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人生旅途中,借個肩膀靠一靠

[複製鏈接]

9

主題

9

帖子

1萬

積分

七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14279
楊立勇 發表於 2012-9-5 13: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空中洲際旅行的魔鬼定律總是在我身上得到驗證:



給我的座位一定是座位一排三座位中的中間位置。



左鄰右座一定是又老又丑的奶奶級人物或是又哭又鬧的哺乳期嬰兒。



這次南航直飛廣州,竟然破天荒出現了一個例外!



右座還是一名又老又丑又胖的孟加拉老媼。



左鄰這回不是又哭又鬧的哺乳期嬰兒了。是一名海歸上海少婦。



大家禮節性打個招呼,閑聊幾句。言談中知道她大學畢業后就移民加拿大,可移民后不久又海歸回了上海,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丈夫是持奧地利護照的海歸。孩子在加拿大出生后也隨父母海歸至今。



飛機等待起飛之際,少婦一邊聽著蘋果手機里的音樂,一邊隨著音樂大聲哼唱-------典型的都市白領氣質:我行我素,旁若無人,個性張揚,緊跟時尚。



偶爾,她會轉頭來,問我對溫哥華樓市的預測:諸如樓價會不會跌,什麼時候是出手的最佳時機等等------典型的上海女人特質:精打細算,小算盤拎的很清。



飛機起飛不久,她雙腿如瑜伽打坐盤起,拿出眼罩戴上,看樣子是準備進入夢鄉了。對正看著陳丹青《荒廢集》的我,她用典型的上海姑娘特有的嗲聲說:「不好意思啊,我可能偶爾會靠到你的肩膀啊,這破飛機的座位忒不舒服了!」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我一臉的紳士相,我想,至少臉上是。



於是,她落落大方地把腦袋靠在我的肩膀上,開始了她的夢鄉之旅-------典型的後現代中國女性的作風:不必扭捏作態,我的身體我做主!



無巧不成書。此時,我正讀到陳丹青《荒廢集》里一篇叫《我永遠被起飛吸引》的文章里最後的一個章節:《艷遇與我擦肩而過》:



「人在旅途中會有Fantasy,就是想入非非。不知女人有沒有,男人希望有艷遇。我現在還有這種fantasy,讓你輕微快樂的不是真的艷遇------艷遇概率,少得跟空難一樣------而是fantasy:也跟空難的恐懼般,一念閃過,閃過一念。」



(面對這位做女兒嫌老做女友嫌嫩的鄰座客,我向陳丹青發誓,艷遇這個念頭連閃都沒閃過一下!)





「但我有個毛病:旅途中不會主動跟人說話。不是架子大,是害羞。天性如此。我覺得搭話是輕佻的。有的男女沒幾句話就熟得跟隔世冤家似的,火車沒開就已經打牌了,那份兒親昵呀,嗨!你瞧你,你瞧你,討厭!」



(作為陳丹青的同代人,我也一樣不會主動搭訕!)



「我給你說一次艷遇,真的艷遇。我是畫畫的,賊眼,去年從上海飛北京,一眼瞧見隊伍最前面正在簽票的女子,美人!后側面那麼好看,簡直『專業』美人!她掉頭走了。走了,我就忘了。



我經常遲到,好幾次是廣播播音找我,連名帶姓。拿出我也是最後進機艙的人。坐滿了,一眼看見她------不是我在找她:這樣的美人,怎會看不見呢。美術館最好的畫,老遠勾你目光------我一排排對座號,居然就在她身邊:我靠走廊,她居中和,靠窗一位小女孩。看見正面了!形太准了,眉眼鼻樑,筆筆中鋒,像王羲之的字。王羲之的字,極姿媚的。」



(我側頭端詳了一下,嗯。。。。。。。這位嘛。。。。。。距離「姿媚」兩字還有相當一段距離。)



「我暗自高興。要命的是害羞同時到位,你知道,害羞其實是一種倔強的情緒。我們就這樣並排坐著,我不可能別過腦袋看她------除非眼睛長在太陽穴靠耳朵那兒------她索性坐我遠點兒,還能偷看她。



害羞:一個老男人心裡的小男生情結。我們從小不跟女生講話,看到漂亮出眾的女生,緊張,拘謹。這種心態跟一輩子了。平時我胡說八道很放鬆,人不多的聚會,誰相貌出眾,我會暗暗拘謹,現在還這樣,沒辦法,這是性格。



我很想畫身邊這位美人,跟她講話,但此時此刻我知道什麼都不會做,還不如沒艷遇。



起飛了。她開始睡覺,身子彎下去,頭髮垂落,擋住臉面。空姐送茶水了,我替她攢在我的小桌面上,伺機遞給她,光是遞遞也風流啊------我插隊時有個哥們兒,打起人來拳腳忒狠,可是他常到縣汽車站守候下車的女生,搶著給人扛行李------我也不過如此伎倆。



(空姐送茶水了,她騰地就彈起身來,要了一杯清水,一杯番茄汁,還要一杯白酒。該吃吃該喝喝,完了盤起腿,靠著我繼續睡!)



「可是沒得逞。她全程熟睡,根本沒喝水,也不注意水杯。她偶爾起身朝椅背後仰,中國人很少側面這麼標緻------我到底還是扭頭看了,真是驚艷!摸出一支圓珠筆,一個信封,反面是白的,我飛快勾勒,飛機輕微顛簸,線條也顛簸。還像,我記得偷看周圍有沒有人注意,簡直是作案。



完了。北京到了。艷遇結束了。飛機停穩,燈光大亮,我起身讓她出來,活活看她走掉,一句話沒講。她標緻到那樣,自己知道,埋頭走開。



下一次坐飛機,放個什麼電影,香港片,她演皇后,綾羅綢緞,嗔怒著------哦,難怪,她是演員。過一陣,報攤上一本彩色雜誌封面,又是她,查對名字:范冰冰,那位鄰座睡美人。



做個懸念小說還行,留著期待。結果呢,結果就像我上面說的那樣。」



(我身邊這一位倒沒有冰冰冷冷的范兒,但也沒有絲毫曖昧輕佻的意味。她只是在人生旅途上,借個肩膀靠一靠。飛機停穩,燈光大亮,我起身讓她出來,活活看她走掉,一句話沒講。她沒有標緻到那樣,自己知道,埋頭走開。我們分別淹沒在機場出口的茫茫人海里。)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19:5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