說一些不太準確的言論。

977

主題

1009

帖子

3091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091
 樓主| crn2005 發表於 2017-3-9 17:48 | 顯示全部樓層
續前

  中評社:特首一職是代表整個香港特區的首長,或者說特區與中央溝通的樞紐,您怎麼看待特首的責任?

  林鄭月娥:《基本法》中指出,特區行政長官的責任是很重的。首先,特首有責任執行《基本法》,即要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也要對中央政府負責。所以特首作為特區與中央溝通的橋樑,必須要將香港各界的看法和意見準確地傳達到中央,尤其是關乎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工作,必須要做好。

  此外,也應該將「一國兩制」的政策,以及維護主權和領土完整的重要性向香港各界說明。
 
  中評社:有評論認為,下一屆的特區管治會更難做;也有很多人說您「好打得」。如果您成功當選,您將如何面對壓力,包括如何面對無禮的攻擊?

  林鄭月娥:下一屆政府管治難度增大是必然的;下一屆政府可能也要面對一些危機,因為有人形容金融的周期是有波動性的,我們可能又要再次面對金融危機,所以說下一屆政府的工作的確是比較難。但是對我而言,有困難才有挑戰,我常常告訴我身邊的同事,我們必須有迎難而上的精神,最難的時刻就是我們可以最大限度發揮的時刻。

  但下一個五年,可能又是充滿機遇的五年。國家深化改革開放,又面對著「一帶一路」機遇。此外,歐洲、美國都出現了一些不可預估的事件,比如英國「脫歐」等等,這從另一個角度看,也給香港帶來了一定機遇。

  資金必須流通,亞洲又是經濟增長最快,最有潛力的區域,香港如何在亞洲區發揮作為國際大都會、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將香港的經濟帶入新的一個台階,這些都值得我們重視。

  中評社:若當上特首,壓力肯定會更大,如何看待這些無端的攻擊呢?

  林鄭月娥:我這幾年也會有不同的壓力,但是我用平常心去面對。習主席的一句話我常常記在心間,「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所以我們必須保持精神的健康,若是出現情緒的問題,反而沒有了解決問題的能力。

  中評社:香港傳統意義的經濟支柱除了金融外,航運、轉口貿易等方面的優勢已經弱化。您如何看待香港發展其它支柱產業的問題?近幾年,您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特區政府也一直提倡「再工業化」,您又怎麼看?

  林鄭月娥:這也是有危有機的情況。國家「十三五」規劃中,《港澳專章》提出支持港澳提升經濟競爭力,包括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也提出支持香港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培育新興產業,以及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為香港在這兩方面的發展提供助力,締造新的機遇。在此基礎上,我認為香港未來發展有機遇,但也需要一個比較積極有為的政府去掌握這些機遇,所以我政綱中,寫的最詳細的就是經濟發展。

  無論是傳統的產業,或是新興產業我都有寫入建議。簡單而言,政府不能不積極,不能只讓市場主導發展。目前全球競爭性很強,內地城市不斷崛起,所以香港的特區政府要從一個不太積極的角色中,變為有為的政府。

  當然,我指的是適度的有為,並不是要把企業都規劃為國營企業,但是政府要成為一個促成者以及推廣者。

  因為要打開我們的市場,有很多方面都有政府對政府的行為,對內地同樣如此。CEPA(《 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是特區政府與中央部委簽訂的,推行的過程中,是否出現「大門開、小門不開」的情況,就要特區政府經常性檢視CEPA對於香港商界以及專業界別有否困難,若有,就要主動與中央部委去談,並且達到解決問題的目的。

  與國外政府也是一樣,香港的企業不僅僅是聯繫人,也是營運者、投資者。香港企業在海外投資,也需要政府對政府的行為,並且給予一些保障。與外國政府簽訂一些推進投資保護的協議,以及自由貿易協議,給予香港企業好的營運環境,這些都是政府的行為。

  尤其是在《基本法》之下,香港有很大的自主權,推動對外事務。這不是外交事務,是在經濟、貿易、文化、專業的合作中,我們都有很大的自主權。

  我們也有很多資源,特區政府是一個財政非常健康的政府,應該多投資,發展香港本地經濟,讓我們年輕人有更好的發展機會。

  中評社:現在香港各界經常說,香港年輕人向上流動困難,發展機遇不多,您如何看待年輕人發展的問題?

  林鄭月娥:我在這次參選的過程中,也接觸了一些年輕人,所以在政綱中我提出了要為香港年輕人解決「三業三政」的問題,即學業、事業、置業;議政、論政、參政。我在每一部分都提出了一些建議,希望能夠回應青年人的訴求。

  我們要給香港青年人希望,讓他們明白在香港發展還是有希望。比如購房,並不是說明天就能夠買房,但是要有信心透過政府的行為以及措施,有機會買房。現在的問題就是年輕人沒有希望,這也是行政長官需要非常關心的議題。

  中評社:目前您已經獲得了政商界、金融界很多重量級人物力挺,未來在經濟發展方面有什麼目標?

  林鄭月娥:有些政策的制定,是需要長時間才能夠見成效的。在土地供應、增建房屋等方面,五年時間是很短的,但是無論如何,在我提出的政綱中,其實有一些政策措施短期是能夠起到效果的。比如在教育方面,如何透過投入新的教育資源,降低老師面對的壓力,也給老師一個穩定的教學環境。我相信這一方面五年內肯定能做到,甚至不用五年,可能一兩年就能夠見效。

  另外,有些工作並不是一屆政府能夠做好的,但起碼要有一個清楚的方向,有一個長遠的規劃。有了方向和規劃后,就能夠一步一步地向前推進工作。所以我認為,在每一個範疇,都是可以長遠、全面地去看,不要再用過去小修小補的方式,去處理香港出現的問題。

  中評社:有一部分聲音認為,香港教育局在推動中國歷史教育方面,力度不強,致使香港年輕人對中國歷史認知缺失,您怎麼看?

  林鄭月娥:對每一個國民而言,深入了解自己國家的歷史,是非常重要的。必須要在青年階段已經有所學習,因此在教育系統中,我建議在初中將中國歷史獨立成科,也應該成為一門必修課。但是高中的課程安排,是很難將中國歷史變為必修,因此學生在初中階段接觸中國歷史時,我們就要將根基引導好,讓學生產生興趣,在高中選科時,學生才會選擇中國歷史。

  在教育系統內,高中生選修中國歷史的人數比較少。因此,我們要在教育系統之外,讓年輕人對中國歷史產生興趣。此外,還可以組織交流團,讓我們的中小學生到內地去訪問。

  香港現在有幾百間學校與內地的學校互為姐妹院校,因此我們也要安排多一些學生到內地去交流訪問,特別是深入的參觀訪問,不能只是走馬觀花。

  今年是香港回歸20周年,我沒有離開政務司司長職位以前,我規劃了兩個非常有意義的項目,就是在今年暑假安排兩個香港學生團到內地考察交流。第一個學生團是去卧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為期數周的深入考察實習,讓他們了解什麼是自然保護。畢竟卧龍國家自然保護區是世界自然遺產之一,因此非常具有代表性。

  另外一學生團,則是在故宮進行為期數周的參觀訪問、實習,讓他們了解如何保護歷史文物。往後,我也希望能夠多做這些事情。

  在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在中央的支持下,我們非常榮幸迎來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院。其實我當時的構想,也是希望故宮文化博物館能夠發揮教育作用。此前我了解到,北京故宮越來越重視利用文物資源,進行教育工作。現在北京已有故宮學堂,就是安排小學生到故宮學習中國歷史。這不是在正規的教育體系中學習中國歷史,但是卻培養了年輕人對中國歷史的興趣。

  中評社:由於時間的關係,我最後提一個問題。您剛剛也提到,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您如何看待這二十年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情況,以及您對香港的願景和期待?

  林鄭月娥:整體而言,在落實《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方面是成功的。香港保持了全球金融中心、貿易中心的地位,海內外企業在香港的投資亦有不錯的增長,所以說基本上是成功的。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小問題,這也是正常的現象。關鍵在於,管治者能否駕馭這些問題,不讓「一國兩制」走樣、變形。未來,希望我們能夠繼續全面地落實「一國兩制」,讓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為我國一個重要的城市,不僅要讓香港的經濟民生受惠於中央給予我們的支持,也要讓香港自身發揮出對國家發展的貢獻。

  未來五年,是香港經濟發展非常重要的五年。

  中評社:對香港未來發展的前景樂觀嗎?

  林鄭月娥:我是非常樂觀的,太悲觀我就不會出來參選了(笑)。香港人很優秀,香港的底子也很好,只要我們認準方向,團結一致,我們一定能夠再創輝煌。

  (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3: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