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成功案例] 生死時速:一個典型又非典型的傑出人才綠卡案例

[複製鏈接]

44

主題

44

帖子

297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97
haolaw 發表於 2013-2-19 12: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haolaw 於 2013-2-20 23:01 編輯

2013年2月13 日早上8點45分,我正在上班的路上,手機上叮的一聲收到了一封新郵件。這是一封來自USCIS的關於我的客戶案件狀態變化的郵件。打開郵件一看,"On February 13, 2013, this I140 IMMIGRANT PETITION FOR ALIEN WORKER was approved and we sent you an e-mail notice......" 非常高興又一位客戶的案件成功了。

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既典型又非典型的案件。說它典型,是因為這個案件的申請人張博士在我的客戶群中具有非常典型的背景:在國內某著名大學博士畢業后,又在美國學校做研究工作多年,發表了十幾篇文章,被其它學術文章引用300多次。同時有過50多次的審稿記錄,因此在硬體上來說滿足了傑出人才(EB-1A)的至少三個要求(http://my.backchina.com/forum.ph ... &extra=page%3D1)。他獲得EB-1A的I-140批準是當之無愧的。但是說它非典型,是因為這個案件的起因和經歷都非比尋常。

2012年11月初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封來自張博士的郵件,諮詢一個關於H-1B的問題。他的H-1B到2012年12月31日即將滿六年,I-140獲得批准,想知道能否繼續在美國以H-1B工作。如果正常情況下,答案肯定是可以的。因為根據AC21法案,如果申請者的I-140已經批准,卻由於排期無法遞交I-485,可以在美國以H-1B身份繼續工作,直到I-485被 批准或拒絕。張博士的NIW I-140於2011年遞交,2012年年初順利批准,是可以根據這條法律以H-1B繼續工作的。但是張博士卻碰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況。他現在的H-1B本來到2013年3月,這樣他就有足夠的時間找到下家,並完成H-1B轉換的過程。但是由於經費緊張,老闆突然在2012年10月中旬時通知他只能雇傭他到12月底。他在11月中旬的時候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但是新的僱主諮詢律師后得到的答案是無法在12月底前完成H-1B的文件準備,因此拒絕開始H-1B轉換的過程。張博士一下子就陷入了有工作OFFER卻無法合法工作的困境。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份在2013年1月1日就會失效,他將不得不拖家帶口暫時離開美國。

當張博士剛剛和我開始聯繫的時候,他的目的只是想諮詢能否由我們辦理新單位的H-1B轉換的業務;如果不行的話,他想探討一下是否可以控告現在僱主出爾反爾,沒有給他原來答應的時間完成簽證轉換。但是美國很多單位的H-1B業務不會外包給非指定的律師事務所,因此我們無法承接這項業務;即使我們承接也不能確保可以在12月底之前完成所有的手續。至於提起訴訟也不太可能,因為美國的雇傭合同大部分都是AT-WILL的,也就是說僱主和僱員任何一方都可以隨時終止雇傭合同而沒有任何法律責任。僱主沒有必要考慮僱員的身份問題延長合同。除非張博士有足夠的理由(例如歧視),控告僱主提前解約沒有任何勝機。更何況這個訴訟過程肯定會非常漫長,對於張博士12月31日後合法工作和維持身份沒有什麼幫助。

那麼還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張博士可以合法在美國居留並工作呢?在考慮張博士的背景的時候,我注意到他從事生物研究工作,NIW已經批准,說明他有一定的科研背景,也許有申請傑出人才綠卡的可能性。由於傑出人才綠卡(EB-1A)沒有排期,可以I-140和I-485一起遞交。只要I-485處於審理過程中張博士就可以合法留在美國,拿到工卡后還可以為任何僱主工作。如果EB-1A可行的話,這應該是一個對張博士身份問題的終極解決方案。因此我讓張博士把他的簡歷和推薦人名單發給我做一個免費評估。在看到張博士的簡歷后,我發現他的確是一位優秀的科學家,從事了10年的研究工作,發表了十幾篇文章,這些文章被引用次數很多。其中一篇第一作者的文章被引用達170次。這些都是案子中的亮點。因此我給張博士打了一個電話,指出了這條途徑。但是張博士自己也對移民法做過研究,也考慮過申請EB-1A。只是他對自己的背景信心不足,非常擔心EB-1A的I-140被拒絕,這樣基於I-485的身份也就失效,他就會陷入更被動的境地。

應該說張博士的擔心是很有道理的。因為張博士雖然NIW已經批准,但是由於EB-1A的要求比較高,張博士目前的背景可能只滿足EB-1A的兩條標準。而第三條標準還是很弱,他沒有什麼媒體報道和獎項。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因為他有5次審稿經歷,可能符合評審他人工作的條件。但是5次審稿從數量上看有些太少,移民官可能認為這不是「經常性」(regular)的。另外,他的推薦人基本都是有過合作經歷的教授。僅有的一個獨立推薦人也是一個在美國大學工作的中國人。這樣的推薦人陣容很難讓移民局官員相信申請人的國際影響和在行業中的頂尖程度。

值得慶幸的是,這兩項弱點都是申請人自己可以控制的因素。通常申請人可以通過主動接觸學術期刊的編輯和其它國家的教授,用一兩年的時間慢慢積累資歷,攢夠基本條件。正常情況下,即使是已經具備基本條件,經我所評估后認為有成功希望的申請人,和我所簽約后都需要大約2-3個月的過程才能完成推薦信的收集和申請材料的準備。何況張博士還需要做一些工作補強自己的背景。如果他是正常向我諮詢的話,我應該還會建議他等待一段時間做好充分準備后再和我們簽約。可是現在留給張博士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了,張博士在美國的合法居留可以說是到了千鈞一髮的危急時刻。因此我建議張博士在12月底之前同時遞交EB-1A的I-140和I-485保住身份。如果幸運的話可能I-140會直接獲批,如果移民局要求補充材料,那也是在幾個月之後的事情。到時候我們再根據移民局的要求對症下藥。

經過了一個星期的思考,張博士終於決定「冒險」一試,和我們簽訂了合同。因為這可能是他12月31日之後在美國合法居留並工作,而且一勞永逸解決身份問題的最好機會。作為一個具有嚴密思維的科學家,考慮到移民局在聖誕節期間放假比較多,張博士特別要求在合同中註明,一定要在12月22日之前把材料寄出。這時候已經到了11月中旬。因此留給張博士和我們的時間只有5個星期了。

在收到張博士Email過來的簽好字的合同后,我們就開始了緊張的準備工作。首先,我們一起篩選了他的NIW推薦人,去除了一些具有類似背景和不太有力的推薦人,我也提出希望他至少找到2位第三國(非中國非美國)的同領域內專家作為獨立推薦人。其次,我希望他能夠在這一個月內完成更多的審稿,爭取在目前5次的基礎上達到10次。

為了自己的前途命運,張博士接受了這兩項艱巨的任務。在審稿方面,他先後給上百個雜誌編輯發信索取審稿機會。雖然很多大牌雜誌的編輯忽略了他的請求,但還是有一些雜誌的編輯給他發來了稿件。在一個月內,他成功地獲得了審理9篇稿件的邀請;在聯繫推薦人方面,因為他現在的老闆不是很幫忙,他只好自己直接聯繫本領域的教授。由於他的一篇文章被引用次數較多,在領域內具有一定的影響,所以他主要聯繫引用過他的這篇文章的教授。在先後發了幾十個電子郵件后,終於有兩位未曾謀面的歐洲教授同意做他的推薦人。

在準備材料的過程中,我注意到張博士讀博之前曾經在國內一家省級期刊做過學術編輯,負責處理和作者通信事宜,也曾經審理過一些稿件。雖然中文稿件的審理經歷可能不如英文稿件有說服力,但是同樣可以納入審稿記錄。這樣不僅張博士的審稿數量上有所提高,也可以說明他的審稿的經常性和連續性。所以我建議張博士和國內的雜誌主編取得聯繫。由於張博士和這位主編還保持著良好關係,很順利就獲得了證明信和審理稿件目錄。他的審稿記錄一下子從14次暴漲到了58次,開始審稿的時間也從2011年跨回到了2006年。

在將近40天的案件準備過程中,張博士和我就像是並肩作戰的戰友,一起和時間賽跑。張博士負責主攻,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發信,審稿和收集材料,經常晚上只睡4個小時,白天還要上班。為了收集一位推薦人的簽名,他驅車一個多小時上門拜訪。歐洲的推薦人答應寫信后卻遲遲未見回復,他雖然無法上門拜訪,但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打電話委婉的催促。我負責修改組織材料和發掘亮點。為了替張博士節省時間,我沒有要求張博士重新撰寫推薦信初稿,而是在他的NIW推薦信的基礎上修改,一周之內完成了8封推薦信的初稿。在推薦信基本定稿后不到一周我就完成了申請信的初稿,接下來用兩周時間和張博士一起完成了申請信的修改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又逐步發掘出了一些張博士工作的意義,例如他發現的蛋白質新功能被某生物公司用於新的檢測試劑盒的研發;他的文章被某科學網站評價。這些都是說明張博士在領域內原創性工作的重要性的有力證據。隨著時間的推移,每當我們又收集到一封推薦信,或者又收到一個審稿邀請,都感覺到離成功又近了一步。由於不斷有新的信息補充,直到遞交申請的前一分鐘我們還在修改申請信和組織材料。終於張博士的申請文件在12月21日聖誕假期前的最後一天用特快寄出,移民局顯示在12月24日收到,並且在12月27日發出了I-485的收據。張博士在美國的身份暫時安全了。

作為申請I-485的副產品,張博士在2月初獲得了工卡,可以允許他為去年給他OFFER的僱主合法工作。可是在I-140沒有批准的情況下,謹慎的張博士不敢使用。因為一旦I-140被拒絕I-485和工卡也同時失效。經過一番糾結張博士決定在2月初追加移民局的加急服務。當支票和I-907表2月7日寄到移民局后,倒計時15天開始。這幾天張博士可以說是度日如年。作為律師,我雖然對他的案子很有信心,畢竟決定案子結果的是移民局官員,也要做好碰上挑剔的移民官要求補充材料的準備。終於在6天後我們收到了張博士期盼已久的好消息,他翻過了移民道路上最大的一道障礙。現在他可以放心大膽地用工卡工作,而且一切順利的話幾個月後他和他的全家就可以拿到最終的綠卡了。

(在目前的移民法律框架和排期情況下, 第一優先(EB-1)綠卡可能是很多科學家,工程師,藝術家和運動員快速解決身份問題的終極方案。最後引用一段筆者「移民美國的七種武器」的一段話作為結尾,和在外國土地上為成功而奮鬥的讀者們共勉:如果您是一位諾貝爾獎得主,奧運會冠軍,科學院院士 或者是跨國公司的美國老總,您當然可以符合第一優先的條件,快速移民美國。很多人或許認為自己很普通,沒有這種一劍封喉的武器。可是記住:「真正的勝利,並不是你用武器爭取的,那一定要用你的信心」。「無論多可怕的武器,也比不上人的信心」。孔雀翎真的存在嗎? 這也許只是江湖中的傳說。即使不存在也沒有關係。確實有很多和您條件類似的普通人通過這種方式拿到了綠卡。只要您有信心和一定的準備,加上一點點的運氣,也許在不經意間就擁有了這種武器http://my.backchina.com/forum.ph ... &extra=page%3D1
如果您對於使用這種武器還缺乏信心,或許可以考慮邀請我們和您一起戰鬥!)


郝強律師擁有生物化學學士及碩士,應用生物學博士和法學博士學位,在從事律師工作之前是一位頗有建樹的科學家。他對於化學,生物學和醫學領域的前沿多有了解,可以理解很多理工科客戶的研究工作,發掘客戶的學術亮點;同時他又對於綠卡申請具有豐富的經驗,可以幫助客戶找准移民官想要看到的法律要點。兩者結合,使得客戶案件批准的機會大大提高。郝強律師事務所在EB-1和NIW案件中提供兩種規格的服務。其中標準服務和其它移民律師事務所提供的服務相同,申請人需要自己撰寫推薦信初稿,再由律師修改後交推薦人簽字。此外郝強律師可以為有需要的客戶提供草擬推薦信初稿的高級服務。客戶只需要提供推薦人的姓名和簡歷給律師,不再需要自己費時費力的撰寫推薦信。客戶拿到郝強律師草擬的推薦信初稿后再交給推薦人修改和簽字。如您需要了解此項服務的詳情,請發送信息到info@bixulaw.com。您也可以同時發送簡歷,我們會為您的案件進行免費評估。
本文系郝強律師為社區法律宣傳所作,不代表任何針對個案的法律觀點。郝強律師致力於幫助外國人在美國處理錯綜複雜的法律問題,實現職業和商業發展目標。 如您有任何關於移民法, 知識產權法, 醫療法和商務法的問題, 歡迎來信來電或登門垂詢。本所辦公室地址: 7505 Fannin St. Suite 209, Houston, TX 77054;  電話: 832-831-0601; 傳真: 713-993-7006; 電子郵件: info@bixulaw.com; 網址: www.bixulaw.com。 成功路上,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6 23:3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