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美國插手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回顧與展望

[複製鏈接]

977

主題

1009

帖子

3091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091
crn2005 發表於 2015-11-27 14: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美國插手「台灣選舉」是一種複雜的政治現象。


  中評社╱題:美國插手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回顧與展望 作者:郭震遠(北京),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本刊學術顧問

  1996年3月,台灣第一次「直接選舉」地區領導人(以下簡寫為「台灣選舉」)以來,迄今已經歷了五次此類選舉,這五次「台灣選舉」都有美國插手,併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由此,美國插手成為了「台灣選舉」的一個重要特點。

  事實表明,美國插手「台灣選舉」是一個複雜的政治現象,插手的直接原因、形式、力度,特別是其影響,都與中美關係、兩岸關係、美台關係,以及台灣島內政局等因素有密切聯繫。所以,美國五次插手「台灣選舉」都有不同表現。筆者主要根據公開資料,分析美國五次插手「台灣選舉」的歷史事實,建立把握這一複雜政治現象的基本框架,為正確判斷美國如何插手2016年「台灣選舉」提供參考。

  柯林頓政府插手1996年的「台灣選舉」

  在李登輝主導下,1996年3月舉行了第一次「台灣選舉」。台灣很多人,以及很多美國政界人士,都把這次選舉標榜為台灣「實現民主化」的標誌,但實際上這是李登輝背棄一個中國原則,推動台灣成為「獨立的主權國家」的重要一步。柯林頓政府積極插手了這次「台灣選舉」,具有與以後幾次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很不相同的特點。

  柯林頓政府插手「台灣選舉」,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動用武力進行干涉。在這次選舉投票日之前的3月中旬,柯林頓政府調集兩個航母戰鬥編隊,到達台灣海峽南入口附近海域會合,中國也做好有效反擊的充分準備,出現了1958年8月台海危機以來中美第一次瀕臨兵戎相見邊緣的嚴重危機。

  為化解危機,中美高層進行了密集溝通,最終在選舉投票日前數日,兩個航母戰鬥編隊在台灣海峽南入海口附近海域,停留一天多之後,自行後撤,危機得以消除。

  柯林頓政府武力干預1996年3月的「台灣選舉」,清楚反映了他們對於冷戰後的中國、中美關係,以及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都只有十分膚淺的認識。實際上,在柯林頓的第一個任期內,他基本上還是以「阿肯色州長」的眼光,認識和處理這幾個十分重大的戰略問題。在短短几年中,一方面因「人權問題」、「貿易問題」等等與中國衝突不斷;另一方面又不斷提升美台關係,鼓勵、支持了李登輝的「台獨」行徑。特別是1995年6月批准李登輝以「校友」身份訪問母校康奈爾大學,大為鼓舞了其「台獨」氣焰,嚴重損害了中美關係。正是在這基礎上,柯林頓政府武力干涉,插手1996年3月的「台灣選舉」,扮演了李登輝「保護者」的角色。

  在柯林頓政府武力保護下,李登輝以54%得票率勝選,從此以「民選」領導人自居,肆無忌憚地推行「台獨」政策,直至1999年7月拋出「兩國論」,徹底暴露了「台獨」分子面目。李登輝在把台灣社會經濟發展搞亂的同時,把兩岸關係推入了以「統獨」鬥爭為核心的嚴重對抗,台海局勢直到2008年一直是東亞重大熱點之一,成為對美國的重大戰略牽制因素之一。但是,柯林頓政府從這場危機中對於中國、中美關係,以及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卻有了更深刻、正確的認識。1998年10月江澤民主席訪美,兩國達成建立「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共識。同時,柯林頓政府宣布了對台灣問題的「新三不政策」,即「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柯林頓政府的重要政策調整,對於中美關係,對於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都有深遠的積極意義。而且,以後歷屆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都沒有再次引發類似的危機。

  柯林頓政府插手2000年「台灣選舉」

  由於李登輝1999年7月拋出「兩國論」,激發大陸強烈反擊,兩岸關係陷於1988年開始緩和以來最嚴重危機。同時,李登輝在台灣島內推行的社會經濟政策,導致台灣經濟增長停滯、社會問題叢生,他還在國民黨內拉幫結派,製造分裂。最終,在2000年3月的「台灣選舉」中,陳水扁作為民進黨候選人,標榜所謂「新中間路線」,利用國民黨的分裂,以39.3%的相對多數,贏得選舉。這是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一貫鼓吹「台獨」的民進黨贏得了執政地位,對兩岸關係產生強烈震撼。

  陳水扁勝選、民進黨成為執政黨,完全出乎柯林頓政府預料。投票日之前,柯林頓政府繼續扮演台灣「保護者」角色,但不是動用武力,而是利用適當機會多次強調、支持「民主鞏固」的台灣;通過「台灣安全加強法案」等等。而在選舉結果揭曉后,柯林頓政府則對兩岸都開展、加強「預防性外交」。在密集向大陸派遣高官,以防止大陸對台海局勢發生「誤判」的同時,柯林頓政府高度重視通過向台灣派出的重量級人士,明確要求陳水扁的就職演說中,必須對美國做出保證:「不會宣布『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也沒有廢除『國統會』與『國統綱領』的問題」,即「四不一沒有」。陳水扁曾宣稱,他的「就職演說」,將「讓美國滿意,讓國際社會滿意,讓中共沒有藉口」。後來事實表明,柯林頓政府對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並不滿意,卻確實稍稍鬆了一口氣,因為台灣局勢並沒有因陳水扁執政而立即更加緊張,不過不到一年的時間,台海局勢陷入更加緊張的局勢,但這已與柯林頓政府無關,而是小布希政府面對的更大難題了。

  小布希政府插手2004年的「台灣選舉」

  2000年5月陳水扁開始執政后,雖然做出「四不一沒有」承諾,但其「台獨」本性沒有改變,繼續在多個方面推進「台獨」政策。1999年5月,在陳水扁大力推動下,民進黨八屆二次全代會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強調「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這成為陳水扁執政后兩岸關係政策的核心內涵;2002年8月,陳水扁拋出「一邊一國論」,聲稱「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隨後大肆推進「烽火外交」、「公投制憲」、「防禦性公投」等等,「台獨」氣焰十分囂張,兩岸關係進一步高度緊張。

  2001年1月小布希就任美國總統后,曾一度推行親台政策,諸如推出60億美元的對台軍售、宣稱「全力保衛台灣」等等。但2001年9月的「911事件」后,國際反恐戰爭迅速成為小布希政府戰略的重中之重,中美關係迅速得到重大改善。陳水扁的一系列「台獨」操弄,在導致台海局勢高度緊張的同時,日益明顯地企圖將美國拉入其與大陸的嚴重對抗之中,完全置美國的利益於不顧。2003年以後,隨2004年「台灣選舉」的臨近,陳水扁更積極地操弄各種「公投議題」,諸如「新憲公投」、「軍購公投」、「入世衛公投」等等,與小布希政府的利益衝突日益尖銳,以至於小布希本人稱陳水扁為「麻煩製造者」。在2004年3月「台灣選舉」之前較長的一段時間內,小布希政府的高官們,紛紛密訪台灣,申明美國立場,對陳水扁施加壓力,要求其取消「公投」,或至少更改「公投」題目和措詞。最終雙方勉強達成妥協,陳水扁堅持進行「公投」,但將之調整為「和平公投」,對其措詞也有調整。最終,陳水扁利用「兩顆子彈」事件,以0.2%的差距勝選而實現連任,但所謂的「公投」卻沒有通過。投票日後第三天,小布希政府低調宣布接受陳水扁連任的「選舉」結果。

  小布希政府插手2008年的「台灣選舉」

  陳水扁2004年3月贏得連任后,「台獨」氣焰完全沒有收斂,而是更加囂張。從2004年6月開始,陳水扁、呂秀蓮、游錫堃以及李登輝大肆散布關於「正名」、「制憲」的「台獨」言論,諸如「台灣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施政主軸「就是落實台灣主體性」、兩岸最好像冷戰一樣有「恐怖平衡」,以及「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等等。2006年1月,陳水扁拋出「廢除國統會與國統綱領」的「廢統思考」,后在美國壓力下於實施時改稱「終統案」。2006年9月陳水扁宣稱,修憲須考慮處理「有關領土範圍的規定」。2007年3月陳水扁提出「四要一沒有」,即「台灣要獨立、台灣要正名、台灣要新憲、台灣要發展,台灣沒有左右的問題、只有統獨問題」,完全背棄了其2000年5月做出的「四不一沒有」承諾。2007年6月陳水扁公開提出,將於次年「台灣選舉」時,舉行「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之公民投票」,即「入聯公投」,並於7月正式向聯合國遞交了「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申請書,在2008年3月「台灣選舉」的同時,舉行了這一「公投」。陳水扁在其第二任期推進「法理台獨」的倒行逆施,遭到大陸強有力反制。2005年3月大陸通過並實施「反分裂國家法」,賦予反「台獨」、反分裂鬥爭以國家法的高位階法律地位,在國際上有效地進行反「台獨」、反分裂鬥爭,不斷壓縮台灣的「國際空間」。特別是大力強化對台軍事鬥爭準備,成效卓著。在這四年中,台海局勢始終處於高度緊張之中,甚至出現大陸可能對陳水扁進行「斬首行動」的傳言。

  在陳水扁第二任期中,美台關係嚴重下滑,小布希總統及其政府高官,多次公開指責陳水扁「違背承諾」、「不負責任」、是「麻煩製造者」等等,以至於美、台雙方都有不少人認為「美台關係近於破裂」。主要原因首先是,美國深陷伊拉克與阿富汗兩場戰爭,陳水扁在台海製造事端,不僅將把美國拖入新的更大麻煩,而且也導致中美衝突,必將嚴重損害美國利益;其次是,陳水扁出於自身政治算計,一再背棄對美國的承諾,置美國的利益於不顧,導致小布希政府與其的政治互信蕩然無存。所以,到2008年3月「台灣選舉」之時,小布希政府必然支持被他們認為「政策具有可預見性」的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在競選過程中,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AIT)為民進黨攻擊馬英九的「綠卡事件」解套,只是一個不大事件,但表現了對馬的支持。

  奧巴馬政府插手2012年的「台灣選舉」

  2008年3月的「台灣選舉」,實現了台灣的第二次政黨輪替,馬英九勝選,認同九二共識、堅持一個中國、反對「台獨」的中國國民黨在台灣重新執政。由此,兩岸關係進入和平發展歷史新時期。四年中,兩岸建立了基本的政治互信,台海緊張局勢基本緩解;兩岸經貿交往合作、人員交流在實現機制化,簽訂19項協定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已達到很大規模;大陸對於台灣的「國際空間」問題,表示了善意的理解,逐步有所放鬆。總之,兩岸關係進入1949年以來的最好時期。

  馬英九在台灣執政后,美台關係較快得到修復。首先,馬英九的兩岸關係政策以及其它對內對外政策,具有較明顯的穩定性、連續性,因而被認為是「可預見的」,美台互信得以重建。其次,馬英九改善與大陸關係,不與大陸對抗,而是積極推進兩岸交流、交往的兩岸關係政策,有利於台海和平穩定,符合美國利益,受到奧巴馬政府肯定和支持。所以,2012年「台灣選舉」的競選開始后,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儘管聲勢很大,一度似乎有勝選的希望,但她在兩岸關係政策方面,堅持民進黨一貫「台獨」立場,只是企圖以空洞、抽象的論述「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等予以掩飾。這招致奧巴馬政府的懷疑與擔心,認為如民進黨重新執政,台海局勢將重陷緊張。在蔡英文2011年9月訪美后,奧巴馬政府以在媒體放話的方式,公開表示了他們的懷疑與擔心,對其勝選造成不利影響。同時,奧巴馬政府採取了一些支持馬英九的措施,如提高訪台官員級別、給予台灣民眾訪美免簽證待遇等等,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馬英九勝選。最終馬英九以80萬票差距勝選。但這當然並不只是因為得到美國支持。

977

主題

1009

帖子

3091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091
 樓主| crn2005 發表於 2015-11-27 14:40 | 顯示全部樓層
  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的歷史回顧

  以上對於1996年以來五次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的分析表明,儘管這五次插手的直接原因、形式、力度,特別是影響各不相同,但在深層次上顯示了幾個值得重視的結論。

  美國五次插手「台灣選舉」的過程,越來越清楚的顯示了,企圖通過美國插手,保持台海和平穩定,維護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根本利益,是美國插手「台灣選舉」的直接目的。如果說柯林頓政府插手1996年3月的「台灣選舉」,直接目的並不清晰,甚至還很混亂,既要「保護」李登輝以「支持台灣的民主」,也試圖保持台海局勢和平,但這兩個目標相互矛盾、抵觸。事實證明,此後十二年的台海緊張局勢,很大程度上與1996年3月柯林頓政府「保護」李登輝相關。因為李登輝、陳水扁等「台獨」頭面人物都認為,美國一定會「保護」他們。柯林頓政府目的的混亂,反映了當時他們對兩岸關係、中美關係認識的模糊。但以後四次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的目的,越來越明確地聚焦於維護台海和平。事實證明,這一目標符合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根本利益。這一目的的確定,表明美國政府,無論是民主黨政府,還是共和黨政府,對於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對於中美關係,都有了比較符合實際的認識。

  1996年3月以來的事實表明,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能否有效遏阻台灣島內「台獨」勢力的發展勢頭和影響,是能否在「台灣選舉」中,甚至其後保持台海和平的決定性因素。如前所述,1996年3月柯林頓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為李登輝提供「保護」,使其在得以繼續執政的四年中,肆無忌憚地推進「台獨」政策、拋出「兩國論」。此後,陳水扁相繼執政八年,雖然推進「台獨」的心情同樣急切,但實際的氣勢則明顯不及李登輝。這固然與大陸卓有成效的反「台獨」、反分裂鬥爭直接相關,也與小布希政府在「台灣選舉」中對陳水扁「台獨」言行相應的遏阻行動有不可忽視的聯繫。

  美國政府五次插手「台灣選舉」的目的、形式與力度,都與當時的兩岸關係,以及相應的台海局勢密切相關。具體而言,兩岸關係緊張、台海局勢動蕩無論民主黨政府還是共和黨政府,保持台海和平的需要就更加迫切,因而相應的行動更為明確,力度更大;如果兩岸關係相對緩和,台海局勢相對穩定,美國政府保持台海和平就相對較少急迫感,關注的重點將在於「預防性」,而不在於「急迫性」,即更為關注可能的台灣地區領導人未來的政策走向,而不是現實的政策表現。2003年3月、2004年3月和2008年3月,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為上述第一種情況,而2012年1月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為第二種情況。原因在於,這兩種情況對於保持台海和平,這一美國根本利益,有著不同的影響。

  從根本上說,美國政府對中國和中美關係的重視程度,是決定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目的、形式和力度深層次的決定性因素。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特有的、最敏感的、最重要的干擾因素。保持台海和平,就是減少台灣問題對中美關係干擾的最直接、效果最明顯的措施。顯然,美國政府越重視中國和中美關係,就必然越重視保持台海和平,就必然對於插手「台灣選舉」的目的、形式和力度,產生決定性影響。1996年3月柯林頓政府插手「台灣選舉」目的混亂、形式錯誤,並且後續效果不好,從根本上與他們對冷戰後的中國和中美關係認識混亂密切相關。以後,隨柯林頓政府、小布希政府,以及奧巴馬政府,對中國和中美關係的日益重視,美國對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以及保持台海和平隨之日益重視,因而再插手「台灣選舉」時,明確以保持台海和平為目標,以向地區領導人選舉的候選人施加影響為主要形式。這也決定了,2000年3月「台灣選舉」以來,美國政府的四次插手「台灣選舉」主要都是針對民進黨候選人,因為他們的相關政策都有損美國利益。

  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是一種極不正常的現象,這是美國插手台灣問題,干涉中國內政的一個具體表現。柯林頓,小布希、奧巴馬三位美國總統,五屆美國政府,五次插手「台灣選舉」的事實表明,這種插手確實產生了影響,但影響又確實有限。實際上,美國的插手對於「台灣選舉」的直接結果,即哪個候選人當選,基本沒有影響。那種認為不通過美國「面試」,就不會當選的認識,完全沒有事實根據,只不過是有心人士杜撰的說法。一些人認為,蔡英文2012年敗選的決定因素是沒有通過美國「面試」。這一認識不能成立,因為當時美國的插手,不可能造成80萬選票的差距。對於候選人當選后的政策走向,美國政府的插手確實有影響,但也有限,陳水扁十分媚美,但實際上其兩岸關係政策,基本上還是自行其是,只是在遭受美國強大壓力時有所收斂、調整而已。

  對於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
  「台灣選舉」的展望

  隨7月19日洪秀柱被確認為國民黨候選人,2016年的「台灣選舉」正式開始。但早在2015年3月,通過一些相關人士發表言論,奧巴馬政府就已開始插手2016年的「台灣選舉」。可以對其前景做出展望。

  2015年1月到3月期間,蔡英文打破2012年1月敗選后,對於兩岸關係政策三年的沉默,多次公開談及民進黨的兩岸關係政策。要點是:民進黨重視保持台海和平穩定,推進兩岸交流交往;完全迴避,隻字不提九二共識;強調維護「台灣的獨立主權國家地位,是民進黨最優先事項」。3月中下旬,多位美國AIT前官員,包道格、卜睿哲、施蘭旗等,紛紛批評蔡英文上述講話表現的其兩岸關係政策。他們認為「鼓勵兩岸持續合作很清楚是美國利益」,蔡英文須「形塑縮小台灣和大陸分歧」的政策,應讓台灣民眾「明白」民進黨的相關政策。面對這些批評,蔡英文被迫做出了一些調整。2015年4月5日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自美返台,9日蔡英文即提出「維持兩岸現狀」作為其兩岸關係政策的「基本原則」,並在5月底、6月初的訪美行程中,對此大加宣揚,而且不再提及台灣的「獨立的主權國家地位」。顯然上述人士的干預,對蔡英文的兩岸關係政策表述產生了較明顯影響。但對於如蔡英文勝選,民進黨重新執政,其實際的兩岸關係政策究竟如何,特別是大陸將做出什麼反應,美國方面依然感到很不確定。對此,包道格、葛萊儀等相關人士已表示越來越多的擔心。

  以上實際事態發展表明,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的「台灣選舉」,與1996年3月以後的前四次的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比較,已經表現出了幾個值得注意的特點:

  第一,奧巴馬政府開始插手時間大為提前。以前四次,都是在選舉的競選活動已經開始后,一般是投票日前的最後三四個月,而這一次則大大提前了,在競選活動遠未開始,國民兩黨的候選人都未正式確定的3月份即開始插手。

  第二,插手的方式是以AIT前官員為主,對民進黨最可能的候選人蔡英文的兩岸關係政策,進行密集批評。如前所述,在2015年3月中下旬,對蔡英文的兩岸關係政策進行了密集批評,促使其將之改變為,強調以「保持兩岸關係現狀」,作為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的「基本原則」,並在蔡五六月份訪美期間進一步明確為「保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不變」。

  第三,奧巴馬政府的干涉前四次一樣,仍然集中針對民進黨,矛頭所向更集中於蔡英文的兩岸關係政策,而且直言不諱,這一政策不能損害美國利益,表現出更明確的「預防性」。

  這幾個特點的出現,清楚反映了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台灣選舉」的基本考慮。首先,奧巴馬政府判斷,2016年1月「台灣選舉」蔡英文勝算明顯更大,民進黨很可能重新執政。這一判斷是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台灣選舉」的出發點,對前述三個特點都有直接的重要影響。其次,過去七年多的台海局勢和平穩定,符合美國利益,受到奧巴馬政府肯定。面對民進黨可能重新執政的前景,繼續保持台海局勢和平穩定,必然是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1月「台灣選舉」的重點。第三,1996年3月「台灣選舉」以來的事實表明,台灣執政者如果挑釁大陸,就不會有台海局勢和平穩定。所以,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台灣選舉」,將力圖控制蔡英文勝選后,可能對大陸的挑釁。

  現在到2016年「台灣選舉」的投票日還有幾個月時間,國民兩黨候選人的相關政策都沒有出台。奧巴馬政府已經開始的插手行動,實際主要是預防性的。可以預料,當蔡英文的相關政策推出后,奧巴馬政府肯定還會有新一波的插手行動。但必須看到,正如前五次美國政府插手「台灣選舉」,都成效有限一樣,奧巴馬政府插手2016年「台灣選舉」的成效也將是有限的。如果蔡英文勝選,民進黨得以在台灣重新執政,他們現在對美國做出的承諾,能多大程度上兌現,完全不確定。其實,這正是奧巴馬政府最擔心的。

  (全文刊載於《中國評論》月刊2015年10月號,總第214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0 06:2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